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的不解之谜 第五十六章 《西游记》中孙悟空师傅的真相揭晓(4)

2021-4-6 GodHank 其他小说

  27.大西洋“幽灵船”的真相

  如果说,对于天空,人们最感兴趣的是UFO,那么对于海洋,探秘者最感兴趣的则是“不明漂游船”,即幽灵船。最近,巴西一个家庭的奇遇引出的最新解释,却获得了世界上权威的幽灵船探秘机构的承认,在幽灵船探索史上写下了精彩的一笔。遗憾的是这家人为此却付出了惨痛代价。

  海难惊遇“幽灵”船

  居住在巴西南部罗特尔镇的桑罗是一艘远洋船的大副。妻子莉萨是中学教师。大儿子布拉齐15岁,小儿子摩尔8岁。2003年8月26日傍晚,一家人来到了南美洲马尔维纳斯群岛的阿根廷港,租好了一艘远程游船。

  翌晚,拥有驾驶执照的桑罗驾船出海。南大西洋的夜美丽神奇,这艘船配备了高性能的自动驾驶仪,它能依照卫星自动定位,桑罗准确做好设定后,离开了驾驶座,与妻子纵情歌舞。他们玩够了才上床,很快就进入甜美梦乡。忽然一声巨响,顿时一片漆黑。大家惊慌失措,桑罗冷静叫道:“赶快套好救生衣!”船舱大量进水,轮船迅速下沉。富有海难逃生知识的桑罗用水手绳将一家人都串起来后,大家才跳海。他们离船不远,“轰”的一声,船在晨光中沉没。他们的手机与海事电话都没在身上,无法求救。他们随着湍流,快速南漂。没多久,他们就觉得冷极了。他们正绝望时,发现远远的海平线出现一艘船。可是,当他们漂到离船尾仅数十米时,一再举手,尽力呼救,船上还是没有任何反应,这令他们大惑不解。他们发现船舷挂着一个绳梯,直达水面。他们顺绳梯来到甲板上,还是没见人影。桑罗发现,这艘“亚马逊”号是老式远洋捕鱼船。接着,他们来到海员休息舱,又来到驾驶舱。舱门敞开,同样空无一人。驾驶仪已经关闭。他们又来到了船长室。桑罗发现一本《航海日志》,让他吃惊的是,早在1976年8月2日,船就离开巴西的阿雷格里港,前往南大西洋海域捕捞。船长具有多年航海经验。桑罗浏览了一下《航海日志》,发现每一天记载的结尾都写着:“今日一切正常”。在最后一天即当年9月3日记载的结尾,船长还这样写:“出港至今,一直顺利。”桑罗突然感到,这是一艘传说中的幽灵船。

  迷雾笼罩怪事出

  桑罗带上抽屉里另一串钥匙,出了船长室,后来发现它们能打开全部船舱的门锁。他们看到,船上的食品储藏舱里蛛网层层,储存着大量早已腐烂或风干的食物。他们来到了电机舱,电闸早已关闭。桑罗小心翼翼地试推闸刀。一刹那,发电机启动,舱灯全都亮了!接着,他们又听到了隔壁轮机舱传来隆隆的机器声。他们进去一看,布满灰尘的机器竟还能运转!船越开越快。莉萨眼眶湿润:“我们有救了!”“太美妙啦!”然而,话音未落,仪器的指示灯全灭了。糟了!他们赶到电机舱,闻到了一股焦味。发电机已经烧掉了。“这样长时间没用,没仔细检测就启动,还能不烧掉?怪我太性急!”桑罗自责。这时,他们都觉得饿极了。然而,船上20多年前的食物,根本不能吃。怎么办?“我们可以捕鱼。”摩尔说。桑罗苦笑:“渔网全机动,怎么捕?”“船上有鱼竿与鱼钩,我们可以钓鱼。”摩尔不甘心。桑罗在食品储藏舱,找到一种紫色小飞虫当诱饵。没多久,果然钓上好几条他从未见过的鱼。他称它为“蓝眼鱼”。这下好了。他们来到厨房。油灶的储油盒中居然还有燃油。他们找到了火柴。没多久,鱼就煮好了。“我从来没吃过这样好吃的鱼!”摩尔边吃边说。饭后,夜色已浓。桑罗细看了天象后,非常不安。他知道,他们所处的海域已经超过南纬60度。这里渔业资源奇缺,有的海域根本没航线,有“大洋中的沙漠”之称。

