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花间 第五十一节 消失的箭

2019-3-23 GodHank 醉卧花间

李霸面上微微一红,转过头去,显然有些不服,萧云伸手一拍皇甫嵩肩头,似是要说什么,却未说出口来。
突听那旱烟打穴,名震两河的王二麻子哈哈大笑道:“大师立论精僻,果然不愧为名家风范,但以在下看来,皇甫嵩的掌力与人动手时,也未必有用?”
笑弥勒道:“何以见得?”
王二麻子道:“他掌力虽刚猛,但博而不纯,方才一掌击下,落下的石屑,大小相差大过悬殊,击出的巨石,亦是摇摆不稳,可见他掌力尚不足,掌上功夫,最多也不过只有五、六成火候。”
皇甫嵩面色微变,但对这王二麻子分析之明确,观察之周密,目力之敏锐,亦不禁为之暗暗心惊。
笑弥勒微微笑道:“如此说来,王兄你一掌击出,莫非能使石碎如飞,石出如矢不成?”
皇甫嵩厉声道:“兄弟也正想请教。”
王二麻子拍了拍身上那件长仅及膝的黄铜色短褂,在桌沿磕了磕烟锅,缓缓长身而起。只见他焦黄脸,三角眼,一脸密圈,一嘴山羊胡子,连身子都站不直,摇摇晃晃,走到皇甫嵩面前,微微笑道:“你且打俺一掌试试?”
皇甫嵩沉声道:“在下掌力不纯,到时万一把持不稳,有个失手将阁下伤了,又当怎的?”
王二麻子捋须笑道:“你打死了俺,也是俺自认倒霉,怪不了你,何况俺孤家寡人,想找个传宗接代的都没有,更没有人会代俺报仇。”
皇甫嵩转目四望,厉声道:“这是他自家说的,各位朋友都可做见证!”
吐气开声,一声大喝,长髯飘动间,一掌急拍而出,掌风虎虎,直击王二麻子胸腹之间,声势果自不凡。
王二麻子笑道:“来的好。”手掌一沉,掌心反击而出,竟以同样以掌力硬生生接下了这一掌。
双掌相击“砰”的一响,皇甫嵩威猛的身形竞被震的踉跄不稳,接连向后退了几步,胸膛不住起伏,瞪眼瞧了王二麻子半晌,突然张口喷出一股鲜血,萧云骇然道:“皇甫兄,你!”
方自前去扶他,但皇甫嵩却甩开他的手掌,狠狠一顿足,反身向外奔去,萧云似待追出,但却只是苦笑的摇了摇头,全未移动脚步。
笑弥勒哈哈笑道:“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王兄你今日果然教洒家开了眼了。”
王二麻子一掌退敌,仍似无事一般,捻须笑道:“好说好说,只是大师将人比做‘货’却有些叫人难受。”
这时厅堂中已是一片混乱,桌椅碗盏,狼藉满地,只有如雪与那夫妻两人桌子,仍是完完整整,毫无所动。
紫宸犹自持杯浅啜,那种安闲之态,似是对任何事都不愿理睬……还有些绝非笔墨所能形容之神情,便造成他一种奇异之魅力,这与其说是他已对生活失去兴趣,倒不如说他心中藏有一种可畏的自信,足以蔑视一切别人加诸于他的影响。
如雪只是痴痴地瞧着他,那夫妻两人,只是含笑瞧着他们的孩子,但他们的孩子,那穿着绿衣衫的小女孩,却不时回首向如雪伸舌头做鬼脸,如雪只作没有瞧见,却又不时皱眉,叹气,这六人似是自成一个天地,将别人根本未曾瞧在眼里。
笑弥勒早已走了过去,但那夫妻两人仍是不闻不见。
如雪悄声笑道:“这胖和尚去惹他夫妻两人,准是自讨苦吃。”
满堂群豪,人人俱在瞧着笑弥勒与这夫妻两人,要瞧瞧笑弥勒究竟是能将这夫妻两人怎样,还是碰个大钉子,自讨没趣。
