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时评】斯坦福招生舞弊:蜡炬成灰钱未干

2019-5-8 GodHank 有声小说

各位听友大家好,我是晓云老师,今天跟大家谈一个跟“教育”有关的话题

转眼间啊,我这个《晓云商业时评》的节目,也终于做到了100期,往回一看,从做节目第一天起,到今天为止,两档节目,每一个字儿都是原创,也原创了快80w字了。真所谓BB也是生产力,晓云老师从来都是生产力爆表,节假日、生病、哪怕是瘸了这都无休,等咱这商业时评在结集出版,时评这本书得比我刚出的《晓评》100期那个厚三倍,确实挺有成就感的。

那这100期这个大坎儿上面,说的什么好呢,想来想去,咱还是讲讲自己的老本行,教育。老云彩们都知道,晓云老师在北大当老师也当了快十年了,晓云老师一辈子,从学校到学校,一辈子就没出过这个圈,您要觉得我商业我自己不做生意您觉得我扯淡,那咱这回说教育,谁也说不着咱。那教育是教育,商业是商业,你一个商业节目谈教育合适么?晓云老师点点头,合适,今天咱们聊的这档子事儿,就是把教育当买卖做的,斯坦福招生舞弊这件事儿。

这件事儿呢,不是咱地面上的,发生在美帝那边。3月12日的时候,美国检方爆出招生丑闻,美国耶鲁,斯坦福等一众顶级高校,连同50个业界有名有姓的家长被起诉,爆出来的就是高考入学舞弊,花钱把自己孩子送进名校。具体的原委细节,网上一堆,晓云老师也不赘述了,简单来说,名校在考量学生的时候,除了高考成绩这些硬性的之外,还有你的特长啊,族裔背景啊,社会活动啊,父母是不是校友啊这些柔性的东西。人家动手脚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一方面安排替考刷硬分儿,一方面花钱疏通软关系,弄个小众体育项目的特长啊,转个十个弯儿的给学校捐点钱啊,变着花样帮您把孩子弄进去。您说这故事怎么这么耳熟啊,对喽,现在不是讲普世价值么?这种破事儿我们自己家这边,一年都听十几回,耳朵都听出茧子了,只不过这次对象变成了洋大人,我们广大吃瓜群众终于发现洋人跟咱一样,屁股擦不干净也长疮,不由得“切~”的一声不屑,做恍然大明白状罢了。

这次本来是国外的事儿,为啥国内闹这么大动静呢,关键是啊,我们送孩子上学的企业家朋友们,不仅有外国友人,还有一位中国朋友,步长药业的赵董事长。不仅如此,人家还特给国人长脸,脑残是残出了天际。别人家花50万美元,家里俩娃弄进去了。咱这边号称山东首富,步长药业的赵董事长花650万美子才弄进去一个闺女,人家贪腐案一共案值才2500万美元,丫一人早就占了快1/3,我他瞄的也是醉了,这智商离告别自行车也就一步之遥了。岳母他老人家要是活到今天,这哥们儿背后必须得纹一个人傻钱多速来六个大字。

不过,依着晓云老师看,这件事儿闹得大家愤愤不平的核心,是因为大家发现,教育这件事儿,本来是个很神圣很崇高的事儿,大家原来都讲教育工作者蜡炬成灰泪始干,后来居然发现,这蜡烛原来不是一般的蜡烛,是莆田承包寺庙的大师开过光的,一万九千八一根儿的蜡烛,那蜡烛烧出的灰,也能包个纸包香囊,一包八百八十八的卖给您回家保平安。教育沾上了铜臭气,这就是个生意。既然我们按生意来讨论,这就算落到我节目的范畴里面来了,今天晓云老师就把教育当成一个买卖,跟各位拆解拆解。

好了,既然当生意讨论,那教育这门生意的核心存在的原因是什么啊?我们广大自媒体从业者,这两年共同交出一份儿答卷,这答卷上就两字,焦虑。只要有焦虑,就有生意。越焦虑,这生意越好做。所有人古今中外,生老病死,几千年上下撸一遍,大的焦虑无非两种,第一,看不好病,第二,上不好学。可不是么,一个人的人生,三分之一的钱撒给了医院,三分之一撒给了学校,剩下才是过日子的。第一点看不好病不是今天节目的重点,这第二点上不好学,是谁也逃不过去。光屁股愁小学,小学愁中学,中学愁大学,高考一天没完,焦虑一天不停。那您说这焦虑有没有点道理呢?确实有点道理。中国外国家长心态都一样,都觉得只要是能送进好大学,这人生就成功了一多半。虽然晓云老师以亲身经历、血的事实告诉您,上了清华,去了北大工作,照样买不起清华北大学区房的一个厕所,但是好大学对人眼界心境的提升,确实是实打实的。为了更好的人生砸点钱,那不是也是天经地义的么?

