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三十九章 露真情倩女哭灵

2020-11-19 GodHank 其他小说

  萧翎转目望去,只见沈木风左面走着周兆龙,右面是金花夫人,身后那蓝衫少年,正是引诱自己入险的蓝玉棠。
  沈木风目光转动,先扫掠了灵堂一眼,不见有什么高人在场,目光才转到无为道长的脸上,缓缓说道:“道长别来无恙。”
  无为道长冷肃地说道:“贫道粗体安好,有劳沈大庄主下问。”
  沈木风哈哈一笑,道:“道长,这灵堂布置得极为风雅、堂皇。”
  无为道长道:“天下英雄同心协力,一夕间成此灵堂,顷尽长沙府白绫白缎,布成十里缟素场面,俗语道:众志成城,看来是不会错了。”
  沈木风道:“这气魄很辉煌,道长虽然多才,只怕也未必有此等开阔的气度。”
  无为道长道:“沈大庄主此言,是何用心?贫道思解不透。”
  沈木风笑道:“在下相信,道长心中一定明白……”
  无为道长冷然一笑,道:“贫道不解。”
  沈木风仰天打个哈哈,道:“在下既然来到此地,总要停留一段时光,咱们先行奠祭了萧翎的灵位之后,再谈不迟。”
  言罢,缓步行到萧翎灵堂之前,长揖之后,跪拜了下去。
  萧翎眼看那沈木风对自己行这等大礼,倒是大感意外。
  沈木风拜倒的同时,金花夫人和周兆龙,以及蓝玉棠,也全都跪拜下去。
  百里冰特别地留心那金花夫人,只见她珠泪纷纷滚了下来。
  沈木风拜罢起身,望着萧翎的灵堂,神情肃然地说道:“你虽晚生五十年,但为兄却感觉,细论当代英雄,唯弟与兄尔,弟如肯与兄合作,此刻武林,已然全入我等掌握,一声令下,江湖震动,那时,天下英雄,尽为我等所用,别说一个武林盟主,就是取代当今皇上,也非难事……”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可惜的是,兄弟你少不更事,为一般江湖上求命之辈,冠以侠名,那侠字害了你,也夺去你功名利禄,使你落得大火焚身而死,兄弟啊,想想你死的划算吗……”
  无为道长冷冷地接道:“他死得名标青史,天下武林,正义之士,人人哀伤。古往今来,武林中不少大英雄、大豪杰,又有那一个能如他一般,死得这等光彩。何况,萧翎之死,有如春雷乍响,已然惊醒了天下英雄,别说你沈木风阴谋难逞,就算你成就了霸业,也落得千古骂名。”
  沈木风冷笑一声道:“道长对我这等无礼,如是在五年之前,沈某人早已取你之命了。”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但此刻,在下却不愿杀你。”
  无为道长道:“也许贫道非你沈大庄主之敌,不过,你沈木风如愿动手,贫道极愿奉陪。”
  沈木风哈哈一笑,道:“道长的勇气,实叫在下佩服。”
  无为道长冷冷说道:“沈木风,你已奠祭过萧大侠的灵位,如若别无他事,可以走了。”
  沈木风回目一顾金花夫人,只见金花夫人仍然珠泪纷落,呆呆地望着萧翎的灵位出神。
  显然,她的哀伤痛苦,是真出于内心。
  蓝玉棠冷冷地望了无为道长一眼,道:“你就是武当派掌门人?”
  无为道长道:“正是贫道。”
  蓝玉棠道:“江湖上传诵你们武当派剑法如何神妙,但在下看来,尽都是欺人之论。”
  无为道长道:“贫道似和阁下见过,只是一时记不起了。”
  语带双关,有着不屑与谈之意。
  蓝玉棠道:“在下蓝玉棠,如是道长不信任在下,不妨当场来试验一番,百招之内,我要道长弃剑认输。”
  沈木风摇手阻止住蓝玉棠,道:“在下想和道长详细谈谈。”
  无为道长道:“谈什么?”
  沈木风道:“谈谈江湖大事。”
  无为道长道:“好!沈大庄主请说,贫道洗耳恭听。”
  沈木风道:“也许道长不信,江湖大局,我已然掌握了十分之七,只要一声令下,九大门派,一夕间,可入我沈木风的掌握。”
  无为道长道:“就贫道所知,武林之中,也有很多同道,誓言要为萧大侠复仇,自然,这其间也包括有九大门派中人!”
