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瑾瑜献计

2023-1-30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清晨,鸟语啾啾。 凰羽兮从梦中醒来。 自从三年前登基以来,她已经很久没有睡得如此的香甜、深沉和绵长。 虽然身子还是有着刚睡醒时的慵懒,但是她却觉得自己的精神很好,或者说,是这几年来感觉最好的一天。 为什么会这样呢? “陛下,你终于醒了?” 说话的是苏瑾瑜。 此时她的脸上还带着惊喜与疲倦之色。 惊喜,是因为凰羽兮总算是醒了。 疲倦,一个晚上几乎没有合眼,又岂会不疲倦? 凰羽兮甩了甩头:“我睡了多久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苏瑾瑜回答:“陛下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不对...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133)

第二十六章 不凡之处

2023-1-30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苏子安击掌而笑:“陛下英明,如此复杂的调酒,陛下居然也可以尝得出来,子安输得心服口服” 凰羽兮大悦:“那你可不要忘记了你与朕的约定,今晚你……” 可是她的话才说到一半,人忽然觉得是一阵晕眩,有些分不出东西南北了。一旁的苏瑾瑜看见凰羽兮要倒,连忙上前扶着她。 凰羽兮看着微微而笑的苏子安,显得有些惊慌:“怎会如此……?” 可是她的话还是同样没有说完,居然连眼睛都几乎睁不开了。 苏子安笑道:“陛下你醉了。” 凰羽兮拼命的摇头摆手:“朕……朕……没醉……” 能够说出这句话的人,通常就是真的醉了。 苏子安笑着...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148)

第二十五章 为君调酒

2023-1-30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凰羽兮坐了下来,看着苏子安:“还不过来为朕满上?” 苏子安淡淡回应:“是,陛下。” 他为凰羽兮满酒的动作,和帮凰羽焉时,是一模一样的,而凰羽兮喝酒时的动作,也和凰羽焉是一样的。 就连她的感受,也和凰羽焉的差不多。 只是她心中虽然惊叹,但是嘴上却不老实:“此酒一般,那里可以和宫中的美酒相比?” 众人一听,不但不觉得恼,反而想笑。 因为凰羽兮脸上的神情已经出卖了她,别人都看得见,看得清清楚楚,只是她自己还傻傻的不知道而已。 苏子安低头:“陛下说的是,毕竟这酒只是子安无聊时,一时兴致而已,怎敢与宫中美酒相比?” ...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135)

第二十四章 百花之酿

2023-1-30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所谓好酒筹知己,在这种时候,又岂可无酒? 大恩不言谢,大义一杯酒。 苏子安笑道:“子安平时闲来无事,亲自酿了一些酒,不知王爷是否赏光?” 其实,苏子安知道,凰羽焉是一定会喜欢的。 武人可以不好色,但是却没有几个是不好酒的。 凰羽焉当然也不例外。 凰羽焉也笑道:“子安居然还会酿酒?” 苏子安笑道:“王爷可猜猜子安酿的会是什么酒呢?” 凰羽焉似乎有些愕然:“天下之酒千千万,本王如何猜的着?” 苏子安听之一笑,做出了提示:“王爷可有发现这藏冬宫最不缺的是什么?” 凰羽焉闻言,不自觉...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136)

第二十三章 下定决心

2023-1-30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她居然看见苏子安穿着一身的青衣,在庭院中练习拳法? 虽然在凰羽焉看来,拳法应该是刚猛迅捷的,讲究的就是快、准、狠。但是苏子安的拳法却是软绵绵,慢吞吞的。 但无论如何,那确实是在练习拳法。 难道昨晚真的是让皇姐折腾的太狠了,所以,身子骨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所以才会软绵绵,慢吞吞的……? 这是凰羽焉看见苏子安之后,第一个冒出来的想法。 但是凰羽焉却又很快的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因为此时苏子安脸上的神情,还有眼神都不对。 他的眼神之中虽然没有了往常的熠熠神采,但也没有那种虚弱之态。 她很是好奇,这苏子安...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126)