哪知笑弥勒还未开口……突然间,远处传来一连串惨呼,一声接着一声,有远有近,有的在左,有的在右,有的竟似就在这客栈房舍之间,呼声凄厉刺耳,听得人毛骨悚然。众人面色俱都大变。但闻寒风吹窗,呼声刺耳,笑弥勒飞步掠到窗前,一手震开了窗户,一阵狂风,带着雪花卷人,仅剩的几只灯火,在狂风中一齐熄灭。
黑暗中忽地传来一阵歌声,歌声凄厉,缥缥缈缈,若有若无,这无边的酷寒与黑暗中,似乎正有个索命的幽魂,正在狞笑着长歌,随歌而舞。
众人只觉血液都似已凝固,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笑弥勒厉喝道:“追!”
接着,黑暗中便响起一阵衣袂带风之声,无数修长人影穿窗而出。笑弥勒当先飞掠,全力而奔,但闻“嗖”的几声,似乎有三、四条人影,自他身侧飞过,抢在前面。
月黑风高,雪花扑面。
笑弥勒也瞧不清他们的身影,但见这几条人影三五个起落后,突然顿住脚步,齐地垂首而望,似已发现了什么,掠到近前,才瞧出这三条人影正是紫宸与那夫妻两人,面前的雪地上,却倒卧着七、八具尸身,正都是方自厅堂中走出的武林豪士。这些人身形扭曲,东倒西歪,似是猝然遇袭而死,连反抗都未及反抗,笑弥勒骇然道:“是谁下的手?好快的手脚。”
能在刹那间将七、八个武林豪士一齐杀死,无论他用的是何方法,这份身手都已足骇人听闻。突听尸身中有人轻轻呻吟一声。
那大汉手里抱着的小女孩拍掌欢呼道:“还有个人没有死。”
紫宸已将那人扶抱了起来,右掌抵住了他后心一股真气自掌心逼了过去,那人本已上气难接下气,此刻突似有了生机,深深呼吸了一口,颤抖着伸出手指,指着心窝,道:“箭……冷箭……”
紫宸沉声道:“什么箭?哪里来的?”
那人道:“是……”
身子突然一阵痉挛,再也说不出话来,伸手一触,由头至脚,俱已冰冷,纵是神仙也求不活了。
常人身死之后,纵在风雪之中,血液至少也要片刻才会冷透,而此人一死,立刻浑身冰凉,实是大违常理之事。
紫宸双眉紧皱,默然半晌,道:“谁有火?”
此时,众人大都已追了上来,立刻有数人燃起了火摺子。飘摇惨黯的火光中,只见这人满面惊骇,双睛怒凸,面容竟已变为黑色,而且浮肿不堪,那模样真是说不出的狰狞可怖。众人齐齐地倒抽一口冷气,只听“毒叟”莫老头颤声道:“毒,好厉害的毒药暗器。”
笑弥勒俯下身子,双手一分,撕开了那人的衣襟,只见他全身肌肤,竟也都已黑肿,当胸一处伤口箭镞般大小,泊然流着黑水,也分不出是血,还是脓,但伤口里却是空无一物,再也寻不出任何暗器。再看其他几具尸身,也是一般无二,人人俱是被一种绝毒暗器所伤,但暗器却是踪影不见,群豪面面相觑,哪有一人说得出话?
寒风呼啸之中,但闻一连串“格格”轻声,也不知道谁的牙齿在打战,别人听了这声音,身子不禁簌簌颤抖起来。笑弥勒倒抽了口凉气,沉声道:“各位可瞧得出,这些人是被哪一种暗器所伤?”
紫宸道:“瞧这伤口,似是箭创。”
莫老头嘶声道:“箭!箭在哪里?”
笑弥勒沉吟道:“若说那暗中施发冷箭之人,将这些人杀了后又将箭拔走,这实是有些不近情理,但若非如此,箭到哪里去了?”
突然间,那凄厉的歌声,又自寒风中传了过来……

标签: 紫宸传奇 醉卧花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