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钗 第四十二章 生死一搏为红颜

2020-11-22 GodHank 其他小说

  且说那正光大师行到那红衣和尚身前,缓缓地说道:“少林派一向以维护武林正义自居,历代先师中,有不少为此洒热血掉头颅,在所不惜……”
  红衣和尚冷笑一声,接道:“那是少林派的事,和贫僧何干?”
  正光大师冷肃地说道:“如若你敢取下脸上的人皮面具,贫僧定可叫出你的法号!”
  红衣和尚道:“贫僧生具这张冷漠面孔,用不着大师关心!”
  正光低宣了一声佛号,道:“但你用钹之法,却是少林之学!”
  红衣和尚冷冷说道:“咱们佛门中人,不用禅杖,就是施用戒刀、飞钹一类,天下的杖法、钹法,那也相差不远,大师指鹿为马,硬说在下是少林出身,不知是何用心?”
  正光淡淡一笑,道:“你如不是少林寺出身僧侣,那也用不着为贫僧作此解说了。”
  红夜和尚呆了一呆,怒道:“不论贫僧是何出身,都无关紧要,你先胜了贫僧手中铜钹再说。”
  话未落口,手中铜钹疾劈而出,双钹化出了两道寒光,分左右袭向正光大师。
  正光大师冷笑一声,戒刀突然一招地涌金莲,刀光一闪,直向那红衣和尚当胸刺出。
  灵堂中观战之人,全都看的一怔,暗道:这不是同归于尽的打法么?那正光大师这一刀固然是攻其必救,但那红衣和尚两面铜钹,也势将斩中正光大师。
  连那无为道长也看得微微一怔,暗道:这和尚准备拼命?
  心念转运之间,突然见那红衣和尚双手一收,两面铜钹,突然收了回来。疾快地向后退了两步,回避开那正光大师一刀。
  但闻正光冷笑一声,道:“你纵非少林弟子,这钹法也源出少林一门。”
  无为道长心道:好啊!原来他心有成竹,这一刀是破解红衣和尚铜钹的妙着。
  那红衣和尚不再答话,欺身而进,双钹轮转,展开急攻。
  但见金光闪闪,钹影纵横,攻势凌厉无匹。
  正光大师手中戒刀,也疾快地施展开来,展开反击。
  两个空门高手,展开了一场激烈绝伦的拼斗。
  表面上看去,那红衣和尚手中铜钹飞舞盘旋,把正光大师的戒刀卷入了一片钹影之中,但实际上,那正光大师形虚内强,戒刀一直控制着那红衣僧侣手中的铜钹。
  一般江湖中人,虽然瞧不出,这场搏斗的内情,但像无为道长,却瞧得明白,那正光大师似是深谙红衣和尚铜钹的变化之路,故而能够招招制机,使那红衣和尚手中铜钹,无法施展。
  这情形自然也无法瞒得过沈木风,但见沈木风一皱眉头,沉声喝道:“住手!”
  那红衣和尚突然双钹齐出,当当两声,架开正光大师手中戒刀,纵身而退。
  正光大师满脸肃然之色,冷冷说道:“为何不再打下去?”
  沈木风道:“两位难分胜负,再打下去也是两败俱伤之局。”
  正光冷冷接道:“沈大庄主看走眼了,贫僧已然胜算在握。”
  沈木风哈哈一笑,道:“这个嘛,在下倒未瞧出来。”
  正光大师目光转到那红衣和尚身上,缓缓说道:“咱们少林一门,在江湖之上,一向受武林同道敬重,历年以来,都以维护武林正义自任,千百位师祖们不惜为正义丧命成仁,才换褥今日少林派在武林中的声誉,想不到……”
  只听沈木风冷冷接道:“蓝世兄,你去会会这位少林高僧。”
  蓝玉棠应了一声,拔剑而出,直行到正光大师身侧,冷肃地说道:“在下蓝玉棠,在此领教大师绝技。”
  正光大师看他年纪幼小,不禁一皱眉头道:“你要和贫僧动手?”