  沈木风道:“这就是你们在此设灵开吊的真正用心了,岂不知你们又错了。”
  无为道长道:“贫道想不出那里错了。”
  沈木风道:“你们云集于斯,正好授我以可乘之机,在下已然出尽了百花山庄高手,把尔等团团围困,如是在下不能口头上说服诸位,那只有一鼓把尔等尽戮于斯了。”
  无为道长道:“设灵之前,我等已有准备,沈大庄主能否如愿,只怕很难说。”
  沈木风正要接口,突闻一个冷冷的声音,抢先接道:“如是那萧翎不死,你沈大庄主似乎没有这么强烈的信心。”
  沈木风目光转到玉箫郎君的身上,望了一眼,道:“阁下是何许人?”
  蓝玉棠想不到玉箫郎君竟也在此,不禁失声惊噫了一声!
  沈木风道:“蓝兄弟认识他?”
  蓝玉棠道:“认识。”
  沈木风道:“什么人?”
  蓝玉棠道:“白云山庄的少庄主,箫王张放之孙……”
  玉箫郎君喝道:“住口,家祖是你什么人?”
  蓝玉棠道:“咱们情意早断……”
  沈木风一挥手,拦住了蓝玉棠,沉声说道:“久闻白云山庄大名,今日幸会少庄主!”
  玉箫郎君道:“不用客套,在下想向沈大庄主打听一件事,但望能据实见告。”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少庄主的口气,果然是咄咄逼人,如是在下不愿奉告呢?”
  不待玉箫郎君接口,立时接道:“不过,在下仍愿一闻高见。”
  玉箫郎君道:“问题很简单,那萧翎是否真的死了?”
  沈木风反问道:“真死如何?假死又如何呢?”
  玉箫郎君道:“关系很大,对在下和你沈大庄主而言,是生死相关!”
  沈木风微微一笑,道:“太严重了,少庄主这点年纪,怎可轻易言死。”
  玉箫郎君厉声喝道:“在下问那萧翎是否死了?”
  沈木风皱皱眉头道:“死了!”
  玉箫郎君口气突然缓和,道:“当真么?”
  沈木风看他神情,忽而声色俱厉,忽而和缓自语,竟然不知他的用意何在,心中暗暗忖道:这小子不知是何用心。
  当下应道:“不错,阁下有何高见?”
  玉箫郎君缓缓说道:“那萧翎的尸体何在?”
  沈木风道:“尸体为大火焚去!”
  玉箫郎君道:“这话出自你沈大庄主之口,想来是不会错了!”
  沈木风道:“千真万确……”
  语声微微一顿道:“少庄主可是准备为那萧翎复仇么?”
  玉箫郎君缓缓说道:“如若那萧翎真的死去,在下自有主张,但在下未见到他的尸体,终是放心不下。”
  这时,金花夫人已站起了身子,冷冷地说道:“你这人年纪轻轻,却是话也说不清楚,你究竟是希望那萧翎死了呢?还是希望他还活着?”
  沈木风一向阴沉多威,有他在场时,一向不许别人做主多言,但他对金花夫人却似有着特殊恩遇,站在一侧,微笑不言。
  玉箫郎君望了金花夫人一眼,只见她桃腮星目,长眉弯弯,别有一种徐娘风韵,动人心弦。
  当下轻轻咳了一声,道:“自然是希望他死!”
  这回答之言,不但使金花夫人大感意外,就是那沈木风也听的一怔,暗道:这玉箫郎君不知在打的什么主意。
  金花夫人眨动了一下圆圆的大眼睛,道:“那你就不用问了,他已被大火烧死。”
  玉箫郎君突然纵声大笑,声如龙吟,震动灵堂。
  百里冰心中暗道:哼!你如知晓我萧大哥还好好地坐在此地,保证你笑不出来。
  沈木风乃是久经大敌的人物,冷静异常,不把内情完全了然之前,不肯轻率发作。
  冷冷地站在一侧,直待那玉箫郎君自行停下了大笑之声,才缓缓说道:“少庄主笑什么?”
