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评】高铁负债:数学专家来救火

2019-1-30 GodHank 有声小说

前言

倍儿犀利的商业资讯点评,忒靠谱的互联网创业指南,尽在晓云商业时评


点击订阅专辑 搜索公众号:晓云老师 获取最新资讯


各位听友大家好,我是晓云老师,今天跟大家谈一个跟“高铁债务”有关的话题



昨天啊,就是小年,回家早的朋友们,今年过年的第一波饺子怕是已经吃上了,剩下目前还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一边抹眼泪一边改ppt写代码的朋友,估计现在兜里火车票也都已经买好了,到时候直接拎包儿奔火车站,过年也耽误不了。早年间春运一票难求,望眼欲穿回不了家的光景,随着我国铁路的运力提高,现在已经大幅度的缓解。这事儿除了上面英明神武的领导以外,我们客观的讲,前几年进去的刘志军刘哥,在高铁建设里面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虽然刘哥贪了不少钱,最后给送进去了确实是罪有应得,但是人家工作能力也确实挺强,把高铁这一摊从0到1的给干出来,功劳不敢说,苦劳确实还是有,该承认也得承认。现如今我国的高铁冠绝全球,连世界老大美国那边,从小布什,到奥黑,再到川巨巨,这么多年,议会议来议去,到底还是没脱离纸上谈兵,老百姓只能花大钱坐飞机,这时候,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立马油然而生,晚上7点打开电视机,能就着中央一套多吃两碗饭。



不过啊,自豪归自豪,晓云老师不由得往深里面想了一步,那为什么川巨巨那边,发达国家里面,世界都当了老大了都建不起高铁,反而让咱发展中国家先干起来了呢?其实啊,这道理也很简单,就是一个字儿,钱。高铁是世界上不能说最先进的技术,也算是比较先进的技术了,坐起来嗷嗷快没问题,但是这建造的价格,也是嗷嗷贵啊。那有多贵呢?晓云老师给您摆几个数看看。2005年的时候,咱们铁道部,也就是现在的中铁总,负债也就差不多4000多亿,虽说看起来挺大,但是架不住咱底儿厚人多收的上来钱啊,这事儿也就算了。可到了前两年,2016年的时候,再一看,我的个乖乖,这负债嗷的一声变成了4.72万亿,对,您没听错,就是万亿,这里面,至少有3.3万亿是建高铁和动车组的钱。瞅见没有?债务直接翻了快10倍,任何数字,只要是到了万亿这个级别,就能跟国家GDP的数量级一起来叫板了。也难怪川巨巨这边搞不定,你想啊,人家两党制,又是小政府,您今天敢批这么大一笔债务,下一届不只是您,分分钟您这党派以后就别干了,您真以为自己是日月神教的东方不败,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呢?



不过啊,这钱借了也是借了,咱又不用考虑换届的问题,不就是还钱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啊?不过啊,到底要还多少钱呢?这个数咱得这么看,刚才说了,基本上就是3.3万亿的高铁建设费,银行的利息,咱不能是因为国家项目就不收吧,不然这么大的钱银行一秒钟就倒闭了,那么利息多少合适呢,肯定不能是跟大家伙去银行一年八九个点的利息,基础设施贷款,加上各种补贴,差不多砍一半,四点五左右可能差不多,这贷款利息就奔着1500亿去了,那您一年高铁运旅客挣多少钱?呢,嘿嘿,中铁总朝您微微一笑,送您俩字“保密”!想想也是,这种机密数据,你小破老百姓瞎操什么心啊?不过呢,根据已有的数,整个中铁总客运收入,就是2800多个亿,把历史上占半边天的一般铁路的刨了,剩下一半1400个亿,离着还利息的1500还有一丢丢的距离呢,至于还本金的事儿了,您是想也不用想,提也不能提。您想,这大家能不揪心么?



这个时候啊,大家心里两个问题,自然而然地就产生了,第一个问题,明知道还不上,这银行怎么还愿意贷呢?这第二个问题,不还也不是事儿,这钱从哪儿出呢?今天啊,听晓云老师给您挨个唠一唠。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银行还愿意贷?有人说,这是国家指示,你不干也得的干!晓云老师微微一笑,您还是太年轻了,高铁贷款这块肥肉,大家抢都抢不过来,怎么会嫌弃不想干呢?你想啊,一般银行靠什么赚钱啊,可不就是存款贷款之间那点利息差么?您借的时间越长,利息给的越多,拿买房举例子,在帝都买个600万的房,30年贷款以后,您实际兜里掏出去的钱,差不多是1200万,翻了一倍。您借得时间越长,银行越高兴,能收利息躺着赚钱谁不愿意啊?高铁这边,只要您利息照给,您借一千年我都给您玩。这时候听友不乐意了,您就不怕人家赖账不还?晓云老师哈哈大笑,高铁这买卖万亿级别,这就是国家级别的生意,谁能给他担保背书啊,只有国家啊,有道是赌民企不如赌国企,赌国企不如赌国运,只要是国运昌隆,又不担心换人,我又怎么怕你不还钱呢?