  蓝玉棠道:“不错,大师小心了。”
  右腕一抬,刷刷刺出两剑。
  剑尖处闪起了两朵剑花,分刺正光大师两处大穴。
  正光大师看他出手剑势迅快,威势惊人,急急退后两步,挥刀迎战。
  蓝玉棠长剑抢去了先机,展开了一轮快攻,剑如落英飘花,绵绵不绝地攻向正光大师要害。
  正光大师手中戒刀,虽然竭力抢攻,希望扳回劣势,但蓝玉棠剑势变化诡奇,招招攻向正光大师必救要害,使正光大师无能反击。
  两人拼斗激烈,刀来剑往,转眼之间,恶斗了五十余合,蓝玉棠剑招始终如长江大河一般,倾泻而下,正光大师也一直被迫的没有还手之力,支撑到五十合,已然有力不从心之感,脸上汗水淋漓而下。
  宇文寒涛隐在灵帏之后,看得明白,低声对百里冰道:“正光大师功力不输蓝玉棠,但他却无法抵御那耀眼生辉,奇幻横生的剑势,如不及早换他下来,二十合内必伤在蓝玉棠的剑下。”
  百里冰低声说道:“我成么?”
  宇文寒涛道:“萧大侠一侧观战,在下能见正光大师处境之危,萧大侠岂有看不出来之理,他既不肯出手,定必是别有用心,你还不宜出手。”
  百里冰道:“他要对付沈木风,怎能轻易出手,我去替那正光大师下来。”
  宇文寒涛道:“无为道长足可抵拒蓝玉棠,我想他该会挺身而出。”
  谈话之间,果闻无为道长高声说道:“大师住手。”
  正光大师已被那蓝玉棠奇幻莫测的剑势逼得连连后退,听得无为道长喝叫之声,正侍向后跃退,突闻蓝玉棠冷笑一声,道:“想走么?那未免大便宜了!”
  喝声中奇招突出,剑势逼开了正光大师的戒刀,一剑刺中了正光的左臂。
  一股鲜血;疾喷而出。
  无为道长冷哼一声,疾冲而上,长剑一展,撒出一片寒芒。
  这正是武当派中剑术精华,太极慧剑中一招星河倒挂,那点点寒芒,有如繁星坠落,耀眼生花,目不暇接。
  蓝玉棠长剑疾出一式,海市蜃楼,布成了一片剑幕,护住了身子。但闻一阵叮叮咚咚的响声,双剑相触。
  寒芒敛去,人影乍现。
  凝目望去,只见那蓝玉棠长衫破裂,被剑芒划破两处。
  沈木风冷笑一声,道:“堂堂武当派掌门人,暗施袭击,不觉得使人齿冷么?”
  无为道长冷笑一声,道:“沈大庄主指使这蓝玉棠施展车轮战法,难道是应该的么?”
  沈木风双目神光连闪,四顾了一眼,目光落在灵堂入口处,那手扶竹杖,身着黄衫的老者身上,瞧了一阵,目光又转到蓝玉棠的身上道:“蓝世兄,伤势如何?”
  蓝玉棠道:“只及衣衫,未伤肌肤,在下还有重战之能──”
  陡然向前两步,剑指无为道长,冷然接道:“道长可敢和蓝某人决一死战?”
  无为道长冷笑一声,道:“阁下当真是要和贫道决一死战么?”
  蓝玉棠道:“不错,如若道长不敢和在下决一死战,那就只有请退避开去,请那岳姑娘出来了。”
  无为道长淡淡一笑,道:“阁下到此的用心,就是希望见到那岳姑娘,可惜岳姑却不想见你。”
  蓝玉棠怒道:“为什么?”
  无为道长冷笑一声,道:“那岳姑娘如若想见你,也不会离开此地了!”
  蓝玉棠脸色一变,道:“岳姑娘当真走了?”
  无为道长道:“也许她有着重要的事,重要性超过了和你们订下之约,也许她只是为了不想见你,所以离开此地。”
  蓝玉棠道:“那玉箫郎君呢?”
  无为道长道:“也走了,如若那玉箫郎君在此,决不致允许阁下连番指名挑战岳姑娘!”
  蓝玉棠急急说道:“玉箫郎君和岳姑娘一起去了么?”
  无为道长道:“这个么……在下就不清楚了。”
  蓝玉棠回顾沈木风一眼,道:“大庄主,那岳姑娘已离开此地了!”
  沈木风道:“妇道人家讲话,自然是不能作数了,蓝世兄不用计较此事了。”
  蓝玉棠心中懊丧,豪气顿挫,原本要和无为道长决斗之心,也为之消失,望了无为道长一眼,缓缓向后退去。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蓝世兄,不是要和无为道长决战么?”