这教育的焦虑,依着晓云老师看,分为三个层次,我们今天一个一个来看。

这第一层焦虑,叫准入焦虑,说白了,就是能进还是不能进。好的教育资源总是有限,人多又想进怎么办呢,各种歪门邪道就来了。早几年,孩子上学,咱们北京城讲求的是就近入学,这听起来很有道理,那怎么判断谁近呢?学校两手一摊,房产证拿出来,百度地图一打开,谁近谁远一目了然,既然房产变成了唯一标准,那房子就不再是房子了,变成了排队资格,这又加了一层属性,价格不窜天猴儿似得往上涨啊,市委一看,这好不容易控制住的房价,棺材板就要压不住了啊,一纸令下,都他喵的不许跟房子挂钩。学校一看,得了,不能拿房子做标准排队了,哥们儿你一不给我地,二不给我钱,校园就这么大,老师就这么多,那还是这100个指标,还是一万个人排队,现在又不许拿房子排了,那好了,这不是逼着我想别的幺蛾子么,于是乎,各种神奇的标准纷纷出炉,本来学校是面试孩子,变成了面试家长,专职太太家庭就比双职工家庭强,名人家庭就比穷教书的强,到了最后,上海那边报出来,你和你太太但凡胖点,孩子直接就失去上学资格,觉得你自己都这么缺乏自控能力,孩子怎么能有自控能力呢?神一样的脑洞是满天飞。后来上面一看,乱成这样实在没法收场了,大笔一挥,全给我抽签决定,那问题来了,你抽签不也还要有规则不是?随机派位也有个概率高低,这概率有跟什么有关系,诶,对咯,转一圈又回到房产证上来,真所谓“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我问你不服行么?

说完了准入焦虑,咱再看看第二层焦虑,叫补习焦虑,什么叫补习焦虑?您好不容易削尖了脑袋准入进去了,我就问您,除了课堂上教的,课堂之外的辅导班补习班,我问你是上还是不上啊,这就是所谓的补习焦虑。前几年上头对我们八九点钟的小太阳们关怀备至,觉得我们负担太重,要减负,硬性指标咔咔一减,老师一看,那基本是除了课本上那点,啥也不能多教啊,那妥了,咱还是三点十五老老实实放学吧,看着挺爽,实际情况是,上课讲的课本那点东西,恨不得全班都拿100,那我要分出个三六九等,怎么分啊?不用说,那考试就得往难里面偏里面整呗,上课就教一加一,考试专考微积分,你说我不去外面辅导能行么?好了,既然能力培养学校不解决,都要校外解决,这种外溢效应,妥妥养活了一众培训机构上市公司,学而思,新东方,VIPkid,加起来好几千亿的市值,那数大的,让我们广大基础教育工作者看的头晕目眩,扭头再一看自个儿学校三五千的工资,分分钟就想抽自己。

看完了第二层补习焦虑,这第三层焦虑,我管它叫台阶焦虑。这种焦虑,专门是那些学习倍儿棒的孩子家里才有。什么叫台阶焦虑啊,您好学也上了,辅导班也去了,分儿也够了,但是不好意思,世界上的学校,不是全跟中国一样,谁考的高,全靠分儿就能进去。就算在中国,您拿了校长推荐,进了自主招生,清华北大就能随便上?别地儿不说,北大自主招生这边,我眼睁睁地看着每年一堆一堆的往下刷人。都是地方上挺好的孩子,我要再分出个三六九等,怎么弄啊?还不是得上台阶么?这就叫台阶焦虑。不用说,解决问题的思路跟原来一样,能力培养都在课本儿外呢。这次山东赵首富这650万美子,基本也就是为了补齐这上台阶这半步。越到上面,往上找补约吃力。玩了命贴钱,顶多往上挪两步就不错,但是孩子和家里拼了老命都都努力到门前了,这临门一脚没踢好,父母是不是得后悔一辈子啊?那不用说,这帮人得焦虑,才是真正到了顶峰,这么大的焦虑,不顺坡儿下驴做点儿买卖,不亏得慌么?所以您瞧,洋大人这边,可不就为我们做出光辉榜样了么?

