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美人 第四十节 巧妙破其难

2019-1-16 GodHank 天下美人

洛阳城外小径。
现在一个人正伏在小径旁边的密林中,这个人不是谁,正是紫宸。
紫宸人伏在一棵大树上面,以树叶把自己隐蔽起来。但一双眼睛正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紧紧的盯着那条小径。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有一个人影从山林的里面往外走,此人的举止鬼鬼祟祟,神情很是紧张,一看就不难想象他在办一件十分秘密的事情。
看见此人,紫宸自言自语地说道:“原来是他。”
不过紫宸并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只是等这个人离开了以后,他才从树上跳了下来。环顾四周一眼,便直奔姜大人的府上,不过他并没有从正门进去,他是翻墙而入!
……
月色从树梢漏下了,洒满窗户,就像是一片碎银子。
窗子突然开了,满窗月色将紫宸送了进来。
韩千影咬牙,道:“我现在才知道,做老婆的在家里等丈夫,那滋味真不好受。”
“实在抱歉。”紫宸说着已经为韩千影解开了穴道,然后说道:“早点休息吧。”
紫宸说完竟然拿了两张凳子拼了起来,然后就往上面躺了下去。
韩千影一见,笑道:“今天相公不到我床上睡了?”
但是韩千影等了很久却还是没有听见紫宸的回答,而传来的竟是紫宸均匀的呼吸声,他竟似已经入睡!
韩千影又喊道:“别装了,我知道你没有睡。”
不过,紫宸还是没有回应。
当然,韩千影知道紫宸没有睡沉,就是他真的睡沉了,自己如此叫他,他也一定会醒过来的,所以,现在的情形只有一种解析,那就是紫宸根本就没有睡着。
你永远都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韩千影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她也明白紫宸这样做的目的!
紫宸只是不想自己问他任何的问题而已。
最后,韩千影只得无奈的叹了一声,自己也走到床上去休息。
第二天早上,当韩千影醒来的时候,紫宸已经不在了。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她,心里有一种难过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可能要跟他分开了。
事实上,她是为了监视紫宸而来,只是现在跟紫宸生活了几天,她发现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是那么的舒服。就算是敌人,她依然坚信他不会害她,而且反过来他还会保护她,所以,这两天可以说是韩千影这些年睡得最好的两个晚上。
而现在,他在那里?
为什么外出都不跟自己说一声?
当然,韩千影做梦都不会想到,现在的紫宸正坐在衙门的大堂之上!
紫宸问道:“堂下跪的可是秀姑?”
一个看上去还算是小家碧玉的女子说道:“民妇正是秀姑。”
紫宸又道:“我问你,是不是你毒死了你的丈夫?”
秀姑急忙说道:“民妇怎么可能毒死自己的丈夫?我的丈夫是我们家的顶梁柱,如果没有了他,民妇也难以生存啊。而且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和我的丈夫一直以来都是恩恩爱爱的。大人,你说民妇何苦要毒死自己的丈夫?”
紫宸又问道:“可是毒死你丈夫的鳝鱼汤是你亲手做的,也是你亲自拿给你的丈夫的,不是吗?”
“确实如此,可是……”
秀姑本来还想再说,但是紫宸已经打断她的话,道:“既然如此,秀姑,为了可以让我弄清楚整件事,你现在就在这里把你当天所做的鳝鱼汤再做一遍。”
紫宸说完,一边的程捕头已经命人找来了一些炊具和一些食材。
当中就有活的鳝鱼。
秀姑看见如此情形,虽然心中不明,但也只能真的动起手来做她的鳝鱼汤,不到一会,鳝鱼汤就做好了。
紫宸笑道:“程捕头,麻烦你把这鳝鱼汤拿给我看看。”
果然,程捕头从秀姑的手上接过鳝鱼汤然后便递到紫宸的面前。
紫宸看着坐在一旁的林知府问道:“林大人,你说这鳝鱼汤是否有毒?”