  蓝玉棠慢慢转过脸去,望了沈木风一眼,缓缓说道:“今日双方动手,并不是一般江湖上的比武争名,在下不一定非要和无为道长打个生死出来吧?”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在下并未存心要蓝世兄和无为道长拼个生死出来,只是蓝世兄把话说得太满了,忽然又要罢了,也该找个台阶下来才是。”
  蓝玉棠道:“在下和沈大庄主相约有言,在下诱萧翎入伏,沈大庄主助在下生擒岳姑娘,如今萧翎已葬身火窟,岳小钗也来此凭吊,但你沈大庄主却不肯听从在下之言,昨日生擒岳姑娘,让她和玉箫郎君双双逃去,在下为你沈大庄主,甘愿受天下英雄责骂,出生入死,为你卖命,但你沈大庄主却是不肯遵守诺言……”
  沈木风双目神光闪动,冷冷接道:“目下萧翎尸骨未见,是否已死,还难预料,岳小钗也还活在人间,蓝世兄未免说出太早了吧?”
  蓝玉棠冷笑一声,道:“沈大庄主似是根本未把对我蓝某人的承诺放在心上,在下自然也用不着为你效命了!”
  沈木风举手一挥,道:“蓝世兄如此决绝,沈某人也不敢勉强,如果无意再趟此混水,那就尽管请便了。”
  蓝玉棠冷哼一声,不再答话,缓步向萧翎灵位行去,面向灵位,肃然而立,口中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
  沈木风心中虽然愤怒异常,但他却强自忍下了心中之火,没有发作,目光一转到无为道长脸上,接道:“那蓝玉棠既然不敢与道长动手,在下奉陪道长几招如何?”
  无为道长虽然明知自己非敌,但又不便拒绝,只好硬着头皮,应道:“沈大庄主看上贫道,贫道自然奉陪。”
  沈木风道:“好!沈某赤手接你兵刃。”
  无为道长长长吁一口气,平剑挺胸,正待出手,突闻一声大喝,传入耳际,道:“道长不可出手!”
  转目望去,只见宇文寒涛缓步由灵帏中行了出来。
  沈木风冷冷说道:“我早已想到阁下在此,主持其事,果然不出我预料。”
  宇文寒涛淡淡一笑,道:“沈大庄主还能够记起我宇文寒涛,那是足证庄主故旧情深,倒叫兄弟有些受宠若惊了。”
  沈木风冷然一笑,道:“看到此地的布置,在下就料到是你,哼哼,我早该杀了你才是……”
  宇文寒涛接道:“沈大庄主确也曾存有杀死在下之心,但大庄主却未曾选对时机……”
  沈木风冷冷接道:“禁宫之外,有萧翎救你一命,如今那萧翎已死,世间恐再无救你之人了,任你狡计万端,今日也难逃死亡之厄。”
  宇文寒涛淡淡一笑,道:“在下希望沈大庄主能够称心如愿。”
  沈木风冷笑一声,道:“宇文兄可是觉得沈某人没有杀你之能么?”
  宇文寒涛道:“在下相信沈大庄主来此之前,定然已有准备,不过,区区也有了安排……”
  沈木风突然缓缓举步,直对宇文寒涛行来,一面说道:“在下倒想见识一番宇文兄有些什么惊人的布置。”
  宇文寒涛不但不退避,反而举步直向沈木风迎上来,哈哈一笑,道:“在下大好头颅,但不知沈大庄主是否有取去之豪气。”
  沈木风生性多疑,明知那宇文寒涛决难挡受自己的一击,不知何以不肯退避,反而举步直迎上来,心中动疑,突然停下了脚步。
  宇文寒涛微微一笑,道:“沈大庄主,为何又不肯出手了?”
  沈木风双目中神光闪动,从头到脚地扫量宇文寒涛一阵,冷冷说道:“你一向贪生怕死,此刻,怎会如此豪气。”
  宇文寒涛淡淡地一笑,道:“一个人总是要变的,在下以往确实有些怕死,但现在,在下却豪气干云,视死如归。以你沈大庄主的武功而言,只要一击,立可使在下心脉崩断而死,可笑你生性多疑,竟然是不敢出手。”
  无为道长知他要袭用那孙不邪的打算,使那沈木风一掌击在破山神雷之上,神雷爆炸,和那沈木风同归于尽,不禁肃然起敬。
  一代枭雄的沈木风,果然有着常人难及的镇静,望了无为道长一眼,淡淡一笑,道:“宇文寒涛,你本是贪生怕死之人,突然间如此慷慨豪迈,想来定然是别有所图了,事出常情,必有原因,在下一生中最为严守‘谨慎’二字,只怕宇文先生的心机又是白费了。”
  口中说话,双目却盯注在宇文寒涛的身上,希望瞧出一些蛛丝马迹。
  宇文寒涛笑道:“沈大庄主果然聪明,不过,任你才华盖代,也决无法想出我宇文寒涛忽然间视死如归的原因!”
