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评】中学食堂丑闻:种瓜得瓜全抓瞎

2019-3-15 GodHank 有声小说

各位听友大家好,我是晓云老师,今天跟大家谈一个跟“中学食堂”有关的话题

本期节目一开头,先跟您说一声,这期节目想要说啥,您一看标题立马心里明镜儿一样,做节目的时候我就知道,本期节目基本上只有被和谐一条路,所以咱把这句提醒放在开头,您要是怕听不见,赶紧关注我的那个“晓云老师”的微信公众号,微信切小鸡鸡没喜马这么快,如果您怕失联的话,赶紧加晓云老师个人微信xiaoyun67678,未来说不定还能听得见。

闲话少说,直接进入正题,今天要讲的就是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品安全这点事儿。 3月12日,也就是前两天的时候,有学生家长反映,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里面,小学部食堂的食品存在严重质量问题。严重到什么程度呢?您上网随便找几个没和谐的视频自己看就知道了,家长拍下来的来看,海鲜呢,已经腐烂,冷冻的肉也长了白毛,不少食物生了大肉虫子,本来应该是白色的米也变成了黑色,晓云老师也算是在养殖行业混过一阵子,负责任的跟您说一句,养猪的奸商给猪吃的,都比这个强,这回让人吃了,还是让小学中学的孩子吃了,我说没问题,您能信么?果不其然,孩子出现了各种身体不适,开始家长以为也就是孩子挑食,没想到在学校吃的猪都不如,去医院检查,人家医生直接提,就是长期吃霉变食物引发的问题。事情一出,家长悲愤交加,各种行动一出来,当时又正值全国的公仆们开会期间,出现什么结果,大家用屁股想都知道会发生什么。和谐社会嘛,要理性维权,所以您瞧,晓云老师一不上街,二不拉条幅,就在一亩三分地上,做个明知会被删节目,您说,是不是得发个良民证呢?

话说学校食品安全的事儿,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远里都不说,就光这一两年间,您随便上网搜,上海的国际学校,深圳的民办学校,河北的学校,层出不穷。问题就来了,这都不是量子通信,火箭上天的项目,这就是小朋友们一天一两顿饭,怎么我们天天放卫星,这点屁股都擦不干净呢?这个事儿啊,您得听晓云老师从头跟您捋一捋。

首先咱们得先看这些问题的共性。爆出来问题的都是什么学校啊,包括这次成都的事儿,百分之八九十都是私立学校。这时候小云彩迷糊了,这成都七中不是公立的么,怎么变成私立了,晓云老师拍拍您肩膀,成都七中是公立没错,但是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是私立的。实验学校背后,是港资的冠城集团,为什么叫七中呢,是因为跟七中有合作,您简单理解,就是买了个冠名权,实验学校是100%冠城的产业,这个冠名费200万一年,交给了成都七中。七中以前满不满意我不知道,反正这次躺着中枪值不值这两百万,他们得自己掂量。这拿着金字招牌,披一张皮就李逵变李鬼的做法,各地早就屡见不鲜,晓云老师就不多废话了。

好了,那既然是实验中学是私产,又要了冠名,到底准备干什么呢?干什么?不赚钱还干个P 啊?但是这件事儿,最吊诡的一点,就是这实验中学,他是个非营利机构,按照我国的《民办教育促进法》的规定,义务教育覆盖范围内,不许建营利性的学校。那非营利性机构,怎么又跟赚钱扯上关系了呢,晓云老师这里,就不得不给您普及一下这背后的商业套路,

为什么非要弄非营利性啊,晓云老师送您俩字,免税,这俩字在中国今天有多大分量,您做过买卖心里都明白,那又要攀着免税的牌子,又要赚钱怎么办呢,您别急啊,咱还有招,学校不赚钱没事,您学校可以通过协议,把日常经营,用管理费的方式支付给背后的企业,这不就完了么,对于学校,这就是成本,对于背后的企业,这就是利润,左边兜里掏出来,放回右边的屁股兜里,这圈圈绕的逻辑,早就被我们民营企业家玩的是炉火纯青,加了这道防火墙,税也不用交了,利润没少拿还比原来更高了,这好事,换谁谁不愿意呢?

