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雪玄霜 第五十五回 霸武林双枭联手

2021-1-22 GodHank 其他小说

    那强猛的掌力,疾快的扩大成一片卷石飞沙的狂风。
    那一行疾冲而来的巨蜂,淹没于强凌的掌风之中。
    方兆南轻轻的叹息一声,暗暗付道,“完了,看来这五只巨蜂势非要死伤在她的掌力之下不可。”
    那知事实大出了方兆南意料之外,唐文娟强猛的掌力过去。那五只巨蜂只不过被震的偏斜去七八尺,竟然完好无恙。
    唐文娟脸色大变,凝聚功力,第二掌紧随劈出。
    方兆南右手疾挥,也拍出一记强猛的掌力,两股潜力一撞之下,卷起了一阵狂风。
    他这一段时日之中,勤修习佛门上乘心法,内力大增,双掌一接之下,唐文娟立时被震的向后退了三步,脸色苍白,气血浮动。
    方兆南一掌震退了唐文娟,自己也为之一怔,然而淡然一笑道:“我这巨峰,乃极为合群之物,你连发劈空掌力,只怕要激怒于它,那时,群蜂一齐施袭,只怕要伤了姑娘。”
    唐文娟惊愕的脸上,绽开了一片笑意,说道:“咱们在嵩山少林寺动手之时,还是半斤八两之局,短短半年岁月,你竟然武功精进如此之多……”
    她说此声音突然转变的十分低微,接道:“你如当真肯传我罗玄遗留下的武功真诀,我自当有以相报。”
    方兆南道:“在下既然答应了传授姑娘武功,决然不会推脱。但姑娘必得先带我见过我两位师妹。”
    唐文娟沉吟一阵,正容说道:“我带你来此,原存有相害之心,诱你入伏……”
    方兆南微微一笑,接道:“敢情你此刻已改变心意了么?”
    唐文娟点点头,道:“因此我劝你还是先回去的好,眼下相距大会之期,只不过还有三日时光,三日时间,弹指即过,届时你那两位师妹,都将亲身临敌,你何苦此刻要孤身涉险,深入埋伏……”
    方兆南茫然说道:“什么大会?”
    唐文娟奇道:“你是当真不知道呢,还是明知故问?”
    方兆南道:“在下自然当真不知,那有故问之理。”
    唐文娟道:“那你赶来此地做什么?”
    方兆南道:“我要找鬼仙万天成和令师冥岳岳主。”
    唐文娟道:“你我的地方不错,他们两个人,都将于三天后大会之上现身。”
    方兆南微一沉吟,道:“是啦!想是那冥岳岳主,又出了什么花样,函邀天下英雄在此聚会。”
    唐文娟对方兆南的神态,忽然变的异常温柔起来,盈盈一笑道:“鬼仙万天成和我师父携手合作,促成了这次鹊桥大会,天下各大门派中人,全都赶来参与……”
    方兆南道:“令师一向喜欢施用那些恐怖之名,例如那绝命谷中招魂宴,怎的忽然用出这样一个香艳文雅的名字来了?”
    唐文娟道:“自然是有原因了……”微微一顿,接道:“我只知在这场大会之中,除了各以武功相搏外,还有着甚多奇奥变化,我师父为此费了甚多心血。”
    话到此处,倏然住口不言。
    方兆南道:“姑娘既无泄密之胆,那就不用说了……”
    唐文娟道:“自从血池一战之后,我师父对我已生出极深的相疑之心,一则因我尚有可用之处,二则她为鹊桥大会预备忙碌,无暇兼顾到我,其实这鹊桥大会过后,她还不是一样的不放过我?”
    方兆南道:“你们师徒之间,姐妹之间,似是都毫无一点情义。”
    唐文娟道:“我师父疑心最重,常常担心我们害了她,是以想出了很多残酷之法,来挟制我们,又故意造成我们同门姐妹之间的相互猜忌,自然是没有情义了。”
    突然间吹过来了一阵山风,飘飞起方兆南的衣袂,抬头看天色,已然不早,心中霍然惊觉,暗自责道:“方兆南啊!方兆南!你是相救两位师妹而来,怎的只管和她谈起不相干的事情了呢。”
    心念一转,当下一整脸色,说道:“姑娘答应带在下见我两位师妹之事,不知还算是不算?”
    唐文娟道:“她们停身之处,险恶异常,听我良言相劝,还是不去的好。”
    方兆南道:“不论刀山油锅,我也得赶去瞧瞧!”