  沈木风回顾了金花夫人一眼,冷冷说道:“夫人,你那白线儿可在身上?”
  金花夫人道:“在身上。”
  沈木风道:“宇文先生也会使用毒物,不知你那白线儿能否伤他?”
  金花夫人道:“沈大庄主可是要我试试么?”
  沈木风笑道:“不错,宇文寒涛忽然间不再怕死,在下想其中必有内情,别说他无此豪气,就算有此豪壮气概,照他的为人,也不会甘心死我掌下,因此,我料他必有诡计。”
  金花夫人道:“什么诡计?”
  沈木风道:“我想他是有着和我同归于尽的打算!”
  金花夫人望了宇文寒涛一眼,淡淡一笑,道:“贱妾倒瞧不出,他用什么方法能和你同归于尽。”
  沈木风道:“宇文寒涛的阴险,不能以等闲视之,在下是宁可信其有,也不信其无,说不定他会在身上装上火药,等我击中火药,使它爆燃……”
  哈哈一笑,接道:“不管他用的什么诡计,也无法防止你那白线儿的奇毒,你只要用白线儿来对付他,那就不会错了。”
  沈木风虽然对那金花夫人,有甚多优容厚待之处,但在沈木风再三说明之下,金花夫人倒也不敢违抗,右手探入怀中,摸出形似一节竹筒之物,握在手中,冷冷说道:“宇文兄,这白线儿毒性之烈,你是早已知晓了,那也不用详细的说给你听了!”
  这时,一侧旁观的无为道长和孙不邪,才真的知晓了这沈木风是位厉害无比的人物,暗道:江湖只传沈木风为人如何的恶毒,却不知他还如此谨慎,果然是很难对付。
  但闻宇文寒涛冷冷说道:“夫人那白线儿重逾性命,最好不要轻易使用!”
  金花夫人咯咯一笑,道:“沈大庄主之命,那是没有法子的事了!宇文兄小心了。”
  说完,右手一抬,但见白影一闪,直向宇文寒涛飞了过来。
  就在金花夫人放出白线儿的同时,一股暗劲迅快地涌了过来,同时,无为道长长剑也已递出,拍来一剑。
  白线儿吃那一股暗劲一挡,去势顿挫,无为道长一剑拍来,正好击中白线儿。
  只听唧的一声怪叫,那白线儿,突然一圈,缠在无为道长的长剑之上。
  无为道长手中之剑,虽非千古神物,削铁如泥,但却是百炼精钢所铸,锋利异常,那白线儿缠在剑身之上,竟然是丝毫不怕。
  沈木风突然冷笑一声,道:“好啊!丐帮的长老,武当的掌门人,竟然一起出手,对付一个女流,你们自鸣侠义人物,不觉得惭愧么?”
  孙不邪冷冷说道:“在下只是对付毒物……”
  一跃而上,呼的拍出一掌,接着道:“沈大庄主可敢和老叫化动手么?”
  沈木风右手一抬,还击出一记劈空掌力,冷然道:“老叫化!就凭你那一点能耐么?”
  只见尘土旋飞,两股无形的劲道,相撞一起。
  沈木风心中有备,掌力劈出之后,突然纵身而起,退出了两丈多远。
  孙不邪却感觉到全身微微一震,不禁吃了一惊,暗道:这沈木风的功力,果然非同小可。
  沈木风的心中一直记着孙不邪向自己挑战之事,怕他有何阴谋,那知道这一掌硬拼之后,竟然毫无变化。
  无为道长想到那金花夫人可能是萧翎派在百花山庄的内应,倒也未存心伤她的白线儿,当下手腕一震,自线儿从长剑之上滑落到地上。
  金花夫人快步行了过来,俯身捡起白线儿,藏入怀中。
  宇文寒涛一脸严肃之色,站在原地未动,目光却投注在那赤手空拳的青衣少年身上。
  那青衣少年自从现身之后,一直未说过一句话,神情镇静异常,对身外的打斗,也似乎全然不觉。
  这时,那站在门口的黄衣老者,突然移动一下身子,挡在大门口处。
  沈木风四顾了灵堂一眼,忽然觉出气势上,自己已经先行输了甚多,想到此地不便再留,便低喝一声:“咱们走!”
