降仙奇缘3 第三章 初到贵境

2020-8-2 GodHank 其他小说

  朱传宗收拾停当,准备出发,这是重大又急切的案子,所以一切从简。正好是和水灵儿约定的三日之期的日子出发,虽然他是朱家的心肝宝贝,所有人都舍不得他,但是他要做的是正事,为了他能有更大的出息,也只好暂且忍耐分离之苦。而且老太君见多识广,虽然有些心疼朱传宗,但不特别难过,别人更不好哭哭啼啼的了。
  朱传宗还是带着上次出门的人马,只是多了新收的四仆。本来朱传宗不想带吴先生,否则做事要顾及他的想法,不能尽情施展手脚,可是朱佑继不放心,朱传宗知道抗争也是无用,只好忍着。
  王大牛,赵老四,张老五,钱老六四人本是普通人出身,老实厚道,看起来不惹眼,朱传宗让他们当做随从跟着,用起来更得心应手。
  朱传宗和吴思远商议了一阵,请他带暖云和小郁她们先走,在山阳县等他,让房中席从中联络,他则带着王大牛等四人在醉仙楼去等水灵儿,然后一起上路。
  暖云和小郁虽然很不情愿,但见朱传宗很有主见,只好千番叮咛,这才去了。
  朱传宗在醉仙楼等了很久,过去了约定的时间几个时辰了,他以为水灵儿不会来了,懊恼失望之时正要离开,却在门口正碰上貌似天仙的水灵儿。水灵儿明眸凝视着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朱传宗本来久候不至,正在气恼,可是一见她俏丽的模样,便没了脾气。
  还没等开口,水灵儿便道:“只好信任你一次了,又没有别的办法。我到处打听你的底细,都没有人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朱传宗变做大胖子,他想要化装私访,查清案子,又正好可以让水灵儿带路,虽然他现在难看死了,行动又不太方便,可是为了查案,再说美人在前,也就不在乎了。
  朱传宗笑道:“我可是个大人物,岂能那么容易便让你摸清我的虚实呢?”
  和水灵儿边走边说,王大牛四仆远远跟着。
  朱传宗道:“姑娘,你为什么不信任我呢?我知道你对当官的有偏见,可是那你为什么还为了李东昌冒那么大的险呢?他不是当官的吗?或者你有别的理由?”
  心想:“莫非他的情人是这小子……”
  心里担心的很。
  水灵儿道:“他是好官。正因为贪官太多,所以才显得他是那么的可贵,所以我和师父才不惜一切代价救他。”
  朱传宗道:“那我也是好官啊!你为什么不信我呢?”
  水灵儿美目流露出不屑,嗤道:“你吃的像猪一样,百姓多少的血汗都让你糟蹋了,你要是好官,那才见鬼呢?”
  朱传宗脸腾地红了,仔细想想所见的官员,那些吃的红光满面,肥胖不已的官员,要说是好官,还真没人信,她说的似乎还真有道理。
  朱传宗想了一会儿,才叹道:“你用这个法子来辩别贪官,还是有点道理的。可是我天生就很胖,失礼的很。等我帮你把李东昌的案子查清,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好官了。”
  水灵儿道:“好,不过我问你,我师父,就是那天在都察院被擒的人,怎么样了?”
  她声音有些异样,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朱传宗道:“她伤很重,我找了个地方医治她呢,能否活命,看天意吧!”
  水灵儿惊喜地道:“师父还没死?我要去看她。行不行?你就答应我吧!”
  水灵儿忽然露出求肯之意,语音温柔,朱传宗被迷得神魂颠倒,差点就要答应。幸好想起她师父在他家中养伤,真要去看,多有不便。再说半路返回家,可怎么解释?
  朱传宗道:“你忘了正经事了吗?皇上派的钦差大人今天早上就上路了。我为了见你,才耽搁了赶路。只有在巡抚大人到之前,我们给他相关的证据,他才好破案啊。如果等他到了,一切证据更不好收集了。难道不是吗?”
  水灵儿道:“你真的可以帮着查案?钦差大人会听你的?他就算不是贪官,可是他敢冒着得罪一些大官的风险查案吗?”
  朱传宗道:“自然,只要我们能拿到证据,我敢保证钦差大人会替李东昌做主。皇上听说了这事很震怒,一心要弄清楚真相,你以为朝廷就只有你说的什么黄大人是清官吗?”
  水灵儿道:“好,那我就带你去找证据。”
  默默对天祷告了一番,心想:“师父,我先去办正经事,如果您知道了,也会让我这么做的。”
  水灵儿住在一个客栈里,收拾了一下后,几人便一起赶路。
  水灵儿看着四个跟屁虫,对朱传宗道:“你四个手下土气的很,真和你很配啊!”
