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的不解之谜 第五十六章 《西游记》中孙悟空师傅的真相揭晓(5)

2021-4-8 GodHank 其他小说

  29.契丹女尸身份和死亡之谜

  一座千年古墓,一具契丹的无名女尸,凤棺中疑云重重。考古专家能否揭开这其中的秘密?

  在以往发现的契丹人墓中,只要有点身份的人,大多都会有墓志铭。可这个契丹人,她的随葬品非常精美,身份显得异常高贵。却没有留下任何说法,而且墓穴寒酸简陋,墓室里还到处遗留着仓促下葬的痕迹。塔拉不免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她的死亡有可能不正常。那么在一千年前发生的一切,连同墓主人的身份之谜,是不是够能从中寻找到最终的答案?

  当古墓被打开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鲜红的凤棺。

  凤棺内还有一个内棺,内棺上面有着贴金的团龙。

  字幕:2003年3月9日,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吐尔基山采石矿。

  这一天,在滚落的山石后面,一片奇异的石壁突然裸露了出来。这片石壁显然不是天然形成的,巨大的石块上,明显的留着人工雕凿的痕迹。石壁背后难道有着古人留下的什么东西?

  字幕:六天以后……

  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闻讯,立刻派出考古队赶往现场。负责这次考古发掘的是付所长塔拉。塔拉,有着20多年的专业考古经验。职业的嗅觉告诉他,石壁背后肯定有着不寻常的东西,塔拉决定挖掘就从这里开始。清理碎石的工作用去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字幕:2003年4月23日上午,塔拉到达现场一个月以后……

  终于,一条甬道显露了出来。但是,在它的尽头,赫然伫立着一块巨大的石门,死死地挡住了里面所有的秘密。

  清理出的墓道,墓道尽头一块巨大的石门挡住了墓葬里面所有的秘密。

  塔拉走进了甬道,甬道边的墙壁上,一些班驳难辩的壁画引起了他的注意。在壁画中,还有一处看似文字的奇怪符号。考古挖掘还没有展开,这里的一切就散发出了一种神秘的气息。这时塔拉还没有意识到,探索这个巨大石门背后的秘密,将是他20年考古生涯中一段离奇的经历。

  塔拉推测,石门背后很有可能是一座古人留下的墓穴。

  字幕: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

  访谈,塔拉:通过墓葬的形制已经初步判断,它为辽代的墓葬。

  塔拉让助手拓下了这些符号,准备送给北京的专家去辨认,以便最终确认墓葬的年代。现在他要打开这道石门。

  墓道墙壁上神秘的契丹文字至今未破解。有专家认为,有可能是墓主人随葬品的清单。

  字幕:2003年4月23日上午……

  巨大的石门轰然倒下。塔拉疾步走上前,石门的背后却没有出现预期的墓穴洞口。一道木门又挡在了面前,一米多高的泥沙淤积在那里,考古人员依然无法进入古墓。

  字幕:三个小时以后……

  淤积的泥沙被清理走后,木门完全暴露在了阳光下。一把锈蚀的铜锁紧锁着年深日久的古墓。经验丰富的考古人员担心这门后藏有机关,他们在小心翼翼地探查着。在木门下,塔拉发现了一些东西。这是一大一小两个铜铃铛,显然它们是随葬品。塔拉不免有些担心。

  当巨大的石门被移开后,一扇木门又挡住了考古人员的探查,一把锈迹斑斑的铜锁,悬挂在上面。

  字幕: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

  访谈,塔拉:最担心墓葬早期被盗,因为辽墓在历史上有几次大规模的被盗现象,所以很担心能有完整的墓葬存在。

  塔拉的担心是有根据的。古墓中的财富是历代盗墓贼们梦寐以求的。他们在黑暗中的勾当,曾使得无数珍贵文物和历史信息荡然无存。

  在挖掘现场发现的神秘符号被送到了北京,古文字专家刘凤翥先生一见到这些符号就断定,这是一种已经消失了700多年的文字,它属于中国历史上一个富于神秘色彩的古老民族——契丹。

  契丹人曾在公元700多年时,驰骋在中国北方的辽阔平原上。它所创建的辽王朝和当时中原的北宋政权对峙长达一百多年。三百年后,契丹人却在突然之间丢弃下了这些巨大的城垣和高耸的佛塔,风一般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薄音湖先生是内蒙古大学研究契丹历史的专家,他对吐尔基山墓葬的挖掘非常关注。