  玉箫郎君笑容突敛,缓缓说道:“在下笑那萧翎真的死了,大约再不会有人假借萧翎之名了。”
  话到此处,冷冷地望了蓝玉棠一眼。
  目光中,充满怨愤。
  原来,蓝玉棠假冒萧翎之名,使那岳小钗得知讯息,离他而去,如非蓝玉棠假萧翎之名,岳小钗可能已嫁他为妻,日后纵使萧翎在江湖出现,生米已成熟饭,岳小钗已成张夫人,那也无可奈何了。
  事后想及此事,愈想愈气,觉出其中变化,大都坏在蓝玉棠的手中。
  但闻蓝玉棠冷然说道:“张兄别太高兴,萧翎虽然死了,在下还活在世上。”
  玉箫郎君冷笑一声,道:“你如不想活,那倒是容易得很!”
  蓝玉棠怒道:“别人怕你张家箫法,在下却是不怕。”
  灵堂中人,看两人突然争吵起来,你言我语,若有所指,大家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有萧翎心中了然,这两位沾亲带故的表兄弟,为着岳小钗相互嫉恨,已到了水火不容之境。
  使萧翎心中不解的是,那蓝玉棠一向畏惧玉箫郎君,何以此刻竟然毫无畏惧,而且摆出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呢?
  只见玉箫郎君身体移动,缓缓向后退了两步,冷冷说道:“咱们在萧翎灵堂之前,比试一百招,百招内我要取你之命。”
  蓝王棠虽然明知玉箫郎君的武功强胜过自己,但也无法忍耐,缓步而出,道:“好!咱们就比一百招。”
  他原想激怒玉箫郎君出手,触怒沈木风和金花夫人,由这两人出手,一举间击毙玉箫郎君,自己岂不减少一个情敌。
  那知事与愿违,玉箫郎君竟是不肯贸然出手,反而退后两步,向他挑战。
  众目睽睽之下,蓝玉棠就算明白非敌,也只好硬着头皮出来。
  他走得很慢,心中希望那沈木风或金花夫人出言阻止,自己就借阶下台。
  那知沈木风和金花夫人有如未曾看到一般,竟然是视若无睹。
  此情此景之下,蓝玉棠只好对那玉箫郎君行了过去,右手一抬,长剑出鞘。
  无为道长一皱眉头,道:“这地方似乎不是两位动手的地方吧?”
  蓝玉棠回顾了沈木风一眼,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样子。
  沈木风再也不能装聋作哑,淡淡一笑道:“蓝世兄请暂时忍耐一二,来日方长,两位的恩怨随时可以结算。”
  蓝玉棠借阶下台,还剑入鞘,缓步退到沈木风的身后。
  玉箫郎君仰天大笑三声,放步向外行去。
  行约数步,突见司马干急步奔了进来,道:“有一位女客奠灵。”
  无为道长道:“告诉她沈大庄主在此,要她晚一阵再来。”
  司马干道:“在下也这么说,但那位女客听说沈大庄主在此,非要进来不可。”
  玉箫郎君正要行出灵堂,听得司马干之言,立时停下脚步。
  但闻无为道长道:“你可曾问了那姑娘的姓名?”
  司马干道:“问过了,她说姓岳。”
  沈木风接道:“好啊!不知那岳姑娘为何突然要见在下。”
  无为道长道:“岳小钗岳姑娘,是么?”
  司马干道:“这个在下没有问她。”
  无为道长道:“请她进来。”
  司马干应了一声,正待转身出去,突闻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应道:“不敢有劳。”
  语声甫落,只见一个气度清雅的白衣少女,缓步走了进来。
  萧翎转目望去,不禁心头一震,暗道:“果然是岳小钗岳姊姊。”
  岳小钗穿着一身孝服,而且是一身重孝,白绫勒发,白缎蛮靴。
  虽然是一身孝衣,但却是紧身的衣服,似是随时随地,都准备和人动手。
  岳小钗双目微现红肿,但两道目光却仍如冷电一般。
  她似是未料到玉箫郎君和蓝玉棠都在此地,看到了两人之后,不禁微微一怔。
  但那只不过是一瞬间的工夫,略一怔神后,又恢复了平静。
  她缓步直向灵堂行了过去。
  就在行向灵堂之时,另外两个身佩长剑,全身孝衣的少女,已悄无声息地行入灵堂,并肩行到岳小钗的身后。
  萧翎目光转动,只见来人正是那素文、小虹。
  那小虹一向喜着红衣,全身如火,此刻换着白衫,显得十分清雅,也似是长大了很多。
  只见岳小钗对萧翎的灵位跪拜了下去,口中却高声说道:“翎弟阴灵有知,贱妾拜灵来了,慈母遗命,已把贱妾……”
  突闻一声重重的咳嗽,打断了岳小钗未完之言。
  岳小钗回头望去,只见那咳嗽之人,正是玉箫郎君,不禁一蜜柳眉儿,但却忍下未言。
  玉箫郎君人极聪明,一听岳小钗的口气,已知岳小钗的用心,她想借拜灵之机,说出心中之言,说出她已是萧翎的妻子,那是众耳皆闻,日后纵然有使她就范的机会,她亦可因此作为理由,堵人之口。
  所以,玉箫郎君故意捣蛋,不让她说出口来。
  岳小钗望了玉箫郎君一眼之后,又高声接道:“贱妾母亲遗命之中,说得十分明白,已把贱妾的终身,许配给……”
  玉箫郎君高声说道:“岳姑娘!”
