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三十八章 传凶讯十里缟素

2020-11-18 GodHank 其他小说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萧翎突觉身体被人推动,睁眼看去,只见四面阳光满地,已然是近午时分。
  阳光映照下,只见沈木风站在那高岩之上,流目四顾。
  紧傍沈木风身侧,站着逍遥子和金花夫人。
  耳际间步履零乱,显然,还有很多人,在四下寻找。
  萧翎摇摇手,示意百里冰不要出声,轻轻地伸出手去,拨动枯枝,掩起小窗,附在百里冰耳边说道:“冰儿,如是咱们被人发现,难免一场恶斗,咱们不能恋战,必须且战且退,我不熟此地形势,但西方火势先熄,那说明西方林木较薄,东南是我来此之路,北面好像是有道深谷,咱们只好往南走。”
  百里冰点点头,低声应道:“大哥比我聪明,听大哥的话、自然是不会错了。”
  但闻沈木风的声音传了过来,道:“道长的看法,他们会不会逃出四面大火?”
  逍遥子道:“不可能吧!除非有一条地道通往山外。”
  沈木风道:“何以找不出他们的尸体呢?”
  逍遥子道:“大火燃烧数个时辰之久,弥天掩地,就算是铁打的人,也要熔作铁汁了,那里还能留下尸体呢?”
  沈木风道:“那萧翎带有一把短剑,乃是得自禁宫之中,何以连那短剑也找不到了呢?”
  逍遥子道:“区区一柄短剑,能占多少地方,如何能够找到呢?”
  沈木风道:“唉!无法确定他们已死,实叫人放心不下。”
  逍遥子道:“大庄主请放心,依贫道的看法两人必死无疑……”
  只听金花夫人冷冷接道:“那倒未必,我瞧那萧翎不似早夭之相,人不该死,五行有救,也许他们早已逃出此地了。”
  萧翎心中暗道:“糟糕,这金花夫人如是想帮我忙,那就是帮倒忙了,如是她说动那沈木风,必要找出证据而后甘心,这藏身之地,非要被他们发觉不成。”
  只听逍遥子哈哈一阵大笑,道:“夫人说那萧翎未死,不知有何证明?”
  金花夫人道:“没有证明,也不需证明,我只是觉得他不会死就是。”
  沈木风微微一笑,道:“金花夫人,听说那萧翎和你认了姐弟,可有此事么?”
  萧翎仰起头,用一只眼睛,由那木枝空隙中,向外望去。
  原来,他知晓眼前三人都是第一流的武林高手,耳目灵敏无比,稍不小心,都将惊动他们,是以,不敢拨动木枝。
  但闻金花夫人应道:“这个么?我倒是很愿意,只是萧翎却未把我当姊姊看。”
  沈木风笑道:“我天性永远不能容忍叛逆之人,阻唯独对你金花夫人,却是破例容忍。”
  金花夫人道:“这个么?我也觉得很奇怪,不知沈大庄主为何不肯杀我。”
  沈木风道:“我也常动杀你念头。”
  金花夫人道:“何以迟迟不肯下手?”
  沈木风道:“这就是为什么你还能活到现在的原因了,至于我何以不肯下手,我自己也说不出其中的道理安在。”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目下萧翎已死,夫人是否感觉到很伤心呢?”
  金花夫人道:“如是他真的已经死去,我自然肝肠痛断,但在未证明他死前,我不信他确已死去。”
  逍遥子道:“夫人何以才肯信呢?”
  金花夫人道:“见他尸体……”
  逍遥子道:“尸体已随火化作灰烬。”
  金花夫人道:“他身上遗物呢?”
  逍遥子道:“这一场大火,烧去了方圆十里的原始林木,只烧得山川,林木都已成灰,萧翎有遗物在此,也是很难寻到。”
  金花夫人长长叹息一声,不再多言。
  显然,她内心之中,已为逍遥子说服,在此情景之下,实是万无生理。
  但闻沈木风仰天大笑一阵,道:“夫人似是相信了,是么?”
  金花夫人望了沈木风一眼,默然不语。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咱们回去之后,我允许你设下灵堂,奠拜萧翎一番,让你尽番心意。”
  逍遥子轻轻咳了一声,道:“萧翎已死,大庄主第一步计划已然完成,此后准备如何?”
  沈木风道:“昭告江湖,宣布萧翎的死亡之讯,然后,便全面发动……”
  语到此处,突然住口不语,回目望望逍遥子,道:“道长有何打算呢?”
  逍遥子道:“贫道希望能遵前约,陆上归你沈大庄主掌握,至于江海湖河,为四海君主所有,水旱分明,各居其位。”
  沈木风呵呵一笑,道:“道长对那四海君主很忠心啊!”
  逍遥子道:“贫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俟江湖底定,贫道即将返朴归真,退出江湖了。”
  沈木风仰天打个哈哈,道:“似道长这等才气纵横的人物,如若退出江湖,归隐林泉,那未免太可惜了。”
  逍遥子道:“也许大庄主不信贫道之言,好在大庄主霸业将成,江湖风浪即将平息,贫道归隐之期,亦自不远,届时,沈大庄主自然可以瞧到了。”
  沈木风微微一笑,道:“但愿道长能够心口如一……”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咱们走吧!”
  金花夫人道:“萧翎遗体还找不到,咱们如何能走呢?”
  沈木风道:“如若他们被烧死,尸体该在这附近才是,如若说他们能够逃出这片火场,实也叫人难信。”
  金花夫人道:“那是说,你已经相信那萧翎已死于大火之中。”
  沈木风道:“除非那萧翎能够飞天、遁地,逃出火劫。”
  金花夫人四顾了一眼,道:“我有一个感觉,就是那萧翎还好好地活在世界上。”
  逍遥子哈哈一笑,道:“夫人这感觉很奇怪,贫道是百思不解,试问在这等强烈的大火之下,就算是一块钢铁,也要被溶化成汁了。”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咱们走吧!”当先向前行去。
  逍遥子、金花夫人紧随身后而去。
  萧翎目睹几人去后良久,才低声对百里冰道:“冰儿,沈木风误认咱们已死,咱们将计就计,给他个莫测高深,等天色入夜之后,咱们再走,你要多忍耐一时饥饿。”
  百里冰偎入萧翎怀中,低声说道:“和大哥在一起,就算多饿几天,也不要紧。”缓缓闭上双目。
  萧翎心中计算了方向,计划好逃走的路线,然后闭目调息。
  天色入夜之后,两人动身而行。
  他心中早已默记好了逃走的路线,虽然地势不熟,但他心中有了计划,走起来少了很多犹豫,行动十分快速,不到二更已然出了火场。
  再向前走,只见林木茂密、又是一番景象。
  这段小路,十分难走。
  蔓草遮径,常人走起来,十分艰难。
  但两人轻功卓绝,行走起来,便利不少。
  又翻过两座山岭,百里冰首先停了下来,柔声说道:“大哥,咱们歇歇好么?”
