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雪玄霜 第三十三回 制自残方丈易人

2020-12-31 GodHank 其他小说

    大愚禅师和殿中群僧,一直冷眼旁观,既不出手相救,亦不劝阻。
    群僧已由大方禅师几招攻势中,看出掌门人的武功似是不如以前甚多,杖。指的招术,虽然仍是少林门中武功,但出手缓慢,力道微弱。
    是以,均被方兆南闪避开去,就是方兆南也有同感,察觉出此刻的大方禅师,如和主持冥岳英雄大会时相比,武功相差极远。
    这时,那尖锐刺耳的乐声已到了大殿外面,声音更显得急促尖锐。
    大方禅师手中的绿玉佛杖,也随着那急促的乐声,急如狂风骤雨一般,显然,他和这刺耳的乐声,有着相连的关系。
    方兆南听了一阵,忽然觉得这乐声极为耳熟;一念动心,猛的想起这乐声的来处,不觉心头一震,掌势一紧,呼呼劈出两招。
    把大方禅师逼退后,大声对群僧说道:“贵寺掌门方丈,已为冥岳中人收服,这刺耳的乐声,就是冥岳中人所吹奏,如若各位大师父,仍然拘泥于少林派的门规,甘心听命于绿玉佛杖,贵派覆亡,就在眼前……”
    当下掌势一紧,施展出那陈姓老人传授的诡奇手法,掌劈指点,片刻间抢尽先机,大方禅师登时被逼得连连后退。
    大愚禅师突然沉声喧了一声佛号,道:“方施主手下留情。”
    方兆南高声应道:“大师放心,在下决不致伤害到贵掌门人。”口中慰藉群僧,掌势突然一变,施出“佛法无边”。
    掌彭闪动,左手五指逼在大方禅师前胸“玄机”要穴之上,右手却斜里疾出,一把扣在大方禅师右腕之上,五指加力,夺过绿玉佛杖,迅疾而退。
    群僧同觉心头一震,眼看少林寺权威之杖被人夺去,立时一涌而上,大愚禅师僧袍飘动,当下先攻到,右手一招“拂云摘星”疾向绿玉佛杖抓去。
    这一招乃少林寺擒拿手法中一记绝学,突然施展出手,方兆南如何能够避开,手中绿玉佛杖,登时被人抓住。
    方兆南眉头一挑,大声喝道:“老禅师如不放手,损坏了贵寺玉杖,可别怪在下失礼。”右手加力,突然向后一夺。
    大愚禅师果然怕把绿玉佛杖损坏,松手而退。
    方兆南回手一杖,疾扫而出,把扑近身来的三个和尚,逼得疾跃而退。
    原来他们都怕损伤到绿玉佛杖,不敢硬接杖势。
    方兆南边退群僧之后,高声说道:“这绿玉佛杖,虽然是贵寺中传统的权威之杖,但拿在在下手中,却是毫无用处,各位尽可放心,在下无侵吞此物之心……”
    话至此处,大殿外突然传进来一声冷笑,一个娇如银铃的声音接道:“但少林寺权威之杖,落在别人手中,岂不一大笑话?”
    方兆南转头望去,只见大殿外面,站着七八个短衣劲装的大汉。
    在大汉团团环绕之中,放着一顶黄幔垂遮的轿子,黄轿后面幷立着两个少女,一个身着蓝衣,一个身着红装。
    南北二怪似是对那小轿甚感兴趣,四道眼神,一直在那小轿上溜来溜去。
    方兆南目光一扫群僧,道:“这就是冥岳中人了,看她气魄,可能就是冥岳岳主亲身驾到了。”
    大愚禅师轻轻叹息一声,回顾群僧道:“证据确凿!掌门师弟确已归服冥岳,为了少林寺千百年的基业,咱们不能不通权应变了,今日之事,不论会发生何等大错,事后均由者衲一人承担,但我相求诸位师弟,眼下先听老衲之命。”
    这时,大殿上,除了横卧的四具尸体,以及大愚。大方除外,也只不过余下了四个和尚,少林寺十二个大字辈的高僧,数日间死亡过半。
    这是少林寺开山以来,从未有过的惨事,群僧无不如负重铅,心情沉重无比。
    四僧齐齐合掌应道:“我等恭听师兄之命。”
    大愚禅师苦笑一下道:“大道师弟,去保护掌门方丈。”
    大道禅师应了一声,缓步走近大方禅师,只见他圆睁双目,怔怔的望着那黄幔垂遮的小轿出神,口中还微作喘息,似乎刚才力战的劳累,尚未恢复。
    方兆南突然把绿王佛杖,送到大愚禅师面前,道:“此杖既是贵寺中权威的象征,老禅师就请凭借此杖发令吧!”