看完了第一个问题,咱再来看第二个问题,钱最终本金也是要还的,今天没有,那还能一辈子没有?那这个钱从哪里出呢?套用互联网企业一句话,这羊毛出在狗身上,客运不行,咱靠货运啊!高铁这么快,送货那不杠杠的么?晓云老师拍拍您肩膀,小同志,想法挺好的,缺点还是那句话,太年轻了!这高铁能不能送货呢?咱实话实说,送个快递还行,2012年的时候,铁总就说要跟快递合作,考虑接入淘宝平台,把送小件包裹这事儿提到日程上来,但是行归行,这真做起来,问题多了去了,高铁停靠时间就那么一两分钟,用现在客运的车皮上的那个小破门,装卸效率特别的低,而且空间有限。这些还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玩意儿它毛利太低,杯水车薪,费半天劲基本上不赚钱啊!那这时候各位小云彩的脑洞就都开起来了,那运快递不行,咱运煤运铁运沙石怎么不行呢?晓云老师一口老血就吐出来了,您这脑洞确实大,且别说更专业的什么火车和客车牵引方式不同,单就线路来讲,高铁的钢轨它设计上就不允许承受过大的重量,而且运这些工业品,货车的制动,敞口的设计装卸,还有撒砂器控制等等全是问题。所以您瞧,距离短1000公里以内,您跟汽车效率差别不算太大,1000公里以上,您这成本比飞机还高,再加上一堆的物理和工程设计上的限制,直接拿来拉货这件事,您就别瞎操这个心了。



明白了高铁几乎不能运货的道理,大家两手一摊,不能运就不能运吧,能把人运好就行了,套用赵本山老师一句话,要啥自行车啊?不过啊,就单运人这一件事,现在也做的是差强人意,大家一听不乐意了,这现在挺快挺好的啊,啥叫差强人意啊?晓云老师两手一摊,这差强人意,指的是赚钱水平,您既然运人,那运的越多显然越合算啊,不过现在国内,就算是运输密度最高的京沪高铁,运输密度也就凑合到小日本子的新干线的一半。这个事儿,跟技术先进不先进没关系,关键是人多,小日本子国家小人口密,全国超过一半的人都挤在那几百公里的铁路线旁边,天天指着它过日子,到咱这边,论长度,咱冠绝全球,一家就顶世界所有其他家加起来的两倍,但是一论密度,立刻歇菜,以相对较新通车的兰新铁路来说,运输密度只有小日本子的3%不到,本来就贵,还没什么运量,这账要能算的过来,才是活见鬼了呢!



不过啊,这活见鬼的事儿,可不只这一遭。您这大把的钱洒在了客运上面,财政盘子一共就这么大,那货运那边一对比,基本就算是纹丝没动,跟水运,还有公路运输相比,咱满打满算也就算个老三。想当年05年那会儿,铁老大还真的算是铁老大,一人占着货运半边天,谁曾想,马云爸爸的淘宝横空出世,把小件快递包裹哄起来了,十年一眨巴眼儿过去,到了16年,公路运输大幅增长,铁老大的份额却只凑合剩下个15-17%,大家一听这个又不明白了,凭什么淘宝起来了铁路反而下去了啊?不能用铁路送小包么?晓云老师拍拍您肩膀,这能送是能送,干线运输靠铁路确实能解决一部分问题,但是一方面,跟大宗货品相比,小件包裹屁事儿特多,又是民营企业,天生跟铁老大就不对路子,另一方面,铁总一看客运不赚钱,算盘就全打到货运上来了,直接导致的后果,铁路和公路的价格差不多,有的时候还不如公路,铁路每吨公里的价格,从04年的8分到现在的一毛五翻了快一倍,跟国际上横向一对比,人家公路运比铁路运贵3倍,咱一样贵,不仔细琢磨琢磨,您八成以为自己智商就要告别自行车了。