    唐文娟道:“我如不肯带路呢?”
    方兆南道:“姑娘别忘了我手中提着一笼举世毒性最大的巨蜂。”
    唐文娟叹息一声,道:“你可是当真的想找死么?”
    方兆南道:“在下身历无数险劫,现在不是仍然好好的活着?”
    唐文娟一扬眉儿,道:“你一定要去,遇上了什么凶险,可是不能怪我!”
    方兆南道,“死而无侮!”
    唐文娟道:“既然如此,那就跟我来吧!”
    唐文娟说完转过身子,举步向前行去。
    方兆南看乱坟垒垒而起,古柏参天,那坟头之上,长满及膝青草,担心唐文娟隐逸而去,立时放步而行,紧追在唐文娟的身后。
    只见唐文娟在突起青家之中,绕来转去,曲曲弯弯似有意的扰人耳目,引起了好奇之心,暗中留神看去,忽然发觉她折转绕行,都似是有着预定的距离,不禁心中一动,暗道:“难道这一片乱坟之中,还有什么奇怪的布设不成?”
    忖思之间,忽见唐文娟停了下来。
    方兆南抬头看去,只见八个高大的青家,环布成一周,中间空出了三丈见方的一片空地。
    空地上青草如毯,还杂开着几株野花。
    唐文娟脸色忽变的一片严肃,冷冷说道:“就在这里了。”
    方兆南目光环扫,打量了一阵,除了那八座大坟之外别无他物,心中大感不解的问道:“在那里?”
    唐文娟指着两丈外一座高大的古柏,道:“你躲在那株高大的柏树上,就可以见到她们了……”
    说着仰起脸来,望了望天色,接道:“她们快要来了。”
    方兆南看她说话的神情,严肃虔诚,不似谎言,但听来确又似不大可能,不禁一皱眉头,道:“此话当真么?”
    唐文娟道:“自然是当真了。”
    方兆南道:“她们到这荒凉的墓地作甚?”
    唐文娟道:“比武斗剑……”忽然脸色一变,低声接道:“我要走了,你快些躲到树上去吧!”
    她不待方兆南答话,急急飞奔而去。
    方兆南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形势,迅快的奔到那棵巨柏之下,仰首略加打量,突然一提真气,身形平拔而起,飞起了两丈多高,左手抓着了一节柏枝,一个大翻身,急冲而上,隐入枝叶茂密之处。
    他人刚刚藏好身子,两条人影,已疾奔而至。
    方兆南仔细看去,不禁心头一震,来人竟然是震动江湖的萧遥子,和袖手樵隐史谋遁。
    两人风采依旧,袖手樵隐仍是那一副冷冰冰的面孔,萧遥子却用一片黑纱,包着独目。
    只见两人分头而行,仔细的在那数丈方圆的盆地中查看一阵,又联袂而去。
    方兆南虽然聪明绝顶,但一时之间,也无法测透两人的用意何在。
    但是,隐隐间他却泛起一个意念,冥岳岳主,可能已在这片青泵垒起,阴沉的乱墓之中,预布了什么阴谋。
    正付思间,又有两条人影,先后奔到。
    来人都用黑纱包起了头脸,肩上斜背长剑。
    两人身躯一般的娇小,长发高挽,踏入了青家环围的盆地,立时相对而立,一语不发,同时翻腕,拔出了背上的长剑。
    方兆南心头开始剧烈的跳动,暗暗忖道:“看两人的身材,颇似周慧瑛和陈玄霜,只不知何以相约而斗。”
    只见靠西一方的黑纱蒙面女子,一抖手中长剑,突然闪起了一朵剑花,疾向对面一女刺了过去。
    双方立时展开了一场激烈绝沦的拼搏,双剑并举,寒光飞绕,剑风如轮,各极其毒。
    方兆南仔细看两人剑法,竟然走的同一路数。
    突然间,传过来一声闷哼,一阵金铁交鸣,两条入影霍然分开。
    方兆南凝目望去,只见正东方的黑衣女子,右手按着左臂,一般鲜血,顺着那纤纤指缝中流了出来。甚似周惠瑛,心中又是一阵跳动。
    那背西面东的黑衣少女,一剑伤了强敌,收住剑势也不再抢攻,口中却冷冷说道:
    “怎么样?你服是不服?”
    方兆南心头怦然一动,暗道:“这不是陈玄霜的声音么……”
    只听那受伤的女子答道:“哼!不服气又怎么样?”