    大愚恭谨的接过绿王佛杖,回头对左面两个和尚说道:“两位师弟请主持罗汉阵的变化……”
    突听北怪黄炼一声怒喝,打断了大愚禅师之言,扬手一掌,直向那黄幔垂遮的小轿劈去。
    他功力深厚,又练有玄冰掌奇功,含怒劈出一掌,威势非同小可,一股狂风随手而出。
    方兆南暗暗幸道:“不知他因何而怒发此一掌,如那黄幔垂遮的小轿之中坐的是冥岳岳主,这一掌激怒于她,立时将引起一场动天地,惊鬼神的恶战……。”
    心念未完,南怪辛奇也冷哼一声,骂道:“好小子,敢在老夫面前弄鬼。”扬手也是一掌劈了出去。
    那守在黄幔垂遮小轿前的两个黑衣人,不知厉害,挥掌一接,当堂被震的向后退了三步,寒气掠体而过,不自禁打了一个寒颤,身子摇了几摇,栽倒在地上。
    环守在那黄轿周围的黑衣人,齐齐举起右手,平胸推出,掌力虽被挡住,但几人脸上全都变了颜色,打了一个冷颤,有如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一般。
    但北怪黄炼的掌力余威仍存,南怪辛奇的赤焰掌又接续而到。
    这一掌威势不输上掌,但却挟带着灼肤刺肌的热风。
    幷立在黄幔垂遮小轿之后,分着蓝红服色的少女,似已看出苗头不对,彼此相望一眼,突然振袂而起,直向殿院外面飞去。
    首当其冲的两个,被那强猛绝伦的掌力一震,立时口吐鲜血,倒栽地上,其余的人也被那挟着灼肤刺肌的掌力,震的一个个摔倒在地上。
    方兆南目睹二女逃走,心中大急,高声说道:“两位老前辈快请追赶二女,最好生擒回来,听候晚辈发落!”
    北怪黄炼道:“哼!我那里暴躁了?”
    南怪忽然纵声大笑道:“不是人家相救你,解开你手足上的天蚕丝索,只怕现在还被囚禁在山腹之中,难出那石室一步。”
    北怪黄炼正待发作,方兆南已抢先说道:“两位老前辈已经答应在下,相助我一臂之力,如若两位老前辈没有答允,晚辈天胆也不敢呼请两位出手。”
    南怪辛奇接道:“如若老夫失手把那两个女娃儿击毙了,又当如何?”
    方兆南道:“最好是能够生擒,必要时不妨打伤她们,以两位老前辈的功力,生擒二女,岂不是易如反掌之事?”
    南怪辛奇微微一笑,破袖拂处,忽然凌空而起,一跃四五丈高,起落之间,人已到大殿外面了。
    北怪黄炼回头望了方兆南一眼,冷冷说道,“小心那顶黄色小轿……”
    余音未绝,人已凌空而起,下面之言随着他划空而去的身影,渐不可闻。
    方兆南一皱眉头,忖道:“那黄幔垂遮的小轿之中,如若坐的是冥岳岳主,南,北二怪一去,只怕无人能够挡得住她……。”
    忖思之间,忽听一声大叫,大方禅师疾向殿外冲去。
    大道禅师急喝道:“师兄到那里去?”