  岳小钗冷冷说道:“什么事?”
  玉箫郎君道:“萧翎死了,你是否要替他报仇?”
  岳小钗道:“不错,要替他报仇。”
  玉箫郎君道:“你一人之力,不觉得太过单薄么?”
  岳小钗道:“不要紧,如是我不能替他报仇,至少可以战死,在阴曹地府之中会他。”
  玉箫郎君淡淡一笑,道:“你战死了,也没有替他报仇啊!那岂不是死得很冤么?”
  岳小钗道:“张兄有何高见?”
  玉箫郎君道:“在下之意是,姑娘要替萧翎报仇,就一心一意地替他报仇,不择手段不计后果。”
  岳小钗似是已被那玉箫郎君说动,星目眨动了两下,道:“怎么样?”
  玉箫郎君道:“凡是能够为萧翎报仇出力的人、姑娘都该把他当作朋友,就当今江湖上而论,在下我嘛!应该是姑娘首要拉拢之人!”
  岳小钗沉吟了一阵,道:“不错,如若我要不择手段的为萧兄弟报仇,张兄应该是能力最强的一位了。”
  玉箫郎君哈哈一笑,道:“姑娘夸奖了……”
  忽的黯然一叹,接道:“咱们之间,似乎是陌生了。”
  岳小钗想到他昔年相待之情,亦不禁为之黯然,摇摇头道:“张兄的病势好了么?”
  玉箫郎君反问道:“姑娘见过你师父么?”
  岳小钗摇摇头道:“没有啊!”
  玉箫郎君道:“我这病势,多亏了姑奶奶的医道,灵丹和心药齐施,把我从垂死中救了回来。”
  岳小钗心知他所谓心药为何,是以并不深问。
  但那玉箫郎君却自行接道:“我那姑奶奶告诉我一句话,实比服了她小罗丹还有妙用!她说不论我要什么,都必得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才成,她愿全力助我……”
  岳小钗听到师父要全力助他,不禁呆了一呆。
  玉箫郎君苦笑一下,接道:“你害怕了?”
  岳小钗摇摇头,道:“师父对我,诚然是恩重如山,但她不能逼我违背我母亲遗命。”
  玉箫郎君长长吁一口气,道:“我知道,就算她老人家全力帮我,我也不一定得偿心愿,但她要我爱惜身体,实是说对了。”
  岳小钗道:“你病势好得很快。”
  玉箫郎君道:“只要我心情开朗,姑奶奶有的是灵丹奇药。”
  岳小钗不再理会玉箫郎君,缓缓转过头去,拜伏于萧翎的灵位之前。
  这次,她不再高声祝祷,喃喃低语,别人只见她口齿启动,却不知她说些什么。
  沈木风神情冷静,一直站在旁侧,不言不语。
  无为道长早已和宇文寒涛,孙不邪等,有所安排,是以,也表现得冷静异常。
  直待岳小钗拜罢起身,沈木风才缓缓说道:“区区沈木风,听说姑娘要见在下。”
  岳小钗道:“我认识你。”
  沈木风是何等才慧的人物,已然从玉箫郎君和岳小钗一番对话之中,听出了一点内情,而且也从蓝玉棠口中听到过一点,蓝玉棠甘心投效自己,就是为了这岳小钗,蓝玉棠唯一的条件,就是要沈木风助他生擒岳小钗。
  因此,在沈木风心目之中,早已对岳小钗有了极深的印象,玉箫郎君、蓝玉棠,都为她发狂的难以自制,心中暗道:倒要详细瞧瞧,这丫头有什么迷人之处,能令人如此颠倒。
  仔细看去,只见她柳眉凤目,十分端庄,并无任何妖媚之感。
  心中大是奇怪,忖道:此女也不过算个美女而已,如何会使玉箫郎君,蓝玉棠为她颠狂呢?