  当先向外行去。
  这时,堵在门口观战之人,愈来愈多,眼看沈木风向外行来,纷纷向两侧让去。
  只有那黄衣老者,手握竹杖,站在门口不动。
  宇文寒涛沉声喝道:“沈木风!”
  沈木风听那宇文寒涛直呼良己的姓名,眉宇间陡现怒容,口中喝道:“宇文寒涛,你的胆子竟越来越大了。”
  宇文寒涛冷然一哂,道:“大庄主,此时此刻,我宇文寒涛非你座上之客,咱们相峙于敌对之中,别说我直呼你沈木风之名、就是叫得再难听一些,也无碍于事吧!”
  沈木风仰天打个哈哈,道:“好!你有什么话说?”
  宇文寒涛久和沈木风相处,知他适才神情,是愤怒已极的表示,只是他强把一腔怒火,按捺于胸中,不使它发作出来,当下说道:“萧大侠命丧你手,放眼天下,能和你沈木风单打独斗之人,确也不多……”
  沈木风接道:“你知道就好。”
  宇文寒涛接道:“因此,在下不得不施展一些手段了。”
  沈木风道:“嗯!你们尽可连手而出。”
  宇文寒涛笑道:“沈大庄主适才还言,一生之中,最为严守谨慎两字,但照区区的看法,沈大庄主这番计算……”
  沈木风沉住气,道:“怎么说?”
  宇文寒涛道:“在你想象之中,率领四个高手,或足以镇服我等,其实此刻,天下和你为敌之人,都已存了拼命之心,不会再为你沈木风的威武所屈,这是个很大的转变,萧大侠为你所害之后,众情激昂,足可证明,目下我们这灵堂四周,有三百位以上武林同道,其中可称高手者,亦有四五十人……”
  沈木风大笑一声,打断了宇文寒涛之言,道:“你们准备围击我等?”
  宇文寒涛道:“只是围战你沈木风一人,这也正是你常用以对付武林高手的手法之一,不过,你是凭仗毒药,逼他们为你卖命,我们却是人人出自内心,战死无憾。”
  沈木风道:“犬虽众多,何足以言困虎,我等人数虽少,但破围而去,并非难事。”
  宇文寒涛道:“目下那蓝玉棠,似已不会再为大驾所困,你谎言以生擒岳小钗配他为饵,使为你效命,此刻谎言揭穿,他自然不会听你指使了。”
  沈木风道:“胡说,你们故意隐起岳小钗,怎能说在下谎言欺人?”
  只听从未开口的青衣少年,冷冷接道:“沈大庄主当真答允了生擒岳小钗后,配与那蓝玉棠么?”
  沈木风微微一怔,道:“这个,这个……”
  青衣人双眉耸动,道:“沈大庄主如不健忘,似是对在下也许过如此诺言。”
  一向狡诈的沈木风,此刻突然间变得大为尴尬,重重咳了一声,道:“世间美女,何止千万,在下不知诸位何以都极钟情那岳小钗?”
  青衣少年眉头一皱,淡淡说道:“在下只是请问沈大庄主,可是对在下也有过这样的承诺?”
  沈木风的修养,虽然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但这青衣少年当面揭穿他施诈术的事,也不禁为之脸色一变,双目中神光一闪,冷冷接道:“就算沈某人说过此话,那也不算有何大错,岳小钗只有一个,你们争相逐鹿,都要在下助你们生擒岳小钗,老夫如何应付呢?”
  青衣少年冷冷说道:“君子不轻诺,以你沈大庄主的身份,这般轻诺寡信,不怕见笑江湖么?”
  这几句话,只说得那沈木风也不禁脸上一热,但他狡猾多智,心中一急,又被他急出两句后来,当下说道:“在下自然不是随口轻诺,在下心中,亦早已想到了一个应付之法。”
  青衣少年道:“请教高见。”
  沈木风道:“如是老夫擒得那岳小钗,她只有一人,纵然是天下第一等才能之士,也无法使那岳小钗变成两个,因此,只有两位各凭武功,一分胜负了,那个胜,那岳小钗就归他所有了。”
  青衣少年冷冷笑道:“沈大庄主这么子虽然不错,但却是美中不足,在下还有一个法子。”
  沈木风道:“什么法子?”
  青衣少年道:“如是在下此刻先把那蓝玉棠杀死,也不用事后的决斗了。”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这个么?老夫倒不便替阁下作主意了。”
  言下之意,那无疑已然赞同了青衣少年的用心了。
  青衣人道:“沈大庄主既然不便做主,自然由在下做主了,不过,在下想光问沈大庄主一句话。”
  沈木风道:“好!只管请说吧!”