  朱传宗让四人过来和她见礼,四人打了招呼之后便躲在旁边,话也不敢多说一句,这是朱传宗交待的,恐怕四人不会说话,露出什么破绽。
  朱传宗道:“他们以前都是穷苦的老百姓,我为了办差,特意带他们来。派他们去打探消息,肯定不被人注意。俗语说的好:任你官清如水,怎敌吏猾如油。服侍当官的这些小吏们,熟悉法律,办起坏事来冠冕堂皇,当官的都拿他们没办法,这次去查案,涉及的虽然是一个小县官,可是他有一省之长布政使撑腰,背地里不知道有多少熟悉法律的人帮他呢!一定要拿到确凿有利的证据才行。否则,这个案子很难翻案啊!”
  水灵儿道:“你放心好了。证据一定能找到的。冒领赈灾银子的名单那么多人,还不容易找到证据和证人?”
  朱传宗盯着水灵儿的俏脸,笑道:“那么简单就好了。”
  水灵儿道:“你等着瞧好了。”
  几人路上雇马车赶路,朱传宗因为假冒叫朱同的都察院的小官,变做胖子,所以行动不仅不便,而且常时间这样胖,感觉难受极了。
  开始朱传宗贪图水灵儿的美貌,还找趣逗她说话,可是后来在车中时间久了,腰酸背痛起来,便坐卧不安,很是难受,尤其到了中午的时候,浑身的汗水如泉水一般涌出,别提多遭罪了。
  朱传宗难受不说,水灵儿还嗔道:“你们这些官老爷,享福享惯了,连出门做车都觉得受罪,普通人出门,别说坐轿了,就是骑马都算是很奢侈了,一般都要走路。要是那样,你还不得累死啊!”
  朱传宗道:“走路倒好,这样上下摇晃,颠簸的骨头都要散架啦!好生难受啊!”
  水灵儿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他,心想:“这个胖子一看便是娇生惯养的官老爷,哪里知道百姓的疾苦,他会替李大人查案?莫非他想利用我引出其他教徒?”
  朱传宗心想:“水姑娘对我有偏见。虽然千里同路,有美女相伴是好事,但这样对我冷嘲热讽,可也没什么趣味。”
  他在朱家被众美女宠惯了,一点委屈也受不了。
  二人各想心思,就这样行了几天,朱传宗好几次差点便想露出真面目,可是又怕吓着水灵儿,这日,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宁治省最边上的五谷县。
  一到宁治省边界,天气也没那么热了,朱传宗头脑也清楚起来,感觉这里的气氛不对,只见沿途衙役出没,见到一些陌生人便开始盘查。
  朱传宗在都察院造了朱同的公文证件,是六品笔帖式,可是他没有经验,没有造其他的身份证明,这时只见两个差役前来,上下打量起几人来,喝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把身份帖拿出来。”
  朱传宗心想坏了,这下要亮出身份,以后行事可麻烦了,不拿的话,恐怕要被带到官衙,这可不好办了。却见水灵儿递过去了一个帖子,道:“拿去看吧!”
  那衙役看了,道:“原来是佳米堂的啊,怎么?佳米堂没人了吗?派个小姐出来?这几个人的证件呢?”
  水灵儿递过一点碎银,笑道:“这是我的管家和四个下人,哪里需要什么证件,两位大哥多担待吧!以后用得着的地方,还请多帮忙呢!”
  那衙役立刻眉开眼笑起来,笑道:“在下赵熊,怎么,你们店铺要到这里做生意来了吗?你们够聪明的啊,知道哪里闹灾荒,便去哪里做生意。你以后有事尽管来找我好了。”
  说完递上来一个名片,上面有他的职务和住所地址等等。
  水灵儿递过名片,让朱传宗收起来,和那衙役客套了起来,朱传宗接手名片收入怀里,那叫赵熊的衙役和水灵儿说笑了一会儿,才去了。
  衙役走后,水灵儿轻蔑地扫了朱传宗一眼,道:“你这京官当的可好啊,人情世故一点也不懂,这回出门长见识了吧?”
  朱传宗道:“谁说我不懂?我上懂天文,下知地理,懂的才多呢?”
  水灵儿道:“那你怎么除了官函,没有别的身份证明呢?”
  朱传宗道:“我……你偷看我包裹?要不怎么知道我没有?”
  同行了几日,水灵儿早摸清了朱传宗的底细,而且从谈吐当中,见他对于人间的一些事情似懂非懂,心想:“这家伙出身官家,空有好心,似乎对社会了解不多,看来他不是骗我,可能他是书呆子一个。也只要他这样的人,才肯较真,认死理。”
  水灵儿道:“你说话真难听,看你表情,我猜到你没有带证明,不行吗?为什么诬赖好人?”
  朱传宗挠头道:“对不起,是我不好,水姑娘,你真聪明。”
  水灵儿白了他一眼,道:“走吧,呆子一个。”
  朱传宗道:“去哪里?”