  萧翎道:“好啊!我也有些困倦了。”缓缓坐了下去。
  百里冰紧傍萧翎身侧坐下,缓缓道:“大哥,我有些饿……”
  萧翎接道:“我知道,我也有些饥饿,再忍受片刻,咱们找一个农家,多给他一些银子,好大吃一顿。”
  百里冰微微一笑,道:“大哥此后准备如何?”
  萧翎道:“那沈木风误认咱们已死,我想将计就计,易容改装,看看武林形势和沈木风有些什么阴谋,武林中对我之死的反应如何。”
  长长吁了一口气,接道:“沈木风有他一套很完善的征服江湖的计划,但现在却已章法自乱,迫得他不得不提前发动。”
  百里冰道:“唉!有一点,我一直想它不透。”
  萧翎道:“什么事?”
  百里冰道:“我常听父母谈起中原少林派,说他们如何了不得,而且人数众多,高手如云,为什么那少林派,眼看着沈木风如此的猖狂,却不肯过问,难道少林派中,连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也无人懂么?大家都抬举你,说你是武林中的明灯,照亮了整个武林,逐走了黑暗,其实还不是推你和沈木风拼命,他们好袖手旁观。”
  萧翎道:“就目前我的观察而言,少林派中,已有人和沈木风勾结,但少林寺一向清白自守,自然是大部分人,不会赞同,这其间,只怕是还有内情……”
  百里冰道:“大哥告诉我闯那几阵埋伏,其中有一道埋伏,是少林寺的罗汉阵是么?”
  萧翎道:“因此,我才怀疑少林寺中,早已有人和那沈木风勾结,而且那个和尚的地位,在寺中很高。”
  百里冰道:“不用怀疑了,人赃俱在,还有什么可怀疑之处呢?”
  萧翎道:“那少林僧侣和我动手时,暗中留情,放我过关,很显然,他们并未存有替沈木风卖命之心,但却又为一种力量约束,不得不听那沈木风之命。”
  百里冰道:“原来如此──”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大哥,我想到了一件事,说出来,希望大哥不要生气。”
  萧翎道:“好!你说吧!”
  百里冰道:“咱们此番下山观察,如果武林中人,对你之死,十分悼伤,因而奋起为你报仇,大哥是义不容辞要帮助他们,如是人家对你之死,全无反应,好像若无其事。大哥似是也不用再为人卖命,咱们去找那岳姊姊,然后,遁迹深山大泽,自辟一处世外桃源,过些无忧无虑的快乐日子。”
  萧翎微微一笑,道:“好吧!咱们先去瞧瞧再说。”
  两人又休息片刻,向前行去,天亮时分,找了一处农家,大吃一顿,问明了路径,出山而去。
  为了隐秘行踪,萧翎和百里冰,都经过了一番精细的易容,两人的身份,也经常随着时间和环境变化。
  这日中午,萧翎和百里冰到了与楚昆山相遇的荒店之处。
  萧翎和百里冰,这时正装作一对村夫,村妇,提着包裹,牵了一匹毛驴,缓缓向前行去。
  只见那荒凉的小店之前,此刻却十分热闹,店前树上,拴满了健马,招魂幡高达数丈,迎风招展,白布上写着:“魂兮归来”四个大字。
  店前面,用整匹的白绫幔起,所有的桌椅都完全移开。
  一座高大的灵堂,占满了整个店面。
  萧翎牵着毛驴,缓缓行到店前,转目重去,只见灵堂之上写首:武林大侠萧翎之灵位。
  室内室外人来人往,但每人的脸色都是一片肃穆,全身上下都穿着白衣服。
  萧翎远远望去,只见室外室内,目光所及,不下二三十人,全都是一身白,看不到第二种杂色的衣服。
  百里冰低声说道:“大哥,那是你的灵位。”
  萧翎哑然一笑,暗道:“我这一生中,已经死亡很多次了。”
  百里冰低声接道:“大哥,咱们再走近些瞧瞧好么?”
  萧翎点点头,缓步向那荒店行去。
  两人距那小店还有五六尺远,瞥见人影一闪,两个身着白衣的大汉,缓步行了过来。
  那当先一人白发白髯,身材十分枯瘦,正是那丐帮长老孙不邪。
  他似是十分哀伤,双目通红,显然是经过了长时间的哀伤和煎熬。
  紧随在孙不邪身后,是展叶青。
  只见他脸色苍白,双目也是一样的红肿,显然也是极度的哀伤所致。
  萧翎心中大为感动,暗道:看来,我萧翎的死,他们都付出了深沉的悲痛。
  忽然想到展叶青和邓一雷都已经中过奇毒,不知他们体内之毒,解了没有。
  心中念转,不觉多瞧了展叶青一眼。
  两人的举动似是已引起孙不邪的怀疑,只见他转动一下赤红的双目,神光一闪,盯注在萧翎脸上,道:“小哥贵姓啊?”
  萧翎急急应道:“小可姓孙,送我这位媳妇回门。”
  孙不邪大约是想到这人和自己有着同宗之谊,当下一挥手,道:“快些去吧!此地不宜多留。”
  萧翎应了一声,急急向前行去。
  百里冰紧随萧翎的身后,片刻工夫,两人已行出了十余丈。
  百里冰低声说道:“你瞧出那两人身份没有?”
  萧翎道:“他们并未易容,自然瞧得出来,他们是孙不邪和展叶青。”
  百里冰道:“你瞧到跪在灵堂前的两人么?”
  萧翎道:“没有啊!”
  百里冰道:“那展叶青挡住了你的视线,但我瞧到了,同时,还瞧出他们哭得伤心欲绝,跪伏于灵堂两侧。”
  萧翎道:“什么人?”
  百里冰道:“你那两位义弟,商八和杜九。”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道:“我该现身和他们相见,不能这等捉弄他们才是──”
  百里冰道:“那商八、杜九,哭得很可怜,咱们回去告诉他们吧!”
  萧翎痛苦地摇摇头,道:“不成,咱们要多忍耐才是。”
  百里冰道:“你忍心看到他们那等悲苦之状么?”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道:“如是我此刻现身,把他们那悲伤气氛冲淡,沈木风必将知晓我还活在世上,为了武林大局,只好多瞒他们一阵了。”
  语声微微一顿,道:“他们都已到,那宇文寒涛恐怕也到了。”
  百里冰道:“你好像很注意宇文寒涛,是么?”
