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烽烟燃起

2023-2-21 GodHank 再世缘之最美夫郎

只是,赵茹嫣才刚把那床脚加固好,连口水都还没有来得及喝上,杨澜却忽然闯了进来,她神色很是紧张的看着赵茹嫣,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赵茹嫣和她共事多年,她的一个神情,一个眼色,赵茹嫣便能够明白她的意思。

她望了边上的慕容止一眼,然后便对杨澜说道:“走吧,有什么事,我们出去再说。”

她说完,便想要拉着杨澜离开。

而一直在一旁看着的慕容止,没有问赵茹嫣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就算他不问,看着杨澜此刻的紧张神色,他大概也能够猜得出来。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慕容止只是柔声的对赵茹嫣说道:“茹嫣姐姐,去吧,记得小心一些。”

赵茹嫣一听,转头对着慕容止温柔一笑,应道:“我会的。”

说完,便和杨澜一起,快步离开了。

慕容止不傻,他知道,赵茹嫣此次的责任重大,所以,他本不该来这里的,可是,为了躲避赵荿嫣,他还是来了。

刚才,赵茹嫣还在时,他只是在强作镇定而已。

现在,赵茹嫣离开了,不安的神色便再也忍不住的浮现在他那清俊无双的脸上。

他的心中,无比的忐忑,直至天黑,赵茹嫣还是没有归来,只是来了一个侍卫,她来只是为了告诉慕容止一声,赵茹嫣没事,让他不要担心,随后便离开了。

虽然得知了赵茹嫣还是安全的,但他还是觉得十分的不安。

那天晚上,慕容止基本没有睡。

因为他真的睡不着。

因为担心而睡不着。

当慕容止再一次看见赵茹嫣时,那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当赵茹嫣走进屋子时,慕容止便见,赵茹嫣身上的衣服很是脏乱,上面还有着斑斑的血迹,也不知道,到底是她赵茹嫣的,还是别人的。

他甚至可以看得出来,此时的赵茹嫣十分的疲惫。

她原本那双又大又灵的眼睛,已经有了一圈浓浓的黑印,显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

赵茹嫣是燕王赵玉环的女儿,她这一次来,是行巡查监督之责。一般而言,是不会亲上前线作战的,但是,现在她身上的斑斑血迹,却也表明了,双方战况之激烈。

慕容止快步迎了上去,一把扶住了赵茹嫣。

赵茹嫣也对慕容止微微一笑,抽回那只被他扶住的手臂,自己朝里而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容止,我现在身上可脏了,小心污了你的身子。”

慕容止却追了上去,不管不顾的再次挽住了她,口中说道:“你也累坏了吧,你瞧你,连路都走不稳了,还是我扶着你吧。”

赵茹嫣确实是累极了。

毕竟,她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

甚至都没有合过眼。

她知道,这一次,绝对不能有失。

因为她的身后,就是冀州的百姓,还有……她的容止。

赵茹嫣脚步停了停,低头看了慕容止一眼,见他神色担忧,迟疑了下,终还是没再抽手出来,任他搀着自己,进了屋子。

慕容止扶着赵茹嫣到了榻前坐下,待要叫人送茶送水进来服侍,一个转身,眼角瞥见她衣衫之上沾着的斑斑血迹,视线一定,柔声的问道:“茹嫣姐姐,你受伤了?”

他虽然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一些,但他的神情,还是出卖了他。

赵茹嫣当然能够看出他的担心。但她却不想让他为自己担心,所以,只是微笑着回答道:“没事,大部分都不是我的。”

慕容止一听,再也装不下去了,紧张道:“大部分?那也就是说,茹嫣姐姐,你也受伤了?伤在何处?”

赵茹嫣笑着回答:“不碍事,就是被流矢擦伤了手臂而已。”

慕容止一听,连忙去查看赵茹嫣的手臂,果然,他很快便发现了赵茹嫣左臂衣袖上沾了些血渗的痕迹。

这一处的血迹,是从里面往外渗出来的。

赵茹嫣见慕容止紧紧的盯着,双目睁的滚圆,神色里带着惊慌,心中忽然一暖,安慰他道:“只划破了点皮而已,并非受伤,无妨。”

慕容止却急道:“血都出来了,你还说无妨!”

说话间,已转身翻出他从武定城出来时准备的药箱,从里面取了一瓶伤药出来,洗了个手,拿着便匆匆跑了回来。

其实,手臂上划出的那道口子,早就处置过,血本也止了,但看慕容止如此的焦急担心,定要给自己再敷一遍伤药,便也不加阻拦,坐着不动,默默看着他在身畔忙活。

慕容止为她除去了外衣,挽高了中衣的袖子,最后,小心翼翼的解开先前别人为她缠上的那圈止血带,便看到手臂上绽开了一道长约数寸的伤口,此时,有血迹正慢慢的往外渗透。

伤口鲜血淋漓的样子当然是不会好看的,一般而言,西梁女国的男子都不喜欢看到这样的景象。

只是此刻的慕容止却有些不同。

他当然也不喜欢看到这种景象,但是,此刻,这伤口却仿佛割在了自己的身上,丝毫不觉可怖,只是心疼万分,小心翼翼的往赵茹嫣的手臂上轻抹止血药膏。

这是他慕容止以前使用过的药膏。

不但效果极好,而且,还十分的昂贵。唯一的缺点就是,涂上时,会有点辣痛的感觉。为了减轻这种感觉,慕容止微微嘟嘴,凑了些过来,朝她的伤口轻轻吹气。

伤口被慕容止吹的凉丝丝的,还有些痒,像根轻羽撩瘙而过。慕容止的头脸靠她靠的也很近,赵茹嫣又可以清晰的闻到散自于他发肤的馨香。

和世间其他男子那种由香精刻意浸染出来的香气不同。那是一种自然的、清新的、无比怡人的白莲香气。

她清楚的记得,上一辈子,他的身上也有着一样的香气。

他还是没有变,还是那么的轻暖甜润,每一次,当她闻到这一股美妙的气息之时,她总是觉得,自己的心情无比的愉悦。

让人着迷,无法割舍。

她总算是明白了,为何上一辈子的那个人,虽然已经有了无数的侍君美人,却还是无法割舍。

而就在赵茹嫣胡思乱想之时,慕容止那犹如在哄她的安慰话语便传了过来:“茹嫣姐姐,你再忍忍,很快就不疼了。我以前受伤时,也是这样的。”

慕容止这一声柔柔细语,总算是让她赵茹嫣回过了神来。

慕容止为赵茹嫣敷完了药,小心翼翼的扎回了止血带,又替她放下了卷起的衣袖,抬眼见她一双眼眸中满是疲惫之色,连忙要扶她躺下去休息。

只是他的指尖才刚碰触到她肩膀的那一刻,赵茹嫣忽的转头看着他,然后,抬了抬手,略略的挡了挡,道:“容止,有一事,我想要现在便和你说。”

她此刻的语气,很有些郑重的味道。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