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美人 第九十三节 恩断义绝

2019-2-9 GodHank 天下美人

木屋之内。
这间木屋就是上一次语蝶把福伯抓来的那间,不同的只是两人的关系!
语蝶喊道:“你不要碰我!”
可是福伯就像根本没有听见似的,还是慢慢的把她放在床上,然后笑着看着她。
语蝶继续愤然道:“如果你敢碰我,我就杀了你!”
也不知道是语蝶的威胁起效了,还是因为别的原因,福伯居然出手解开了语蝶身上被封的穴道。
穴道被解开,语蝶马上从床上跳了下来便想离去。可是她还没有迈出一步,便又停住了,因为此时福伯已经对她说道:“我从来不会勉强别人做任何事,如果你真的不愿意,你现在就可以走。当然,佛剑的秘密,欧阳丹凤这一辈子都别想得到。”
“你……!”
福伯又笑道:“其实我也很好奇,如果你现在就这么走了,你师傅到底会不会放过你?”
语蝶自小就被欧阳丹凤所收养,如果不是欧阳丹凤,别说她现在所有的一切,很可能当时就已经饿死街头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自己的师傅会对这把剑如此的看重,为了它,竟然不惜把自己送给这老头玩弄。想起师傅对自己的好、对自己的严厉,所有的一切,想着想着她竟然哭了起来!
福伯看了看梨花带雨般的语蝶又笑道:“语蝶姑娘,你为何哭泣?我现在不是已经放了你吗?”
语蝶没有说话,只是狠狠地盯着他,最后竟然自己慢慢的躺在床上,紧紧的闭起了双目,只是眼角中还不停的流着眼泪。
但是奇怪的是,福伯还是没有走过去,而是一直坐在椅子上看着她。
就这样过了许久,语蝶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不是要得到我吗?为什么还不来?”
语气之中充满了怨毒。
福伯道:“我说了,我从来不会勉强别人的。”
“你……你……”
语蝶气得差点就要不顾一切的扑过去咬他一口。
但福伯还是平淡的说道:“如果你要我过来,你便要求我,而不是命令我。”
“什么!这个又老又丑的东西不但要占有自己,而且还要自己去求他?!”
语蝶真的是快被气疯了!
她感到这是她这一生中最屈辱的一次。她暗暗在心中发誓有朝一日自己一定要将这老家伙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以报今日之仇!但口中却大声喊道:“求你了!这样行了吧!”
听见语蝶出言求自己,福伯这才慢慢的走到床边,从怀里拿出一颗药丸递给语蝶,说道:“吃了它,我可不希望等会在床上的是一位石美人。”
语蝶接过药丸连想都不想就直接把药丸放入口中,吞食入腹。
她非常希望这是毒药!
因为人死了,所有的恩情和仇怨,甚至是所有的事情都与她再无任何关系!
很快,语蝶只觉得一股热流慢慢的从自己的腹部开始向四肢扩散,然后,自己的意识便越来越摸糊,最后更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身上只剩下内襟和亵裤,而那位福伯则一脸倦意的坐在椅子上喘着气。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可能很长,也可能很短,但是无论是长还是短,都足够发生很多事情!
所以,语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已经被这个老头玷污。
不过让她觉得奇怪的是,别人都说第一次之后身体会很难受,可是现在的自己却一点都不难受,反而觉得通体舒畅?
福伯看见转醒的语蝶,笑道:“语蝶姑娘,你醒了。”
这句简单的话却令语蝶惊讶无比,不是因为这句话本身,而是说这句话的语调,那根本就是一个年轻人的声调,因为声音中充满了年轻的气息。
看见语蝶惊讶的表情,福伯也马上意识到什么,于是一个劲地摇头苦笑。
语蝶终于又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已经不重要,语蝶姑娘,这是佛剑的秘密,你拿去给你的师傅吧。”福伯说着已经把一张纸交到了语蝶的手上。
他果然没有食言?!
语蝶接过那张纸看了看,只见上面就写着四句话:“天地苍苍,江海茫茫,日月星宿,我是我也。”
语蝶疑惑的问道:“这是真的吗?”
福伯回答道:“我一生从未失信于人。”
语蝶看了看手中的纸,又看了看福伯,然后很快地把衣服重新穿好便飞快的往屋外跑,而就在她经过福伯身后的时候,突然一掌往福伯的背上打了下去。
“砰!”的一声巨响,福伯竟然被打得整个人飞了起来,然后重重的落到床上,口中不停的吐出鲜血。
而一击得手的语蝶却反而愣在那里,没有再追袭。
“这怎么可能?”
语蝶的心中十分奇怪,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掌居然可以得手!不过,虽然不明白,语蝶还是很快就回过神来,狞笑着走到福伯的跟前,说道:“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死不了的。”
福伯竟然还在笑!
语蝶眯着眼睛说道:“你不是很厉害的吗?现在怎么如此不济?”
这一次她不再是装出来的,因为就是瞎子都可以感觉到她的杀气。
但福伯却还是笑道:“没什么,只怪我在姑娘的身上浪费了太多的力气,所以,现在才会如此的不济。”
“啪”又是一声,语蝶已经扇了他一个耳光,然后冷冷道:“你还说!”
突然,她又举起右手就要往福伯的天灵打下去,但是就在玉掌刚要碰到福伯天灵的瞬间,语蝶又硬生生的把击出的掌力收回,然后定定的看着嘴角还在溢血的福伯。
只见她在福伯的脸上不停的上下打量,最后用右手在福伯的脸上摸了几下。
“嘶”的一声,福伯的脸皮竟然整张被她拉了下来,如果不知情的人还真会吓一跳,原来这个所谓的福伯竟是别人易容的。