  青衣少年道:“在下杀死蓝玉棠后,不知是否还有人和在下夺那岳小钗?”
  沈木风道:“据沈某所知,江湖上还有争夺岳小钗的人,不过,那些人都和沈某有仇,沈某自然只助阁下了。”
  青衣少年道:“使在下担心的,还有一入和我争夺!”
  沈木风道:“是我百花山庄中人么?”
  青衣少年道:“不错。”
  沈木风道:“什么人?”
  青衣少年淡淡一笑,道:“在下先去杀了蓝玉棠,再告诉沈大庄主不迟。”
  举步直对蓝玉棠行了过去。
  蓝玉棠一直站在萧翎的灵堂之前,呆呆出神,他似有无限的愧咎,也似有无穷的悔恨,对那沈木风和青衣少年一番对答之言,浑无所觉。
  这时,观战之人,又增加了不少,看到他们窝里反,自相残杀起来,心中既是觉得可怖,又有一些喜悦之感。
  宇文寒涛向后退了三步,使那看衣少年行经之路,更宽一些。
  这时,蓝玉棠仍然对着萧翎的灵位出神,竟不知死亡之将至。
  宇文寒涛重重咳了一声,道:“蓝玉棠,小心了。”
  青衣少年冷冷一笑,道:“阁下放心,对付蓝玉棠,在下还不用施展暗算。”
  果然,在蓝玉棠身前三尺处,停下脚步,道:“蓝兄痴对萧翎灵位,可是有些后悔引他入伏么?”
  蓝玉棠听得宇文寒涛示警之后,早已有了戒备,但他仍然肃立未动。
  直等那青衣少年发问,蓝玉棠才缓缓转过身子,道:“不错,我引萧翎入伏,如今悔恨交集。”
  青衣少年哈哈一笑,道:“他是你的情敌啊!萧翎如不死,你永远得不到那岳小钗。”
  蓝玉棠道:“是的,不过你也得不到,那岳小钗乃天宫仙女,如若她有一个匹配之人,那人应该就是萧翎,你不配,我也不配。”
  青衣少年冷然一笑,道:“但如今那萧翎死了,总该有一个配娶岳小钗为妻之人。”
  蓝玉棠道:“但那人不是你!”
  青衣少年道:“那是阁下了?”
  蓝玉棠摇摇头道:“也不是我!”
  青衣少年道:“非你非我,那是何许人物呢?”
  蓝玉棠道:“那人么?不在人世之间……”
  青衣少年突然一扬右手,道:“小心了。”
  一点寒芒,直奔向蓝玉棠前胸点去。
  其实,他话未出口,寒芒已至。
  只见蓝玉棠右手一抬,肩上长剑,疾快绝伦地应手而出。
  寒光一闪,当的一声,击中那青衣少年疾射而来的寒芒。
  蓝玉棠挡开一击后,右腕一沉,突向那青衣少年攻出两招。
  但见寒芒一闪,幻起了两朵剑花,分刺向那青衣少年两处大穴。
  只见那青衣少年身躯闪动,脚不离原位,轻灵巧妙地避开了蓝玉棠两剑。
  蓝玉棠长啸一声,挥剑进击。但见寒芒流转,漫天剑影,分由四面八方攻向那青衣少年。
  眨眼之间,那青衣少年已然被困于一片剑影之中。
  蓝玉棠剑招太快,快得令人目不暇接,只见剑光扩布,两条人影,竟皆不见。
  四周观战之人,虽然都是武林中人物,但也很少人见过如此凌厉快速的剑招,只看得一个个目瞪口呆。
  激斗中,突闻得一声惨叫,剑光突敛,人影乍现。
  凝目望去,只见蓝玉棠弃剑倒地,青衣人缓缓回身,走向沈木风,笑道:“在下幸未辱命。”
  沈木风一皱眉头,道:“这并非沈某主意。”
  青衣少年笑道:“至少沈大庄主并未反对,因为他背叛了百花山庄。”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不错,背叛我沈某的人很难逃得性命。”
  四周观战之人,都未瞧出那蓝玉棠如何被伤,只待那青衣少年回身而去,仍然瞧不出蓝玉棠伤在何处。
  但闻沈木风轻轻咳了一声,道:“如若在下能够生擒岳小钗,必配巫兄为妻。”
  青衣少年道:“在下这里先行谢过了。”
  抱拳一礼后,又缓缓伸出右手。
  沈木风略一犹豫,道:“这是为何?”