    那背西面东的少女,冷笑一声,说道:“不服气的话我就砍掉你一条左臂,划伤你一张粉脸!”
    那受伤女子怒声喝道:“未必见得!”
    说罢突然挥手一剑,刺了出去。
    剑势着点若劈,极尽诡奇能事。
    她在受伤之后,突然出手反击,而且剑势的诡奇世所罕见,那靠西的少女骤不及防,被她一剑刺中了左臂。
    一股鲜血,应剑而涌。
    只听那面东少女怒声喝道:“好啊!你敢借机施下这等辣手。”不顾伤势,突然又挥剑攻了过去。
    两人这一交手,都无法再运气调息伤势,鲜血泉涌而出,湿去了半边衣衫。
    方兆南已从两人对答之间,听出了确实是陈玄霜和周惠瑛的声音,再也难以忍耐下去,大声喝道:“住手!”
    纵身一跃,直向下面飞去。
    二女听得那大喝之声,心头同时一震,霍然分开。
    方兆南衣着褴楼,满脸油污,二女一瞥之间,也未看出是谁,不禁为之一呆。
    就在二女一怔之间,方兆南已落着实地,那背西面东的少女手中长剑一振,厉声喝道:“什么人!”
    说着扬腕一剑,刺了过去。
    那面西的少女突然疾踏上一步,刷的一剑,也向方兆南前胸刺来。
    这两人出手的剑招,比之相互动武拼搏之时,更见毒辣,迫得方兆南不得不用出全身的武功让避二女的剑势,中间还得杂以掌拍指点,迫逼两人的剑势。
    转眼之间,二女已各攻出了二十余剑。
    两人的衣衫上都已为鲜血湿透,但仍是不肯罢手,而且双剑由各自为政的单斗,逐渐的成了联手之势,开始相互配合。
    他这近年之中,虽然连得蜂王杨孤,和瞎眼老道,以及盖世奇僧觉梦传授绝技,修习佛门中上乘内功,但一则因二女剑势太过诡奇,二则失去先机,手中又无兵刃,又要顾到右手中提的一只木宠,生恐二女的长剑扫到那木笼之上,挑破黑布,劈开木笼,惊走毒蜂,那时势将闹成不可收拾之局。
    这一来,更觉势难兼顾,被逼的险象环生。
    忽听面东一女啊呀一声惊叫,长剑突变,一式“迎云捧日”当的一声架开另一少女长剑,说道:“不要打啦!”
    方兆南借势退了三步,举起衣袖拭去脸上尘土,说道:“你们各受剑伤,仍然恶斗不息,恐已失血过多,还不快些运气调息,延误下去,只怕要大伤元气。”
    他连被二女的剑势所逼迫,急得出了一头大汗,这举手一拭,脸上尘土大部拭去,现出本来面目。
    二女互相望了一眼,缓缓拉掉蒙面黑纱。
    方兆南目光一转,果然正是他猜想之人。
    那面东背西的是陈玄霜,背东面西的是周惠瑛,方兆南一禁长长叹息一声,接道:
    “唉!你们两人为什么打了起来?”
    陈玄霜冷冷答道:“为你。”
    方兆南呆了一呆,道:“为我?”
    周惠瑛黯然一笑,幽幽说道:“不错,为你!”
    方兆南心中虽然不解,但见两人花容惨白,不忍再追问,轻轻叹息一声道:”你们快些运气调息,先让伤处流血止住,有话等一会再说不迟。”
    陈玄霜星目眨动了两下,道:“唉!你竟然还活在世上……”
    方兆南低声说道:“你失血过多,脸色都变了,快些坐息一阵,我等你们运气完毕之后,咱们再详细谈吧!”
    周慧瑛道:“不行,你不能在这里停留,快些走吧!”
    方兆南奇道:“为什么?”
    陈玄霜冷冷的瞪了周慧瑛一眼,道:“怕什么,让他留在这里。”
    方兆南放下手中木笼,微微一笑,道:“你们先运气调息,我在这里等你们,唉!
    分别近年,我也有许多话要说。”
    二女低头望了望肩上的伤势,依言坐了下去,运功止血。
    两人的内功,都已入了炉火纯青之境,略一运气,流血立止。
    陈玄霜首先睁开眼来,看了那木笼一眼,问道:“那黑布蒙遮的是什么东西?”
    方兆南道:“一笼巨蜂。”
    陈玄霜长叹一声,道:“你提一笼毒蜂作甚?”