  萧翎道:“不错,只有宇文寒涛到此,才能抗拒那沈木风的阴谋诡计。”
  谈话之间,瞥见前面烟尘滚滚,几匹快马,疾奔而来。
  萧翎低声说道:“冰儿,咱们让到路侧,瞧瞧看来的是什么人。”
  快马奔行奇速,两人刚刚让到路侧,三匹快马,已然急驰而过。
  萧翎目光锐利,虽只匆匆一眼,已然瞧出三匹马上之人,正是马文飞带着神箭镇乾坤唐元奇,和三阳神弹陆魁章。
  三个人也穿着一身白衣,白巾勒头,看快马过后,大道上点点马汗,不难想到三人奔行的急速。
  百里冰黯然一声,道:“他们是真的对你好,个个为你身着全孝。”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正待接言,突闻轮声辘辘,一辆篷车,急驰而过。
  车篷全用白布幔遮,连车前的马,也都披着白绫。
  车中隐隐传出了低声的啜泣。
  百里冰低声说道:“大哥,看样子,那车中之人,也是为你而来。”
  萧翎点点头,道:“大概是不错了。”
  百里冰道:“什么人呢?不骑马,坐车而来。”
  萧翎低声说道:“我也是觉得奇怪,坐车而来,八成是女子了。”
  百里冰道:“车中传出来低沉的呜咽,我听得很清楚,那是女子的声音呢!”
  萧翎道:“我想不出那是何人?”
  百里冰道:“会不会是岳姑娘。”
  萧翎道:“岳姊姊此刻,正为她本身的事情忙碌,怎会有空到此,唉!我和她订下的会晤之约,还要如期赶往……”
  百里冰接道:“如是岳姊姊听到了你被沈木风布下的火攻之计烧死,定然会不惜弃去一些约会、诺言,赶来奠拜你的灵位。”
  萧翎望望那独立的店房,此刻正有着很多任务人,在用白绫,似乎是整个的店房,都要用白绫幔起。
  百里冰低声说道:“就算是一派掌门之尊,故去之后,只怕也不会有大哥这等荣耀。”
  萧翎正待答话,又瞥见马队行来。
  这一批,人数众多,不下二十余骑,后面还有着两辆马车。
  凝目望去,只见马上人全都是白衫罩身,头上是白巾勒头。
  那白衣制作简单,显然是匆匆作的衣服。
  萧翎看来人,多不相识,大都佩带着兵刃。
  人人脸色肃穆,见不到一丝笑容,两辆马车上堆满着白绢。
  百里冰心中暗道:“他们购了这么多白绢,不知要如何装饰大哥的灵堂,看来,他们的气派要一口气买完长沙城中的白绢白布了。”
  两人站在道旁,似是已引起马上群豪的注意,数十道眼光不停地投注在两人身上。
  萧翎牵起毛驴,转身向前行去。
  百里冰急急随行而去。
  两人这番改装,事先经过了精密的计算,所以,并不引人注意,也很适合当地的民情风俗。
  两人走在一条小径上,不大工夫,已然避开大道,目光所及,但见尘烟滚滚,似是仍有着无数的车马,奔向那间荒凉店舍。
  萧翎望着那弥起的尘烟,心中大感奇怪,忖道:那里来的这么多人马,奔行向那荒舍呢?难道说这些人,都是去凭吊我萧翎不成。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冰儿,咱们得设法去那里瞧瞧。”
  百里冰道:“不错,咱们先到长沙,再改扮成江湖人物,和他们一般的穿上白衣,那里人数众多,想来绝不致被他们发觉大哥。”
  萧翎道:“好!”放了手中的毛驴,放步向长沙行去。
  两人绕道兼程,在落日时分,赶到了长沙。
  这时,萧翎和百里冰又改装成江湖人物,萧翎涂黑了面孔,一身黑色的劲装,腰间挂着一柄腰刀。
  百里冰的改扮更绝,因她瘦小,干脆装扮成一位枯瘦的老人,稀疏黄须,加上一张蜡黄的脸,一身上布衣服,裤腿下又扎了两条黄带子,手中又提了一根二尺八寸长旱烟袋,谁也想不到,看上去毫不起眼的糟老头,竟然是一个如花似玉的绝代美人。
  两人先在几条热闹的街上绕了一圈,只见几家大布庄的白绫、白缎以及白土布,全都被人买光。
  两人装作互不相识,保持着一丈左右的距离。
  萧翎心中早有计划,看过了市间情势,折入了一座酒楼中。
  夜幕已垂,酒楼中点燃着四盏吊灯,照得大厅中一片通明。
  萧翎和百里冰各据一桌,百里冰深入内厅,坐在靠壁间一张小木桌上,萧翎却选在靠厅门的一处座位。
  这时刻,应该是晚餐将过,但店中的伙计,仍是白裙围腰,衣着整齐的站在店中,似是他们心中有把握还会有大批的客人到来,可作几票好买卖。
  萧翎目光转动,只见厅中除了自己和百里冰外,还有一桌客人,看上去都似武林中人,只见他们狼吞虎咽地吃完饭,匆匆会帐而去。
  一个年纪最大的走在最后,出店时,忽然对萧翎打个问讯,道:“朋友,可也是来此赶那萧大侠之丧?”
  萧翎含含糊糊,道:“不错啊,诸位也是吧?”
  那老人停了下来,道:“萧大侠明日正式开奠,灵堂距此还有几十里路,朋友如是想赶上早祭,今夜要摸黑赶路才成。”
  萧翎道:“多谢兄台,不过,在下现在还在想是否该去。”
  那老人奇道:“萧大侠为造福武林,不幸中了那沈木风火攻之计,生生被大火烧死,我武林道中,谁不感动,自然是应该去了!”
  萧翎摇摇头,道:“那萧翎出道江湖,时间很短,如说他在江湖上有很多建树,却也未必,在下又和他从未晤面,赶热闹,倒还有一份雅兴,如是要摸黑路,赶个早祭,在下实是难提这份情趣了!”
  那老人冷冷说道:“情趣?你哥子若是找情趣,最好趁早回去。萧大侠出道虽然不久,但他的豪壮之气,侠义肝胆,却是前无古人。以不及弱冠之年,一剑独拒百花山庄,有如阳光普照亮整个江湖,由于他侠气感召,使我武林同道,如梦初醒振奋而起,拼命保命,抗拒那沈木风,如非萧大侠的豪壮气概,一柱擎天,只怕整个武林,都要沦入那沈木风的魔掌之下,听凭宰割了,哥子,有志不在年高,武林中不少少年英雄,但谁有萧大侠这等豪气?老夫年纪大了,火气已消,才这般好言好语地教训你几句,如是换了别人,似你这等轻侮萧大侠,早已被打歪了嘴巴!哥子,祸从口出,以后说话小心些。”
  这老人家说完了一席话,也不待萧翎接口,转身出店而去。
  萧翎望着那老人的背影,呆呆出神,心中暗自忖道:我被武林如此推崇,自己竟然不知。
  一个店小二,缓步行了过来,低声说道:“这位客官!”
  萧翎回过头去,道:“什么事?”