那既然这账眼见就要算不过来,咱要不先缓缓?缓缓? 你乐意地方能乐意? 眼见着咱这经济王小二过年,是一年不如一年,房地产救国之路,搞得民营经济生不如死,如今还要往上硬拉,靠什么啊?还不是又回到基建狂魔这条路上来了?要说咱国家这基建总量,这些年是傲视群雄,抛开高铁不谈,就拿基础的水泥来说,咱国家水泥企业参与世界排名,必须得先扣除中国市场才能跟人家排,不然前五名开着望远镜看都没别人了。就这样突飞猛进,我们地方上还不满意,觉得高铁还没过自己家乡,还没拉动够地方经济,更要大干快上,早年间一横两纵,现在四横四纵还不知足,咱还要建米字型,照着象棋那个格子来,以为自己是个“仕”还能斜着走,晓云老师觉得,你要是再借丫俩胆儿,他能让您按北京二三四环这样建出画圈儿的铁路来,您说不服行么?



那这时候,问题来了,这都欠一屁股债欠成这样了,还敢再举债?这时候啊,地方上面微微一笑,哥们儿你听说过借新还旧么?欠银行一百万,你是三孙子,欠银行一百亿,您就是银行的亲祖宗,虱子多了不咬,到时候两手一摊,地上一躺,老子没钱你怎么着吧?你要是敢带人到办公室讨债,死字儿怎么写知道么?既然都是左右穿一条裤子的,都是国家的买卖,那就只好还款期限十年变五十年,五十年变一百年,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且说实在的,四年一届政府,等下一波儿上来,这就是历史遗留问题,留给新一届的大智慧去解决了,您现在又有什么可着急的呢?



不过啊,这话又说回来了,在我朝啊,这事儿都要多往深里想一层,地方这个算盘,其实打的比刚才我们说的这个精细多了,您想啊,为什么建高铁啊?方便出行是一方面,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您高铁一建,这高铁站旁边的地价房价是不是就都起来了嘛?这一起来,我倒手一卖,这钱不就又出来了么?话说房地产救国,真是一条康庄大道。为了还债,我们号称“稳健中性”的滔滔不绝的印钞流水一开,哪儿能刹得住啊?不过啊,这个钱要是真流到猪肉,流到大白菜上面去,让CPI涨了起来,群众不跟你玩命么?那怎么办呢?只好把钞票变成砖头,砖头盖成房子,然后房子不许卖,这通胀不就控制住了?这想法好是好,可惜啊,我们国家最大的问题就是发展不均衡,一线城市还不够住,三四五线城市早就供过于求了,楼盖起来不难,这贬值贬的一快,哪个银行撑得住啊?大家都明白,房地产这个行当,要想撑得住,就得有人住,既然城里人不住,各位心里都跟明镜儿一样,下一步应该怎么走了吧!



说到这里啊,晓云老师心里无限的感慨,上面三令五申,说卖地的好日子到头了,但是吃惯了大鱼大肉,换成清粥小菜,有几个人还能咽的下去?最后变着法儿、拐着弯儿也要弄回这条老路上来。依晓云老师老师看,与其拿着这些钱去建高铁拉房地产,不如塌下心来,老老实实地把咱们的货运铁路,跟海运港口连一连。您自己瞅瞅,那么大的国家,占着世界快一半的集装箱吞吐量,然后巨型的集装箱进来以后,神他喵的80%以上靠着汽车运而不是火车运,白占着自己铁路长的优势不用,最后一百公里解决不了,跟神经病一样,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明摆着的,放着这种简单的运货的事儿不干,非要大干快上运人的高铁,思路非要回到卖地上去,这就不由得让晓云老师想起一个数学家救火的故事,故事是这么讲的,一个数学家因为没钱,只好辞职去当救火队员,第一天人家考试,问,如果一间房子着火了,你怎么处理啊?数学家回答,赶紧接上水管子救火啊,人家点点头,问第二个问题,如果你发现一间房子没着火,你怎么办啊?数学家想了想,说,那我就把丫小样的给点了!考官大惊,你没事儿点人家房子干啥啊,数学家回答,这样它就变成我已经解决过的问题了。瞧见没有?这就跟现在我们解决债务的思路一模一样,既然老路那么好走,有啥动力想新的解决方案呢?还是让我们在基建的这一把大火里面,一边掰着烧焦的手指头,一边等着浴火重生的那一天吧!


音频下载: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U_bEQGiBiPYI9M4rc2I7aw 提取码:b1rd 

标签: 晓云商业时评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