  只听岳小钗冷然说道:“沈木风,你杀了我萧兄弟?”
  沈木风微微一笑,道:“不是杀死,是在下放的一把火,把他活活烧死了!”
  岳小钗道:“杀死,烧死,似是没有什么不同吧!”
  沈木风笑道:“一样的死法,只是死时滋味有些不同罢了。”
  岳小钗道:“杀人偿命……”
  沈木风接道:“不错,不过,那要有人能够为他报仇才成。”
  岳小钦道:“我要替他报仇!”
  沈木风虽口中在和岳小钗说话,但双目却一直留神打量着岳小钗,希望能瞧出,为何能令人那样倾倒,如痴如醉。
  需知玉箫郎君和蓝玉棠,不但都是身负绝技的人物,而且年少英俊,神态谦洒,都是一般少女们梦寐以求的情郎,岳小钗却是坚拒两人,使他们为情所困。
  他这么留心观察,果然瞧出了岳小钗有着与众不同之处。
  她有着一股慑人心神的气质美,流现于眉宇之间,纵然是发怒时,也有着一种不同的风情。
  沈木风瞧了一阵,亦不禁怦然心动,忘记了回答岳小钗。
  岳小钗厉声接道:“沈木风,咱们就在我萧兄弟灵堂之前动手相搏,一分生死!”
  沈木风双目中奇光闪动,打个哈哈,笑道:“姑娘,可是自信能够胜过我沈某人么?”
  岳小钗冷冷说道:“我没有胜你的把握,但我却有一颗必死的心!”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有一件事,在下想不明白。”
  岳小钗道:“什么事?快些说。”
  萧翎冷眼旁观,心中暗暗着急,忖道:岳姊姊如何能是那沈木风之敌,如若两人真要动手相搏,那是非要逼我出手不可了。
  但闻沈木风道:“萧翎有什么过人之处,竟能使姑娘如此倾心,不惜和萧翎同登鬼录?”
  岳小钗道:“这是我的事了,与你何干!”
  沈木风回顾了蓝玉棠一眼,道:“这位兄台,岳姑娘是否相识?”
  岳小钗道:“认识,怎么样?”
  沈木风哈哈一笑道:“那很好,这位蓝兄,为了你岳姑娘,才肯投入我的百花山庄之中,为在下效力,但却要在下答应他一个条件……”
  语声一顿,望着岳小钗,那知岳小钗似是己胸有成竹,冷哼一声,不肯接口。
  沈木风见岳小钗不肯接口,只好接道:“他的条件,是要在下生擒岳姑娘,配他为妻。”
  岳小钗冷然一笑,仍不肯答话。
  沈木风又道:“在下已经答应了他的条件,所以,岳姑娘尽可放心,你纵然非我之敌,我也不会杀你。”
  岳小钗冷冷说道:“你亮兵刃吧!”
  沈木风道:“姑娘请用兵刃,在下赤手空拳奉陪姑娘几招。”
  岳小钗伸手松开腰中扣把,抖出软剑,正待出手。
  突闻玉箫郎君喝道:“岳姑娘,住手!”
  岳小钗回头望了玉箫郎君一眼,道:“什么事?”
  玉箫郎君道:“在下先打头阵。”
  岳小钗叹息一声,道:“你如何是沈木风的敌手!”
  玉箫郎君淡淡一笑,道:“我知道,我不能胜他,难道不能战死么?”
  岳小钗道:“那又何苦呢?你和萧翎没有这份交情啊!”
  玉箫郎君道:“你要为萧翎战死此地,是么?”
  岳小钗道:“不错。”
  玉箫郎君黯然说道:“你如战死于此,我的生死,还有什么重要,我如先你而死,也许能得你洒几滴同情之泪,那就够了。”
  一向冷静沉着的岳小钗,也为玉箫郎君这几句话大为感动,长叹一声,说道:“张兄的深情,小妹永铭肺腑,至于为萧翎战死于此,那倒不用了。”
  玉箫郎君突然纵声而笑,道:“很久以来,小兄没有听到过你这样温柔的声音了……”
  一撩长衫,取出一支玉箫,接道:“我不是为萧翎,而是为你。”
  玉箫一指沈木风,又道:“江湖上都说你沈木风武功高强,在下闻名已久,今日希望能见识一番,阁下请亮兵刃吧!”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你是箫王张放之后?”