  店小二道:“这两日咱们酒店来的尽都是你们武林人,提起那萧大侠,人人钦敬,适才那位老大爷说的不错,你要……”
  但闻一阵急速的马蹄之声,传了过来,紧接着是一阵迅快、杂乱的步履之声,一群佩带着兵刃的大汉,奔入店中。
  那店小二自动停下未完之言,忙着招呼客人而去。
  萧翎目光一转,只见入店之人,正好八个,分在两桌点了菜,立时催饭,似是全无喝酒之兴。
  武林中人,大都喜饮上几杯,这几人中竟无一人叫酒,显然,每人的心中,都有着很沉重的心事。
  但闻其中一个大汉说道:“伙计,这里有裁缝么?”
  一个店伙计急急行了过来,道:“您老要什么?”
  那大汉道:“替咱们做八件孝衣来,越快越好,我们多给银子。”
  店小二望了八人一眼,道:“孝衣小店备有成货,至于价钱,诸位大爷随便赏赐!”
  那大汉不再多言,匆匆吃过饭,八人一齐穿上店小二取来的白衣,随手摸出一锭银,丢下就走。
  萧翎心中暗想:这店家倒会发财,连孝衣也准备好了。正待招店小二会帐,瞥见一老一少,行入店中。
  那老人大约有六十以上,小的只有十六七岁,两人身上,都带着兵刃。
  萧翎心中一动,暗道:这两人年纪悬殊,怎会走在一起,倒要瞧瞧他们是何来路。
  只听年轻人叫道:“爷爷,这次去奠祭那萧大侠的人,好像很多很多,是么?”
  那老人道:“你沿途看到的,只不过是闻讯赶到的人,至于那路途遥远,来不及明日之前赶到的,何只多此十倍。”
  年轻人道:“爷爷啊!为什么这样多人去奠祭萧翎呢?”
  那老人道:“因为那萧翎是一位胸怀救世大志的大侠,不为百花山庄威武所畏,厚利所动,为江湖正义,挺身拔剑力斗恶人,武林道上,原本无人敢和百花山庄作对,都抱着自扫门前雪的态度,但那萧大侠的豪勇,却振奋了人心,武林中人都自觉醒悟,与其日后受那百花山庄的荼毒宰割,还不如奋起一战的好……”
  长长叹息一声,接道:“如今那萧大侠中了沈木风的火攻之计惨遭烧死,此后,再也无人替咱们抗拒沈木风了,这番各方英雄赶来此地,除了奠祭萧大侠之外,还要替他报仇,也算是合力自救。”
  那少年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老少祖孙两人吃完饭,会帐起身。
  店小二自动地送上两件白衣,道:“两位去奔萧大侠之丧,想必要换上素服了。”
  那老人点点头,接过白衣,放下一锭银子而去。
  萧翎目睹两人出门,举手一挥,一个店伙计行了过来道:“大爷有何吩咐?”
  萧翎道:“我也要买件白衣。”
  店小二捧过一件白衣道:“大爷穿穿看,合不合身。”
  萧翎道:“丧衣大约很少合身的,想不到,你们这酒店,连孝衣素服都卖。”
  店小二赔笑道:“您大爷不知道,前夜开始,就络绎不绝,有人叫裁缝到本店缝制孝衣……”
  语声微微一顿,道:“大爷你别生气,我们开店的,最怕你们这种武师,三句话说不好,出手就要伤人,小店中不得已,只好先制成一些素服摆在这里了。”
  百里冰眼看萧翎买了衣服,也唤过店家买了一套。
  两人穿上素衣,离开了酒店,又向城外行去。
  萧翎低声对百里冰道:“冰儿,如那宇文寒涛还未在那里,其它之人,只怕都难防到那沈木风的阴谋,因此,咱们必需替他们防止暗算。”
  百里冰道:“如何一个防止之法呢?”
  萧翎道:“咱们装作互不相识,各自选择一处视野广阔的地方,暗中监视全场,如是发觉有可疑的人物,就以手势联络,记着要小心一些,那灵堂中人物杂乱,不要弄错了人,闹出笑话。”
  当下和百里冰详细地研究了手势联络之法。
  百里冰一一默记于心,说道:“如是咱们发觉那人可疑,要如何对付他呢?”
  萧翎道:“最好是暗中伤了他,使他无法从中捣乱,非不得已,不要露出痕迹。”
  百里冰道:“好吧!一切都遵从大哥吩咐就是。”
  两人一路急赶,待回到那荒店之时,景物已然大变。
  只见篷帐连绵,不下十余座,四周都用绳索拦成围墙,每隔两丈,就吊着一盏风灯。
  正东方面,开着一个大门,一个布篷之下,坐着两个人,放着一张单桌。
  在那单桌之上,放着一本很厚的书册和笔墨纸砚。
  不远处林木中马嘶传来,想是拴满了百匹以上的健马。
  萧翎缓步行到门口,只见桌后两个当值的人,正是司马干和楚昆山。
  原来,几人追赶萧翎,沿途处处遭遇埋伏拦击,被阻难进,后见大火烧山,萧翎死讯传出,一行人只好退了回来。
  萧翎还未行近桌前,那楚昆山已站了起来,遥遥抱拳作揖,道:“兄弟楚昆山,阁下可是凭吊萧大侠之丧而来?”
  萧翎怕他听出口音,不敢答话,只好微微颔首。
  楚昆山看萧翎满身尘土,知他没有骑马,当下说道:“朋友是行路赶来,更是盛情可贵,请留下姓名,早入篷帐休息去吧!”
  萧翎心中暗想:似这等简单的讯问之法,那沈木风如若派来奸细,当真是易如反掌了。
  心中念转,右手却提笔在那绢簿之上,写上湘北藤大丹五个字,举步向一座篷帐中行去。
  为怕启人疑,萧翎一直不敢回头张望,直待进入帐篷之时,才缓缓回过头望去。
  只见那司马干也瞪着一双眼睛,正向自己凝注,当下加快脚步,行入篷帐之中。
  只见一双白烛,还在燃烧,篷帐中已然有许多人,约掠一眼,大约有十四五个,地上铺着几张芦席,大部分人都在盘坐调息,也有人和衣睡去。
  萧翎生怕有人问话,不敢多看,急急盘膝而坐,闭上双目,运气调息。
  他虽然跑了不少的路,但以他此时内功的精深,并不觉得累。
  隐隐间,他感觉到篷帐被人掀开,为免启人之疑,也不睁眼,心中却在暗暗忖道:希望那冰儿的聪明,也能应付得了,混入此地。
  只觉得掀开的垂帘又放下,紧接着响起轻微的步履声,似是有人向篷帐中瞧瞧之后,又转身而去。
  萧翎仍未睁眼瞧看,心中却是暗暗忖道:希望冰儿也能通过那门口一关,进入这座篷帐之中。
  突然觉得脸上一热,似是有人故意地把一口气吹在他的脸上,而且这口气余温犹存。
  萧翎睁眼看去,只见一个矮胖的大汉,端坐在自己对面,两人相距,也就不过两尺左右,那人圆睁着一双眼睛,盯住在自己脸上瞧着。
  这举动使萧翎有些冒火,但仔细一看,那人竟是酒僧半戒大师。
  这和尚久年不见,仍然是那一件油污袈裟,满脸酒光,一眼之下,就可识得出来。
  萧翎看清楚来人之后,忍耐下心中一腔怒火,重又闭上双目。
  突然间,脸上一热,夹带着浓重的酒气扑来,显然,酒僧半戒故意的把一口大气,吹在那萧翎的脸上。
  萧翎站起身子,行到篷帐一角,又自坐了下去。
  他心中虽然觉得酒僧半戒,这等胡闹,使人难以忍耐,但却无法了解他用心何在。此番到此,既想保密身份,那也不用和他计较了。
  酒僧半戒站起了身子,追在萧翎的身后,紧傍着萧翎身侧而坐,低声说道:“朋友,你很沉得住气啊!”