    方兆南看她忧苦之容,有心讨她欢乐,微笑说道:“这笼巨蜂用处可是大了,既可用作克敌,又可传递讯息,代人守望。”
    周慧瑛道:“你这人鬼鬼祟祟,几时学会养毒蜂了?”
    方兆南笑道:“我这笼巨蜂,不但绝毒无伦,而且体形奇大,飞行之力,亦是大异常蜂,师妹如若不信,我就放出几只给你瞧瞧。”
    随手一掀黑布,四五只巨蜂,突然飞了出来,耳际登时响起了一片嗡嗡之声。
    陈玄霜、周慧瑛四只星目,一齐凝注在那飞出的几只巨蜂之上。
    方兆南有意在二女面前卖弄,口中低啸,右手疾快的一挥。
    只听那绕飞的巨蜂,突然一敛双翼,疾沉而下,同时向一株山花之上撞了过去。
    有如蜻蜓点水一般,只见那几只巨蜂尾部一扫山花,立时飞了起来,围绕着方兆南头上转来转去。
    陈玄霜望着那绕飞的巨蜂,说道:“这巨蜂可是你收养的么?”
    方兆南道:“一位老前辈的遗物,此等巨蜂乃精选天下各种毒蜂,配育而成,岂是一朝一夕所能调养出来。”
    说完话,口发低啸,召回那绕身盘飞的几只毒蜂。
    周慧瑛突然抬头望了望天色,道:“你该走啦,等一会他们来了你再想走,那可是千难万难的事!”
    方兆南黯然叹息一声,道:“为了两位师妹,我连很多绝世的奇奥武功,都没去学,急急拜别了受业之人,赶来此地,准备先人冥岳,寻找两位的下落,想不到竟在此地遇上……”
    陈玄霜道:“你怎么找到了这片所在?”
    方兆南道:“说来话长……”当下将遇得唐文娟的经过,以及在城中所见所闻之事,删繁从简的对二女说了一遍。
    周惠瑛急急说道:“你快些走吧!”
    方兆南听她几番催促自己,不禁心中动疑,口中却微笑说道:“难得和两位师妹相见,正有甚多别后之情,要和两位畅叙,何以一直催促小兄快走?”
    周惠瑛道:“此时此地,不是畅叙别情的时机,唉!你快些走吧!”
    但陈玄霜却是一直不催促方兆南离去,她冷冷的望了周慧瑛一眼,说道:“怎么?
    你害怕么?”
    周惠瑛怒道:“你明知此地留他不得,却不肯催他离去,是何用心?”
    陈玄霜道:“哼!要死,就死在一起,为什么要他独生?”
    周惠瑛呆了一呆,道:“你这是爱恋他么?”
    陈玄霜冷冷说道:”反正他已有了妻子,我今生不能委身相待于他,那就不如让他死了的好!”
    方兆南心知陈玄霜对自己爱恋极深,是以虽被她囚禁于石室之中,受尽了痛苦,心中仍是毫无恨她之意。
    当下,他微微一笑,目注周惠瑛道:“师妹不用替我担心。”
    周惠瑛天性温厚,她心中虽早已万念俱灰,但对从小一起长大的方兆南,仍是有着极深的相护之心。
    她眼看陈玄霜的无理缠闹,心中又急又恼,忽然抓起长剑,肃然说道:“方师兄,你如还认我这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师妹,那就请赶快离开此地,再过一阵工夫,我师父和冥岳岳主,都要亲自赶来此地,只怕他们已经动身了……”
    方兆南插口笑道:“你师父是谁?”
    周慧瑛气的一跺脚,道:“你这人怎么搞的,陷身于生死存亡之境,仍然是嘻皮笑脸,唉!你当真活的不耐烦了么?我师父就是鬼仙万天成,你能够接他几招?”
    方兆南虽然对周惠瑛所说,细节不明,但大体上心中已甚了然,微微一叹,道:
    “师妹也被迫投入万天成的门下了?”
    周慧瑛急急接道:“这片荒坟已为万天成和冥岳岳主选作了鹊桥大会的场址,早已预加布置,要借这一片荒坟,尽残天下武林高手……”
    陈玄霜插口接道:“我可以投万天成的门下,她又为何不可?”
