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美人 第六十二节 招亲比武

2019-1-25 GodHank 天下美人

而就在紫宸沉思的时候,一道红色身影,宛如一朵红霞般,轻飘飘地落在擂台上,扬着脸环顾四方,冰清的美目凛凛有威上持的是一把十分精美的剑,剑刃较薄,剑身如霜似雪。台下的武林高手们见到这一手俊雅的轻功,都喝了声彩。当然,最吃惊的还是紫宸和薇儿,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想道:“这真的是昨晚上的那个司徒倩吗?”
过了一会,终于有一名穿着黑色华服的老人家,走到台前,朗声道:“诸位英雄,吉时将至,参加招亲比武之人,尊号大名皆已登记,一会儿请依顺序上场,不可自乱。”
众人哄然应了一声,声势浩大,震动云霄。
等喊声稍减,又有一位中年人走到台前说道:“诸位英雄、朋友,在下司徒南,膝下此女,姿色鄙陋,承蒙英雄们不弃,愿试身手,以结良缘,此乃美事。但是,若是小女与各位无缘,万望英雄朋友们另觅佳偶,只当是与小女切磋武艺,无胜无败。”
紫宸心中想道:“原来这位就是司徒家的现任家主司徒南。不愧是一家之主,说话就是不一样。”
而一边的薇儿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说道:“这位司徒家主真是会说话呢。”
司徒南说完又回到了座位,然后一开始的那位老人家又走了出来,说道:“好,我现在宣布,比武开始,白面煞星,请上场切磋,点到为止!”
一名黑面大汉手提双锤的人跃上了台,道:“在下白面煞星,小姐请!”
大汉虽然叫白面煞星,但是此人的脸却是黑的,而且还是很黑!
司徒倩抽剑出鞘,二话不说,嗤地一剑便往他正面劈去。
白面煞星吓了一跳,没想到司徒倩什么客套话都不说,直接就来杀招,急忙回转手中双锤,锵的一声,格去剑势。司徒倩剑身一转,又挑他下盘,白面煞星身子一矮,双锤压住剑刃。
本以为以白面煞星双锤的份量,足以压断宝剑,不料司徒倩冷笑一声,脚一抬,居然结结实实地踢在白面煞星的头上!
白面煞星天灵被踢,踉跄退后了好几步,差点站不稳。台下众人都屏住了气,没想到司徒倩会以剑为虚招,诱他矮身,然后踢他要害。不要说天灵受伤极为危险,头部被女子踢中,这也算是奇耻大辱了。
白面煞星好不容易站稳,司徒倩已冷冷地说道:“滚!下一个。”
白面煞星摸了摸头,终于想起刚刚中的一脚,那位老人家正要叫下一个,白面煞星突然哇啦大叫:“你竟踢我的头!士可杀不可辱,我非要雪耻不可!”
说完又运起双锤,往司徒大小姐攻来。
看似笨重的双锤,在白面煞星手中,居然灵活之极,一眨眼便连出数招,尽往司徒倩头、胸、腹要害锤打,司徒倩手中长剑矫然灵动,锵锵锵锵,数剑尽是格去双锤攻势之声,一下子就反守为攻,又把白面煞星逼得不得不转攻为守。
他不但没有雪耻,反而丢脸丢得更厉害了,有人叫道:“白面煞星,下来!还赖着做什么?”
“打不过就别丢人啦!”
“还想叫司徒小姐在你头上再赏一脚吗?”
“刚刚是右脚,你想要试左脚是不是?”
叫声越来越浩大,白面煞星的气势也越馁,几乎打不下去了,没几招便被司徒倩的长剑抵住咽喉,不得不收了双锤,草草抱拳为礼,下了台。
那位老人于是又喊了一人,这回是名剑客。那剑客身手十分轻巧,从人群中拔飞而出,落在场上,抱拳道:“请小姐赐招。”
台下有人议论道:“轻功好的,剑法往往也不差,这场有看头。”
“嗯,他的步法很高明,应该不错。”紫宸心中想道。而一边的薇儿已经在紫宸的耳边说道:“紫宸大哥,你觉不觉得司徒小姐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听见薇儿的问话,紫宸摇头苦笑说道:“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司徒小姐三度招亲都还没有嫁出去,原来她一拿起剑,人就变了。”
薇儿也笑道:“是啊,我也大吃一惊呢。”
而此时司徒倩不发话,也不多礼,当头便是一剑。这剑客声振如雷,剑刃或削或劈,破空的剑气飕飕,让台下都不敢喘口大气。
司徒倩伸剑取敌,纵步高飞,有如疾风拨云一般,轻巧地化去对方的剑势。
那剑客被一连接下了七八招,有些吃惊,骤变剑势,横剑斜劈。司徒倩闪身直掠,有如大鹏展翅,力透剑锋,直取对方心口要害。那剑客急忙转腰避去,反手一剑刺往司徒倩的咽喉,“铛”地一声,司徒倩已及时格去他的剑,一被震退,立刻又跃上前来,刺往剑客后心。
剑客身随剑走,贴着剑一转,居然转到司徒倩背后,司徒倩吃惊,翻身一滚,随来随去,剑刃紧缠着那剑客的下盘不放,那剑客点地跃空,落在较远之处,变剑自守。
司徒大小姐居然不抢攻,也退后两步,丁字步站立,静待对方再出手。
这下两人隔着数步之遥,都在观察对方的招式,都没有出手,但气氛反而比刚才更紧张,台下更是鸦雀无声。