  青衣少年淡淡一笑,道:“在下要和沈大庄主击掌为誓,希望你沈大庄主今日承诺之言,日后不得再有变化!”
  沈木风缓缓伸出手去,道:“在这一生中,从未和人击掌立誓,今日和你立誓,那是第一次了。”
  青衣少年微微一笑,道:“这么说来,足见大庄主对在下的重视了。”
  迅快的探过手去,轻轻在那沈木风手上击了一掌。
  沈木风的脸色突然一变,双目神光闪动,盯住在那青衣少年身上。
  眉宇间,隐隐泛起了一片杀机。
  那青衣少年却迅快地向后退出两步,笑道:“大庄主前天可在我身上动过手脚?”
  沈木风道:“动什么手脚?”
  青衣少年脸色突然一变,满脸笑容,登时消失,冷冷地说道:“点了我一处奇经?”
  沈木风突然仰天打个哈哈,道:“在下一生最敬佩才慧高强之人,今日你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我身上下了毒手,在下一向自负谨慎的人,今日竟然着了你的道儿,好生叫沈某人佩服!”
  青衣少年冷哼一声,道:“好说,好说,沈大庄主的手段。在下亦是佩服得很。”
  这一番对话,忽敌忽友,只听得场中群豪,个个目瞪口呆、就连那无为道长和孙不邪,也看得震动不已,只有宇文寒涛却镇静如常,似是对此等奇异之事,早已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了。
  沈木风极快又恢复了原有的镇静,淡淡一笑,道:“在下想向巫兄请教一事。”
  青衣少年道:“沈大庄主言重了,大庄主有何教言,只管吩咐。”
  沈木风道:“巫兄适才在我沈某人身上动了手脚,不知是何奇毒?”
  青衣少年道:“简单得很,在下只是在手中暗藏一枚毒针,借着和你沈大庄主击掌之时,刺中了沈大庄主!”
  沈木风道:“这个我知道,我是问你针上之毒,要几时发作?”
  青衣少年道:“在下这毒针叫七毒针,如若不是刺中要害,要七日之久,毒性才能攻入心脏,毒发而死,不过在七日之前施救,立时安然无恙!”
  沈木风道:“巫兄带有解药么?”
  青衣少年道:“有,不过,不在我身边!”
  沈木风道:“放在何处呢?”
  青衣少年道:“藏在一条毒蛇身上。”
  沈木风怔了一怔,道:“当真么?”
  青衣少年道:“在下一向不说谎言。”
  沈木风道:“如若那条毒蛇被人杀死呢?”
  青衣少年道:“在下胸记药方,可以再配解药。”
  沈木风道:“配成可用之药,要多少时间?”
  青衣少年道:“大约总要三日之久。”
  沈木风道:“这么说来,在下还等得及让阁下配解药了!”
  青衣少年道:“只要在下好好活着,沈大庄主又能遵从诺言,自然不会死了……”
  语声一顿,接道:“在下也想向沈大庄主请教一事。”
  沈木风道:“什么事?”
  青衣少年道:“关于沈大庄主在区区身上动的手脚,是何手法?”
  沈木风道:“刚才巫兄已经说了,我点了你一处奇经。”
  青衣少年道:“手法很特殊,在下曾经运气试行自解,耗了我两个时辰之久,却未成功!”
  沈木风谨:“那是区区的独门手法,自非巫兄能够解得了。”
  青衣少年道:“沈大庄主点伤在下奇经,要几时才会发作?”
  沈木风道:“大约要半月之久,如若在下不施解救,半月之后,伤势开始发作,呕血而亡。”
  青衣少年道:“不要紧,沈大庄主伤势发作快我数日,在下相信,不会死了。”
  沈木风点头笑道:“从此刻起,沈某人要刻意保护巫兄了。”
  宇文寒涛突然插口说道:“两位还未谈完么?”
  沈木风淡淡一笑,道:“宇文兄有何指教?”
  宇文寒涛道:“这位蓝玉棠大约快要气绝了,两位难道见死不救?”
  沈木风望了蓝玉棠一眼,道:“这位巫兄的手段,只怕常人难以救得了。”
  宇文寒涛淡淡一笑,道:“这位蓝玉棠,虽然和我等敌对相处,但我等也不愿见死不救。”
  沈木风道:“宇文兄几时变得这样慈善了?”
  他接着又道:“阁下之意,似乎是想救人了。”
  宇文寒涛道:“不错。”
  沈木风道:“阁下能够救得了么?”