而此时出现在语蝶眼前的却是一张苍白却又英俊无匹的脸。
而这张脸正是紫宸的脸。
语蝶吃惊的看着眼前的美男子,问道:“你是谁?那个老头呢?”
紫宸笑道:“那个老头就是我。一直都是我。”
语蝶又追问道:“你是谁?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紫宸又是一笑,道:“语蝶姑娘,你既然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我?”
不错,语蝶自小为欧阳丹凤所收养,而且欧阳丹凤对她的期望也很高,对她非常的严厉,特别是在武功方面,而她自己也觉得要练好武功报答师傅。不过正所谓欲速则不达,有一次由于太过心急以至于走火入魔令到三焦经络受损。至此之后,她每次提劲运功都会觉得受损部位隐隐作痛。
第一掌她突然出手袭击紫宸的时候由于心中无比的愤怒,所以还没有意识到,但是当她击出第二掌的时候她就注意到自己身上没有了以前那种隐隐作痛的感觉,再想想他说话的声音,还有刚才身体好像非常虚弱的样子,语蝶心中便已经知道事情并没有自己开始想的那般简单,所以才收掌的。
语蝶不信的说道:“你!你竟然为了救我而不惜损耗自己的真元?!”
她确实很难相信!
因为自己的师傅都不愿损耗真元来救自己,而这个敌人竟然做了!
紫宸道:“如果不是我的真元损耗得厉害,姑娘你觉得自己可以偷袭得手吗?”
确实,那一掌不是紫宸不想避开,而是体力消耗过甚而无法避开!
语蝶不解道:“为什么?”
紫宸道:“没有为什么。我只是因为想救你而救你。”
语蝶又问道:“你虽然救了我,但是我还是要杀你,你是不是很后悔?”
紫宸笑道:“我做事从不后悔。”
紫宸现在的眼神像是在告诉所有的人,他现在所说的都是心中的实话。
语蝶突然抓住紫宸的衣领问道:“说!为什么救我?”
那样子简直就好像别人救她是不对的一般!
此时紫宸又笑道:“我不是说了么,我只是因为想要救你而救你。不过在下还是要提醒姑娘的,以后练功不要太心急了,这一次我还可以用‘一线针’和损耗真元来救你,但是下一次你就没有那么走运了。因为我死后,同时懂得‘一线针’和愿意损耗自身真元来救病人的医生估计就很难再找了。如果你再晚一点遇上我,我也没有办法了。虽然我觉得美丽的东西是应该用来欣赏而不是收藏,但是一个四肢不能动,全身瘫痪的美女就真的只能收藏了。”
他虽然在笑,但是嘴角却在不停的流血,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语蝶再一次的惊讶道:“原来是你!”
此时,她已经认出眼前之人就是那天在山林里和自己胡闹的人。
紫宸苦笑道:“看来在下的双目是不保了,难道真要死无全尸?”
他居然还可以说笑得出来?!
听见他承认,语蝶先是一笑,再看看紫宸的脸,自己的脸却不自觉的红了起来,然后慢慢的把紫宸的身体摆正,让他躺在床上,然后又出手如风的封了紫宸身上的几处大穴。
最后才走出这间小木屋,往离别亭奔去。
离别亭。
欧阳丹凤已经在等候了,而且还时不时的来回走动,显见她心中十分的焦急。
忽然听见身后响起了一阵的脚步声,她马上转过身喊道:“你怎么这么晚……”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她便看见来的人居然不是‘福伯’,而是自己的徒弟语蝶!
“语蝶,你……”
可是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她看见语蝶此刻的眼神之中除了愤怒便是悲哀。
语蝶说道:“师傅,……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师傅了。”
“语蝶,我……”
“欧阳丹凤,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你竟然为了佛剑,为了你自己竟然把我送给别人玩弄!我真的怀疑你以前到底是不是真的对我好。”
语蝶说着便把那张纸揉成一团丢给欧阳丹凤,然后又大声说道:“给你!你不是要佛剑里的秘密吗?我现在就给你!都给你!连我欠你的也都还给你!”
欧阳丹凤一听纸里的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秘密,她马上把纸团捡起来,重新打开,看了一眼,问道:“这是什么?”
语蝶道:“你不是想要吗?这就是佛剑里的秘密!”
欧阳丹凤急道:“我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语蝶道:“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欧阳丹凤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语蝶的衣领,喝道:“是不是你在骗我?那个老头呢?为什么他没有来?”
语蝶并没有反抗,只是惨笑道:“欧阳丹凤,如果你被这样一个老头玩弄,你会怎么做?”
欧阳丹凤大喊道:“你杀了他?!”
不错,只有杀了他,自己才是清白的,若换成是自己,自己也一定会这样做。
不过很快欧阳丹凤又笑道:“不可能,你怎么杀得了他?”
语蝶惨笑道:“欧阳丹凤,难道你不知道男人在做‘那事’的时候都是完全没有防备的么?难道你从来都没有和男人……”
可是语蝶还没有说完,欧阳丹凤已经一甩手把她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后大声喊道:“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快滚!”
语蝶从地上爬起来,竟真的头也不回的走了!

标签: 紫宸传奇 天下美人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