  萧翎抬起头,道:“怎么样?”
  半戒大师道:“和尚想和阁下谈几句话,成不成?”
  萧翎道:“谈什么话,在下一向不愿和人交谈。”
  半戒大师道:“阁下贵姓啊?”
  萧翎道:“在下姓藤名大丹,够了吧!”
  半戒大师道:“原来是藤兄,在那里发财啊?”
  萧翎道:“兄弟一向在湖北活动。”
  半戒大师道:“好地方,我和尚一向也在那里活动,怎么没见过藤兄呢?”
  萧翎道:“照你们佛家说法,在下和大师无缘。”
  半戒大师“哦”了一声,道:“藤兄,认得我和尚么?”
  萧翎道:“很多人都在休息,咱们不要惊扰了别人,大师和在下攀交,明日再谈不迟。”
  半戒大师频频点头,道:“藤兄说得不错啊!不曷,和尚还想再问一句。”
  萧翎闭上双目,不再理会半戒。
  半戒大师一连问了数声,萧翎一直是默不作答,但半戒大师却也有一股傻劲,心平气和的,低声相向,一句话重复了数十遍,一直不停,看样子,只要萧翎不肯回答,他是永远不会住口。
  萧翎无可奈何地睁开眼睛道:“好!只问一句。”
  半戒点点头,道:“阁下认识我和尚么?”
  萧翎睁开双目,道:“认识,阁下是酒僧半戒大师。”
  半戒微微一怔,还待接口,萧翎又闭上双目,不再理会于他,半戒仔细地打量了萧翎一阵,站起身子离去。
  萧翎微启双目,望了半戒一眼,心中暗自笑道:这酒和尚,实是难缠得很,如是不用这等法于对付他,势必被他盘问出根底不可。
  心念转动之间,只见垂帘一启,一个黑瘦的老人行了进来。
  萧翎一眼之间,已瞧出那人是百里冰化装,心中暗暗忖道:希望她能有耐心,不要让那半戒大师问出火来,而暴露了身份。
  只见百里冰四顾了一眼,直对萧翎走来。
  萧翎心中大吃一惊,忖道:如是她要找我谈谈,那就更要引起别人的怀疑了。
  但见百里冰行到距自己还有三尺左右时,坐了下去,竟然是望也未再转头多望萧翎一眼。
  萧翎心中暗道:她似是长进多了。
  原来,百里冰一直看着那萧翎行入的篷限,她默记于心,随后追了过来。
  酒僧半戒眼看百里冰刚刚坐好,立时就追了过去,问道:“朋友,从那里来啊?”
  百里冰冷冷望了半戒一眼,却是默不作声。
  半戒大师轻轻咳了一声,道:“喂,和尚和你说话,听到了没有?”
  百里冰冷冷地望了半戒一眼,仍然是默不作声。
  半戒大师缓缓说道:“阁下认识我和尚么?”
  他口中不停地和百里冰说话,两道眼神,却盯注在百里冰的脸上瞧。
  百里冰睁开双目,暴射出冷峻的目光,望了半戒一眼,摇摇头,重又闭上。
  酒僧半戒看那百里冰始终是一语不发,竟然没有办法,起身而去,不再多问。
  萧翎心中原本替百里冰担心,怕她一开口露出女子口音,定然会引起那酒僧半成的疑心,却不料百里冰一言不发,竟把半戒大师应付过去。
  半宵中,再也无人打扰,天色初亮光景,突然,传进来一阵哀乐之声。
  酒僧半戒大声说道:“萧大侠的灵堂已开,祭奠开始,诸位可以上香祭拜了。”
  萧翎睁眼看去,只见篷帐中的人全都站起了身子,纷纷向篷帐外面行去。
  百里冰和萧翎齐齐站起身子,随在众人身后,行了出去。
  抬头看去,只见四面篷帐中人,都已鱼贯行出,萧翎约掠一眼,看四周人群,不下数百之多,每人都穿着白色的孝衣,白巾勒头。
  转目望去,只见那座独立的荒店,也已经形貌大变。
  四周都由白绫幔起,高约四丈有余,远远望去,有如一座白色的高楼。
  数十盏白色的纱灯,用杉木竿挑起,环布在灵楼四周。
  那木竿也经白绫裹着,灵楼四周一片白,所有的树木,也都用白绫幔起,四周百丈内看不到一点杂色。
  萧翎心中暗道:想不到我萧翎之死,还有如许光彩。
  这时,从篷帐中行进来的人,已然排了四行纵队,缓缓向灵楼中行去。
  萧翎行近了,才瞧出那是一座白绫围成的灵楼,占地甚广,虽然是以那几间瓦屋砖舍作为中心,但这白绫环绕的灵堂,却大那瓦舍百倍以上。
  更奇怪的是,那环绕白绫有如一道围墙,除了四个门之外,别处无法通行。
  初时,萧翎排队随行,并无感觉,但是越想越觉其间必有奥秘,不觉间引起好奇之心,暗道:这座白绫幔成的灵堂,定然是大有作用,进入之后,一定要仔细地观察一番,心中念转,人已行到了入口之处。
  只见三阳神弹陆魁章,满面凄肃之容,抱拳说道:“有劳大驾。”
  萧翎还了一礼,行入门内,心中暗道:原来这些人都以主人身份出现,招待客人,想来四个入口都是一般了。
  抬头看去,只见一个长形的木桌上面,铺着白色锦缎,两个身着白色道袍的武当弟子,满脸凄苦地站在桌后,桌上放着文房四宝,白缎已然题满了姓名。
  萧翎提笔写上湖北藤大丹五个字,行入灵堂。
  灵堂上的布篷,一色纯白的木柱,在平地中搭起了这一座白绫灵堂。
  灵堂占地甚广,铺着白绫幔遮的草园,萧翎约略估算一下,这灵堂足可容一千人以上。
  一方白缎之上,写着“天下第一侠萧翎之灵位”,竖立正中,两旁是白绫做成的灵帐。
  素花罗列,白烛高烧,场中一片肃穆庄严的气氛。
  萧翎缓步行向一方白绫蒲团之上坐下,目光微抬,只见灵位上一块横匾写着:“武林明灯”四个大字,不禁黯然一叹,忖道:我萧翎何德何能,受到武林同道如此敬仰,想来实是惭愧得很。
  又过了一刻工夫,突然那灵堂之后,缓步走出了两个人。
  当先一人身材瘦小,穿着一件又长又大的白衫,头上包着白巾,看上去有些滑稽;但他脸上庄肃、凄苦的神情,却又叫人笑不出来,正是丐帮中硕果仅存的长老,武林中黑白两道人人敬重的孙不邪。