    两人你言我语,吵了起来,各自举剑,又欲相搏。
    方兆南大踏一步,冲入两人之间,急急说道:“慢来,慢来,有话好说……”目光一转,投注到陈玄霜的脸上,又道:“陈师妹,请看小兄薄面,暂息胸中怒火………”
    陈玄霜突然冷叱一声,道:“闪开!”
    唰的一剑,疾向周惠瑛刺了过去。
    方兆南一皱眉头,砰的一掌,斜斜劈出,这一掌乃少林上乘武功,出手一击,奇奥绝伦,逼开了陈玄霜的剑势。直叩她握剑的右腕。
    陈玄霜身随剑转,避开一击,说道,“好啊!你们两个人欺侮我一个!”唰唰唰,长剑连挥,疾向方兆南刺了过去。
    方兆南左避右闪的让开了三剑,正待说话,周惠瑛已挺剑而上,接过陈玄霜的剑势,恶斗起来,口中却连连喝道;“你快些走吧!有我挡住她,她已无法拦阻于你。”
    走与不走,确实使方兆南伤透了脑筋。
    周惠瑛连声催促,显然这地方危机四伏,若自己坚持不定,势必要大伤她心,如若就此而去,不但于心不甘,且亦非大丈夫的行径。
    略一思忖,摇头说道:“师妹的盛情,小兄心领,但我千里迢迢赶来此地,原为相寻两位师妹,幸得见面,连别后之情也未一叙,如何能撤手走开?”
    忽听一阵长啸传来,二女同时停下手来,一阵低沉凄凉的哀乐,紧随着传了过来,乐声入耳,立时使人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只觉这茫茫浊世,无一可留恋之处,使人兴起了生不如死之感。
    周惠瑛长叹一声,道:“现在你还有九死一生的机会,再晚片刻,连那一分生机,也将消失了。”
    方兆南回顾了那藏身的巨柏一眼,道:“可是那冥岳岳主来了么?”
    周惠瑛道:“除了冥岳岳主之外,还有鬼汕万天成,和三十六情女,七十二使者,全都到了。”
    方兆南听得大感奇怪,道:“何谓三十六情女?何谓七十二使者?”
    周惠瑛道:“唉!你当真的不想走了么……”
    她虽然责备方兆南延误时刻,但口中却不由自主的答道:“三十六个武功高强,妖艳无比的女人,和七十二个武功高强,各怀绝毒暗器的男人。都穿着奇装异服,摆成了一个销魂大阵......”
    只听那乐声由远而近,渐可闻人声喝叫。
    周惠瑛凄苦一笑道:“好啦!现在你想走也走不了啦!”
    陈玄霜突然一反常态,低声对周慧瑛道:“妹妹,他们就要到了,还是让他躲在那株大柏树上吧!”
    周慧瑛冷笑一声道:“哼!现在你又急了,刚才为什么不让他走呢?”
    陈玄霜流下了两行清泪,接道:“有时我恨他入骨,恨不得生食他肉,有时候、我又觉得该好好的待他,甘心情愿为他忍受一切的苦难……”
    人声渐近,清晰可闻。
    陈玄霜顾不得再接下去,举手一挥,道:“你快些躲入那株巨柏上吧!别让毒蜂飞了出来……”
    她说着突然劈向周惠瑛,接道:“咱们用兵刃相搏之声,掩护他跃上巨柏。”
    周惠瑛翻腕一架,挡开长剑,双剑交击响起一声金铁交鸣之声。
    陈玄霜低声喝道:“快躲上去。”
    方兆南心知此时此情,不是争辩的时机,立时纵身一跃,飞上古柏。
    这时,二女敌意已消,手中兵刃连连相击,以混淆来人耳目,四道眼神却投注在方兆南的身上。
    此时方兆南的轻功,已经大非昔比、轻功精进,一跃之间,飞起了两丈多高,身悬半空,左掌向下拍出,借势换气,一个云里翻身,抓住了巨柏的枝叶,隐入了浓密的枝叶之中。
    陈玄霜忽然破颜一笑,道:“万天成对我说,他早已经脉硬化而死,至少也将成为一个残废之人,但看来他的武功,却较过去,更为高强了。”
    周惠瑛剑势一举,答非所问的接道:“咱们这等打法,势将被看出破绽,倒不如真的打一场吧!”