看完了上面三种焦虑,90%的当了家长的小云彩们已经快喘不上气了,好家伙,不进去要焦虑,进去更焦虑,学的越好,焦虑越多,您还让不让人活了?晓云老师拍拍您肩膀,您先坐下喝口水,我这儿真正的大杀器还没说了。这最后一层,也是最深层次焦虑,是只有您混教育圈,内部的人才能看到的,晓云老师管它叫分化焦虑。

解释固化焦虑之前,晓云老师先给您讲个我这几年在北大任教的一些体会,我就发现,原来我上清华那会儿,学校食堂里面,常能看见那些面色灰暗的贫苦人家的孩子,家里特别穷,穷得没钱给伙食费,就给孩子玻璃瓶带一罐辣椒酱,每天去食堂就买最便宜的馒头,就着辣椒酱喝免费刷锅水那个汤。这些年的在北大,晓云老师跟原来一样,吃食堂吃的比较多,发现这类穷孩子也是越来越少,这几年几乎绝迹了,晓云老师上课时候往下一瞧,底下学生个个不说人模狗样,但一眼也看得出家境殷实,从小不缺吃穿。这事儿往浅里面一想,觉得国家富强了,人民群众吃饱了,这不是好事儿一件么?但是您看着统计数据那80%的农村穷苦地区的长尾数据,按照比例我看到的也不应该是这种情况啊?思来想去,一个真正恐怖,真正值得深度焦虑的事实浮出水面,就是我们的教育,已经高度分化了。

什么叫高度分化,我举个例子,你从小就输在起跑线上,家里穷上不了好小学,上不了好小学,上好中学就困难,到了初中往上,刚才讲了,但凡好点的学校,都讲求功夫在书外。您家里吃上饭都困难,下学回家怕不是还要帮家里干活,您是准备上什么课外补习班,看什么课外书啊?这时候有人不服了,说996都干了,只要人刻苦,就能有出头之路,晓云老师拍拍您肩膀,真不一定,您要是真在底层,每天面对的困苦是你根本没法想象的, 当你买本书的钱都要从饭钱里面扣,每天睡不到三四个小时。这样的生活,就像高压锅的锅盖紧紧在头上,连喘气都费劲,您还跟我谈奋进?学校两手一甩,我就管基础的,眼界和能力培养推向家庭和社会,好像是素质教育了,其实反而造成了更大的教育不公平。

讲到这里,晓云老师忽然想起前两年我们系里一位同事,参加北大自主招生面试时候的一个小故事,当时已经进入到面试环节中后期,台下几个都是过关斩将很优秀的孩子,评委问,你们各自讲讲对中国高铁的崛起有什么看法?前几个学生侃侃而谈,到了又一个的学生,低着头的上来,默默想了好久,半天才跟评委说,不好意思,我们家里是偏远农村的,我从来没见过高铁,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晓云老师听了同事讲这个故事一阵心酸,对于这种背景的孩子,我们谈课外素质教育,谈什么拔高能力培养,这真的是教育最大的公平么?

看完了穷孩子,咱们再来看看富孩子。原来我们一说有钱人家孩子,都觉得是地主家的傻儿子,要啥啥没有,吃啥啥没够,就是一坑爹的货。这两年再一瞧,压根儿就不是这么回事。咱别的不说,就拿这次事件赵首富家的闺女来看,您就算把人家后来买通关系的这一层都去了,您光看人硬实力,就能吓死你,人姑娘就准备了8-9个小时,基本就相当于裸考。美国ACT33分,托福111分,这放在中国高考,基本就相当于750分高考,你考了700分左右的水平。再加上人家闺女弹琴骑马样样精通,这换在哪里,都是妥妥别人家的小孩儿,高高在上的榜样,瞧见没有?地主家的孩子,比穷人家孩子更上进,比穷人家孩子更优秀,我拿着家里资源垫底儿,开阔眼界提升能力,应对各种硬性软性的素质考试,我不比穷人家孩子强?我就算不拿这个650万美元买通关系,硬着往里砸,世界顶级的常春藤未必进不去,这事儿爆出来,人家就是拿个零花钱买个双保险,你丫不服你出来比啊?

晓云老师讲到这里,从尾巴骨蹿出一阵寒气,教育它确实不是生意,但是你拿生意的眼光去看教育的时候,你会发现,生意里面的一般规律,在教育领域同样适用,什么规律啊?就是资本获利,远比苦哈哈的工资获利来得多,来得快,还来得便宜。所以强者恒强。换到教育这边,一模一样,屌丝逆袭的故事有没有,有,人口基数在这里,找个个把儿不跟玩一样么?上面玩了命的给你鼓吹这种例子,让你们开开心心、满怀希望地往坑里跳。实际的情况,这扇大门基本就关的剩个门缝儿,大的统计数据一拉,普通或者贫苦人家孩子,举全家之力往精英教育里面去培养,一百个有九十九个半都是炮灰。有钱人家的孩子,花钱买时间,砸银子长见识,加上自己努力上进,持续垄断精英教育资源,无底的鸿沟越拉越大,但是啊,全社会的焦虑都在这儿,全社会的希望也在这儿,你又能挡得住谁把孩子往沟里面填呢?依着晓云老师看,这扭曲的教育,也许就是中国这个光怪陆离的商场上,为数不多的,最不能做空的一门儿生意吧。


下载: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mor1HmFcFaAjFmCqHgUZBg 提取码:y7bk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