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花间 第七十节 寻亲而来

2019-4-2 GodHank 醉卧花间

本来紫宸还想问他和夜叉的关系,但是转念一想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众人一路行来,终是走了不少路途,突见一条人影自对面飞掠而来,本只是淡淡灰影,眨眼间便来到近前,竟是那塞外神龙之女,铁泣阳之妻,面带伤疤的半面美妇,她怀抱着爱女婷婷,满面俱是惶急之色,一瞧见紫宸,有如见到亲人一般,骤然停下脚步,喘息着间道:“相公可曾瞧见我家夫君了么?”
紫宸变色道:“铁兄莫非还未回去?”
半面美妇惶急道:“至今未有消息。”
紫宸道:“方千里,胜涝,笑弥勒等人……”
他话未说完,半面美妇已截口道:“这些人岂非都是跟着相公一同探访墓中秘密去了,他们的行踪妾身怎会知道?”
紫宸大骇道:“这些人莫非也未曾回去。”
他深知铁泣阳关心爱妻幼女,一获自由,必先赶回城中与妻女相会,此番既未回转,其中必然又有变故,何况方千里等数十人亦是不明下落,他们不回丰州,却是到哪里去了?那半面美妇瞧见紫宸面上神情,自然更是着急,一把抓住紫宸的衣襟,颤声道:“泣阳……他莫非已……”
紫宸柔声道:“夫人且莫着急,此事……”
目光动处,语声突顿。
那雪地之上,赫然竟已只剩下足尖向古墓去的脚印,另一行足尖向前的,竟已不知在何时中止了。
紫宸暗道一声不好,也顾不得再去安慰那半面美妇,立时转身退回,聂万真面沉如水,半面美妇目光莹然,婷婷紧紧勾着她的脖子,不住啼哭,一行人跟在紫宸身后,走回一箭之地,突听紫宸轻呼一声:“在这里了。”
聂万真凝目望去,但见那行走向丰州去的零乱脚印,竟在这里突然中断,那老老少少几十人,竟似在这里突然平地飞上天去了。
半面美妇嘶声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紫宸沉声道:“铁兄与方千里,笑弥勒等俱都已自古墓中脱险,一行人想必急着赶回丰州城,但到了这里……到了这里……”
那一行人到了这里怎会失踪?究竟遇着什么惊人的变故,紫宸亦是满头雾水,百思不解,只得长叹一声,住口不语。
难道夜叉放了他们,然后又在这里抓了他们?
可是这样做又是说不通的,如果要抓他们,一开始便不会放了他们!既然要放了他们,也没有必要出手伤他们?
难道除了夜叉之外,还有其他人一直在暗中窥探?
那半面美妇究竟非一般凡妇可比,虽在如此惶恐急痛之下,眼泪并未流出,但她凝目瞧了雪地上足印几眼,只见这行足印既未转回,亦未转折,果然似自平地升天一般,她虽然镇定,却也不禁越瞧越是奇怪,越瞧越是惊惶,连手足都颤抖起来,骇极之下,反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聂万真与紫宸对望一眼,这两人平日都可称的是料事如神之辈,但此刻竭尽心力,用尽智慧,却也猜不出是怎么回事来。
两人平日若是迷信鬼神,便可将此事委诸于鬼神之作祟,他两人平日若是愚钝无知,也可自解说为:“此事其中必有古怪,只是我想不出来罢了。”
但两人偏偏却是头脑冷静,思虑周密之人,片刻间已想过无数种解释,其中绝无任何一条理由能将此事解释得通。
他两人既不迷信鬼神,又深信此事自己若不能想通,别人更绝计想它不出,这才会越想越觉此事之诡异可怕,两人对望一眼,额上都不禁泌出了冷汗。
到了这时,那半面美妇终于也忍不住流下泪来,垂首道:“贱妾方寸己乱,此事该如何处理,全凭相公作主了。”
紫宸笑道:“这其中必定有个惊人的阴谋,在下一时间也想不出该如何处理,但望夫人此刻且莫作无谓之伤悲,且与在下……”
突听一声嘶哑的呼喝,道:“铁大嫂,莫听这人的鬼话,那个就是在古墓里作怪的聂万真,这两人早就与他串通好了,铁大哥,方大侠以及数十位武林朋友们却早已被这两人害死了。”
这嘶哑的呼声,乃是由一中年人发出,他躲在道旁远远一株树下,正指手划脚,在破口大骂。
他身旁还有数人,纷纷俱出此言。有一、两个还说自己就是当时有份挖墓的工人。只是幸运没有死去。
那半面美妇本还拿不定这言语是不是真的,此刻一听那些人竟然如此说话,心下再无迟疑,咬一咬牙,一言未发,一双纤纤玉手,却已拍向紫宸胸膛,掌势之迅急奇诡,较那皇甫嵩高明何止百倍?
紫宸虽背着一人,手上还扶着一人,但身形一闪,便险险避过,他深知此刻已是万万解说不清,是以口中绝不辩白。
树下男子更是得意,大骂道:“你瞧这厮终究还是承认了吧,铁大嫂,你手下可莫要留情……”
几招过后,半面美妇却惊奇于紫宸之飘忽,轻功之高绝,纵然背着一人,又扶着一人,但身形飞掠在雪地上,双足竟仍不留丝毫脚印!
这不但是她从未见过,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所以,半面美妇掌力虽迅急,却也休想沾得他一片衣袂。
这时雪地上两人已对拆了数十招之多,紫宸仍是只有闪避绝未还手,紫宸虽有累赘,幸好半面美妇怀中也抱着一人,是以他身法尚流动自如。
聂万真喃喃地道:“塞外神龙之女杨赛风,不想她武功竟似已不在华山女侠之下,她夫婿铁泣阳身手想必也是不凡,由此可见……但是这个少年又是何人?”
而要知紫宸自始至终都未施出一招,别人自然无法瞧出他武功。
突见那半面美妇杨赛风倒退数步,她早已打得香汗淋漓,胸中也喘息不住,但仍未沾着紫宸一片衣袂,此刻,戟指娇叱道:“你……你为何不还手?”
紫宸道:“在下与夫人素无冤仇,为何要还手?”
杨赛风道:“放屁!此事若不是你做的,人到哪里去了,你若不解说清楚……”
紫宸苦笑道:“此事连在下都莫名其妙,又怎能解说得出?”
杨赛风顿足道:“好,你……你……”
她咬了咬牙,放下那孩子,婷婷早已吓得哭不出来了,此刻双足落地,才放声大哭起来,杨赛风瞧瞧孩子,瞧瞧紫宸,目中亦是珠泪满眶,突然弯下身子抱起她女儿,也轻轻啜泣起来。
紫宸仰天长叹一声,道:“真象难明,是非难分,叫我如何自处,夫人你若肯给在下一月时间,我必定探出铁大侠的下落。”
杨赛风霍然抬起头来,目光凝注着他。
紫宸又问道:“夫人可知,除了铁大侠以外,还有谁人可能会使紫阳掌?”
杨赛风道:“相公为何有此疑问?”
紫宸道:“因为这次有人死于紫阳掌之下,但是却不是铁大侠出的手,所以,在下有此一问。”
杨赛风还没有说话,树下的中年人忍不住大喝道:“那小子虽可放走,但那厮可是这次事件的主谋,却万万放不得的。”
紫宸道:“你留得下他么?”
中年人怔了怔,道:“这……这……”
他没有再说话,而是突然消失了,此人不在,其他的人竟然也不再言语!

标签: 紫宸传奇 醉卧花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