林知府答道:“这应该没有毒。”
“嗯,其实我也觉得没有毒。不过我还是要验证一下。”
紫宸说着已经拿起着鳝鱼汤一口气喝了一半。喝完还故意用衣袖擦了一擦嘴角,然后才接着说道:“秀姑,你的手艺不错。”
秀姑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谢谢公子夸奖。”
而一边看热闹的人都觉得这哪里是审案?简直就是在玩家家酒。
他们这样的举动,这样的言行引得所有的旁观之人都觉得相当有趣,有的甚至已经失声笑了出来。
而林知府看见此般情形,连忙咳嗽了几声,示意紫宸不要再开玩笑了。
紫宸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不过他还是接着说道:“这鳝鱼汤虽然做的不错,不过我还是觉得不够香,有了……”
说着,紫宸从怀里拿了一些花瓣出来,放进这鳝鱼汤中,又接着说道:“现在应该差不多了。在座的各位有谁想试试这鳝鱼汤?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下各位,这汤虽然变香了,可是现在它已含剧毒。”
林知府奇怪的问道:“什么?”
“林大人不信?不过事实确实如此。”
紫宸说着已经从怀里取出一根银针,在汤里泡了一下又拿出来。
果然,这根银针真的变成了黑色!
可见汤中已含剧毒!
林知府问道:“燕公子,你什么时候往汤里下毒?”
紫宸回答道:“我根本就没有往汤里放毒。”
林知府追问道:“那到底是为什么?”
紫宸道:“我虽然没有放毒,可是我刚才不是放了些花瓣进出吗?”
林知府若有所悟的说道:“难道那些花瓣含有剧毒?”
“不,哪个只是一般的荆花而已,也是没有毒的。可是它与鳝鱼汤混在一起就会变成剧毒。”
紫宸终于说出答案!
林大人伸手摸了摸胡子,似有所悟,道:“那又能说明什么?难道秀姑的丈夫就是喝了这种汤而死?”
紫宸笑了笑,然后说道:“不错,事情的经过应该是这样的,那天秀姑拿着自己做好的鳝鱼汤到田地里给自己的丈夫,而从她家到田地的小径上有一块地方长着几棵正在开花的荆树,而事有凑巧,有一些荆花的花瓣落入她的鳝鱼汤中。”
说着,紫宸又拿起他身边的另一个汤罐又接着说道:“林大人,这就是当时秀姑用的汤罐,虽然里面的鳝鱼汤已经干了,可是汤的渣滓还在。只要我把这些渣滓拿出来一看就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说完,紫宸已经把里面汤渣倒了去来,虽然也已经干了,但还是可以明显地看到其中有几片花瓣!
“事情已经明了,至于怎么判,就是林大人的事情了。”
紫宸说玩已经笑着走回内堂。
很快,林知府便以“天意弄人”为由,释放了秀姑。
衙门内堂。
林知府说道:“公子果真是神人!”
林小姐也问道:“公子,你是怎么知道秀姑的丈夫是怎样死的?”
紫宸笑着解析道:“在下之所以这么快明白事情的经过是因为我以前曾经读过一本医书,它上面有一篇叫做药膳篇。里面就有记载,一些滋补的药膳的做法和要注意的地方。其中里面就有这样记载,鳝鱼切不可与荆花一类混合食用,两者相遇则成绝毒。后来我又要程捕头带我走了一圈,果然在那条小径旁边长有荆树。其实这时事情已经很清楚,最后就是证据,能够证明秀姑的丈夫是被这汤毒死的。至于证据嘛,在公堂之上你们也看见了。”
姜雪君也敬佩的说道:“原来燕公子还如此博学多才。”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是高兴的,因为毕竟是解决了一件事情,不过,还有一人他的心中却高兴不起来。
这人就是林博谦了。
因为他原来还觉得自己聪明过人,学富五车,而且样子也算英俊风流。但是越是跟这个燕公子相处,越是觉得自卑,因为他开始觉得自己无论是相貌、才气都不如这位燕公子。
如果他知道所有的这些都只是紫宸的凤毛麟角,估计他连面对紫宸的勇气都没有了。
林知府又问道:“终于解决了一件事情,不知道燕公子接着要怎么办?”
紫宸看了一看天色,道:“当然是接见几位大财主了。”
林知府也说道:“现在已经是中午时分,几位员外应该快来了。”
就在此时,有人进来通报:“林大人,几位员外求见。”
“快请!”