  悲剧连连撼人心

  翌日,为了生存,他们还得钓鱼,可钓上来的竟然都是蓝眼鱼。桑罗在垂钓之余,再细读《航海日志》,上面的记录比较细致,有时还记录一些船员具体的生活情况。其中有“船员利亚被一种飞虫咬后,全身奇痒。他恨死了它们,将它们做鱼饵,居然钓上来一种从未见过的鱼。它的味道独特,非常鲜美”。根据文中的描绘,他确信这鱼就是蓝眼鱼,这虫就是紫虫。早上,他们醒来后,发现舱门大开,小摩尔不见了。大家一遍遍喊,嗓子喊哑了,还是没有回音。他们一遍遍找,找遍每一个角落,还是没他的踪影。大家都惊呆了。

  这天,他们没有钓鱼,没有进食。晚上,他们一夜未眠。天亮前,桑罗才迷迷糊糊睡着了。一觉醒来,天色大亮。莉萨还没醒,大儿子却不见了。桑罗大惊,难道……他来不及细想,也不敢细想,就冲出了门。他来到甲板,转了一圈,空无一人。饭还要吃,鱼还得钓。鱼烧好后,妻子还没醒,他也觉得累了,上床睡了。一觉醒来,已是黄昏时分,妻子已经醒了。桑罗看着桌上的盘里没有鱼骨,便问:“为什么不吃?”“吃了条你不爱吃的鱼卵块,再也吃不下了。”莉萨说。桑罗想起,全家人除了他,都十分喜欢吃鱼卵。他又想起,前天吃饭时,锅中也有鱼卵块。当时莉萨说:“让摩尔吃。”摩尔边吃边笑:“味道太好啦!”昨天吃饭时,锅中仅有的一条鱼卵块让布拉齐吃了。突然,他想起什么,来到船长室,拿出《航海日志》,翻到最后一天记录。上面清楚写着:“今天,利亚钓上来许多这种鱼。鱼肚中多半有卵。鱼卵的味道更美。大家争着吃。”“从逻辑上推理,人员失踪很可能与吃这种鱼卵有关。”他想,“向妻子说清?不行,她早已经吃了,这只会让她徒增恐慌。怎么办?”他想了一会儿,拿定了主意。

  晚上,他们照例早早上床,妻子照例到深夜才入睡。桑罗躺在她身边,似乎也睡熟了。然而,他并没有真睡。凌晨3时左右,莉萨轻轻起身下床,悄悄开门出去。桑罗偷偷尾随。借着灿烂的星光,桑罗看到莉萨表情漠然,如同睡着一样,可是眼中却闪出异样的神采。她步履缓慢,动作机械,如同木头人,可是越过障碍,却轻巧准确,让桑罗惊愕。他还是没有惊动她,仍然悄悄跟踪。莉萨又来到了船尾挂梯前,俯看大海:“太美妙了。我来了。”她边说边抬起脚,蹬上船舷,踏上挂梯。桑罗一跃而上,将她紧紧抱住。桑罗原以为,妻子一定会拼命挣扎。出人意料,她一动不动。桑罗将她拖上甲板,抱回船舱。