  水灵儿道:“找个朋友问问发生了什么事,你没看衙役们勤快多了吗?以前除非年节,他们想多弄些银子才查人的身份,今天可不寻常,打探清楚才行。”
  朱传宗一想有理,便跟着她去了。
  一行人七走八拐,来到一户人家,门扉破旧不成样子,水灵儿拍门喊道:“韩大哥,大娘,你们在家吗?”
  门一推便开,几人往院里走,院中是三间破旧的草房,这时门被推开,一个年纪很老的老太婆开门道:“谁啊?”
  一眼看见水灵儿,欢喜地道:“水姑娘啊!您怎么来啦,快,屋里坐,这几位是你的朋友吗?”
  水灵儿笑道:“是的,大娘,您别客气。搀扶着韩大娘往里走。
  屋中是草席铺的炕,没有凳子,几人便坐在炕沿上。
  朱传宗从来没呆在这么简陋的环境下,虽然嘴上不说,但觉得坐着的地方硬梆梆的,难受的很,见四个仆人倒很习惯,张老五,钱老六忙着去帮韩大娘去弄水,王大牛和赵老四陪着朱传宗。
  一会儿水端上来,韩大娘用碗装了水给朱传宗,这时忽然听门响,接着一个大汉喊道:“这些官差也欺人太甚了,早晚有一天不得好死。”
  韩大娘连忙迎出去,道:“虎儿,你看谁来了?”
  韩虎儿进门,看见水灵儿,喜道:“水小姐,大恩人啊,您怎么来啦?”
  水灵儿笑道:“你别叫我小姐,也别叫什么恩人的,我早说了,我们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也没有外人,你叫我名字就行。”
  韩虎儿憨厚一笑,道:“我可叫不出口。”
  对朱传宗几人道:“这些都是你的朋友吗?大家好,韩虎儿见礼了。”
  朱传宗和四仆也都打了招呼,朱传宗见这人看起来虽然是个粗人,但谈吐似乎也不怎么粗鲁,心想:“这也是太上老君教的教徒?水姑娘为什么对别人都很温柔,对我却一副凶样子?真是奇怪。”
  水灵儿道:“韩大哥,听你刚才生气骂人,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
  韩虎儿坐下,他老娘给他用瓢递给一瓢水,韩虎儿一口气喝完,道:“今天去交粮,那些衙门的兔崽子,简直太气人了。一大早不知道多少农民从百里之外赶来交粮,可是他们倒好,晌午才到。这还不算,不仅克扣份量、额外索取,而且责打辱骂或设法刁难讹诈,无所不为。我这样住在城边的,多少和那些衙役有些交情还行,可苦了那些偏远地方的老百姓了。”
  水灵儿叹道:“每年还不都是这样,老百姓有什么办法呢?还不是任人鱼肉!”
  朱传宗听了,奇道:“你们是说征粮的事吗?今年五谷县丰收,可是宁治省别的地区闹灾,正需要运大批的粮食呢,朝廷急需粮食,五谷县衙门不是应该抓紧收粮,而且要加价鼓励农民卖粮吗?”
  韩虎儿打量了朱传宗几眼,道:“那些个狗官哪管百姓的死活啊!正常交税还要盘剥呢!据说粮食是涨价了,可是交给朝廷的是税,只有降价收购,从来没有涨价一说。就这样,还不好好收你的粮呢,挑东捡西,百般侮辱刁难呢!”
  朱传宗更是奇怪,道:“百姓交粮,这是好事啊,怎么能刁难呢,我不信。”
  韩虎儿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不由奇怪,水灵儿道:“韩大哥,你别理他,他是外国人,不是咱大梁国的人。我问你,县里怎么戒备森严啊,盘查过往客人,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韩虎儿道:“听说京里要来钦差大人,所以为了钦差大人的安全,自然治安要紧一些了。”
  顿了一下,对朱传宗道:“这位大哥,敢问你是哪国人啊?”
  水灵儿噗嗤一笑,土屋里顿时亮起了颜色,众人都看呆了。
  水灵儿道:“韩大哥,你心眼真实在,我是嘲笑他呢!他可是地道的梁国人。”
  韩虎儿讪笑道:“我说呢,我看过雄奴人,绿眼睛,和咱可不一样。哪有和咱一样的外国人呢!我真笨。”
  朱传宗道:“我见识真有这么短吗?这样的事情,我倒想亲自看看,韩大哥,明天还收粮吗?你带我去看看可好?”
  韩虎儿道:“这有什么不行的,他们要折腾半个月才能消停呢!”