    他右手一伸,疾向大方禅师右腕抓去。
    大方如疯狂了一般,双目圆睁,赤红如火,听得大道禅师一叫,立时挥臂拍出一掌。
    这一掌大出人的意外,大道禅师疾抓向大方禅师的右腕,只好中途改变,易抓为掌,手腕一翻,迎住了大方禅师劈来的一击。
    两掌接实,大道禅师仍然静站在原地未动,大方禅师却被那击来的掌力,震的直向前方撞去。
    他原本就向殿外奔行,这一来,奔行的速度又加快了甚多。
    只见横冲直撞的冲开了一条出路,直向那黄幔垂遮的小轿奔去。
    大愚禅师手中绿玉佛杖一挥,举步迫了出去。
    大道禅师身躯抢在大愚前面,当先而出。
    只见大方禅师直奔那黄幔垂遮的小轿后,突然停了下来,双手垂膝,恭恭敬敬的站在那小轿前面一动也不动。
    大道禅师追了上去,举手一把,向大方肩头上面抓去。
    这一次大方不再出手还击,也未向一侧让避,被大道禅师一把抓在肩头之上。忽听大方禅师冷哼了声,举拳直击过来。
    大方一拳击中大道之后,站在那里怔怔的看着大道,看了一阵,突然举起右手又是一拳击了过去。
    这次大道有了准备,那里还容他得手,身子一侧,左手横里疾抄过去。
    大方的武功似是突然减弱,连他本身的内功也为之突然消失了甚多,大道横里出手一抄,抓住了大方禅师的右腕。
    凝神望去,只见大方面色难看无比,白中透黄,一滴滴汗珠,从他头上滚了下来。
    这时,大愚禅师已经赶到,目睹了大方禅师神态心中一阵默然,低声对大道禅师说道:
    “大道师弟,把他送入戒持院中休息去吧!”
    大道道:“师兄似已失去理性,只怕难以静得下来。”
    大愚道:“如有必要,你就点了他的穴道吧!”
    大道禅师应了一声,右手疾出,点了大方两处穴道,抱了起来,直向戒持院中奔去。
    这时,这二重大殿中,突然间变的十分寂然,似是恢复了它过去的宁静。
    但这分安谧,立时为大愚禅师打破,只见他回首望了方兆南一眼,问道:“方施主可知道的这黄幔垂遮的小轿中,藏的什么东西吗?”
    方兆南摇摇头道:“不知道,看这小轿初来时十分神气,颇似坐有什么重要之人,但眼下看来又觉不像……”
    大愚道:“待老衲打开,瞧瞧是什么东西!”伸手向那垂下的黄幔拉去。
    方兆南急急说道:“大师且慢动手!”
    大愚禅师回头问道:“为什么?”
    方兆南道:“冥岳中人,诡计多端,刚才那两个分着红蓝服色的少女,都是冥岳岳主的亲传弟子,武功不弱,前数日禅师已在狭谷中和她们动过手了,当知在下这话,决非过甚其词……。”
    大愚点头说道:“不错。”
    剂匕南道:“这黄幔垂遮的小轿中,如若是她们辈份尊高的长辈,决不会弃之不顾,如果不是他们的长辈,但又装出极大的气魄,据此推论,这黄幔垂遮的小轿中,可能暗藏着什么阴谋回头对大愚禅师说道:“老禅师快请下令,让那盘坐在院中草坪上的贵门下弟子各归原来岗位,这一阵沉寂,不过是大风暴前的平静,其实目下局势,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大愚禅师道:“方施主对我们少林寺一番恩情,老袖深铭肺腑……”
    方兆南微微一笑道:“我是奉命而来,老禅师不用心存感激大愚奇道:“奉命而来,但不知方施主奉的是何人之命?”
    方兆南笑道:“这件事,老禅师日后会知道,眼下寸阴如金,咱们争取一寸一分的准备时间……。”
    他微微一顿之后,又道:“贵寺之中,如有宝剑,请替在下取来一把!”