  悲情求解终获救

  早上,妻子醒来后一切正常,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桑罗好生奇怪,就将凌晨发生的怪事,原原本本告诉她。随着“故事情节”的推进,莉萨的表情渐渐变化。听完后,她叫道:“我想起来了。昨夜睡熟后,我听到一个非常悦耳的声音轻轻对我说‘你看’。啊,我看到了一个奇异的世外桃源。我又听到‘跟我来,慢慢走,不要惊动别人’。我悄悄下床,出了门。在甲板上,我看到了天上飞着奇丽的鸟儿,地上撒着闪亮的珍宝,宛如人间天堂!欢乐的人们见到了我,齐声唤我。离开这里唯一的通道是船舷挂梯。我义无反顾,却被人抱住。那里的人说,‘明天再来吧。’”桑罗将自己的发现告诉妻子后说:“当时我就认定,失踪的原因是吃了鱼卵。为了能更准确完整地把握真实情况,我决定先不告诉你,悄悄进行全程观察。”“现在,我明白儿子怎样一步步走进大海了。”莉萨泪流满面。桑罗说:“为了揭示幽灵船之谜,我们捕一些有卵的鱼,供人研究。”莉萨揩干泪,答应了。

  过了四五天,终于听到远处传来“呜呜”的船鸣声!桑罗夫妇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冲到甲板上。来船放下小救生艇。几名船员上了亚马逊号。由于激动与饥饿,桑罗夫妇已经说不出多少话了。桑罗拿来“留言”:“请立即交给船长并给我们食物。”来船是巴西门罗卡海洋研究所的科学考察船内瓦号。船长是著名的海洋生物学家埃米。听完桑罗说的,这名资深的科学考察家更为惊讶;“简直难以置信!”他带上摄像员与桑罗夫妇一起来到亚马逊号上,反复核实。埃米发现,“紫虫”其实是一种南美洲食腐大飞蚁。而那些鱼,他却认不得,不过,他终于相信它确实是一艘幽灵船,为了能获得更全面的资料,他要潜水员入水拍摄,潜水员发现船底积着一层厚厚的墨色藻体,详细拍摄后,他取了实样。

  千古之谜得分解

  内瓦号返回后,研究所很快与桑罗夫妇订立了共同研究的协议书。专家们认为,成功的关键是解开鱼卵的秘密。以埃米为首的专家组对三条“蓝眼鱼”进行仔细分析和反复比对,认定它们是南大西洋特有的一种珍稀鱼———欧文小星鲽的变种,他们运用尖端的高速离心分析器,从鱼卵中分离出一种特殊的生化物质,它能够让人产生强烈的“诱导性幻觉”。实验表明,人食用鱼卵约六到七小时后,会一步步走向美妙至极的幻觉世界。桑罗的设想得到了证实。然而,要证明亚马逊号因此成为幽灵船,还必须证明一个棘手的难题:无人驾驶的它在风云莫测的大西洋上漂流多年为什么没沉没?

  一天,埃米在研究所超大型海图前,发现在桑罗一家人发现亚马逊号的海域现有一个普通海图上找不到的微型群岛———查理群岛。查资料后他得知,该群岛所属的岛屿无人居住,面积很小,相距不远,岛间海水不深,存在大量珊瑚礁,他又细查相关海域的天气资料后,作出了“合乎逻辑的推测”,翌日,他向研究所递交了报告。

  2003年10月7日,埃米再次率领内瓦号,带上桑罗夫妇,来到查理群岛,小岛密布珊瑚礁,礁上发现大面积南大西洋马尾藻。埃米对桑罗说:“这种墨色的海藻繁殖力很强,在这里生长迅速,它们相互纠缠,韧性极好,密度极高。船桨一旦被缠,难以解脱。到了现场后,我发现这里的藻区达数百平方公里,即使风浪再大,亚马逊号也能安然无恙。然而海浪再小,总有冲击力。日积月累,最终将它推出藻区。出藻区后,亚马逊号又开始自由漂游,幸运地被您一家发现了。”桑罗连连点头,深为佩服。

  回到研究所后,埃米又递交了研究报告,并将报告交给了总部设在圣保罗市的南大西洋幽灵船探索联合会,报告引起了专家们的极大兴趣,他们经过详细核查,发现70多年来南大西洋中有案可查的2000多艘幽灵船中,有100多艘船的船员突然蒸发的原因,极可能是食用欧文小星鲽的卵。该联合会的发言人说:“幽灵船的发现史与人类的航海史一样长久。千百年来,人类对幽灵船之谜作出了无数种猜想与假设,可是没有一种具有较强的合理性与说服力,桑罗夫妇与埃米教授取得的成果是至今为止覆盖面最大、科学性最强的一种解释,这在人类幽灵船探索史上值得一书。”