  字幕:内蒙古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

  访谈,薄音湖:通辽地区是在辽上京,靠北一些,这里当然是契丹人和奚族的本土,是他们的主要聚居地。所以,我们在这里发现了重要的契丹人的墓葬。

  古墓正处在契丹人当年的疆域内。那么,这扇木门背后的秘密就将属于一个一千多年前的契丹人。

  字幕:2003年4月23日下午……

  这时人们已经查明,木门后没有机关,墓穴即将被打开。手电筒微弱的光线搅动着古墓中沉寂的阴霾,塔拉的目光在急切地搜寻着。他看到,一个红色的棺椁摆放在古墓的中央,塔拉兴奋了。

  字幕: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

  访谈,塔拉:看到这个彩棺的时候,我心里就有底了,这是一个没有被动过的墓葬。

  塔拉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再次走向墓室,要确认刚才看到的一切。棺椁上一只华丽的金色凤凰,从幽暗中飞来,真切地落入了塔拉的眼中。他的呼吸急促了。

  字幕: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

  访谈,塔拉:一个鲜红的棺在那儿立着,这样的彩棺我从没有见过,画的那么漂亮的棺。我当时就离开这个现场,走到采石矿放炮的一个石窝子里边,一个人在那儿静了一会。

  塔拉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激动。他知道,在等级制度森严的古代,凤凰的图案是不能随便使用的,因为,这是皇室女性的标志。塔拉难以相信自己的运气,难道这个古墓里埋葬的是一位契丹的皇后或者公主?

  1988年在离吐尔基山不远处的一座墓葬中,人们就曾看到过凤凰的形象。在这位墓主人的陪葬品中,她的金冠、银靴上雕满了凤凰。从墓中出土的一块墓志铭上人们得知,她是契丹一位皇帝的孙女,墓主人名为陈国公主。与中原的汉人一样,契丹人也是用龙凤显示着皇家的尊贵,象征着皇室成员性别的不同。

  根据史书的记载,契丹王朝延续了近300年,前后共有9位皇后,16位公主,那么,眼前凤棺中的会是她们中间的哪一位呢?塔拉现在急切地要到墓中寻找一件重要的东西。

  字幕: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

  访谈,塔拉:辽代墓葬以前挖了很多,出了好多墓志。我就想这个墓葬可能也要出墓志。所以,发掘的时候就安排大家,格外小心要注意,应该是在甬道部分出。

  当年人们就是依靠这样一块墓志铭,才确认了墓主人皇家公主的身份。

  字幕:2003年5月上旬

  在历经了一个多月的辛苦发掘后,塔拉终于可以走进了古墓,去寻找这个契丹人的秘密。在古墓内,考古人员开始清理一千多年来淤积的泥沙,当泥沙被一层层剥去后,墓主人的一些随葬品先露了出来,这都是些令人吃惊的东西。

  在墓门的左侧,一副镏金银马鞍被清理了出来。马鞍上又一次出现了凤凰,金黄的光辉下图案显得异常精美。墓室里散发着一阵阵的皇家气派。接下来的发现更令塔拉惊讶,这只银盒上面竟然用金子雕刻着一条团龙。

  塔拉不由得环顾起四周。他感觉,这个墓穴建造的很寒酸,与皇家气派的随葬品比起来,显得极不协调。这是一间近乎正方形的墓室,长宽都不足4米,顶高也只有3米多。墓室四周的墙壁是用粗糙的大石块堆砌而成,里面的空间异常狭小。这般简陋的墓穴,实在不像是一个皇族显贵的归宿。

  字幕: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

  访谈,塔拉:这个墓葬做得特别仓促,一个是墓道不规整,再一个墓室修得特别小,完全和辽代墓葬修建是两回事情。

  在以往发现的契丹人墓中,就是一般平民的墓室,也大都是用规矩的青砖砌成的。这个墓主人明显是个身份尊贵的人,她的墓室建得这么简陋的原因。塔拉分析,墓主人可能是在仓促中下葬的。

  这时,考古人员在墓室的地上,又发现了一块块残缺的壁画。人们判断,这是从墓墙上脱落下来的。但奇怪的是,从墙上坍塌下来的壁画,面应该是朝下的,可这些壁画的面为什么是朝上的。

  字幕: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

  访谈,塔拉:我分析,它就是修造墓葬以后,白灰还没有干,壁画就画上去了。画上去还没等干,就下葬了。那么一进水,把这个基础一泡软,壁画的泥土往外一鼓,中间空了,底下松了,它是这样滑下来的,所以它的人物面朝上。

  如果真是象塔拉分析的那样,这个迹象就又一次证明,墓主人是在仓促中下葬的。小小的墓室里越发疑云重重。但更加奇怪的是,直到现在墓志铭却还不见踪影。墓主人的身份始终没有答案,塔拉把希望寄托在了文字专家的身上。但是,刘凤翥先生的工作也是一筹莫展。

