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花间 第六十七节 黑心并阴毒

2019-3-31 GodHank 醉卧花间

聂万真穴道虽已被解,如雪正在咬牙切齿的骂不绝口,聂万真已被她骂的远远躲在一旁,但见到紫宸来了,立刻一个箭步,窜到如雪身旁,以掌中长剑,抵住了如雪的咽喉。
如雪看到紫宸,登时一个字也骂不出来了,心中却是满腹委屈,撇了撇嘴,忍不住哭了,道:“我……我叫你莫要走的,现在……现在……”
也许就连如雪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在紫宸的面前总是变得跟小女孩一般。她终于还是忍不住流下泪来,聂万真悄悄掉转头,似乎不忍见她流泪。
“夜叉”以身子隔在如雪与紫宸间,指着远处角落中一张石登,道:“请坐。”
紫宸面带微笑缓步走过去,安安稳稳的坐下。
“夜叉”伸手一拍聂万真肩头,笑道:“聂兄弟,那位紫宸公子只要一动,你掌中剑也不妨动一动,怜香惜玉的事,我们不如留在以后再做。”
聂万真道:“我有数的。”
“夜叉”道:“但紫宸公子心里几件胡涂事,咱们不妨向他解说解说,他心里委实大过难受……紫宸公子,我演出戏给你看看,好么?”
他说着突然伸手在莫老头的腰下点了一指。
紫宸一时间倒是揣摸不透“夜叉”此举又在玩什么花样,只见莫老头干咳一声,翻身而起,目光四扫,先是狠狠瞪了紫宸一眼,忽然看见“夜叉”,面上立时布满惊怖之色,厉喝一声,似待跃起,却又惨喝着倒了下去。
原来“夜叉”方才一指,正是点了他腰下“章门大穴”。
这“章门穴”,在大横肋外,季肋之端,又名“血囊”,乃是足厥阴肝经中大穴之一,若是被人以重手法点了这穴道,下半身非但无法动弹,而且酸软,麻痒不堪,当真有如千万虫蚁在双腿中乱爬乱咬一般,莫老头虽也算是一个汉子,但在这一指之下,竟也不禁痛出了眼泪。
紫宸冷眼旁观,见到莫老头脸上神情,恍然忖道:“原来这两人昔日是冤家对头,但这位“夜叉”此刻竟以此等阴损狠毒的手段来对付他,却也未免太残酷了些。”
只见“夜叉”远远伸出木杖,将莫老头身子挑起,笑道:“你叫什么来着?”
他这一句话当真把紫宸叫得吃了一惊,他再也想不到这两人原来根本就不认识,不禁暗忖道:“这“夜叉”那手段用来对付仇家,已嫌太过残忍,如今他竟用来对付毫不相识之人……那就更加……。”
“夜叉”笑道:“哦,对了,我想起来了,叫什么毒叟,是吧?”
莫老头咬牙切齿,骂道:“畜牲……畜牲,你竟如此对我?”
“夜叉”微微笑道:“说得好,说得好,如果你说畜牲都不如那就更好。”
而且居然越说越是高兴,索性仰天大笑起来。
莫老头破口大骂,如雪也忍不住骂道:“魔鬼,畜牲……”
紫宸忽然道:“方千里等人,可是被兄台放了?”
“夜叉”笑道:“不错,紫宸公子你怎会猜到?”
紫宸微笑道:“他们既然不在原来的地方,我又找不到他们的尸体,而我也实在想不到兄台留着他们的理由,故有此说而已,不想侥幸猜中。”
“夜叉”仰大大笑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紫宸公子也。”
紫宸拍掌道:“这出戏兄台你演的当真精彩已极,小弟委实叹为观止,但却不知兄台眼巴巴地要小弟来瞧这出精彩好戏,为的是什么?”
“夜叉”道:“只因在下知道紫宸公子若是瞧得欢喜,少不得便要赏我这演戏的些小彩头,在下此刻正等着领赏哩。“
紫宸大笑道:“小弟早知道这出戏万万不是白看的,兄台有何吩附,但请说出来便是。”
“夜叉”道:“紫宸公子端的是聪明人,只是……”他咯咯一笑,接着说道:“却未免太聪明了些,自从望月村之后,在下便经常对自己言道:“既生在下,何生紫宸公子?江湖中既有紫宸公子这样的人在,在下还有什么好混的?”
紫宸道:“多蒙夸奖,感激,感激。”
“夜叉”道:“在下虽非恶人,但为了往后的日子,也不能不存下要害紫宸公子之心,只是凭在下这份德行,却又害不到紫宸公子。”
紫宸笑道:“兄台快人快语,端的可佩。”
“夜叉”道:“但到了今日,在下却有个机会来了。”
突然掠到如雪身侧,微笑接道:“紫宸公子请看,这位如雪姑娘既是风雪山庄的千金,又是这般的冰雪聪明,花容月貌,却偏偏又对公子如此倾心,这岂非公子你上一辈子修得来的,此刻如雪姑娘若是有了个三长两短,岂非可惜得很。”
紫宸故意笑道:“如雪姑娘好端端在这里坐着,又有聂兄这样的英雄在一旁保护,怎会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说笑了。”
“夜叉”道:“不错,在下正在说笑。”
他身子突然一倒,撞在如雪身上,如雪下颊便撞着了聂万真掌中剑尖,雪白粉脸的肌肤之上,立时划破了一道血淋淋的创口,如雪却咬呀不语。
聂万真倒有些失色,“夜叉”却大笑道:“原来在下方才不是在说笑,紫宸公子可看见了么?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下方才那一跤若是跌得再重些,如雪姑娘这一副花容月貌,此后只怕就要变作半面罗刹了。”
紫宸道:“好险好险,幸亏……”
“夜叉”面色突地一沉,狞笑道:“事到如今,你也不用再装糊涂了,你若要这位如雪姑娘平平安安走出这里,便得乖乖的答应我一件事。”
紫宸仍然笑道:“兄台方才对小弟那般深情款款,此刻却翻脸便似无情,岂非要小弟难受的很。”
“夜叉”冷冷一笑,也不说话,反手一掌,掴在如雪脸上。
紫宸面色一变,但瞬即笑道:“其实兄台的吩咐,纵无如雪姑娘这件事,小弟必定答应的,兄台又何苦如此来对付一个柔弱女子。”
“夜叉”面上突又兴起一丝诡秘的笑容,自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抛在紫宸面前。
紫宸笑道:“难道兄台要在下的性命?”
“夜叉”冷冷道:“你若死了,在下以后就没趣了,而且我与你无冤无仇,怎忍要你性命?”
语声微顿,目光凝注紫宸,一字一字地缓缓道:“此刻我只要你一只执剑的右手,你若将右臂齐时断下,我便将如雪姑娘平平安安,毫发不伤地送出这古墓。”
如雪脸上鲜血淋漓,面颊也被打得青肿,但自始至终,都未曾皱一皱眉头,此刻却不禁骇极大呼道:“你……你千万莫要答应他……”
话犹未了,“夜叉”又是一掌掴在她面上。
如雪嘶声喊道:“打死我……要他打死我……你千万不要管,快走吧……这些畜牲拦不住你的。”
紫宸腮旁肌肉,不住颤抖,口中却缓缓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在下岂可随意损伤,何况在下右臂若是断去,兄台岂非立时便可要了在下性命?这个在下还……”
话音未了,突然一跃而起!

标签: 紫宸传奇 醉卧花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