  28.复活节岛之谜

  1722年4月,由荷兰探险家雅各布·罗格文率领的三艘战舰,在东南太平洋的狂风巨浪中颠簸了数月之久。暮色中,他突然发现前方出现一个小岛。在兴奋和猜度中,他们靠近了这个航海图上没有标记的岛屿。然而,它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小岛的四周竟然站立着黑压压、一排排参天巨人。再走近一看,原来那是数百尊硕大无比的巨人雕像。

  这一天是复活节,所以他们把这个小岛命名为复活节岛。

  小小的复活节岛独处地球偏僻的一角,孤悬于东太平洋上,远离其它岛屿。西距皮特凯恩岛1900公里,东距智利西海岸面700公里。岛长22.5公里,呈三角形,面积在17平方公里。

  随着18世纪的探险热潮,1770年,西班牙航海家冈萨雷斯,1774年英国探险家库克船长也相继来到过复活节岛。

  1862年12月,秘鲁人围捕了岛上的1000多居民,把他们运往秘鲁去掘鸟粪。岛上许多显赫的要人也被掠走,他们所掌握的那些世代相传的特殊知识和技能也随之失传,最终只有15人活着返回岛上,还把天花病毒也带到了岛上。天花流行后,岛上人烟更加稀少,到1877年,岛上的居民只剩下仅有的110人。

  复活节岛贫瘠而干旱,岛的中部是风沙横行的沙漠,粮食根本无法生长。岛上也绝少树木,只有杂草。没有供水,没有河流,岛民只能靠挖池塘蓄存雨水度日。除了老鼠,岛上再没有其他野生动物。居民既无法种粮,也无法狩猎,而只能用简陋的木制工具打洞栽种甘薯和甘蔗,艰难度日。所以这里的岛民长年累月目所能及的除了大海、太阳、月亮和星星,实在是别无他物了。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干旱、荒凉,只有少数土著居住的孤岛上,却遍布着1000多尊巨大无比的巨人石像。这些巨人石像最重的可达90吨,高9.8米,就连最普通的也有二三十吨重。更加令人惊异的是,这些巨大石像还大都顶着巨大的红石帽子。一顶红石帽,小的也有20米吨,大的重达四、五十吨。

  科学家们从1914年开始,对复活节岛进行全面的考察和测绘,并逐一统计了岛上的石像的分布情况,然而一个个巨大的问号摆在他们的面前,令他们百思不解。

  面对着岛上的巨石人像,人们首先产生的疑问必定是:这些人像是怎样造成的?有人作过精确的计算后指出,这些工作量最少需要5000个身强力壮的劳动力才能完成。他们作了一个严格的实验,雕刻一件中等大小的石人像,就需要十几个工人干上一年,这还不包括完工后的运输。又有人作过精确的计算,320个劳动力产生的拉力,可以拉动一尊8吨重的石像。那么那些10吨、20吨、80吨重的石像,是怎么拉动的?这些石像又是怎么竖起来,怎么戴上20吨重的红帽子的呢?要知道这个贫瘠的小岛居民们无法种植粮食,食不果腹,最多能勉强维持2000人的基本生存需求,靠什么来养活5000名强劳力?他们吃什么?而人们发现这个岛时,岛上仅仅生活着几百名尚未开化的土著人。他们怎么能够提供找000名劳力的各种需求,如木材、绳索、食物等呢?