    大愚忽然探手人怀,取出一面长形银牌,递了过去,说道:
    “此物乃大悲师侄临死之前,交付老衲,说是施主之物,命老衲交还施主。”
    方兆南看那长牌,正是在抱犊岗山腹密洞之中,玉骨妖姬的死骨之下,捡得之物,当时随手取来,也不知它有什么用。
    睹物思人,不禁想起了周慧瑛来,黯然一叹,伸手接过,随手放人怀中。
    大愚禅师抱着绿玉佛杖,大步走到台阶前面,举起手中佛杖,高声说道:“掌门方丈,为敌所迫,不知眼下了什么毒物,神志已极不清。
    老衲为我少林寺万代基业着想,不得不甘冒大不匙,暂代行使掌门方丈之职,待渡过咱们这次空前的大劫之后,老衲自当谢罪于历代祖师之前,恭领寺中长老会的裁决……”
    群僧看到他手中高举着绿玉佛杖,一个个相拜。
    大愚禅师略一停顿道:“眼下强敌似正在调兵遣将之际,方施主出手相助,似是破坏他们的计划,因此他们不得不另行布署,各位请争取这片刻时光,余下之人,就在此地排成一座罗汉阵,以备拒敌。”
    广阔的草坪上,盘坐的群憎,突然一齐站了起来,急急奔去。
    少林寺的僧侣们训练有素,身经大变之后,仍然进退有序,一丝不乱,片刻间走去了十之七八,草坪上只余下一百余人。
    这时,方兆南已就大殿上死去的僧侣身侧,取过一支铁禅杖,遥遥的挑开那黄馒垂遮的小轿的垂帘。
    黄慢挑起,一团白烟,缓缓散出。
    原来那小轿正中,放着一座玉鼎,鼎中香烟袅袅,缓缓向上升起。
    闪电般的往事,疾从方兆南脑际掠过,不禁心头大震,高声说道:“这鼎中白烟有毒,诸位千万不可走近……。”
    少林寺中群僧,已对他十分信服,听得一叫,果然个个闭住呼吸,向一侧走开。
    那垂遮的黄幔,一被挑开,玉鼎中火焰,突然大盛,一团团白烟,直冒出来。
    方兆南运气闭住呼吸,疾奔台阶,就那草坪中,抓起两把沙土,向鼎中投去,心中却暗暗佩服南。北二怪,耳目灵敏过人。
    这小轿刚停下来,他们似已闻到异香之味,才一先一后出手震毙了环守在四周的大汉,如非南,北二怪及早警觉,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放出毒烟,那还得了……。”
    草坪上的群憎,目睹方兆南连抓沙土,投入玉鼎,立时过来相助。
    片刻之间,已把玉鼎埋了起来。
    方兆南知毒烟厉害,低声对大愚禅师说道:“大师请率门下弟子,离开此地,就贵寺最重要道上,排成一座罗汉阵,进可以攻敌,退可以守护,此地毒烟,一时间不易散净,各位不宜在此逗留,在下去看看南、北二怪追敌的情形如何。”
    大愚禅师道:“方施主暂请留步,老衲还有要事请教。”
    方兆南道:“大师不用客气,此地非讲话所在,咱们出去说吧!”
    大愚禅师一举手中绿玉佛杖,大步向外走去。
    大殿中仅余的两位大字辈中高僧,也急奔出大殿,和大愚会合一起。
    方兆南和大愚禅师幷肩而行,两人一齐出了大殿。
    大愚轻车熟路,带着方兆南绕过几重屋角,到了一个道路交叉的所在。
    两人身后相随的少林群僧,已借着这一段行程上,排好了罗汉阵,一停下来,立时阵式伸延开去,有如一座人墙,分堵了各条要道。
    大愚轻轻叹息一声道:“今日如非方施主出手相助,提醒老衲,只怕我们大字辈仅余的四人,早已横尸大殿,下三代弟子们,虽然有几个才智过人,武功高强的弟子,但他们对上一辈,决不敢抗违掌门师尊之命。
    不用冥岳中一兵一卒,千百年的少林基业,将毁于一时之间,那是何等凄凉悲惨之局,七八百少林弟子,不用人一刀一枪,个个自绝,横尸殿院……”
    方兆南道:“眼下事情已过,老禅师必须振奋精神,准备对付强敌。”
    大愚道:“就目下情势而论,少林寺的大劫已过,现下不论强敌武功如何,但要想一举把少林寺全数残灭,决非容易之事,八百弟子,同心协力,拼死拒敌,强敌纵然集天下武林道上高手而来。也必将付出极大的代价。”
    方兆南接道:“老禅师豪气凌云,不为强敌先声所慑,晚辈极是佩服。”
    大愚道:“老衲已派人替施主取兵刃去了……”
    话还未完,只见两个小沙弥疾奔而来,每人手中捧着一柄剑。
    大愚禅师取过双剑,送到方兆南面前说道:“这两柄长剑。
    虽非我们少林寺中镇山之宝,但已在敝寺存放有百年之久,双剑分则各成一支兵刃,合则共成一剑,一青一白,锋利无比,敝寺中弟子们从不用剑,老衲愿以双剑相赠,略谢施主今日挽救敝寺大危之情。”
    方兆南接过双剑,顺手打开。
    宝剑出鞘,冷气迫人,闪起了一青一白,两道剑气。
    这森森的寒芒,耀眼夺目的光华,不论任何人瞧上一眼.立可认出,这两柄宝剑,不是凡品。
    不禁心头一跳,摇头说道:“这等贵重之物,晚辈如何能够接受,但愿有一把平常的剑,用来克敌,就可以了,这两柄宝剑,留作贵寺中弟子用吧!”