第二十二章 她又去了

2023-1-30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今天,大金凰朝京城的天气很好,但是凰羽兮的心情却更好。 今年的大考已经结束,而且成绩和排名也已经出来了,从目前来看,今年考生的素质普遍提高。 这些人,毫无疑问都会在将来成为大金凰朝延续辉煌的基石。 凰羽兮对自己钦点的头三甲更是满意,所以,今天凰羽兮的心情大好,放心交与吏部去做最后的实际能力考察。 凰羽兮目前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三天后为这些新晋举子“庆功”的清江宴。 当然,其他所有的事情自然会由礼部帮她安排好,真正唯一要她自己考虑的是,到底带不带自己的侍君美人同去?如果要带,又带谁去呢? 按照礼法,一般都是带位分最高的一到两...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139)

第二十一章 疯狂之后

2023-1-30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五更,鸡鸣平旦之间,窗外朦胧昏青。 青竹和青松便已经来到了苏子安的房门前。 昨天凰羽兮的不同,他们当然也能感觉得到,只是他们也确实无能为力罢了。 而且,他们的房间离苏子安的房间并不远,昨晚的那些动静,他们虽然听不真切,但是隐隐约约也听见了一些。 他们确实很担心自家的公子,所以,今天才会比往常更早一些来到了苏子安的房门前。 人虽然已经来了,但是心却有些犹豫。 他们都有些害怕房门后的情景。 站在房门前犹豫了大约一刻钟,最后青竹还是没有忍住,伸手敲了敲房门:“公子……公子……公子。” 青竹一连喊了三声,房...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129)

第二十章 她的疯狂

2023-1-30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这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苏子安也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 他错了。 纵然是亲姐妹,他也是不应该把亲切直率、不介意尊卑之分的凰羽焉与眼前的凰羽兮等同看待的。 凰羽兮是女帝,是天之骄子,可以为所欲为,别人只能曲意承欢,不能惹,也不能抗拒。 因为他苏子安还有家人,还有朋友。 他不能只图自己痛快而对那些人不管不顾! 所以,他没有选择,他只能屈服。 他跪下身子:“陛下。” 凰羽兮看着他:“说。” 苏子安道:“倘若陛下真的想让子安侍寝,子安从命便是,但不要去甘露殿,也不要让苏大人去记载,只...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139)

第十九章 对月弄影

2023-1-30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夜,静悄悄的夜。 忽闻苏子安笑道:“三王爷,子安献丑了。” 音落,剑起。 落瓣随剑气而出花海,飘飘洒洒,萦绕周身。 白衣若雪,眉眼如月,一动一跃,直叫人看得天地间只有他一个人一般。 每一招每一式明明都是美到了极致,却偏又不带一丝的妖艳,如月光般圣洁,叫人生不出一丝亵渎之心。 刃嗡鸣,未染血,却已定乾坤。 凰羽兮简直是看呆了! 她的心似乎在不停的呐喊:世上竟有如此剑舞?当真是一舞动京华! 伴随着一阵鼓掌之声,凰羽焉也大声喝彩:“果然是一舞动京华!不,简直就是花神飞絮,对月弄影!” ...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124)

第十八章 心绪浮动

2023-1-17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养生殿,本来是君王们在累了的时候稍作休息的地方,只是历代君王在‘休息’之时多会做一些荒唐之事,所以很多时候,养生殿并不是养生的地方。 凰羽兮忿忿离开藏冬宫之后便来到了养生殿。 在这里,凰羽兮召来舞伶、歌伎献艺以愉凤颜,这还不够,她又传唤了目前最受宠的几名侍君美人在一旁伺候着。 张侧君柔若无骨的依偎在凤座的扶手旁,乞望着凤颜的一笑:“陛下,请吃奴家特地为您剥的葡萄。” 凰羽兮享受着美人恩,吃过水果,顺道伸手轻轻捏着张侧君的下巴,确实是五官精致,美目含春,悦目赏心。 她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又把目光转向另一侧,看端坐左侧的赵招容。 ...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133)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