  人们找到了岛上的九处采石场,只见采石场内那些坚硬如钢的岩石像被切蛋糕似的任意割开,几十万立方米的岩石已被凿成初步的模样。还有300多尊石像,有的尚未完工,有的加工了一半,有的已加工好放在远处等待着运走。有一尊石像最奇特,它的脸部已雕凿完成,只有后脑勺的一点还和山体连接,只要再有几刀就可和山分离,然而它的制作者却突然停工了。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是突然停止的,到处是石斧、石镐、石钎、石凿,大石料上深刻的凿痕还分明可见,四处布满石屑,好像人们突然接到一个无法抗拒的命令,顷刻间舍弃了一切匆匆离去。这是怎么回事?小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在离复活节岛500米的海面上,有三座高达三百米的小岛,分别叫作莫托伊基,莫托努俟、莫托考考。他们四周是危崖绝壁,任何船只都无法靠近。然而岛民们清楚地记得,原来有几尊巨人石像就高高耸立在这危崖的顶端。法国考古学家马奇埃尔证实,这石像确已跌入海中,可石像的基座石坛还稳稳座落在危崖绝顶上。

  考古学家面对着这三个小岛的石坛,真是目瞪口呆。因为他们知道,别说是在史前的原始社会,就是在现代,除了最先进的直升直降的飞行器,谁也无法把这些巨人石像运到悬崖绝顶。

  还有,这些巨人石像是谁造的?据第一个到达岛上的罗格文回忆录写道:当时的岛民有的皮肤为褐色,就颜色的深浅而言与西班牙相似,但也有皮肤较深的人,而另一些完全是白皮肤,也有皮肤带红色的人,只有数百口人,却分为多种肤色,这更加让人不可思议。

  有些研究太平洋的学者认为,复活节岛的巨石人像,应属于玻利尼西亚文化,根据是库克船长所说岛民所使用的话语保留着南太平洋的音韵。而据研究,玻利尼西亚的历史不可能早于公无九世纪。复活节岛的考古调查表明,岛上最早也只能是公元十四世纪才有人居住,还有更多的学者认为,复活节岛只是在公元十五或十六世纪才有人迁入居住,这距离荷兰人首次来岛仅距100多年的时间。如此短暂的时间,居民们怎能完成如此庞大的工程?

  但也有另一派专家认为,复活节岛上大概早在公元690年以前就开始建造祭坛。用红色火山石建造的红帽子大概造于1110年,至于石像的建造大约从公元450年开始到公元1650年左右才结束。前后共经历了一千多年的时间。而用碳在4测定,最早的石像建于公元前1680年。那时又是谁在岛上居住呢?

  要想破解这些疑问,最好的办法是找到岛上的文字记载。复活节岛至今人口虽很少,却有一种独特的文字。刻着文字的木板叫做“说话板”,板上密密麻麻地刻满了象形文字,但这种这字与世界上已知的任何一种文字都不相同,而且至今只收集到个1块“说话板”和几件刻有这种文字的手工制品。世界各国众多科学家运用了包括电子计算机在内的一切现代科学拖把段,却仍然无法解读。

  更令人惊讶的是,复活节岛的居民称自己居住的地方为“世界的肚脐”。这种叫法,一开始人们并不理解,直到后来航天飞机上的宇航员从高空岛瞰地球时,才发现这种叫法完全没错棗复活节岛孤悬在浩瀚的太平洋上,确实跟一个小小的“肚脐”一模一样。难道古代的岛民也曾从高空俯瞰过自己的岛屿吗?假如确实如此,那又是谁,用什么飞行器把他们带到高空的呢?

  在复活节岛的悬崖下,有一堆大圆石块,上面刻有许多鸟首人身的浮雕图案,被称为“鸟人”。居民为什么选择了这种“鸟人”作为崇拜对象?鸟首隐喻着什么?有人认为,也许它是指一种能够在高空飞翔的智慧生物,正是这种智慧生物在高空中俯瞰地球,才得出了复活节岛是“世界肚脐”的结论。

  在复活节岛上,一切都是那么神秘莫测,古代和现代纠缠在一起,无法分清。谁也无法理解,那种令人惊慌的文化,会在一个太平尖中最偏僻的,与世隔绝的孤岛上,会独自演化出来。就像那一个个沉默的巨石人像一般,复活节岛留给世界的是个永远难以解开的哑谜。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