    陈玄霜道:“真打起来,只怕你打我不过。”
    周惠瑛道:“我虽无胜你的把握,但也未必会败。”
    说话之间,剑势已转凌厉。
    陈玄霜道:“不信试试也好。”
    剑势疾转如轮,反击过去。
    两人又开始了一场火烈绝伦的恶战。
    方兆南隐在古柏之上,看两人又当真的打了起来,心中大为焦急,正待跃下树去劝解,遥见几个奇装彩衣的小婢,护着一个身披白纱丽人,走了过来。
    这时,那阵死亡乐声,已然停下。
    方兆南仔细的看那披纱丽人,颇似是冥岳岳主。
    他虽然见过岳主数面,但对那神秘女人的印象,一直是模模糊糊,记不清楚,但就印象所及,大致不错。
    这神秘妖媚的女人,又换了一身装束,除了身上披着一层白纱之外,全身穿着一件绿色的劲装。
    只见她目光环扫两女一眼,冷冷的叱道:“住手!”喝声虽然不大,但却清晰异常的钻入了入的耳中。
    陈玄霜,周慧瑛应声住手,各自跃了开去,齐齐弓身作礼,同时口中同声说道:
    “见过岳主。”
    两人因有心泄露来人的身份,使隐藏在古柏上的方兆南,听知来人是谁,是以说话的声音甚大。
    冥岳岳主聂小凤,缓缓取下了身披薄纱,露出来水绿的紧身劲装。
    算年龄她该是四五十岁之人,但她驻颜有术,看上去不过二十许人,柳眉弯弯,凤目含媚,其艳丽风华,顿使陈玄霜、周惠瑛为之减色不少。“聂小凤目光转动打量了二女一阵,忽然微微一笑,道:“你们到这里很久了么?”
    陈玄霜道:“我们相约比剑而来。”
    聂小凤笑道:“嗜!身上还有剑伤,比此地幽密辽阔之处甚多,不知你们何以选择了这片地方?”
    周惠瑛道:“这地方隐密清静,不致惊动行人。”
    聂小凤目光环扫,四外搜索,口中却追问道:“难道令师就没有告诉过你们,这地方不许私来么?”
    陈玄霜正待答复,瞥见鬼仙万天成,幽灵一般走了过来,看来缓步而行,走的很慢,其实来势迅快无比,眨眼之间,已到了几人的身侧。
    聂小风回望着万天成,嫣然一笑,道:“老前辈。”
    她的笑容,妖媚无比,万天成看得呆了一呆,道:“岳主有何见教?”
    聂小凤道,“南北二怪也到了究州……”
    鬼仙万天成冷然一笑,接道:“这两个老头儿.居然还活在世上,当真是命长的很。”
    聂小凤道:“两人的武功不弱,如若参与了这场鹊桥大会,咱们倒是加了一个大劲敌。”
    鬼仙万天成纵声一阵大笑,道:“岳主不用长他人志气。自减威风,除了令师罗玄之外,当世高手,无一人放在我的心上,可惜令师早已羽化归真,世间再无老夫的敌手了。”
    聂小凤盈盈一笑,道:“老前辈的武功虽高,但南北二怪亦非平庸之辈,咱们倒是不可大意。”
    万天成一撩长衫,就在草地上坐了下去,笑道:“如以老夫之意,干脆明火执仗,约请天下自鸣英雄人物,及各大门派的掌门之人,来此受死,他们来一个,咱们杀一个,先把各大门派的首脑,高手,杀去大半,然后再倾出冥岳之力,有老夫相助,一鼓作气,荡平各门各派的残余之力,是何等简单之事,偏是岳主小心过度,要布置什么鹊桥大会,延误时刻。”
    聂小风淡淡一笑,道:“老前辈有所不知,当今武林中老一辈的高手,不是死去,就是被我千方百计生擒了来,为我所困,但却未料到小一辈中,竟然出了甚多人才……”
    万天成冷冷一笑,打断了聂小凤的话道:“老夫再度出世。初踏江湖,已听得你的大名,严然武林霸主,因此才特地赶来冥岳一见,却未料到你竟是这等畏首畏尾的胆小之人……”
    聂小凤扬了扬眉儿,似欲发作,但又突然忍了下去,微微一笑,目光一扫陈玄霜和周惠瑛,说道:“老前辈这两位女弟子,剑术上的造诣如何?”
    鬼仙万天成道:“决不在当世剑术名家之下。”目光转处,看二女满身鲜血,不禁一皱眉头,道:“你们怎么了?”