    大愚轻轻叹息一声道:“这两支剑,确非凡品,数十年前,当年曾经叱吓江湖,武林中人,无不见爱……”
    他微微一顿,笑道:“这就是驰名江湖的龙蚊双剑,青剑号龙,白剑号蚊。”
    方兆南道:“老禅师这么一说,晚辈越发的不敢领受了!”
    大愚正容说道:“方施主对我们少林寺施恩极大,这一双宝剑,不过聊表谢意,施主如若拒受,那就瞧不起老衲了。”
    方兆南心中一动,暗道:“冥岳中人阴谋未能得逞,决不会善罢干休,说不定立时将有一场惨烈绝伦的大战,有此一双利器,助益甚大,不如暂时收下,待少林之危解除之后,再归还他们也是一样。”。……
    心念一转,归剑入鞘,背在身上笑道:“晚辈暂借这一双利器劫敌,事完之后,原物奉还……”一……
    大愚接道:“从此刻起,这龙蚊双剑,已是方施主之物了。”
    方兆南道:“这个咱们以后再说,老禅师请通令全寺僧侣准备迎敌,晚辈去追南。北二怪的行踪。”
    纵身一跃,凌空而起,直向寺外奔去。
    方兆南一口气奔到了少林寺外,但仍未发现一个敌踪,也未见南北二怪的踪影,心中又是焦急,又是怀疑。
    他暗自忖道:“冥岳中人,鬼计多端,莫非故意把南、北二怪引开,先出全力,把二怪击毙,然后再大举来犯?”正感为难之际,忽觉一股无声无息的功力,撞了过来。
    他为人机警,又早已暗中运气戒备,那力道虽然来的无声无息,但微一相触,立时警觉,随着那击来的力道,凌空飘起,落在一丈开外。
    他这借势避敌的一击,已先把敌人的掌力卸去了一半,但仍然觉着胸腹之间,气血在翻腾。
    他心中暗自惊道:“什么人的掌力,如此雄浑,这周围一丈五尺之内,没有隐身之处,这一股拳风掌力,最近也是来自一丈五尺之外,而且又是来的无声无息,不同于一般的劈空掌力心念电转,灵机忽生,脱口叫道:“无影神拳……”
    耳际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正西方两丈外一座大岩石后,缓步走出一位红衣少女。
    方兆南一眼之下,立时辨认出正是那冥岳三妹之一,不禁心头一震,暗道:“南北二怪,武功何等高强,怎的竟然被她脱身而去……”
    那红衣少女右手仗剑,左手握住一柄拂尘,脸上虽然微现出惊愕之色,但嘴角间,却仍然带着盈盈笑容,说道:“怎么?你还没有摔死?”
    方兆南眉头一皱,说道:“你能逃过辛,黄两位老前辈的手下,可也算得命大!”
    那红衣少女微微一怔后,忽然笑道:“姑娘化身千百,岂是你能够辨认的?”