  第二人长髯垂胸,白色道袍,正是武当掌门人无为道长。
  只见孙不邪一抱拳,道:“老叫化孙不邪,诸位中定然有着和我老叫化见过面的人……”
  语声微微一顿,道:“老叫化这把年纪,早已退休多年,而且已息隐江湖甚久,但因不愿看武林同道,尽为那沈木风魔掌控制,因此,不惜以风烛残年之身,重出江湖……”
  只听一个沉重的声音,由人群中响起,道:“孙大侠重出江湖为我等谋命,凡我武林同道无不感激。”
  孙不邪苦笑一下,道:“老叫化老迈了,真正有能救助我武林同道,免于沦入魔掌的萧大侠,却为那沈木风诡计所乘,活活烧死……”
  话至此处,老泪滚滚而下,竟自接不下去。
  以孙不邪声望之高,居然泣不成声,场中的人,大都难以自制,流下泪来。
  良久之后、孙不邪才擦干泪水,接道:“老叫化和萧大侠,相逢于百花山庄,看着他力斗十八金刚的豪勇,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老叫化虽年近古稀,却也没有经过那等凶险惨厉的阵仗……”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沈木风想尽了办法,用尽了笼络手段,希望能使萧大侠为他所用,掳了他的父母,迫他就范,但年不达弱冠的萧大侠,竟然是不为所动,大义所在,绝不反顾,凛凛气魄,实为老叫化生平所见中第一侠人,想不到一代侠士,竟为诡计所伤,天道崩溃,夫复何言……”
  回顾了无为道长一眼,接道:“萧大侠出道不久,但他为武林影响之大,老叫化亦不知从何说起,道长你说给他们听听吧!老叫化实难控制心头凄伤,无法再说下去了。”
  无为道长黯然叹息一声,道:“说尽了天下的称颂之言,亦不足描述那萧大侠的为人……”
  回过头去,望着萧翎的灵位,接道:“他来得像一道闪光,照亮了满天乌云,但他走得太快了,留给人无尽的追慕、怀念,也留下一局残棋!”
  语声一顿,接道:“但那萧大侠,已然照出了武林中魑魅魍魉,虽然是天嫉奇才,遭那沈木风毒计所害,但他给咱们指明了一条可行之路,咱们得为他报仇,拼命保命。”
  只听灵堂下,群豪起了一阵轻微的骚动,但却无人接言。
  但闻无为道长接道:“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对目前情势,已然全不适用,倾巢之下无完卵,沈木风志在霸统江湖,除非甘愿为百花山庄之奴,都难免身遭杀戮命运,此刻再不奋起,只怕是没有机会了!”
  只听一个粗豪的声音,接道:“不错,萧大侠为了武林正义而死,咱们岂能坐视,就算咱们不是那沈木风的敌手,但也要奋起一战。”
  一人接言,群相呼应,灵堂前响起了一片为萧翎复仇之声。
  萧翎只听得大为感动,暗道:这些人和我从未晤面,竟然对我之死,如此重视。
  只听无为道长朗朗说道:“由于那萧大侠灵光照耀,各大门派及我武林同道,都已觉醒,只要我武林同道结合一心,沈木风有何可怕……”
  口气忽然一转,接道:“贫道和那萧大侠几位知友,决定在此开奠三日之后,在萧大侠灵前立誓结盟,同拒百花山庄,萧大侠生前是磊落君子,光明侠士,贫道不愿他英名受污,诸位尽可三思而行,好在还有三日时光,如是愿意留此,为武林正义效力,继承萧大侠未完之志,我等是竭诚欢迎,但如不愿以身涉险,我们也不拦阻,三日内,诸位来去随心。”
  只见一个身着道袍的武当弟子,急步行了进来,低声在无为道长耳际说了数言。
  无为道长听了武当弟子的话,点点头,高声说道:“诸位都是最早奠祭萧大侠的人,我想在这等急促之下赶来此地之人,都是对萧大侠敬仰最深的人,现在,丐帮中人,赶来祭灵,诸位可以退回帐篷之中休息,或在这附近走动游玩一阵也好,第四日中午时分,举行为萧大侠复仇、自保的誓盟大会,愿来参加的,我等是全心欢迎,不愿参与那誓盟大会的,诸位也已奠拜过萧大侠的灵位,尽了心意。”
  只见灵堂中群豪纷纷起身,退出了灵堂。
  萧翎暗中检视,这批人约有二百以上。
  灵堂中突然静了下来,大部分人,都已退出灵位。
  但还有十余人,不肯走,云集于灵堂一角。
  萧翎目光转动,只见百里冰也在其中,当下起身缓步行了过去。
  只见孙不邪大步行了过来,抱拳对几人一揖。
  他在武林中德高望重,突然行此一礼、慌得十几人齐齐长揖还礼道:“老前辈这等大礼,我等如何敢当。”
  孙不邪道:“诸位不肯退走,想必都是对萧大侠特别爱戴之故,不过,那沈木风就在左右,极可能会派遣高手,来此惊扰,我等不能不作准备,诸位请集于灵堂西侧,以使我等便于控制灵堂,有何变故,也好应付。”
  十几人齐应了一声,退入到灵堂西侧。
  萧翎和百里冰杂混于几人之中,盘膝坐下。
  只听司马干的声音高声说道:“丐帮申帮主,亲来奠祭。”
  萧翎转目望去,只见一个五旬左右的清瘦中年人,缓步行了过来。
  在那清瘦的中年人身后,紧随着四个六旬左右的老丐。
  来人脚踏多耳麻鞋,身着灰色长衫,头上却用白绫包起,胸前戴了一朵素花。
  萧翎心中暗道:那当先一位清瘦的中年人,自然是丐帮的申帮主了。
  只见那申帮主,神情肃然地缓步行到萧翎的灵前,躬身一个长揖,然后撩袍跪了下去。
  灵帏后,突然传出哀怨的乐声,凄楚动人。
  四个随行老丐,一排站在那申帮主的身后,相距约四五尺远。
  申帮主跪下之后,四个老丐,也随着跪拜于地。
  拜罢起身,哀乐随止。
  孙不邪大步行了过来,道:“帮主,还记得老叫化么?”