    陈玄霜道:“我和师妹比剑,一时间收势不住,各自中了一剑,幸好伤势不重,经过一阵调息,已经没有大碍了。”
    万天成阴森一笑,却将目光投注在聂小凤的身上,道:“百年来武林人物,只有令师一人的才智。武功,能胜得过我,但他却伤在你的手中,妇人之心,当真是歹毒难测……”
    聂小凤淡淡一笑,接道:“如非老前辈送给我绝毒的药物。我纵有拭师之心,却也无拭师之能。”
    万天成道:“他是我唯一劲敌,有如眼中之钉,自然要拔去为快,但你却受了他数十年培育之恩,也是他唯一的衣钵传人,竟然忘恩负义,加害于他。”
    方兆南隐身在古柏之上,听两人谈起武林最大一件隐密之事,不禁心头怦怦乱跳,赶忙龊神屏息,仔细听去。
    只听聂小凤格格一阵娇笑,说道:“你既知妇人心地,最为歹毒,不知何以仍收了两个女弟子?”
    鬼仙万天成回顾了陈玄霜一眼,阴森一笑,说道:“前车之鉴,老夫岂能重步后尘……”
    他似是自知失言,陡然住口不说。
    聂小凤面对着武功高绝,阴沉险恶的万天成,似是已有些失去了镇静。
    只见她秀眉耸动,双目中神光闪了一闪,道:“你找到冥岳,口蜜腹剑,假意要助我完成霸业,要我邀请天下武林高手,各派宗主比武论剑,先造成四面楚歌之势,你却在大局紧要关头,借机要胁于我……”
    鬼仙万天成哈哈一笑,接道:“不错,老夫岂是甘为人下之人,为你代筹柬邀武林宗主,天下高手,比武论刘,旨在造成你骑虎之势,武林高手精英,大半已为你收用,你不过凭仗药物,控制了他们的神智,惨酷的手段,使他们不敢心生异志,为你所用,一旦药物失效,这些人神智恢复,个个都视你为深仇大敌,必将杀你而后甘心,内忧外患,两面迫挤,别说你了,纵是罗玄复生,处此情景,又该如何?”
    聂小凤不亏女中枭杰,听了万天成一番话后,微现激动之情,反而消失。
    只见她举手一掠长长的秀发,笑道:“天下各派宗主,大都已集究州,我确然已成了骑虑难下之势,我不杀人,人必灭我,你的心愿得偿了!”
    万天成道:“老夫这鬼仙之名,岂是人白叫的么?”
    聂小风笑道:“老前辈如愿高登武林霸主之位,我极愿拱手相让。”
    万天成冷冷的说道:“老夫已登古稀之年,岂有偷觑武林盟主之心。”
    聂小风略一沉吟,说道:”老前辈既是有为而来,那就不妨明说!”
    万天成双目中神光暴射,凝注在聂小凤的脸上,说道:“老夫愿助你一鼓尽残天下各大宗派,成你霸业,偿你之愿……”
    聂小凤道:“老前辈果真如此,我自是感激不尽。”
    万天成笑道:“你先别慌着答应,老夫尚未说出我的条件。”
    聂小凤缓缓说道:“你说吧!”
    万天成森冷一笑,道:“你天姿国色,举世无双,罗玄肯传他衣钵与你,虽然爱你才智,但也喜你容色,也该是一大原因。”
    聂小凤嫣然一笑举手在眉字间一抹,说道:“你再仔细看看,这一道疤痕,是否伤害到我的容貌?”
    笑容中媚态横生,动人心魄。
    鬼仙万天成面对着那动人心魄的媚笑,似是亦有些把持不定,也急急垂下眼帘。
    他缓缓从怀中摸出了一只玉盒,打开盒盖,倒出了一颗红色的丹丸,托在掌心,说道:“你由罗玄处学来用药,仗药物控制了无数的武林高手,今天也该试试老夫这毒丹了。”
    聂小凤缓缓取过那红色丹丸,脸上那柳媚花娇的笑意,随着敛收不见,冷冷问道:
    “你这毒丹有何妙用?”
    万天成道:“服我毒丹之后,终生得听我之命。”
    聂小凤道:“如若不听呢?”
    万天成道:“如若不听我命,我在一盏热茶工夫之内,可使毒丹药性发作。”
    聂小凤道:“可使那受毒人立时死去么?”