    方兆南心中一动,暗道:“是呀!南。北二怪所追赶的那两位少女,一定是别人扮装而成的。”
    当下冷哼一声,道:“冥岳中人,果然诡计多端……”
    那红衣少女冷笑一声接道:“少林寺已陷入我们掌握之中,待家师今夜赶到,立时将展开屠杀……”
    方兆南接道:“只怕事实难如你们之愿……”
    忽觉一股暗劲,当胸直撞过来。
    方兆南已吃过一次亏,早已暗中留心戒备。
    那劲道虽然来的无声无息,但在这等四外无人的荒野中,只要稍为留心,自是不难看出一点蛛丝马迹,眼看气流波动立时警觉,右掌一挥,拍出一股掌风。
    他似是自知自己的内力,不是那发拳人的敌手,一掌拍出之后,人却疾向那一侧闪去,口中大声喝道:“白作义你隐在暗中发拳,算得什么英雄人物,有种的滚出来,我要领教一下你们西域武学,除了‘无影神拳’之外,还有什么本领?”
    他想到以大方禅师的身分,都能变敌降敌,何况无影神拳。
    因为除他之外,当今武林之中,还未听到有人会此武功。
    但见两丈外的一株巨松之后,缓步走出一个矮胖之人。
    在他的身后,鱼贯相随着四五个人。
    方兆南看清楚几个人后,不禁呆在当地。
    那当先矮胖之人,正是无影神拳白作义,他身后筋着神刀罗……
    昆,九星追魂侯振方,三剑一笔张凤阁,和追风雕伍宗义。
    这些人的出现,使方兆南意识到局势的严重,以此类推,萧遥子和袖手樵隐史谋遁,都可能已为对方收用。
    这些人个个身怀绝技,一旦为敌所用,后果实在可怕,而且这些人大都是雄据一方的霸主。
    如果他们被冥岳收用之后,整个江湖形势,亦将为之大变,只恐怕武林道大部分地区,实力尽将为冥岳收用……
    一念启发,使他联想到冥岳中那场激烈凄惨的大战经过,那些奇装异服,脸上涂满着五颜六色,装扮各色各样鬼形的人,武功似都不错。
    如果那冥岳岳主,把眼下这些人物,脸上涂上色彩,衣服改穿的奇形怪装,岂不是和那些鬼形怪人一般模样?
    只听那红衣少女银铃般的娇笑之声,响荡在空阔的山野,道:“这些人你可认识吗?”
    方兆南收敛一下震荡的心神,长长吸一口气目光缓缓由白作义脸上扫过,道:“不错,这些人我都认识。”
    那红衣少女淡淡一笑,道:“还有袖手樵隐史谋遁,和武当派的萧遥子,你一定也认识了?”
    方兆南道:“认识又怎么样?”
    红衣少女道:“这些人过去都是你的朋友,可是现在都是你的敌人了……”
    她回目缓缓的望了白作义等一眼,道:“你自信武功能胜过五人联手的合击吗?”
    方兆南被她问的心头一震,暗到:“是啊!别说这五人联手对付我了,就是他一个个的出手,只怕我也难胜他们……”
    忖思之间,忽见那红衣少女素手一扬,九星追魂侯振方,三剑一笔张凤阁,神刀罗昆三人立时拔出兵刃,一涌而上。
    方兆南左腕一翻,青龙,白蚊,双剑一齐出鞘。
    森森剑芒,冷气逼人。
    那红衣少女忽然娇声赞道:“好剑,单为这一双宝剑,今天也不能放你。”
    纵身一跃,直飞过来,左手拂尘一挥,低声说道:“你们上啊!”