  字幕:契丹文字研究专家

  访谈,刘凤翥:从我拿到的照片和这个摹本来看,因为它几乎没有一个字是完整的。现在识别不出,哪怕一个单词也识别不出来。

  即便是中国辨识契丹字的权威刘凤翥先生,也无计可施了。看来,这些墓室甬道上的契丹文字,目前对破解墓主人的身份毫无帮助。

  字幕:2003年5月中旬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多月,墓室里已经空空荡荡。除了棺椁,所有的随葬品都被清理了出来,可考古队员们还是没有找到墓志铭。

  字幕: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

  访谈,塔拉:挖到棺床还没有,最后希望寄托在耳室里,耳室打开也没有,墓主人的身份,她的地位,以及她的家族的一些情况,我们都不了解。

  塔拉最终确认,这是一座没有墓志铭的契丹古墓。要想揭开墓主人的身份之迷,塔拉和考古人员面临的困难将是巨大的。

  字幕:2003年5月下旬,考古挖掘工作全部结束……

  由于挖掘现场,不具备开棺的条件,棺椁将被密封,连同所有的文物一起运往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墓主人的身份,和古墓中的种种迷团能否破解,塔拉把希望寄托在了实验室里。

  字幕:2003年6月1日,距发现古墓两个半月多……

  在从通辽到呼和浩特1500多公里的路途上,车队日夜兼程,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一路上人们小心翼翼,终于平安到达了目的地。

  字幕:2003年6月12日,棺椁运到实验室的十天以后……

  这将是重要的一天。考古人员们小心翼翼地启动了巨大的棺盖。人们发现凤棺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内棺。棺盖上,依然是一只只金色的凤凰。更让人们惊讶的是,在凤凰的中间,还有一条金灿灿的团龙。这是古墓中,人们第一次看到了龙和凤的相遇,墓主人的身份非同一般。

  字幕:五个小时以后……

  内棺的棺盖也要被打开了,一千多年前死去的神秘女人,即将显露出来。

  字幕:2003年6月12日深夜……

  塔拉终于可以看到这个从黑暗中走来的契丹女人。古墓主人静静地迎接着考古人专业的审视,但她的真容却依然秘而不见。

  但此时,塔拉没有贸然掀动墓主人的面纱。根据以往的考古经验,塔拉知道,有身份的契丹人在死后,身上会藏匿着许多的随葬品。这些东西都将是了解墓主人身份的重要物证。这是一个身份高贵的契丹女人,她的衣服下面会不会也有着随葬品?这些随葬品的位置和数量,怎样才能探查清楚?

  字幕:2003年6月13日,距发现古墓三个月之后……

  塔拉从医院调来了医用X光机,他期待着,X光能发现死者身下隐藏的秘密。搜索从死者的头部开始了。正如塔拉期待的那样,一些深深浅浅的阴影渐渐出现了。这些阴影大约有三、四厘米宽。但塔拉和在场的专家们却并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因为,这不是人们以往熟悉的契丹人的随葬品。

  吐尔基山发现的古墓,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塔拉从北京请来了资深的考古专家,还专门聘请了专业医生,在实验室中,专家们对墓主人展开了系统全面的考古研究。X光机又移向了死者的胸部,人们看到,墓主人上身的骨头竟然完整地保存了下来。

  字幕: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

  访谈,塔拉:这个人从人的骨骼来讲是很健康的一个人,骨质的密度来看,生前营养是很好的。从现在这种表面现象看,初步断定她是一个很年轻的女性,年轻到什么程度?具体十几岁,我们现在也不敢下这个定论。

  这个结论,肯定了塔拉当初的判断,墓主人是位女性。但他没有想到,这个契丹女子正值青春年少就死亡了。塔拉此时还无法想象,如果将墓主人的早亡和墓穴中的那些异样联系到一起时,结果会是怎样的。

  搜索还在进行,不久,屏幕上显露出了一个轮廓清晰的东西。果然,死者的身上隐藏着许多的随葬品,这些都是典型的契丹人的珠宝、首饰。

  突然,人们看到在死者的胸部,一些大块的阴影中,夹杂着许多的斑斑点点。随着X光机的移动,斑点越来越多,它们像血迹一样泼洒得到处都是。来历不明的斑点,让塔拉的神经又一次蹦紧了。这些斑点大大小小,没有规则,显然不是什么成型的物品,更不是首饰之类的东西。

  这些神秘的斑点,会不会和墓主人的死亡有关系?塔拉意识到,在接下来的考古工作中,这个身份不明的契丹女人也许会让他触及到一段一千多年前发生的离奇故事。

  30.古印第安人的长形头颅之谜

  秘鲁首都利马南边200公里处有个帕拉卡斯半岛,半岛的土壤干燥,1925年,在这里的沙地里发现了尚无人知晓的两座坟,两年之后这里又找到了一个大坟场,这就是后来著名的帕拉卡斯大坟场。迄今为止已从墓穴里掘出429具干尸。不过,最近让科学家们感到吃惊的并不是在古墓里找到的文物,而是干尸上被抻得长长的颅骨。帕拉卡斯的古印第安人为什么要把颅骨抻得长长的?他们是怎么做的?这种长长的颅骨究竟代表着什么?

