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异笔札 第一卷 鬼艳 (第二节)

2019-2-1 GodHank 玄异笔札

林千杰实在无话可说,只好摆了摆手。
陈平又吞着口水:“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衣衫不整逃出来,是不是有学生想对她……”
林千杰忍不住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他说着,不再理会陈平,一摔手,走了进去。
学校之中已经完全回复了平静,但是林千杰感到,类似陈平这样的怀疑在学校之中开始蔓延着。
这也是为什么林千杰打断陈平继续说下去的原因,毕竟对于任何一所学校来说,如果传出了有学生企图对一名美丽少女施暴的传言,这将会对学校的名誉造成巨大的冲击,这将影响到学校里所有学生将来在社会的名声。
幸好,虽然见过这名少女的人不少,可是他们和林千杰他们一样,根本就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不用多久,一场风波总算是平息下去了。
可是,当天下午,当林千杰想找陈平回去继续早上还没有完成的工作时,却发现陈平失踪了!
林千杰在十楼的教室里面一直等陈平,但是陈平却一直没有来。
林千杰每隔半小时打一个电话过去,可是电话同样是一直没有人听。
一直到午夜时分,林千杰已经回到宿舍休息,这时却有人敲门,门一打开,陈平便走了进来,神态看去极其疲倦。
他一进来,就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没头没脑说了一句话:“没有结果。”
林千杰不禁笑了起来:“什么事没有结果?”
陈平恨恨地一拳打在林千杰的电脑桌面上,林千杰认识陈平的时候已经很长了,但却从来没有见到过他像今天这样的动作,这也可以很好的说明他现在的心情是如何的糟糕了。
林千杰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等着他解释。
过了一会儿,他才道:“我过去八小时内,找了很多地方,打听了许多的学校,几乎整个西安城都跑遍了……可是还是没有结果!”
林千杰恍然大悟,“哦”的一声,他立时想到了那个美丽之极的少女,不可否认,这少女也是林千杰长这么大以来,所见过的最美丽,不,应该是最完美的女孩!
你无法从她的身上挑出一丝的瑕疵。
林千杰笑道:“那看来你和她似乎没有什么缘分。”
陈平的精神有点犹豫,又有点尴尬,来回踱了几步:“我无论如何都要再见到那少女!”
说着,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她真是美丽,虽然我见过不少的女人,但是却从来没有见到过美丽到这种程度的少女,我想,你也跟我一样,难道不对吗?”
林千杰闭上了眼睛,想一会儿,确实,在他所见到过的女人当中,包括电视上的女明星也好,世界顶级的模特也罢,都无法和那位少女的美丽相比,但是他的嘴上却说:“不见得,世上有的是美女,人体美究竟可以到什么程度,我想几乎是没有止境的,也许在你我不知道的地方有比那少女更美丽的女孩也未尝可知。”
陈平有点迷惘,连他的声音听来都是空洞洞的,道:“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动人的女孩,那实在是叫人迷恋的美丽。”
林千杰一听,陡然吃了一惊,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才好,那少女无疑确实是非常的美丽,当然对异性是一种极度的吸引,也足以引起异性的遐思,但是这时的陈平不但失魂落魄,而且就连语气神情都有深深的迷恋,这实在让林千杰绝对有点难以想像!
林千杰道:“陈平,你……你该不会……”
没等林千杰说完,陈平已经接了上去:“是的,我爱上她了,我想,如果让我轻拥她美丽的身体一下,我会为她疯狂!”
林千杰叹了口气,道:“我看你现在就已经为她疯狂了。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对她可是一无所知!”
陈平没有说话,低下头,想了一会,才挥了挥手,走了出去,一副在恋爱中的少年一样!林千杰望着他的背影,不由自主地摇着头。
陈平走后,林千杰便上床休息了,很快,他便沉睡了过去,毕竟忙了一整天,当身体一接触到柔软的被单,困倦之意就势不可挡的向他袭来。
那天晚上,林千杰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见中午遇到的那位少女正站在无数的白色的花圃中对着自己微笑,可是,当他想要走近这名少女的时候,白色的花圃瞬间全部枯萎了,少女那张本来美丽无比的脸开始不断的变形,变成了难以想像的恐怖的脸……
林千杰是被一阵又一阵的敲门声吵醒的,睁开眼一看,天色早已大明,敲门声还在继续着,他连忙一跃而起,开了门,看到在门外的是陈平。
陈平的神情古怪之极,脸白如纸,可是又兴奋,又疲倦,他脸色之苍白,叫人心悸,夹着一份报纸,门一开,他就大踏步走了进来,把报纸拿在手上,兴奋的叫道:“杰,你看!”
林千杰实在是莫名其妙之极,他从陈平的手中接过报纸,翻了翻,一看之下,他也不禁呆住了!
那是占用了相当大篇幅的一段故事,占了报纸的四分之一个版面,而且版面的背景是许多爱心和鲜花,而且里面的字都是红色的:
“昨天中午时分,在某某医学院五楼,走进电梯来的小姐,你千万留意,我见了你一次之后,晚上转侧难眠,又不知芳踪何处,自此日思夜想,倩影长留,只怕相思之苦,令人难以忍受,所以想再见小姐,想得肝肠寸断,小姐若不嫌弃,能与联络,真正恩同再造。痴心人联络地址、电话如下……”
林千杰看了这种似通非通,还要卖弄的几句文言,却又不伦不类的文章,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林千杰笑道:“这……不会是你刊登的吧?”
陈平红着脸,点了点头,表示承认。
林千杰心想,看他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昨晚也没有睡好,可能是一整晚都在翻弄那些什么“爱情宝典”之类的书籍,东摘西抄,然后乱七八糟的拼起来,才有了这样的文章。不过这也是在难为陈平这小子了,以前一把钞票扔出去,事情自然就水到渠成了,这一次还是林千杰看见过的,最花心思的一次。
想到这里,林千杰取笑道:“我看,你是疯了。”
陈平陡然涨红了脸,呐呐道:“人们不是说……爱情会让一个人为之痴,为之狂……”
其实,林千杰不知道的是,就连陈平自己也曾经觉得现在的自己有点奇怪,虽然那少女确实十分的美丽,但是自己见过的女人也不少,怎么自己就对她如此的迷恋?就好像连自己的理智都无法控制自己对那少女的绮念一般。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正常的人,进入了一团漆黑的迷雾之中,虽然视力正常,可是却无法辨别方向。
在经过无数的思考之后,陈平为自己下了这样的结论:
世上的确有许多爱情,在旁观者看来,是不可思议的荒谬,是不可理喻的怪诞,是令人恶心的肉麻,但是那些感觉,都是旁观者的感觉,当事人是一点也不会有这种感觉的,当事人只是热烈地爱着,爱情的滋味如何,也自然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知道!爱情是理性范围以外的事,是全然不受人的理智所控制的,是一种感情上的爆发,是完全没有道理可论的。
有了这样的结论,自然一切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可是林千杰却不想和他一起发疯,所以便转换了话题:“对了,今晚就是圣诞晚会了,我们还是赶快去把昨天没有完成的工作做完吧。”
其实预定是昨天完成的,只不过因为陈平的失踪,所以才会拖到今天。

标签: 玄异笔札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