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花间 第六十九节 疑云再生

2019-4-1 GodHank 醉卧花间

紫宸笑道:“我们还是先走出了这古墓再说。”
紫宸说完,取下壁间一盏铜灯,背起如雪,扶着莫老头往外而走。
如雪终于还是忍不住在他耳边低语道“你不怕他……?”
紫宸道:“此时此刻,他还可以做些什么?”
如雪叹了口气,道:“你们男人的心思,有时是当真莫名其妙,就连我……我都有些越瞧越胡涂了。”
紫宸微笑道:“你们女子的心意,世上又有几个男人知道?”
如雪眨了眨眼睛,道:“一个也没有,连你在内,但……但紫宸大哥,我对你的心,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呢?”
紫宸仿佛没有听到,如雪张开嘴,又想去咬他,但樱唇碰到他耳朵,却只是亲了亲,幽幽叹道:“快些走吧。”
这句话说的虽比那句话轻得多,紫宸却听到了,笑道:“我们不是正在走吗?”
紫宸手持油灯,这古墓之间的秘道,在灯光照耀下,紫宸这才看到古墓之中,建造的当真是气象辉宏,不输人间帝王的宫殿,那内部机关消息之巧妙,秘室地道之繁复,更是匪夷所思。
紫宸念及当初建造的古墓工程之浩大,喟然叹道:“这又不知是哪一位帝王的手笔?”
如雪道:“你怎知道这必定是帝王陵墓?”
紫宸叹道:“若要建起这样一座陵墓,不但耗费的财力、物力必定十分惊人,而且还不知要牺牲多少人的性命,且看这里一石一柱,甚至一盏油灯,有哪一件不是人类智慧、劳力与血泪的结晶,除了人间至尊帝王之外,又有谁能动用这许多人力物力,又有谁下的如此狠心……”
莫老头突然冷冷道:“你错了。”
紫宸怔了一怔,道:“莫非这不是帝王陵墓?难道莫兄知道详情?”
莫老头点了点头,道:“非是人间帝王,而是武林巨族……”
他语声微顿,沉声接道:“你可知道武林中历史最悠久的世家巨族?这个巨族不论是财势、武功都不在当今任何一家武林世家之下,而且历史之悠久,竟可上溯隋唐。”
紫宸脱口道:“莫兄说的,莫非是中原陈氏世家。”
莫老头道:“不错,这陵墓正是陈家最后一代主人的藏灵之地。”
紫宸道:“最后一代主人?……莫非是陈天青?”
莫老头道:“正是此人,此人才气纵横武功绝世,中原陈家传至他这一代,更是兴旺绝伦,盛极一时,哪知此人到了晚年,竟忽然变的孤僻古怪,而且迷住神佛,以致废寝忘食,非但不惜耗费千万用以建造这古墓,而且还不令他后代子弟知道这古墓所在之地。”
如雪忍不住道:“这又是为的什么?难道他不想享受后辈的香火?”
莫老头道:“只因他迷信人死之后,若是将财产带进墓中陪葬,来世投身为人时,便仍可享受这些财富,是以他不愿后辈子孙知道他藏宝之地,更是生怕他的子孙们,将他陪葬之财宝盗去花用。”
如雪奇道:“但……但埋葬他的人,总该知道……”
莫老头截口道:“他未死之前,便已将全部家财,以及陈家世代相传的武功秘笈,全部带入了古墓,然后将古墓封起,静静躲在墓中等死……”
如雪骇然道:“疯子,此人简直是个疯子。”
其实这样的疯子又怎只有陈天青一人?纵看古今,无数的所谓明君、豪杰,他们年轻时纵横天下,但是到了晚年总是要或多或少的做上几件蠢事?!
莫老头长长叹息一声,道:“但那相传数百年,历经十余年代,威望之隆,一时无两的武林世家,便就此断送在这疯子手上,后代的陈家子弟,为了寻找这陵墓所在地,非但不愿再事生产,就连武功也荒废了,为此而疯狂的,两代中竟有十一人之多,传到陈天青之孙时,陈家人已将仅存的宅园林木典当干净,富可敌国的陈姓子弟,竟从此一贫如洗,沦为乞丐,威赫武林的高门武功,也渐渐消失,渐渐绝传。”
说到这里,如雪抬眼已可看到古墓出口处透入的天光,她深深吸了口气,心中非但无舒畅之意,反觉闷得十分难受。
紫宸心中竟也是感慨丛生,长叹一声,黯然道:“这只怪陈家后代子弟,竟不思奋发方才沦落至此。”
如雪道:“若换了是我,知道祖先陵墓中有无穷尽之宝藏,我也什么事都不想做了,这本是人情之常,怎怪的了他们?”
紫宸唯有叹息摇头,走了两步,突又停下,沉声道:“百年以来,不知有多少人入过这古墓?”
莫老头顿了顿,道:“这个……我也不清楚。”
三人走出墓穴,四野冷寂,鸟兽绝踪,但雪地上却满是杂乱的脚印,显见方千里等人必定走的甚是狼狈。