    罗昆抡动手中金背剑,当先出手,一招‘力劈华山’当头劈下。
    方兆南双手分握青龙,白蚊二剑。
    他初次施用这等宝剑,心中甚多顾忌,眼看罗昆手中金背刀力沉势猛,怕伤了宝剑,纵身一跃,闪让一刀。
    那知九星追魂侯振方健腕翻处,蚊筋蛇头鞭、疾如流星般,直点过来,蛇头银芒闪闪,划带着轻微的啸空之声。
    方兆南左手青龙剑斜斜推出,画出一片剑影,封住了侯振方的蚊筋蛇头鞭。
    九星追魂侯振方看那宝剑挥动之间,带起一大片似云似雾的蒙蒙青光,不敢让蛇鞭和宝剑相触,右腕一挫,把蛇鞭收了回来。
    但三剑一笔张凤阁左手的铁笔,却疾施一招“惊鸣离苇”猛向前胸点来。
    方兆南右手白蚊剑振腕扫出,跃目的寒芒,幻化成一片剑影,护住身子。
    张凤阁铁笔疾收,右手一抖,一道白光电射击到。
    他右手同时握着三柄剑,每一柄短剑后面,都有一道很细的银索,连在手腕之上,既可握在手中,当作兵刃使用,亦可当作暗器,振腕击出,叫人防不胜防。
    方兆南大喝一声,右手的青龙剑倏然收回,一剑“铁索拦舟”横里扫出。
    青龙剑卷带着一片精光冷芒,波然一声轻响,正削在张凤阁那脱手击来的短剑之上。
    那百练精钢的短剑,登时被宝剑削作两断,一半断剑,挟着盈耳的啸风之声,掠着方兆南耳畔飞过。
    方兆南虽知此剑于一般兵刃,锋利无比,但却没有想到它竟能削铁如泥,不禁一呆。
    就在他一愣之间,罗昆的金背刀已然横腰斩来,侯振方的皎筋蛇头鞭,也疾向前胸点到。
    张凤阁的一剑被削,右手中还握有两柄短剑,左手中还握有一支铁笔,略一怔神,欺身而攻上。
    方兆南双剑疾展,和三人打在一起,青,白双剑,电奔轮转,舞出一大片冷森森的光华,力战三人。
    那红衣少女一侧观战,见三人围攻之势竟然无法胜方兆南。
    心念转动,杀机忽生,低声对神拳白作义,道:“这人手中一对宝剑不错,你帮助他们出手,早些把他打死,替我把那宝刃夺来。”
    名震西域的无影神拳白作义,对那红衣少女之命,竟然奉若神明,听得吩咐,立时大喝一声,纵身而上,双拳连挥。
    倏然之间,无影神拳连出四拳。
    方兆南力战三人,初时还恐力难胜任,以守为主,打了十几个口合之后,胆气渐壮,暗道:“三人环攻之势,也不过如此而已。”
    正待施展辣手,先伤两人,忽听白作义大喝一声,一股强猛绝伦的暗劲,直冲过来。
    但觉一阵潜力,直逼上身,全身一震,身不自主的向后退了三步,手中双剑,也几乎脱手而落地。
    幸得方兆南早已知道无影神拳的利害,始终留心戒备他突然施袭,觉出不对,立时借势向后退去。
    他应变虽快,但内腑气血已然浮动不止,受了内伤,只好暗中运气疗息,表面上仍然维持镇静,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心中很明白,如果环伺四周的强敌,只要看出他受了内伤,立时将全力逼攻。
    白作义暗发一记无影神拳之后,紧接着欺身攻上,复攻四拳,逼得方兆南倒退了八九尺之远。
    那红衣少女柳眉一扬,娇喝一声,秀眉微晃,疾如流矢,红影一闪,人已到了方兆南的身前。
    只见她拂尘一挥,一招“金丝缠腕”疾向方兆南右腕上扫去。
    她自见得方兆南手中宝剑之后,立时动了贪念,一心一意想把它夺来。
    方兆南左手一招“白云出柚”青龙剑带着一片片青蒙蒙的剑气,疾向那红衣少女拂尘之上扫了过去。
    只听那红衣少女娇笑道:“你已经受了内伤,如不及时运气调息,伤势发作起来,决难保得性命,纵然勉强和我动手,也如强弩之末,三十招内,非伤在我的手下不可。”
    说话之间,手中宝剑已然连续攻出三剑。
    方兆南听得心头一凛,暗道:“她已看出我受了内伤,决然不肯放过我,不如先下辣手,纵然不能伤她,也可一收先声夺人之效。”
    身躯连闪过那红衣少女攻来三剑,说道:“我因和令尊有过数日之缘,故而不忍伤害于你,你这般苦苦相迫,难道我还真的怕你不成?”
    他想起那云姓老人救命之恩,云夫人那思念女儿之情,不知不觉间,说出了这几句话来。
    只听那红衣少女格格娇笑之声,传入耳际,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父母早已死去,由思师教养长大,你想见我父母,那就到鬼门关中去找他们吧!”
    唰唰唰又是三剑急攻。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