但是啊,又有行业资深的小云彩问了,说你间接控制也不行,中国法律禁止外资参与我国的中小学啊,晓云老师就笑了,您也是太年轻了,这破规定挡得住谁啊?我跟国内的学校的举办方公司签个协议,我不拿您公司的股份,这不就不算控制了么?但是啊,我把表决权,财产权,分配权通过协议往境外的企业这么一转,这跟直接控制,又有什么区别啊?瞧见没有,这样一来,不仅非营利的学校变成了可以营利的,国外监管少的地方的上市公司,还可以通过金融控制了,这本来好好的一所学校,一通骚操作猛如虎,不就变成了赚钱的机器了么?

那实验中学实际赚不赚钱呢?您想啊,我都费这大劲儿把这些关节打通了,不赚钱我忙个卵子啊?按照16年的数据,实验中学一家的利润,就奔着9000万人民币去了,这要再多收几家学校,多冠名几个牌子,那不天天数钱数到手抽筋儿啊?而且啊,您既然都算是在资本市场是漏了个小脸了,自己赚钱不说,不少其他的上市集团都看着这利润结构,垂涎欲滴想要收购,这买卖做的是风生水起,您说,这能不算是个好买卖么?

不过啊,赚钱归赚钱,这次食品安全事件罪恶的源头,其实不在这里,而是在对赌协议,你既然上了私营上市这条贼船,那就得按贼船的规则来玩儿。你上市不要融资么?那资金方是吃闲饭的啊?拿了我们这么老些钱去滚雪球,你不拿点业绩出来看看,把老虎当hello kitty啊?所以您瞧,既然对赌有要求,除了扩大招生,收学费开源以外,节流方面,饮食对于学校来讲是几个大的开销之一,不把这个口子捏小了,对赌协议的利润要求怎么完成?大股东的利益怎么实现啊?急功近利之下,找个不靠谱的公司包出去,压低成本,这简简单单的光明大道不走,难道还要我们费那么多脑细胞,雇那么多贵的人工,费劲巴拉的做运营优化么?这上下心里翻个儿一权衡,怎么选的大家也都能看见,悲剧可不就发生了么?

这时候问题来了,既然是急功近利出的问题,那解决方案是不是就是收归国有完事儿呢?您现在去上网看这事儿的评论,恨不得有一半多都是这么想的。这个事儿啊,晓云老师旗帜鲜明的反对,是不是出问题私营幼儿园多?这确实是事实,但是什么问题一出,就必须全归国家,国家就是千手观音,这么多领域管的过来么?管的效率能更高么?这就跟经济领域一个道理,举个例子,经济犯罪从体量来看,民营经济占大头,那能说我们就不要民营经济了,全国有算了,这不就是开历史倒车,给孩子洗澡,连孩子带脏水一起泼了,这是解决问题的思路么?再说了,国外那么多私立的学校,小中大学都有,世界知名的也有的是,人家管的挺好的,怎么就非要国有的才行呢?所以这问题,肯定不出在所有制上面,咱们得把这个前提先放在这里。

那不是所有制问题,那是什么问题呢?晓云老师觉得,主要是监管的问题,是不是让卫生监察天天下去各个学校转,就能解决问题?这种方法,还是效率极低的做法,不足取,要依着晓云老师,监管这个事情上,两种做法一般比较有效,第一种,叫集中式监管,成立有限的几个食品供应公司,专供学校,用菜,做的是净菜,消毒等等之类,由于有规模效应,企业是有能力可以置备更好的设备的,其实以晓云老师在食品行业的经验,大中型的净菜处理和食品处理公司,口味咱先不谈,就从干净程度上,只要是规范做,其实很多时候比家里自己洗菜不差,可能还更好,这样集约效应一起来,公司这边能赚上钱了,监管这边,由于你不用每个都管,就抓这几个点,反而管理成本更低,这不效率就上来了么?