果然,众人很快便看见有几位慈眉善目一身富态的老人走了进来。
紫宸招呼他们坐下之后,便直接问道:“几位员外,在下今天借林大人之名召见几位,实有一事相求,望各位可以应允。”
其中一名老人说道:“公子客气了,刚才公子在外面的审案过程我们都看见了。公子真是才气纵横,不知公子想要我们几个为公子做什么事?”
紫宸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听说各位员外打算捐钱修葺白马寺,不知是真是假?”
“不错,我等确有此意。”
紫宸又笑着问道:“现在白马寺我佛金身暂无须修葺之处,而今年大旱,很多农家因为交不起税银而入狱,我想请各位员外把要捐的钱用来为这些人缴纳税金和分发给他们,这样到时候人人感恩,家家戴德,不是更好吗?”
几位员外一听,觉得紫宸所说确实有理,便同意道:“公子真是一席话惊醒我们几个老人家。此事就按公子说的办吧。”
紫宸听见几位员外同意,于是高兴道:“在下就先替那些穷苦百姓谢谢各位了,对了,林大人和我已经在后衙这里准备好了酒菜,如各位不嫌弃的话,就一起用过午饭再走,如何?”
“好。”
听见几位老员外答应,林知府便大声喊道:“来人啊,快上菜。”
不一会,已经摆好了酒席,各人刚坐下来的时候,门外又有人通报说道:“林大人,姜大人在外求见。”
林知府连忙道:“还不快情!”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林大人不会介意吧。”
说话的正是姜雪君的父亲姜城守。
看见姜城守,席中各人也纷纷起身作礼。
姜城守一一回礼道:“各位不用客气,请坐,请坐。”
姜雪君高兴地问道:“爹,你为什么来了?”
姜城守道:“当然是来看我的宝贝女儿啊。”
“爹,你说什么呢?”
姜雪君说话时娇柔动人,而且毫不做作,真是不愧洛阳第一美人之称。
林知府问道:“姜大人,看你的样子好像十分的高兴,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姜大人高兴地说道:“今天早上我终于剿灭了城外的那些山贼,虽然没有尽全功,给一部分的山贼跑了,可是他的大部分主力已经被消灭,看来以后很难再作恶了。”
林大人也高兴道:“那真是恭喜姜大人,终于可以了结一个心事。”
姜大人又说道:“说起来还是要多谢燕公子。”
林知府问道:“这事又与燕公子有关?”
姜大人又接着说道:“不错,昨晚燕公子跑来告诉老夫,要老夫今天一早马上出兵。而且还告诉老夫我的管家就是内奸。知道此事之后,我当时就把管家抓了起来。不过没有想到,我的管家竟然是个武功高强的绿林大盗,这么多年了,我都没有发觉,幸好有燕公子在,不然还不一定能够抓住他。”
一旁的林小姐也忍不住问道:“那就是说燕公子的武功也非常了得?”
姜大人看了林小姐一眼,然后叹道:“乖侄女,不是我夸口,燕公子的武功之高是我生平仅见!”
现在这里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紫宸,看得紫宸都不好意思起来,连忙说道:“各位再这样看着在下,在下可就要脸红了。”
姜大人笑道:“我倒真想见一见公子脸红的样子。”
就在众人高兴的时候,姜雪君却突然问道:“对了,燕公子,你是怎么知道管家是内奸?”
紫宸回答道:“姜大人一直以来都没有能够成功剿灭匪寇就是因为有内奸给匪寇通风报信。如果能够去除内奸,其实要剿灭这群匪寇并不困难。所以,事实上昨天我说要姜大人准备其实就是一个引蛇出洞的计策。当天晚上我就一直藏在到城外山林必经之路上。果然,给我发现你们管家正从山林里鬼鬼祟祟的走出来,试问你们姜府的管家午夜时分在那鬼鬼祟祟干什么?”
“不错,不过燕公子是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我们的管家,据我所知燕公子没有来过我们府上。”
说着,姜雪君的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
“这……”
看见紫宸的犹豫,姜雪君马上又追问道:“公子到底是何人?为什么对我家的情况如此熟悉?”