  玉箫郎君道:“不错,张某的身份,还可和你沈大庄主一战吧!”
  沈木风缓缓说道:“张世兄家世辉煌,可当得武林世家之称,世兄要和在下动手相搏一事,沈某人就想不通了。”
  玉箫郎君道:“在下所思所为,岂能是凡夫俗子能够了然。沈大庄主请亮兵刃吧!”
  沈木风冷然说道:“在下很奇怪,阁下志在岳小钗,但那萧翎,却又是张世兄最大的情敌、障碍,在下代你除去萧翎,阁下应该对我沈某感激才是,为何却要和在下动手呢?”
  玉箫郎君道:“这和萧翎无关,在下是为了岳姑娘。”
  沈木风道:“如是那萧翎还活着呢?”
  玉箫郎君呆了一呆,道:“这个……这个……”
  沈木风冷冷接道:“如是在下未烧死那萧翎,你和那萧翎将是水火不相容的仇人,岳小钗自然是帮助萧翎,阁下和岳姑娘,也将是誓不并存的仇人,但在下帮你杀了萧翎,我却又变成了你的仇人,这笔帐,当真是难算得很。”
  岳小钗虽然明知那沈木风在施展挑拨手段,劝服玉箫郎君,但她本无意让那玉箫郎君为自己拼命,芳心之内,倒希望沈木风挑拨生效,使那玉箫郎君退出事外。
  她心中感觉到欠那玉箫郎君的太多,如若再让那玉箫郎君为自己拼命而死,心中自然是更为不安了。
  所以,她也不出言反驳。
  但闻玉箫郎君说道:“大庄主说得不错。萧翎活在世上,我和他是誓不两立的仇人,但如他确实死了,他又是在下的好友了。”
  沈木风道:“嗯!很胡涂的一笔帐。”
  玉箫郎君道:“很清楚,但要看你怎样想了,如是你能想到爱乌及屋,那就不用再忌恨萧翎了。”
  沈木风点点头,道:“这么说来,张世兄是一定要和在下动手了?”
  玉箫郎君道:“不错,而且咱们这番动手,定要分个生死胜败出来。”
  沈木风笑道:“现在嘛,太早了一些!”
  玉箫郎君道:“为什么?”
  沈木风道:“在下想给阁下一个机会,你多想一想,明日午时,咱们再动手不迟。”
  玉箫郎君目光转注到岳小钗的脸上,道:“岳姑娘意下如何?”
  岳小钗道:“答应他吧!”
  玉箫郎君道:“明日咱们在何处相见?”
  沈木风道:“悉凭张世兄之见。”
  玉箫郎君道:“仍在这萧翎灵堂之前如何?”
  沈木风道:“明日午时,沈某人按时来此。”
  玉箫郎君道:“在下午时之前到此,恭候大驾。”
  沈木风道:“在下告辞了。”
  转对无为道长道:“道长请早作准备,明日午时,沈某人来此搏斗过张公子之后,要和道长等交手。”
  无为道长道:“贫道等随时候教,恕不远送了。”
  沈木风道:“不敢有劳。”
  转身大步而去。
  无为道长目睹沈木风等去之后,才长长吁一口气,道:“岳姑娘、张公子,请入灵堂后面休息一下吧!”
  玉箫郎君不置可否,暗中却看着岳小钗的举动,只待那岳小钗举步向灵堂后面行去,玉箫郎君才随后而入。
  百里冰暗施传音之术,道:“大哥,咱们不能让那玉箫郎君骗了岳姊姊,我去告诉她你还活着。”
  萧翎吃了一惊,急急伸出手去,抓住了百里冰的左腕,低声说道:“不可造次。”
  两人坐的距离很近,伸手即可相触,不致引起别人的疑心。
  但萧翎心中明白,宇文寒涛为人心细如发,只怕在这灵堂四周,早已暗中布下人手,稍露破绽,即将被他们瞧出内情。
  是以,一拉百里冰手腕,立刻放手,低声说道:“咱们在这灵堂之中,时间太久了,应该出去走走了。”
  站起身子,向外行去。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