  申帮主恭敬地对那孙不邪行了一礼,道:“师叔安好……”
  语声一顿,接道:“晚辈早已闻得师叔重出江湖之讯,本当早来拜候,只因帮中出了一点小事,使我无法分身。”
  孙不邪叹息一声,道:“现在,事情了结了么?”
  申帮主道:“托师叔的福,小侄已然敉平叛徒,按帮规治罪了。”
  萧翎心中忖道:原来丐帮中出了内奸,我说呢!江湖上风云,如此紧急,这重要人物,何以始终未见现身。
  但见孙不邪微微颔首,道:“那很好,老叫化也正要找你,咱们后面坐吧!”
  申帮主点点头,带着四大随行护法,行入灵帏之后。
  萧翎心中暗道:“这丐帮帮主此番亲身到此奠祭我,看来,丐帮倒似真的集中高手,准备和沈木风决战一阵的样子。”
  又过片刻,司马干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道:“少林三位高僧,奠祭萧大侠的灵位。”
  萧翎心中一动,暗道:我在闯关之时,那沈木风身侧,也站着一个和尚,难道他们正邪不分,各行其是不成。
  忖思之间,只见身罩白绫罩袍的三个僧侣,缓步行了进来。
  居中一人,年纪老迈,大约有六十以上,两侧的僧侣,却都是三十许人。
  三人并步而进,行到萧翎灵前,合掌低宣一声佛号,缓缓跪了下去。
  哀乐重起,由灵帏之后,袅袅传出。
  萧翎仔细听那乐声,只是一管一弦,但奏出的声音,却是凄凉无比,管似洞箫,弦若琵琶,不知是何人弹奏出来。
  三个和尚随着哀伤的管弦,拜了下去。
  三僧起身,乐声也随着顿住。
  无为道长大步迎了上来,合掌说道:“三位请入后面用斋饭。”
  那年纪最老居中的一僧,长长吁一口气,道:“老衲已闻萧施主的大名,心仪甚久,想不到,竟然不能和他一见。”
  一面答话,一面举步向灵帏后面行去。
  萧翎心中暗道:这三个僧侣,在少林寺中,不知是何身份,无为道长既似和他们相识,却不肯叫出名号,难道有意不宣出他的名号么?
  百里冰缓缓地移动身躯,和萧翎坐在一起。
  但闻司马干高声叫道:“无名客,祭萧大侠的灵位。”
  萧翎听得心中一动,暗道:奇怪啊,既是来祭,何以不肯通名,不知是何许人物。
  百里冰和他一般心意,同时特别留心来人。
  只听一阵步履之声,一个身着青衣之人,外面披着白绫孝衫,缓步行向灵堂。
  萧翎看清楚来人之后,不禁心头一震。
  原来,这青衫少年正是白云山庄箫王张放之孙,玉箫郎君。
  玉箫郎君虽然常常在江湖之上走动,但他武功奇高,平常武林人物,很难得见他之面,而且他又常戴人皮面具,此刻以真面目出现,识他之人,可谓少之又少。
  只见玉箫郎君行到萧翎灵位前,既不下拜也不作揖,却望着那灵位出神,良久之后,喃喃自语,道:“萧翎啊!萧翎!这一番你是真的死了呢?还是假亡呢?”
  百里冰心中暗暗骂道:你咒我大哥死么?他要长命百岁活上一百年,一千年。
  灵堂中所有之人的目光,都投注在那玉箫郎君的身上,但那玉箫郎君,却如身在无人之境,浑似不觉。
  这时,孙不邪、无为道长等,全都在那灵帏之后,未见出来,也无人干涉玉箫郎君的举动。
  大约过了一盏热茶的工夫之久,玉箫郎君突然大声喝道:“这灵堂上那位执事?”
  只见灵帏之后,缓步转出来白髯飘飘的楚昆山,道:“朋友,有何见教?”
  玉箫郎君打量了楚昆山一眼,道:“老丈怎么称呼?”
  楚昆山道:“老朽楚昆山!”
  玉箫郎君道:“名字很熟。”
  楚昆山道:“好说,好说,朋友有什么事,只管吩咐。”
  玉箫郎君道:“楚老丈是这灵堂上的执事么?”
  楚昆山道:“这时刻,正是老朽当值。”
  玉箫郎君点头应道:“那很好,在下有一个不情之求,不知老丈肯否答允。”
  楚昆山道:“既是不情,想来必非好事了,朋友先请说说看,在下是否力所能及。”
  玉箫郎君道:“在下想看看萧翎的尸体,不知可否应允。”
  楚昆山一皱眉头,道:“这个,这个……”
  玉箫郎君缓缓接道:“在下也许没有把话说明白……”
  楚昆山道:“朋友请说,说的越明白越好。”
  玉箫郎君道:“我要仔细检查萧翎的尸体,如是他真的死了,在下当尽我之力,助你们帮他复仇,如若不是他的尸体……”
  楚昆山道:“怎么样?”
  玉箫郎君道:“在下要火烧灵堂……”
  冷笑一声,接道:“一个人装上一次死,也就够了,那位萧大侠,似是装出瘾了……”
  楚昆山长吁一口气,道:“朋友贵姓啊?”
  玉箫郎君道:“在下此刻,还不便奉告姓名,还请老丈见谅。”
  楚昆山道:“朋友,言词忽而甚为有礼,忽而激忿不平,实叫老朽捉摸不定,敌乎?友乎?”
  事实上,玉箫郎君此刻心情,也正和他的说话一般,矛盾异常。
  但见玉箫郎君脸色一寒,冷冷说道:“老丈,如是不想在你当值时刻中,惹出麻烦,最好能够据实回答在下之言。”
  楚昆山道:“好!老朽据实回答,萧大侠并无尸体在此。”
  玉箫郎君脸色一变,道:“那为何说他死了呢?”
  楚昆山道:“沈木风把他骗入一座原始森林之中,四面放起火来烧,只烧得岩石变色,山川易形,那还会活得了么?”
  玉箫郎君道:“那也不能确证他一定死了啊?”
  楚昆山道:“自然,天下武林同道,都希望那萧大侠活着,但他却不见人。”
  玉箫郎君道:“他如是真的死了,为何死不见尸体呢?”
  楚昆山道:“漫天大火,烧得岩石成浆,何况人的尸体呢?”
  玉箫郎君沉吟了一阵,道:“那是说老丈确知那萧翎已经死了么?”
  楚昆山默然说道:“自然是不会活了。”
  玉箫郎君双目一瞪,冷然说道:“如是他还活着呢?”
  楚昆山道:“那是天下武林之福。”
  玉箫郎君道:“哼哼!只怕是天下大乱之源。”
  楚昆山道:“老夫活了这一把年纪,足迹遍及大江南北,各色各等之人,我都见过……”
  玉箫郎君接道:“怎么样?就是没有见过在下,是么?”