而更令紫宸奇怪的是,原来已经离开的聂万真竟然就站在他们的前面,只是他并没有看着紫宸他们,而是低着头看着雪地?
紫宸走了过去,道:“聂兄在看什么?”
聂万真道:“我在看雪地上的足印。”
于是紫宸举目凝去,只见这些足印,来时痕迹极浅,而且相隔距离最少也有五六尺开外,但足尖向着去路的痕迹,入雪却有两寸多深,相隔之距离也短了许多,又显见方千里等人来时脚步虽轻健,但去时却似受了内伤,是以举步甚是艰难。
紫宸微一沉吟,回首笑道:“聂兄好高明的手段。”
聂万真怔了一怔,道:“公子此话怎讲?”
紫宸笑道:“在下本在担心方千里等人去而复返再来寻如雪姑娘麻烦,如今他们既已被聂兄所伤,在下便放心了。”
但是没有想到聂万真却说道:“我之所以停下来,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下并未出手伤了他们。”
紫宸不觉吃了一惊,忖道:“此人既然如此说话,方千里等人便必非被他们伤,那……那却又是谁将他们伤了的?难道是夜叉?可是他既要放了他们,却又为何伤他们?”
他越想越觉奇怪,不知不觉间放缓了脚步。
紫宸问道:“聂兄,你可知道这古墓的来历?”
聂万真道:“当然。”
紫宸道:“不知道聂兄从那里得知?”
聂万真用眼角扫了一眼被紫宸扶着的莫老头,却没有说话。
紫宸知道自己就算再问,他也不会说的,于是又改问道:“不知除了我们,百年来有没有其他人进入古墓?”
聂万真道:“我设计令人来开掘这古墓时,曾留意勘察,但见这古墓绝无外人踏人的痕迹,那陈天青的灵枢,棺盖犹自开着一线,显见他还未完全阖起,便已气绝,陈天青尸身早已成为枯骨,但棺木旁却还有他握在手中,死后方才跌落摔破的一只玉杯,他手掌还攀附着棺盖,最重要的是,墓中消息机关,亦无人启动过的痕迹……由此种种,我可判定百年间绝无人来过这里。”
紫宸皱眉道:“既是如此,那些财物珠宝和武功秘笈,现在想来俱都已经落入聂兄的手中了?”
聂万真却摇头道:“古墓中除了陈天青的尸骨之外,空无一物。”
紫宸一听,又道:“会不会是聂兄没有发现而已?”
聂万真冷笑道:“这个倒可请阁下放心,墓中如有财宝,我必能找到,我此刻既未寻到任何财宝,这古墓中必是空无一物。”
紫宸又道:“既然如此,那四口棺材的珠宝又是从何而来?”
聂万真道:“是那个人不知从哪里搬来的。”
聂万真口中的那个人指的当然就是夜叉了。
紫宸笑道:“此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居然如此大的手笔。”
聂万真道:“我也不清楚。”
紫宸道:“聂兄真的不知?”
聂万真摇头道:“我确实不知。而且,就在你们被擒之后,那些珠宝他也已经收回去了。”
紫宸道:“只是那些珠宝之上不是已经涂满了毒药?”
聂万真道:“话虽不错,但是他手上有解药。”
紫宸恍然道:“哦,想来定是聂兄给他的。”
但是聂万真却摇了摇头,道:“我没有给他,但是……他好像知道很多事情……”
聂万真的这句话说的很是奇怪,紫宸也是想了想,想起了刚才夜叉所使用的武功,恍然道:“聂兄的意思是,他知道很多门派的不传之秘?”
聂万真点了点头,道:“不错,就在下所知,很多百年前就已经绝传的武功和秘法,他都会!”
随着聂万真的言语,紫宸此时又想到了紫阳掌!
紫宸又问道:“难道他也会紫阳掌?”
聂万真却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我从没有见过他使用过这门武功。”
紫宸默然良久,长叹道:“若是别人来说此话,在下必定不会相信,但聂兄如此说话,那想必再无疑问,只是……那些财宝究竟到哪里去了?莫非他根本未曾带入墓中?莫非他钱财全已用来建造这陵墓,根本已无存留?……”
他突然仰天一笑,朗声道:“别人的财宝,我辛苦想他作甚?”
此时风雪已停,一轮明日,将积雪大地映照的闪闪发光,有如银装玉琢一般。
如雪娇笑道:“你就是这点可爱,无论什么事你都能提得起,放得开,别人必定要苦苦想上十年八年的事,你却可在转瞬间便已不入在心上……”

标签: 紫宸传奇 醉卧花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