除了集中监管之外,还有一个辅助手段,加家长监管。谁最在意孩子健康啊?还不是家长么?一个学校这么多家长,组成委员会,赋予权利,轮流过来抽查,这检查的细致程度,肯定比卫生部门来监管要好的多啊!这时候有人说了,我还要工作,哪有那么多时间天天盯着啊,晓云老师两手一摊,没让您天天去啊,那么多家长,大家轮吧,一个人三个月也未必轮的上一天,而且是抽查,又不是24小时蹲着,这个强度您要是说学校家长都接受不了,那我觉得也是矫情。这集中监管,辅助上家长监管,能解决大半的问题,这也不失为一种解决方案不是?

刚才谈了谈解决问题的出路,晓云老师坐下来,不禁一声长叹,我们国家的孩子、这些花朵儿们,从一生下来就是hard模式,吃奶的时候,喝的是三聚氰胺,上幼儿园,红黄蓝的老师拿小针追着扎,好不容易活到了小学中学,去医院打的是问题疫苗,每天中午还吃发霉的饭。您说我们这些当家长的还担心个P的高考,能不能活到高考这都是个问题。国外也有私营幼儿园私营小学中学,不是说人家完全不出事儿,人家出的密度频率,特别是恶性的程度,比我们这边看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往浅层次里面说,是钱催的问题,什么什么资本每个毛孔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是深层次里面,晓云老师觉得,这就是缺乏敬畏之心,缺乏信仰。您具体是信马克思,还是信上帝,这事儿晓云老师管不了,但是不管您信什么,不戕害孩子这件事儿,除了那些丧心病狂的恐怖组织,恐怕也算是人类的基本底线了,明知道自己产品的用户是主要是孩子,还能下得去这种狠手,而且明显是故意的,平均的道德底线之低,也基本算得上是十八层地狱挖地下室了。咱实事求是,任何社会,有几个坏人都免不了,但是这两年我们这边层出不穷,而且针对的都是手无寸铁的孩子,从下一代下手,断子绝孙,您说这能不寒心么?

这种信仰崩坏的根儿上的源头,晓云老师没胆子提,但是这几年这种情况变本加厉,跟卖地这事儿脱不了干系。您想啊,房子十年翻十倍,年轻人这边,要结婚生孩子,马斯洛需求金字塔就放在那里,没有房谈什么幸福生活啊?靠工资的话,十年买一个厕所,不逼着大家短时间铤而走险么?中年人这边,好像你看着有房没事儿了,你工作事业有成,赚了钱干什么,想要投资,投资什么最赚钱啊?房子,瞅见没有?转一圈又回来了,而且别忘了,房子凝聚的财产又不是你的,打下来的江山一条政策就打包带走,你这边的焦虑和恐惧,不更上层楼么?整个社会一焦虑,就短视,一短视,就想赚快钱赶紧跑路,一想赚快钱,哪儿有那么多光明大道,可不就是剑走偏锋,怎么邪门儿怎么来么?

放下实验中学这事儿,您往社会上一瞧,基本上都弥漫着赚快钱的风气,什么破事儿都能跟快速割韭菜沾上边,做区块链,全世界都研究技术,我们研究怎么炒币赚钱,做电动车,大家都在埋头研发,我们竭尽全力骗补贴,弄个学校,人家琢磨怎么教书育人,咱们天天研究怎么绕过监管,降低成本,打包上市。全社会评价一家企业或一个人,都是KPI指标化,能不能赚钱先放在第一个,什么道德啊,约束啊,理想啊,都他喵的给我让路。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最后的恶果么?古人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当年你玩命卖地,把全社会的交易成本,以及焦虑的程度提到这个前无古人的水平,埋下了这么多罪恶的种子的时候,可曾想到今天这种种的恶果层出不穷,屡禁不绝么?真所谓天道轮回,报应不爽。一群学校孩子,吃发霉的东西吃坏了肚子,我们还能去去医院,大不了把嘴缝上,这事儿也就揭过去了,但是,晓云老师想说,要是一个民族都被霉菌感染了脏腑,坏了心肠,我们自己又当如何自处?我们的孩子又将何去何从呢?这大概是我们在座各位,都应该思考的问题吧。


下载: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eixAjK_DsrWZ5jZ8_v3org 提取码:0pnp 

标签: 晓云商业时评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