  楚昆山道:“不但没有见过阁下之人,而且也听不懂阁下之言。”
  玉箫郎君道:“你老迈了,老得有些胡涂。”
  楚昆山脸色一变,道:“年轻人,在萧大侠灵堂之前,老夫不愿和你动手……”
  玉箫郎君接道:“那是你的聪明……”
  语声一顿,口气突转缓和,接道:“在下想向老丈打听一人,不知你是否知晓。”
  他这时而冷傲、时而和气的口气。神情,一直把个见多识广的楚昆山,闹得有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皱皱眉头,道:“阁下要打听什么人?”
  玉箫郎君道:“岳小钗岳姑娘,阁下认识么?”
  楚昆山一捋长髯,道:“自然识得。”
  玉箫郎君道:“那岳小钗岳姑娘,可在此地?”
  楚昆山道:“就老夫所知,如若那岳小钗岳姑娘,听到萧翎的死讯,定然会兼程赶来。”
  玉箫郎君道:“在下是问她此刻是否在此?”
  楚昆山摇摇头,道:“还没有到。”
  玉箫郎君道:“还没有到,那是说她一定要来了。”
  楚昆山道:“那要看她是否知晓此讯了……”
  玉箫郎君厉声接道:“我说你老糊涂了,你还不肯承认。”
  楚昆山怒道:“老夫言语清明,人人能够听得明白,怎的老糊涂了?”
  玉箫郎君强自按下心头的怒火,冷冷地说道:“如若还有执事的人,老丈最好请回到后面去休息休息。”
  楚昆山道:“阁下如是来此吊丧,就该拜拜灵位,如是来此生事的,你划出道子来,老夫奉陪。”
  萧翎吃了一惊,暗道:玉箫郎君武功深厚,箫招毒辣,楚昆山如何是他之敌,如若真要动手,我是不能不管了。
  只见玉箫郎君抬起头来,打量了楚昆山一眼,冷笑一声,道:“杀你不武……”
  语声一顿,接道:“在未确知萧翎的生死之前,在下还无法确定你们是敌是友。”
  楚昆山一拍脑袋,道:“不知是你少不更事,语无伦次呢?还是老夫真的老糊涂了,咱们之间,当真是越谈越叫人难以明白了。”
  玉箫郎君道:“有两个人,一定在此,除非他们也被那沈木风活活烧死……”
  楚昆山接道:“你说那两个人?”
  玉箫郎君道:“中州二贾。”
  楚昆山道:“不错,他们在这里!”
  玉箫郎君道:“好,你要中州二贾出来见我,咱们再谈下去,只怕在下也无法忍耐了。”
  楚昆山还待再言,商八已从灵帏内闪身而出,抱拳一揖,道:“楚兄请回后面稍息,这位兄台既然指名要见在下,兄弟陪他谈谈就是。”
  楚昆山摇摇头道:“今日之事,实是叫老夫生平所遇的一件胡涂事。”
  口中说话,人却缓步行入灵帏之后。
  玉箫郎君不再理会楚昆山,目光转到商八的脸上,道:“商八,你认识我么?”
  商八道:“似曾相识。”
  玉箫郎君道:“咱们见过,也许我那时间戴有面具。”
  商八道:“此刻呢?”
  玉箫郎君道:“庐山真面。”
  商八沉吟了一阵,道:“如是在下猜得不错,阁下可是玉箫郎君?”
  玉箫郎君冷哼一声,道:“不错,正是区区在下。”
  商八道:“张兄找商八有何见教?”
  玉箫郎君道:“我问你一件事。”
  商八道:“张兄请说。”
  玉箫郎君道:“萧翎是真死了呢?还是假死?”
  商八道:“缟素十里,武林同悲,设灵开吊,天下震动,你说他是真死呢?还是假死?”
  玉箫郎君道:“这么说来,他是真的死了?”
  商八道:“我们希望他还活着。”
  玉箫郎君道:“那场火烧得山岩溶化,他如何还能活着?”
  商八黯然说道:“但愿我武林同道有幸,吉人天相,萧大哥能够逃出险难。”
  玉箫郎君正待接口,突见司马干急奔而入,道:“沈木风前来吊丧。”
  这几句有如春雷乍动,只听得全场的人,为之一呆。
  玉箫郎君仰天打个哈哈,道:“来得好啊!来得好。”
  商八冷冷接道:“阁下可是和沈木风相约在此会面?”
  玉箫郎君道:“我们不期而遇。”
  商八道:“那有什么好?”
  玉箫郎君道:“在下可从那沈木风的口中,求证一下萧翎之死,是真是假。”
  只见灵帏闪动,孙不邪、无为道长,和另一个长髯及腹、满身孝衣之人,并肩而出。
  萧翎一看那长髯之人,心中顿时一喜,暗道:原来,他也赶到了,这番设灵招魂,开吊祭我,只怕都是他安排的。
  原来,那长髯人正是浙北向阳坪璇玑书庐主人,宇文寒涛。
  孙不邪和无为道长,大约已从商八口中听到了萧翎对寻宇文寒涛的推崇,是以,都对他有着适当的尊重。
  无为道长回顾了宇文寒涛一眼,低声说道:“宇文兄作主吧!”
  宇文寒涛目光转到司马干的身上,道:“司马兄,那沈木风带有多少从人?”
  司马干道:“周兆龙、金花夫人,和一个年轻的蓝衫人,一共四个。”
  宇文寒涛道:“要他们进来,不过,要换上孝衣,不肯换孝衣,咱们就全力挡驾。”
  司马干道:“好!在下去对他说。”
  宇文寒涛目光一掠无为道长,道:“有劳道兄,传令下去,全面戒备,但未得兄弟之命时,不许擅自出手。”
  无为道长应了一声,转入灵帏之后。
  宇文寒涛目光转到玉箫郎君身上,道:“张世兄可是想从沈木风的口中,求证萧大侠的生死?”
  玉箫郎君道:“不错,在下确有此意!”
  宇文寒涛道:“在未证实萧翎真死假死之前,咱们之间,虽然非友,但也非敌、是么?”
  玉箫郎君沉吟了一阵,道:“嗯!正是如此。”
  宇文寒涛道:“那就请张世兄暂坐灵堂一侧,待那沈木风奠拜过萧翎的灵位之后,张世兄再质问他萧翎是真死,还是假亡。”
  玉箫郎君道:“那沈木风恨萧翎有如刺骨,岂肯奠拜他的灵位。”
  宇文寒涛道:“在下推想,那沈木风乃一代枭雄,岂能和张世兄一般没有风度。”
  玉箫郎君冷笑一声,似要发作,但他却又强自忍了下去,缓缓退到灵堂一边,坐了下去。
  这时,宇文寒涛和孙不邪一齐退入灵帏后面,无为道长反而由灵帏后面行了出来。
  只听司马干高声说道:“百花山庄大庄主,沈木风驾临灵堂。”
  无为道长道:“请他进来。”
  语声甫落,沈木风已缓步行了进来。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