  当晚一行人便吃住在韩虎儿家。
  韩大娘煮的是高粱米饭,炖的是土豆和豆角。王大牛四个仆人吃的津津有味,朱传宗从来没吃过粗粮,觉得难以下咽,高粱米卡在嗓子眼,很难吃下。他见水灵儿吃的很香,一点也不觉得难吃,这里除了他,没有人觉得粗粮不好吃,他便不好出口说不吃,去外面去吃。他身子胖,肚子的食消化的快,实在饿了,也只好勉强吃了一碗。
  晚上朱传宗和王大牛,韩虎儿等五个大汉住在一个大炕上,韩大娘和水灵儿住在另外一间房子里。
  朱传宗睡着硬梆梆的土炕,很不舒服,其余的几个大汉,身上传来的汗臭和打呼噜的声音,更是让他难以入睡。
  朱传宗腰酸背痛,一夜没睡,好容易挨到天亮,心想:“明晚说什么也要住在客栈里,这些百姓太穷苦了,也真佩服他们,他们怎么能住在这样的屋里,还不在乎呢!”
  水灵儿和韩大娘起来烧柴做饭,朱传宗便也起来,水灵儿看见他,笑道:“你怎么起的这么早,多睡一会儿吧,等吃饭的时候我叫醒你就是了。”
  朱传宗听她语声温柔,受宠若惊,道:“既然醒了,便起来吧,我帮你烧火吧!”
  水灵儿眼含笑意,道:“恐怕是睡的不舒服吧!”
  朱传宗道:“哪里,瞧你说的。”
  便学着水灵儿往炉灶里送柴。
  看起来烧火很简单,可是朱传宗一烧起来,便麻烦了,木柴很大,要慢慢的送进去烧,这样炉火才能适中,可是他性急,都送进去,火太旺,被水灵儿说了一顿,这才明白,可是木柴前头烧完了,他却忘了往里送,结果一会火烧了出来,差点把屋子烧着了。
  王大牛等人被惊起来,灭了火,帮着干活。
  韩大娘道:“一看公子你就是大户人家的孩子,从小没干过活,这不怪你,你这么尊贵的客人,能到我们家就是给我们家添光了,千万别客气了,不用帮我们忙活了。”
  水灵儿道:“你别给我们添乱了,还是当你的大爷吧!”
  朱传宗忽然觉得他一无是处,很是难堪,好不容易等到吃完饭,朱传宗道:“韩大哥,我们去粮房看征粮吧!”
  韩虎儿道:“这么早去做什么?粮房的人一般下午才上班呢!别的衙门里的部门,例如什么户口部,土地部都是上午办公一个上午,他们下午便喝酒赌钱去了,只有粮房这个部门,因为一年只有春秋两次开征这几天收粮忙上一阵,平时都不上班,所以他们懒惯了,因此就算忙的时候,都下午上班,随便糊弄一下,不到下午三时,便下班回家了。”
  朱传宗奇道:“这不可能,那粮食没收上来怎么办?”
  韩虎儿瞪大眼睛,似乎在说,你还真是外国人啊,道:“欠粮的老百姓哪有好果子吃啊?等到交粮的日子一过,知县会带领户、仓、粮房吏员及三班差役,全体出动,到乡下去催粮,欠粮的人家,要是不交齐粮和罚款,就会被带走毒打。谁想吃板子啊?就算借钱也要交粮啊!”
  朱传宗喃喃道:“我怎么没听过这样的事,老百姓交粮是为了国家好啊,而且那些粮食都是养活官员的,老百姓可是朝廷的衣食父母啊,主动来上税,还这样对待?我可不信。”
  韩虎儿莫名其妙,盯着朱传宗。
  韩虎儿见朱传宗很固执,没有办法,便带着他去。
  一行人来到粮房门口,大门还没有开,可是密密麻麻挤满了人,很多农民拖家带口,一些孩子到处乱跑,大人叫喊声,场面很乱。
  早过了按规定上班的时间,朱传宗见大门还没有打开的迹象,等待交粮的老百姓围了有上千人,有些人在谈天,有些人小声在咒骂。
  朱传宗听见附近几个农民在议论,一个农民道:“这些官爷真是,大清早的也不来上班,你说他们在干什么?要是我啊,早晨不起来干点活,浑身都不自在。”
  另一个农民道:“你知道什么?那些官爷都是晚上不睡觉,早晨不起床的。嘿嘿,晚上去逛窑子,哪像我们守着黄脸婆,一点意思也没有。”
  一个农民道:“是,是,这些上等人都是好多个老婆,你说他们晚上要是睡哪里,是不是都得想上半天啊?”
  其余几人都点头称是,道:“这可的确要想上半日。”
  一人巴答嘴道:“那些官老爷可真利害,要是我有两个老婆,那可就被折腾死了,你说他们那么多老婆,可怎么忙的过来?”
  一人嗤笑道:“所以说人家才能当官,你只能当百姓。”
  朱传宗见这些人嬉笑怒骂,说话有趣,和赵老四几人说话颇类,不禁苦笑。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