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花间 第五十二节 踏雪了无痕

2019-3-24 GodHank 醉卧花间

笑弥勒大喝一声:“追!”
但歌声缥缈,忽前忽后,忽左忽右,谁也摸不清是何方向,却教人如何追法?笑弥勒闻声立起也只有呆呆愣在那里。突听“哇”的一声,那绿衫女孩放声哭了起来,伸出小手指着远处,道:“鬼……鬼……那边有个鬼,一晃就不见了。”
那大汉柔声道:“婷婷,莫怕,世上哪里有鬼?”
他嘴上说着,但目光也情不自禁,随着她小手指瞧了过去,但见夜色沉沉,风卷残花。
众人虽也是什么都未瞧见,却只觉那黑暗中真似有个无形无影的“死神”,手持长弓,在风狂随着落花飞舞,乘人不备,便“嗖”的一箭射来,但等人燃灯去寻长箭,长箭却已寻不着了。
笑弥勒突然仰天狂笑道:“这些装神弄鬼的歹徒,最多不过只能吓吓小孩子,洒家却不信这个邪,走,有种的咱们就追过去,捣出他老巢,瞧瞧他究竟是什么变的?”
王二麻子悠悠道:“若是不敢去的不如就陪这位小妹妹,一齐回客栈吧,免得也被吓哭了。”
他话说尖刻,但别人却充耳不闻,不等他话说完,便有几人溜了,那大汉将他女儿交给他的妻子,道:“你带着她回去,我去追。”
疤面美妇道:“你带她回去,我去追。”
那大汉跺脚道:“咳!……你怎地……”
婷婷突又放声大哭起来,道:“我要爹爹、妈妈都陪着我……”
那大汉长吁短叹,百般劝慰,婷婷却是不肯放他走,他平日本是性如烈火,但见这小女儿,却半点也发作不出。
紫宸道:“贤伉俪还是回去吧,追人事小,吓了这位小妹妹,却怎生是好?那当真是任何收获都万万补偿不来的。”
大汉夫妻齐地瞧了他一眼,目光已流露出一些感激之色,婷婷道:“还是这……这位叔好……”
疤面美妇叹了口气道:“既是如此,咱们回去吧。”
她说着忽然又瞪了王二麻子一眼,冷冷道:“若有谁以为咱们害怕……哼哼!”
说话间,突然玉手一指,不知怎地已将王二麻子掌中旱烟袋夺了过来,一折为二抛在地上,携着他丈夫的手腕,扬长而去,竟连瞧也未瞧王二麻子一眼。
王二麻子走南闯北数十年,连做梦都未想到过自己拿在手里的烟袋,竟会莫名其妙的被人夺走,一时之间,呆呆地愣在地上,目瞪口呆的瞧着这夫妻两人远去,连脾气都发作不出。众人亦自骇然,笑弥勒道:“快,真快,这么快的出手,洒家四十年来,也不过只见过一两人而已。”
王二麻子这才定过神来,干咳一声,强笑道:“她不过也只是手脚快些而已,俺若不瞧她是个妇道人家,早就……早就……”他虽在死要面子,硬找场面,但“早就给她难看了”这句话,却还是没有那么厚脸皮说出来。
紫宸微微笑道:“只是手脚快些么?却未必见得。”
王二麻子满腹冤气,正无处发作,闻言眼睛一瞪,满脸麻子都发出了油光,厉声道:“不只手脚快些,还要怎样?”
紫宸也不生气,含笑指着地上,道:“你瞧这里。”
众人俯头瞧去,这才发现那已折断了的两截旱烟管,竟已齐根而没,只剩下两点黑印,要知地面除了上面一层浮雪外,下面实已被冻得坚硬如铁,那女子随手一抛,也未见如何用力。竟能将两截一尺多长的烟管一掷而没,这份手力之惊人,众人若非眼见,端的难以相信。
王二麻子道:“这……这……”伸手一抹汗珠,冷笑道:“果然不差。”