现在的这一场,出手都十分文雅,可是看在众人眼里,比起刚才对上白面煞星,还要激烈多了。
那剑客见司徒倩俏生生的样子,柔若无骨,目若秋水,冷冰冰地望着他。台下又是千万只眼睛看着,不禁大惭,想道:“我一个须眉男子,竟连一个女流都打不过,想出头扬名,反倒栽了,这可怎么办?”
他越想越急,忍不住剑法骤变,又往司徒倩面前刺来。
他心浮气躁之时,司徒倩已在揣摩着他的剑法来势及破解之法,见他剑气强猛而无后劲,便知他黔驴计穷,不是对手,便好整以暇地微微一笑,纤腰疾转,宝剑斜掠,化去他数招。
眼看剑客手中的剑一式快过一式,剑花万点,司徒倩身随剑舞,姿态却越见轻灵美妙,纵跃回旋,拒前制后,一剑又一剑地杀来拆去,俏影翩然,步法一点不乱,众人都还目眩于她的美妙身法神态时,便听见一声娇喝:“中!”
“噗”的一声,那剑客肩头已被刺中了,剑尖没入约有一寸。
司徒小姐面不改色地抽出剑,剑客的肩头登时鲜血淋漓,痛得渗出冷汗,整只手举也举不动。
那剑客面如死灰,不知该如何是好。
司徒倩道:“下一个!”
但是那位老人上前来,却恭敬地领这名剑客到司徒南的面前。
对于武功较为出色,或是看出了流派渊源的挑战者,司徒南都会特别与他们交谈一番,一来是尽量以礼相待,试图化去可能会结下的仇;二来是从败者中挑出较有潜力的,看看是否有可能打败女儿。
司徒南道:“陈少侠英雄出少年,剑法不凡,承让了。”
那位姓陈的剑客苦笑道:“司徒家主太谦虚了,晚生技不如人,败在司徒小姐剑下,心服口服,告辞!”
说完,对司徒南一揖,便以轻功一跃不见,应该是急着去治伤,免得万一真的伤到筋脉,那就麻烦了。
台下有一人低声道:“这娘儿们好厉害,我看我还是弃权吧!”
一个年青刀客道:“是啊,我还以为一个年轻姑娘,再怎么强也强不到哪里去,白面煞星是成名的前辈,都被她整成这样,我还是死心吧!”
当下就有几人弃了权,老人一连叫了五六个人,都没人敢上去。
紫宸自言自语道:“这司徒小姐也太狠了,怎么如此重手?”
薇儿接口道:“是啊,本来我想这么多人车轮战,累都累死她了,没想到几个过后,就没有人上了。”
“哈哈,那就由我来会会小姐。”
一阵大笑之声打断了紫宸和薇儿的谈话。
现在所有的人都不自觉地被说话的人所吸引而看向台上。
众人只见一名俊美的青年手摇纸扇地站在台上,微笑道:“在下花晓夜,特来领教小姐高招。”
“小姐,这位公子没有在老仆那里报名……”
可是老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司徒小姐已经做了个手势,示意他没关系,让他退到一边。
而紫宸,却定定地看着这位花公子,不知道为什么,紫宸总觉得此人有点熟悉,难道是自己在那里听说过此人?因为如果是自己见过的人,紫宸是绝对不会忘记的!而就在紫宸在脑海中不停的思索的时候,司徒倩已经和那位花晓夜打了起来。
司徒倩一剑刺出,花晓夜脚下踩步闪过她的攻势。司徒倩目光灼灼,身随剑舞,寒光忽左忽右,没有半点破绽。
花晓夜闪避之时身如游鱼,盘旋于她的左右前后,司徒倩竟然招招落空。
就在花晓夜以扇格开了司徒倩的一记横劈,司徒倩不等他施以还击,便以剑下撩,攻花晓夜下盘。花晓夜跃后疾闪,然后凝神注目,攻往敌心,逼得司徒倩不得不避开,花晓夜又摇扇而立,神态潇洒。
擂台下悄然无声,大家都屏息以观。
司徒倩喝了一声,手中青剑便又攻来,但见花晓夜有如凌空飞鹄,翩然轻旋,“嗤”的一声,纸扇竟脱手飞出,自空而下,刺往司徒小姐。
司徒小姐从没见过这种招式,根本也无从拆解,吓得花容失色,只能急忙踉跄抱头闪退,花晓夜足尖一点,跃上前握住落下的扇,便直取司徒倩!
司徒小姐感觉到对方的招式,弥天盖地地封住自己所有退路,根本无法还手,脸白如纸地不知如何是好时,花晓夜却又突然收招,还是手摇纸扇的站到一旁微笑着看着司徒倩。
司徒倩急忙回神挺剑攻去,谁知道这一剑已然很轻松的被花晓夜架开,司徒倩当然知道花晓夜已经放过自己好几回了,但是还是怒喝一声,反腕拧剑向花晓夜胸口刺去,花晓夜却迅疾无比地反身嗤嗤嗤连攻三招,一招比一招的威力更强。而且绵密无间,招招紧叠,司徒倩根本应接不暇,三招之中倒退了好几步,越退越往擂台边缘,再退就要摔下去了。
还没站稳,花晓夜已手腕一振,折扇斜掠她的双腿,司徒倩踉跄一闪,站身不稳,跌倒在地。
这时,台下反倒闻无人声,千百双眼睛都紧盯着台上,不知道会有什么发展。
花晓夜的扇尖逼着倒在台上的司徒倩,她完全没有反击的余地。
也就是说:她败了。
而就在全场鸦雀无声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说道:“司徒小姐不能嫁给此人。”声到身落,紫宸已经跃到两人的中间!

标签: 紫宸传奇 天下美人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