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花间 第一百七十三节 以女为注

2019-6-6 GodHank 醉卧花间

但是没有想到紫宸却摇了摇头,反问道:“你怎么会认为我要问你娘的事情?”
小女孩一脸奇怪的看着紫宸,道:“难道不是?”
紫宸点了点头,微笑道:“当然不是。”
小女孩‘哦’了一声,道:“那你想要知道什么?”
紫宸露出一个让少女心醉的笑容,然后才说道:“我只是突然想到与姑娘相识这么久还不知道姑娘的芳名,故而一问而已。”
小女孩好像因为紫宸的话而怔了怔,瞪着眼睛看着紫宸,好一会才喃喃说道:“我的名字叫红泪。红色的红,眼泪的泪。母亲都叫我泪儿。”
“红泪?真是一个相当特别的名字。”紫宸微微笑道。
红泪一听,嘟着嘴,道:“是么?”
紫宸去答非所问,笑道:“泪儿,难道姑娘是一个爱哭之人?”
红泪先是一愣,然后瞪了紫宸一眼,怒道:“你才是一个爱哭之人呢。”
如雪看见红泪神情的变化,心中奇怪:难道这个小女孩真的好像紫宸大哥所说是一个爱哭之人?嘴上也已经说道:“看来必是如此,不然你母亲怎会为你起一个这样的名字?”
红泪道:“你们怎么这样?!”
说着说着,她竟然好像真的要哭出来一般。
紫宸看见怕她真的哭出来,那势必惹来无谓的麻烦了,所以连忙安慰道:“我们只是开开玩笑罢了,既然姑娘不喜欢,我们不说便是。”
红泪怒道:“哼,那你给我道歉。”
她要紫宸道歉的话一出口,如雪便想要再说什么,但是被紫宸伸手拦了下来。
紫宸微微一笑,道:“红泪姑娘,刚才是在下冒犯了,实在抱歉,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原谅在下这一次,好么?”
红泪瞥了紫宸一眼,冷冷道:“一点诚意都没有……”
可是红泪还没有说完,突然从客店之外传进来一阵非常嘈杂的声音。
紫宸他们探头往外张望,想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在客店之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围了一群人在门外。
只见这些人时不时还传出几声响亮的大笑之声。
如雪看到如此情景,一脸好奇的问道:“紫宸大哥,你说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这么多人围在那里?”
紫宸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
而红泪却说道:“既然都不知道,我们干脆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而且她一边说,人已经走了过去。
紫宸无奈,只得对如雪道:“如雪,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紫宸说着也拉起如雪的手,走了过去。
紫宸他们三人分开围观的人群,只见在人群当中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一身的文士打扮,而另一个则是关外牧民的打扮。
两人各有神情,那文士打扮之人一脸的得意,而且手上和背上都已经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包袱和袋子。而那牧民则满头满脸都是大汗,只见他不时还用手擦着脸上的汗水,他的手上和背上都没有任何的行李,只有一匹连马鞍都没有的马!
如雪对紫宸轻声说道:“紫宸大哥,你说这两个人在干什么?”
紫宸笑道:“我们不用猜了,反正都过来了,干脆问他们一下就是了。”
说完,紫宸已经来到两人的跟前,抱拳行礼,然后才问道:“不知道两位仁兄在这里干什么?为何引得如此多人前来围观?”
那名年轻的文士没有说话,连看都没有看紫宸一眼。反而那名牧民则回答道:“我和他在打赌。”
只是看样子,紫宸便知道那牧民肯定输惨了,于是又问道:“你们为什么会赌起来?还有,不知道你们两人的赌约是什么?”
那牧人沉吟了一会,回答道:“我本来是来这里寻找离家出走的女儿的,没想到在半路上遇见这个家伙。”他伸手指了指那名文士打扮的人,然后又继续说道:“我这个人平时没有什么兴趣,就是爱赌两把,后来,我们聊了几句,发现我们都是好赌之人,再加上又找不到女儿,我心中烦啊,于是……”
他还没有说下去,紫宸已经接道:“于是你们就赌起来了?”
牧民又道:“是的,我们一路打赌至此,我所有的行李和盘缠,就连手上的戒指首饰都已经全都输给他了。就剩下这最后的一匹马了。”
如雪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你什么都输光了?那你还和他赌?”
那牧民却摇了摇头,说道:“姑娘,你是不知道,我实在是不甘心啊,所以,我就用这最后的东西,这匹马,来跟他赌最后一局。”
这是所有好赌之人的毛病,无论怎么输都认为一定会有机会赢回来。
但结果往往却是约输越惨!
而就在此时,那文士打扮的男子已经一脸不耐烦的催促道:“你还有一次机会,赶快吧。”
但是那名牧民却摇了摇头,道:“你催什么催啊,让我好好想一想不行么?”
文士笑道:“不催,不催,反正这也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你慢慢想,尽管去想。”
听到这里,就连红泪都忍不住插嘴道:“你们到底在打什么赌啊?”
牧民回答道:“是这样的,他叫我撒一个谎,撒一个离天大谎,说一件事也行,说什么都行,只要从他口中说出‘撒谎’二字,那么,我就赢,他就输了。他就会把所有从我这里赢走的东西都还给我。”
紫宸心中好笑:“这家伙还真是笨得有够可以的,这样的赌局想不输都难。”但是嘴上却笑着问道:“哦,好像很有意思,不知道你刚才撒了什么离天大谎却让他深信不疑?”
牧民回答道:“我说我的马脚力很好,一跃就能跨过一座大山。”
他一说完,围观的人都笑了,这可能么?再好的马也不可能有如此的能耐!
红泪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道:“胡扯,你也太离谱了吧?”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那名文士却摆了摆手,笑道:“不,不,不,如果这匹马没有这个能耐,我又怎么会想赢它?”
红泪一听,忍不住又问道:“那你第二句又说了什么?”
牧民又说道:“我跟他说,我这匹马是耗子生的。”
红泪一听,直接就大笑了起来,道:“这就更胡扯了!耗子也能生马?”
但是没有想到那文士却笑着说道:“不奇怪,不奇怪,它要不是耗子生的,能跑得那么快吗?”
文士说完,所有的人都大笑了起来。
红泪说道:“你这明显就是使诈!”
文士又笑道:“不,姑娘,我们这叫公平竞争,你情我愿,不能说是使诈。”
“你!”就在红泪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紫宸却突然说道:“这非常的有意思,不知道可否让在下也来参加?”
文士一听,愣了楞,道:“你也想来打赌?”
紫宸点了点头,道:“是的。”
文士又问道:“那你的赌注?”
紫宸把红泪拉到身边,道:“这位姑娘。”

标签: 紫宸传奇 醉卧花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