    万天成道:“那未免太便宜你了。”
    聂小凤道:“说吧!那会是个怎样的局面。”
    万天成道:“全身筋脉收缩,武功全失,每日长达三个时辰,而且经年不绝。”
    聂小凤道:“真是残酷的很。”
    她说着举手便把那粉红色丹丸放入口中,吞了下去。
    万天成似是也未料到聂小凤,竟然会这般快捷的吞下药丸,但他对聂小凤的阴险,心中早有了深刻的印象。
    略一停顿,忽然冷笑说道:“姑娘请张开口来,给我瞧瞧,我不信你当真的把我那一粒红色的毒丹吞了下去。”
    聂小凤微微一笑道:“老前辈果然是难缠得很。”
    她缓缓张开了樱口。
    万天成双目神凝,仔细的看了甚久,果然已不见那红色的毒丹,却闻到一阵幽幽的甜香,飘了过来,令人欲醉。
    聂小凤慢慢的吹了一口香气,闭了樱唇笑道:“老前辈,你该相信了吧!”
    万天成仰脸望天,肃然说道:“想那罗玄的才智,是何等卓绝,但他却伤折在此人手中,难道我万天成的才智,还能强过罗玄不成?”
    这几句话,本是他心中之言,但却不自禁的说了出来。
    聂小凤扬扬眉儿,笑道:“我已完全的屈服了,吞下毒丸,生死已然落在你的掌握之中……”
    她举手理一理散垂的长发,接道:“只为天下高手都已集聚究州,大敌当前,我自知无能一面抗拒各大武林宗派,一面再和你为敌,两害相权取其轻,与其伤在各门派宗主手下,倒不如和你联手拒敌。”
    万天成仰起脸来,大笑三声,道:“罗玄才智武功,举世无与匹敌,但他却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太自信了。”
    聂小凤突然长长叹息一声,道:“他实在待我很好。”
    万天成两道冷历的目光,凝注在聂小凤的脸上,笑道:“罗玄明知你是天生尤物、难以安份,偏要凭仗所能,主张人力胜天,至于我暗中助你,是因你早已生出了叛师之心;我不过投你所好而已。”
    聂小凤突然一整脸色庄严说道:“往事已成过去,提起来徒扰人意,不用再提它了,咱们还是谈谈眼下的事情吧……”
    语音微微一顿,又道:“目下各大门派的高手,都已齐聚究州,这一战如能尽残这些武林高人,十年内,武林中当再无和咱们抗拒之人。”
    隐身在古柏上的方兆南,听两人佩侃而谈震动江湖的往事。听得甚是入神,却不料聂小风话锋一转,又谈起眼下形势,心中一动,暗暗忖道:“他们诱使天下各派宗主赶来,参与鹊桥大会这本是一场十分凶险之事,却取了这样一个香艳的名字,想来必有原因,如若能够听得他们的隐秘,倒是不虚此行……”
    忽然间,一阵山风吹来,撩起了那蒙遮木笼的黑布。
    只听一阵嗡嗡之声,两只巨蜂,飞了出来。
    聂小风和万天成,耳目何等灵敏,四道目光,齐齐向那古柏之上望去。
    陈玄霜、周惠瑛心头大为震动,不自禁地向那古柏望去。
    聂小凤冷冷喝道:“什么人?”挺身而起。
    方兆南隐身之处,枝叶极是茂密,聂小凤虽然出言喝问,但并未看到方兆南的隐身之处,她举步向那古柏走去。
    鬼仙万天成,却仍是静静的坐着不动,只用两道森冷的目光,在那古柏之上搜寻。
    方兆南不知自己行踪是否已暴露,是否该但然走去。
    正觉犹豫,突然一个柔细的女子声音传了过来,道:“他们暂时还未发觉你的行藏,但如让她走近古柏,你就无法掩藏行迹了,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是设法阻止她走近这古柏,另一条是赶快逃走。”
    那声音柔婉中,含着一种轻淡的冷漠,听得方兆南心头怦然大震,几乎忘去了尚置身于九死一生的险恶环境之中。
    只听那柔细的声音,重又传了过来道:“你这人怎么了,还不快放手中毒蜂,阻延于她,难道等死不成?”
    方兆南赶忙收束了那撩乱的心情,轻启那木笼黑布一角,巨蜂立时一线飞出,直向聂小凤冲了过去。
    聂小凤眼看寸许长短的毒蜂,直扑而来,不禁一皱眉头,扬手一掌,劈了过去。
    她掌力奇猛,非同小可,当先几只巨蜂,纷纷坠地死去。
    但这一来,却使那一线而来的巨蜂,陡然间散布开去,环布成丈余大小一片蜂网,分由上下左右,四面八方的向聂小凤扑了上去。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