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花间 第六十八节 临阵反戈

2019-4-1 GodHank 醉卧花间

可是他身子方动,“夜叉”左手已一把抓住如雪头发,右手衣袋里一抖,掌中又多了柄匕首,匕首直逼如雪咽喉,冷冷地道:“这位聂老弟还有些怜香惜玉之心,但我却是个不解风情的莽汉,只要手一动,这活生生的美人儿,便要变成冷冰冰的死尸了。”
紫宸双拳紧握,但脚下却是一步也不敢逼近。
只见如雪身子已被扯得倒下,胸膛不住起伏,一双秀目中,也已痛得满是泪光,但口中却仍嘶声呼道:“不要管我……不要管我……你……你快走吧……”
紫宸但觉心头如被针刺,情不自禁,颓然坐回椅上。
“夜叉”狞笑道:“你心也软了么?……”
紫宸木然而坐,动也不动。
“夜叉”道:“你若不答应,我自也无可奈何,只有请你在此坐着,再瞧一出好戏。”
刀锋一落,如雪胸前本已绷紧了的衣衫,突然两旁裂开,露出了她那晶莹如玉的胸膛,胸膛中央,一道红线,鲜血丝丝泌出,如雪惨呼已变作呻吟,“夜叉”刀锋却仍在向下划动,冷冷道:“答应么?”
如雪呻吟着嘶声道:“你……千万莫要答应,你……你手若断了……他们必定不会放过你性命的……走吧……”
“夜叉”狞笑:“你忍心见着对你如此深情的女子这般模样?你忍心……”
口中说话,刀锋渐下,已划过如雪莹白的胸膛,渐渐接近了她的玉腹香脐……那丝丝泌出的鲜血,流过了她晶莹而颤抖的肌肤……雪白的肌肤,鲜红的血,交织着一幅凄艳绝伦,惨绝人寰的图画。
紫宸突然咬一咬牙,俯身拾起了那柄匕首道:“好!”
夜叉仰天大笑道:“你还是服了。”
如雪嘶声惨呼:“不要……不要……紫宸大哥,你的性命……”
就连聂万真都已闭起眼睛不忍看,只因紫宸手掌已抬起,五指紧捏着匕首,指节苍白,青筋暴现,手掌不住颤抖,额上亦自布满青筋,一粒粒黄豆般大小的汗珠,自青筋中迸出。
忽然间刀光一闪,“当”的一声发出,如雪放声嘶呼……惨呼声中,竟是“夜叉”掌中匕首被聂万真一剑震脱了手。
“夜叉”怒喝道:“你……疯了么?”
聂万真面色铁青,厉声道:“我先前只当你还是个人,哪知你却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牲,我聂万真乃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岂能随你作这畜牲一般的事。”
语声不绝,剑光如虹,刹那间已向“夜叉”攻出七剑。
紫宸这惊喜之情自是非同小可,只见“夜叉”已被那剑光迫得手忙脚乱,当下一步窜到如雪身侧,掩起她衣襟,如雪惊魂初定,得入情人怀抱,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夜叉”又惊又怒大骂道:“小畜牲,吃里爬外,莫非你忘了我们这次的约定,还不住手?”
聂万真紧咬牙关,一言不发,非但不住手,而且一剑快过一剑,他本来武功就不弱,此番激怒之下,剑法自然招招式式俱是杀手,雪片般的剑光撒将开来,当有攫魂夺命之威。
“夜叉”人不但奸猾,而且武功也厉害,方才虽在惊怒下失却先机,此刻竟然将丐帮的绝技十八路短截手一一施展开来,周旋在聂万真怒涛般的剑光中,居然犹可反击。
他居然会丐帮的不传之秘?!
难道他是丐帮中人?!
但见剑光闪动,人影飞舞,壁上灯光,被那激荡的剑风震的飘荡闪烁,望之有如鬼火一般。
如雪忍住哭声,抽咽着道:“你……先莫管我,去将那恶贼拿下……我……我将他抽筋剥皮,才能出口气。”
紫宸柔声道:“好,你等着。”
方自飞身而起,但“夜叉”急攻三招,退后三步,大喝道:“住手,听我一言。”
聂万真道:“你已是瓮中之鳖,网中之鱼,还有什么话说?”
夜叉笑道:“我告诉你,你总有一日,要后悔的。”
身子忽然往石壁上一靠,只听“咯”的一声,石壁顿开,夜叉一翻身,便滚了出去,等到聂万真一剑追击而出,石壁已阖,锋利的剑刃,徒在石壁上划出一道火花。
紫宸顿足道:“该死,我竟忘了他这一着。”
聂万真道:“咱们追……?”
紫宸却缓缓道:“这古墓秘道千变万化,我们追不到的。”
聂万真当然知道紫宸所说不假,于是仰天长叹,“当”的一声,长剑垂落在地。
如雪道:“都是你不好,你若不先来顾我,他怎逃得了。”
紫宸苦笑着拥起她的肩头,柔声道:“你放心,我和他肯定还会相遇的。”
如雪道:“你怎知……?”
不等她的话说完,紫宸已经苦笑道:“因为很明显,他已经盯上我了。”
如雪依偎在他怀中,眨了眨眼睛,忽道:“其实,我现在已不大怎么恨他了。”
紫宸奇道:“为什么?”
如雪道:“若非他如此对我,我才知道你……你……”说着却没有了下文,只是低垂琼首,红着脸,窃窃轻笑。
如雪缓缓合起眼帘,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但微泛嫣红的娇靥上,却已露了仙子般的微笑。
聂万真见她才经那般险难屈辱,此刻便已似乎忘怀,显见她全心全意,都已放在紫宸身上,只要紫宸对她好,她便已心满意足,至于别人如何对她,对她是好是坏,是凶是恶,她根本全不在意。
一念至此,聂万真不禁更觉黯然,垂首走到紫宸面前,长叹一声道:“兄弟一念之差,以致力奸人所愚,此刻心中实是……”
紫宸朗声一笑,截断他的话,道:“聂兄知过能改,这勇气岂是常人能及,从今之后,必成江湖一代名侠,小弟今日能得聂兄为友,实是不胜之喜。”
聂万真道:“既是如此……”
他目光扫了如雪一眼,突然住口不语,转过身子,大步快奔而出。
紫宸急呼道:“聂兄留步。”
但聂万真道:“山高水长,后会有期。但愿两位可以白头偕老……”语声未了,人已走的瞧不见了。
如雪嫣然笑道:“这人原来也并不是如此可恨……”
紫宸苦笑道:“只是他如此一走,却让我心中多了无数的疑问。”
就在此时,一边的莫老头忽然冷冷道:“别人都已走了,如今你无论要拿我怎样,是杀是剐,都请快快动手吧。”
紫宸微微一笑,右手拉起他左腕,左手却点开他的穴道。
莫老头反而怔住,紫宸微笑道:“我实无加害莫兄之意,此刻莫兄便可自行离去。”
莫老头目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但口中地冷冷道:“我已是阶下之囚,还论什么英雄?”
紫宸微笑不语,却连抓住他左腕的手也放开了。
如雪吃了一惊,失色道:“你…你……”
可是这句话还未说出,便被紫宸使了个眼色止住。但见莫老头木立当地,竟然毫无离开之意,只是面上神色,忽青忽白,阴晴不定,突然咬了咬牙,大声道:“我虽知你如此相待于我,必有所求,但你既以英雄之礼待我,我又怎能以小人之行径回报于你,你要我怎样,只管说吧。”

标签: 紫宸传奇 醉卧花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