他口中说的轻松,但寒天雪地里,他竟已泌出汗珠。
笑弥勒叹道:“这夫妻两人,的确有些古怪……”仰天一笑,又道:“但咱们却用不着去管他,还是快追。”
王二麻子乘机下台阶,道:“不错,快追。”
笑弥勒瞧着紫宸,道:“不知这位相公可是也要追去么?”
紫宸转目四望,只见如雪仍未跟来,他皱了皱眉,沉吟半晌,微笑道:“好,追。”
这些人本来非但互不相识,甚至彼此完全不对路道,但此刻同仇敌忾,倒变得亲切起来。众人口中虽未商议,但脚步却是不约而同,向丰州城北,那“鬼窟”所在之地奔了过去,这其间轻功上下,已大有分别。
笑弥勒一马当先,“毒叟”莫老头紧紧相随,紫宸是不即不离,跟在他两人身后。王二麻子、萧云,两人与紫宸相差亦无机,温善攻勉力追随,也未被甩下。
孙通、胜涝虽落后些,但两人一路低声谈笑,状甚轻松,显见未尽全力,过了半晌,彭立人也赶上前来,笑道:“那黄虎父子,看来倒是英雄,哪知却和万事通一样,悄悄溜了,看来当真是人不可貌相。”
胜涝微微一笑,不加置评。
孙通却道:“后面没有人了么?”
彭立人道:“还有个李霸,但已落后甚多,唉,此人武功不弱,只是轻功差些……”话犹未了,突听一声凄厉的惨呼,自后面传了过来。
彭立人骇然道:“是李霸!”
群豪亦都耸然变色,再不说话,转身向那惨呼传来之处,身形飞掠而去。
笑弥勒沉声喝道:“有家伙的掏家伙,身上带有暗器的,也将暗器准备齐,只要看见有人,就往他身上招呼。”
几句话说完,众人已瞧见前面雪地中,伏着一条黑影。但四下却绝无他人踪影,孙通、胜涝正待抢先奔上,突听笑弥勒厉叱道:“站住!燃起火摺子,先瞧瞧雪地上的足印。”
胜涝、孙通对望一眼,暗道:“这笑弥勒看来肥蠢,不想是心细如发的老江湖。”两人暗中都起了钦佩之心,再也不觉此人可厌。
彭立人、莫老头、萧云三人已燃起火摺,这萧云本是个夜走千家的独行盗,火摺制造的极是精巧,火光可大可小,拨到大处,竟如火把一般,照得周围丈许地一片雪亮。只见伏地的黑影,果然正是李霸,他身子前后,有一行足印,左右两旁的雪地,却是平平整整,一无痕迹。
笑弥勒道:“各位请小心些走上前去,认自己脚印。”
胜涝当先认出,道:“这是我的。”
他说着用手在足印旁划了个“X”,要知每人脚形有异,大小各别,轻功亦有上下,鞋子也有不同,是以个人要认别人足印虽然困难,要认自己足印却甚是容易。
孙通亦自认出,道:“这是我的。”
说着也划了个“X”,片刻之间,王二麻子、萧云、温善攻、彭立人亦都认出了自己足印,彭立人这才发现自己足印最深,脸上已有些发红。
但众人却知此事关系重大,是以人人俱都十分仔细小心,纵自己足印比别人深些,也无人敢胡乱指点。只见雪地上未被认出的足印,已只剩下两个,火光照的清楚,这两个足印虽最轻,也可看的出鞋底乃是粗麻所编就。
众人情不自禁,都瞧了笑弥勒足上所穿的麻鞋一眼,笑弥勒道:“剩的这个足印,正是洒家的,但……但相公你……”
众人这才想起足印还少了一双,又情不自禁转目去瞧紫宸,紫宸微微一笑,道:“只怕在下身子瘦些,足印已经看不出来了。”

标签: 紫宸传奇 醉卧花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