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神的代价 第三十七章 贪婪的选择

2020-6-24 GodHank 终极档案

早上的四点钟,那时大多数的人还在睡梦中的时间,D休息了三个小时之后便到实验室拿走了上村浩之的“成果”,然后自己一个人来到了研究院门口的一支路灯之下。
他自己一个人蹲在灯光之下,低着头,似在沉思。
当然,不难看出,D是在等人,因为只有等人才会有这样的表情,这样的举动。
大约十五分钟之后,一辆休息的相当华丽的雪糕车缓慢的来到了D的身边,那是D的流动对策室,而开车的人自然就是孙欣蕊。
孙欣蕊打开车门,对蹲在路灯之下的D喊了声:“嗨,让你久等了。”
D站起身来,应了声“没等多久。”便跳着上了车。
孙欣蕊看了看D的身后,又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人?他们呢?”
孙欣蕊口中的他们自然就是指真希和那个不言不语的小男孩。
D有点答非所问的淡然说道:“真是没有想到,一个小孩子竟然会拼死去报仇……”
虽然D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话,但是孙欣蕊通过这好像答非所问的话中明白了D的意思,真希一定是失手被擒了。
孙欣蕊叹了口气,道:“那是当然的,看见自己的父亲在面前被杀,如果是我,我也会这样做……”
她顿了顿,又接着道:“可是我已经没有父亲了,就连唯一的养父都已经死了。”
D淡淡的说道:“不过,他那时候走得非常的安详……”
虽然D说话的语气还是无比的平淡,让人听不出任何的感情,但是眼睛是不会说话的,孙欣蕊通过D的眼神,便可以清楚地知道,D其实非常的想念自己的养父,道格拉斯。
“是这样吗?”孙欣蕊道。
D看了她一眼,然后接着说道:“也许吧。”
孙欣蕊也同样看了他一眼,然后非常可爱的笑了笑,但是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把脚下的油门踩了下去。
车,带着昏黄色的光芒在黑暗的大路上奔驰……
孙欣蕊突然又对D说道:“你知道么?我们已经查到了,久能他们似乎要逃亡到国外。”
D却摇了摇头,道:“你不应该用‘逃亡’这个词,它们不是逃亡,而是有所行动。”
孙欣蕊笑道:“哦?那按你所说,你是不是在暗示他们已经成功的研发出解毒剂了?”
D还是摇了摇头,道:“不,透过抓拿真希,令到绿色伊甸园的人误以为解毒剂已经做好了。而且我似乎已经抓到了久能的思路。”
孙欣蕊又问道:“那按你所说,你觉得久能会怎么样去散播那些病毒?”
D回答道:“他们会利用久能原来的特殊身份,直接伪装成医务人员运送紧急手术病人的样子,便可以在最低限度的检查之下,登上国际航班的客机。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甚至会骑劫那架客机。”
孙欣蕊听着D那有如目见的完美推理,终于收起了笑容,认真地问道:“那你说他们的目的地到底是哪里?”
因为只要知道他们的目的地,就可以透过检查航空记录来得知久能他们要乘坐那一班客机离开日本。
D还是淡淡的说道:“根据他们的目的,可能成为目标或者够资格成为目标的国家只有两个。”
孙欣蕊问道:“那两个?”
D回答道:“一个是拥有着世界很大一部分人口的中国,还有一个是拥有着世界霸权的美国。”
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不过,因为有维斯克这样的人在他们当中,所以我相信他们一定会选择美国。”
孙欣蕊一听,不解道:“为什么?如果要减去人口的话,不是应该选择中国才对么?”
D解析道:“如果拥有世界霸权的美国突然乱了,世界很可能也会跟着乱作一团,甚至有可能爆发另外一次的世界大战,这样同样可以达到消减人口的目的。所以,在两边都可以的情况下,本来看上去是次要的东西就会变得重要。”
孙欣蕊还是无法明白D话中的意思,于是追问道:“我还是没有明白,到底维斯克为什么会坚持选择美国?”
D回答道:“维斯克这个人,对于他来说,环保也好,消减人口也罢,那很可能都只是他的借口,他没有理想,只有贪欲,对于这样贪心的人,只会去一个有利可图的国家……你明白了吗?”
孙欣蕊点了点头,道:“那我们现在应该去的地方?”
“东京国际机场。”
…………
东京,作为经济大国日本的首都城市,其国际机场每天往来世界各地的国际航班就有上百的班次,单是往美国的班次估计就不少于一天十次。
东京机场第五检测站台,与一般乘客的检查台不同,那是为了给一些特殊的人进行检测的地方。
此时,穿着一身西服的维斯克,对一名机场检测人员说道:“麻烦你了。”
他一边说,一边把一个公文袋交到了检测人员的手上。
那名检测员接过维斯克手中的公文袋,打开一看,果然里面放的确实是有效的病人转移批文,而且批文是由亚洲最有名的传染病研究中心所签发的,而且早在昨晚,机场方面也已经接到了亚洲传染病研究中心的通知。
所以那名检测人员只是看了一眼,然后笑道:“是JTS203航班是么?”
“是的。”维斯克意外的非常客气。
“与你们同行的还有久能博士,还有……”
不等他的话说完,维斯克已经接着道:“还有本人,维斯克。”
维斯克一边说,一边把身份文件交到了那名检测员的手中。
“麻烦你了。”检测员一边接过维斯克手中的文件和护照,一边非常有礼貌的说道。
当然,有亚洲传染病中心作为担保,检测自然就会变得相对低一些,检测人员只是通过文件上的照片把久能,维斯克,还有那躺在担架上的真希核实了一下,便对维斯克说道:“可以了,我预祝你们手术可以成功。”
检测人员一边说,一边把那些身份证明文件交还给维斯克,然后说了句:“再见。”便发行了。
维斯克和久能看着检测人员的离开,冷漠的笑了笑,便带着真希离开了检测站,往特殊登机道而去……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