  古代印第安人到底是图个什么将孩子的颅骨拉长?

  帕拉卡斯文化时期人头被抻长显然是靠人工方法。还在婴儿时期就在脑袋的前额和后脑部位夹上板子,还用一种特殊手段将它们绷得紧紧的,历史学家称这种手段为前额后脑工程,印第安人就是凭借这种手段将孩子的颅骨拉长。不过有意思的是,并不是帕拉卡斯所有的人都得接受这种手术,只能是其中的一部分人,但是根据什么标准来挑选,这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一点,那就是大坟场里找不到一座穷人的坟,所有的坟里埋的都是上层人物,有些像古埃及忒拜的帝王谷,是享有特权的墓地,要不埋在这里的都是类似祭司僧团的某个种姓的人。如果说是祭司,那他们必定知道某些东西,所以会如此坚持不懈地一心想改变头形。

  从现代医学来看,给小儿的颅骨动这样的手术不是没有危险,改变脑颅的自然形状会导致慢性头疼,还会对一个人的心理和生理的发展留下严重的后患。那古代印第安人到底是图个什么呢?有些研究人员提出他们的看法,认为人们是想通过改变头形来对大脑皮层的各个区域施加影响,以此方式来达到心理和生理的平稳变化。然而这种神经生理学观点只会把问题变得复杂化。人们不禁要问:古人又是从哪里知道可以这样对大脑施加影响呢?他们到底想从心理和生理上有何改变?

  帕拉卡斯大墓的颅骨上为什么会有窟窿?

  颅骨被抻长是事实,但这绝不是帕拉卡斯大墓地的惟一奥秘。另一个现象也很奇怪,那就是很大一部分颅骨都带有环锯术的痕迹,帕拉卡斯有一半的颅骨都留下手术的印痕,有的还不是一次,有做了5次的,这几乎是疯狂的举动。当然,也可以认为这是战士在战斗中曾多次受伤,才不得不一次次做手术,因为古时候打仗用得最多的武器是槌和大棒。

  然而,从墓中随葬物品来看,帕拉卡斯文化代表还远不是尚武的人。于是有些研究人员提出了又一个颇具匠心的理论:半岛上有专门的医疗中心,那里的医生掌握环锯术技术,他们能治愈像癫痫这样的疾病,所以秘鲁国内的病人都跑这里看病来了。其实全然不是这么回事。我们上面已经说过,帕拉卡斯的墓葬中反映出来的葬仪全都一致,说明这里没埋有外人。除此之外,如果医疗中心之说成立,那墓地里也应该埋有那些手术失败的病人才是,可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回事。古生物学家完全可以从遗骨中看出病人经过环锯术后是否活了下来。如果手术成功,颅骨上的窟窿会逐渐合口,长出一层再生的骨组织。如果颅骨上没有愈合痕迹,则说明病人是在手术中或以后不久死去。在帕拉卡斯,颅骨上带手术顺利印痕的要占80%以上。

  为什么要对大脑施行环锯术,至今还是个谜。

  据秘鲁知名历史学家巴列达·马里尔奥称,古时候对颅骨施行环锯术有几种办法,即渐进式刮骨、切割或穿孔,然后拿走长成的“小盖儿”。可帕拉卡斯多半用的是刮骨和切割两种办法。颅骨上的窟窿直径可达4~5厘米,有时可达7.5厘米,而人做了这种手术后居然还能活下来。

  科学家们在一座坟里甚至还找到了一整套外科手术用具,有各种尺寸的著名黑曜石手术刀具,有用抹香鲸牙齿做成的小勺,有针和线,有绷带和棉球等等。古代的医生就是用这些简陋的工具成功地为自己的同胞打开颅骨。除此之外,在帕拉卡斯还找到几具窟窿覆盖金箔的颅骨,这些金箔的边上还长出了新的骨组织,有一些窟窿覆盖的是干南瓜皮。严格地说,不仅仅帕拉卡斯对颅骨施行环锯术,附近的纳卡斯河谷、印卡人古都库斯克的郊区和莫奇卡文化代表的北方,都能找到有过类似手术残痕的遗骸,只是帕拉卡斯最多罢了。至于为什么要对大脑施行环锯术,至今还是个谜。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