姜城守此时也奇怪地问道:“其实老夫也觉得奇怪,燕公子,你昨晚是偷偷进来了,你怎么知道老夫住那个房间?”
现在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紫宸,等着他的回答。
紫宸知道事情难以再隐瞒下去,于是苦笑道:“其实我以前曾经夜探过姜大人府上一次,所以,你们家中主要的几个人我都见过,所以认得。”
“公子为什么要夜探我们家?”
姜雪君显然不想放过紫宸。
紫宸笑了笑,说道:“那一次在下是为了要掳走姜小姐,所以才会夜探贵府。”
“什么?!”在座的林博谦马上站起来怒视着紫宸,怒道:“我就知道你不是好人!幸好老天有眼,那一次没有给你成功。”
但紫宸却笑着说道:“不,林公子,你错了,那一次我成功了。”
而说到这里,姜雪君心中马上浮现起一个人的影子,颤抖着说:“你,你是?”
“姜小姐,你忘记在下了吗?”
说话间,紫宸已经用手在脸上一抹,露出了真容。
那绝对是一张不可思议的脸,这张脸无疑可以令天下大多的女子为之心动,而令天下大多的男子为之妒忌。
一张俊朗绝世的脸!
姜雪君惊喜地喊道:“紫宸大哥!原来是你。”
紫宸也笑道:“姜小姐,一段时间不见,你是越来越漂亮了。”
“原来这个人就是她念念不忘的紫宸大哥,果然见面更胜闻名,绝世的容貌、盖世的武功、绝顶的聪明,再加上这样的气质和风度,若自己是女子也会非他不嫁,难怪雪君会对他念念不忘。”林博谦心中不自觉的叹道。
而林小姐和其他人也同时愣在当场,因为他们哪里会想到世上居然会有如此人物!
而就在他们都愣住的时候,一个衙役又跑进来说道:“林大人,洛阳各处粮价暴跌,已经回到了正常水平。”
姜城守一听,高兴道:“好,好,紫宸公子,没想到你真的仅用了两天时间便已经把洛阳所有的难题都解决了,还有上一次你救小女之恩,我在这里敬你一杯,以表老夫感谢之意,以后公子但有所求,老夫无不尽力为你办到。”
紫宸也拿起酒杯客气道:“姜大人客气了。”
姜雪君又问道:“对了,紫宸大哥,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紫宸笑道:“你还记得昨天我在田地里收到那封信吗?”
姜雪君点头说道:“当然记得,是吏部郭大人给你的信。”
紫宸从怀里拿出了那封信交给了姜雪君,说道:“你看看这是不是郭大人的信?”
姜雪君马上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刚看完,姜雪君便忍不出笑了起来,好一会才说道:“这哪里是什么信?”
紫宸解析道:“不错,那根本就是我请了别人来和我演的一出戏。因为我知道哪些想发黑心财的人在衙门里一定有眼睛。”
姜雪君也明白了过来,说道:“所以你就用这样的方法来骗他们?”
紫宸又接着说道:“没错,他们最害怕的就是粮食外运和我们卖官粮,因为如果事情真是如此,他们的粮食就要烂在库房里了。所以,他们收到我们要卖官粮的消息后自然就会尽快把所囤积的粮食抛售出去。”
姜城守赞叹道:“公子果真神人也。难怪小女……”
不等姜城守把话说完,姜雪君连忙打断父亲的话:“爹,你又要说什么?”
看见姜雪君喜嗔娇羞的模样,大家都笑了!
紫宸又突然说道:“这里的事情已了,在下明天就要离开洛阳了。”
姜雪君说道:“这么快?为什么不多留几天?好让我带你到处走走。”
紫宸摇头道:“不了,我还要到杭州一趟,然后可能会北上京城。对了,姜小姐,你还记得说过要帮我办一件事吗?”
姜雪君红着脸点头道:“当然记得,不知道紫宸大哥要我帮你做什么?”
紫宸笑道:“今天晚上,我会来你府上,到时候再告诉你。”
姜雪君一听,红着脸笑道:“那你可记得要来。”

标签: 紫宸传奇 天下美人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