  宇文寒涛道:“尽人事而听天命。”
  沈木风冷笑一声,道:“宇文兄为人收尸,那也是一件大功德的事了。”
  宇文寒涛不理沈木风的讥讽,高声说道:“抬下去,全力抢救。”
  灵帏后缓步行出来两个黑衣劲装大汉,把蓝玉棠抬了下去。
  青衣少年目光一掠宇文寒涛,道:“听说阁下昔日也在百花山庄听差。”
  宇文寒涛道:“不错,和阁下一般,为沈大庄主巧言所欺。”
  青衣少年道:“听说你很有能耐,读万卷书,知天下事,星卜医理,五行奇术,无所不能,不知是真是假?”
  宇文寒涛看他的目光闪烁不定,口中虽在说话,暗中却已留神作了戒备,口中缓缓应道:“阁下过奖了。”
  青衣少年冷冷说道:“我不是称赞你,向是想估量你一下,胸中究竟有多少能耐。”
  宇文寒涛道:“阁下想问什么?”
  青衣少年道:“你可瞧出在下如何伤了那蓝玉棠?”
  宇文寒涛摇摇头,道:“没有瞧见,但在下能想得出来。”
  此言一出,真是语惊四座,连那孙不邪也听得暗皱眉头,忖道:难道他的目力,还能强过我老叫化不成。
  转念一想,也许他早有准备,暗中留心,瞧出了蓝玉棠受伤情形,故作这番惊人之语。
  青衣少年冷笑一声,道:“叫人难以相信,在下倒要请教一下,他是何物所伤?”
  宇文寒涛道:“他非伤在武功之下,而是中了你的暗算!”
  青衣少年道:“彼此动手,不死必伤,暗器伤人,也算不得什么!”
  宇文寒涛道:“但阁下用的暗器,和常人不同。”
  青衣少年脸色一变,道:“什么不同了?”
  宇文寒涛道:“一般细小暗器,不外毒钉之类,但阁下的暗器却是活的!”
  青衣少年仰天冷笑一声,道:“你可知晓那是何物么?”
  宇文寒涛微微一笑,道:“在下只知不是毒蛇,而是一种细小的毒物,至于要在下叫出名字,那却非我之能了。”
  青衣少年缓缓说道:“这么说来,阁下只能算知晓一半了!”
  突然一扬右手,一道黑芒,由袖中疾射而出。
  宇文寒涛早已有备,身躯一闪,右手劈出一掌。
  但两人相距甚近,宇文寒涛虽然早已有备,也是闪避不及,只见那物沾在宇文寒涛衣角之上。
  这当儿,忽听娇叱声传了过来,道:“宇文先生不要动!”
  喝声中银芒一闪,射向宇文寒涛衣角。
  只见宇文寒涛衣角上异物一颤,跌落在实地之上。
  凝目望去,只见一条三寸长短的百足蜈蚣,被一枚银针,穿身而过,百足划动,在地上挣扎了一阵死去。
  青衣少年望了那地上蜈蚣一眼,道:“好毒的银针。”
  宇文寒涛望了那银针一眼,知是北海寒毒冰魄针,自然是百里冰暗中发针相助了,心中暗道了两声惭愧,忖道:这蜈蚣定然是奇毒无比之物,既被沾上衣角,再想抛掉它,决非易事,若非北海寒毒冰魄针上奇毒,可以克制它,立即取其命之外,今日只怕要伤在这毒蜈蚣的口下了。
  只听那青衣少年冷冷说道:“那位姑娘是谁,你本已处必死的情景之下,她却救了你的性命。”
  提高了声音接道:“何人施放毒针,杀死了在下的蜈蚣,可敢现身一见。”
  百里冰发出寒毒冰魄针,救了宇文寒涛,心中已然大感不安,忖道:“我这寒毒冰魄针,如若被那沈木风瞧了出来,定然知晓我还活在世上,沈木风知晓我还活在世上不要紧,但如惹得大哥生气,那就糟了。”
  是以,任那青衣少年出言相激,百里冰却不肯现身。
  正当百里冰心念转动之际,果听沈木风高声说道:“北海寒毒冰魄针……”
  宇文寒涛接道:“不错,正是北海寒毒冰魄针,沈大庄主的见识很广啊!”
  沈木风脸色一变,道:“百里冰还活在人间么?”
  宇文寒涛冷冷说道:“你很怕北天尊者,是么?”
  沈木风目光盯注在宇文寒涛的脸上,道:“那百里冰还活着么?”
  宇文寒涛道:“她如还活着,我们是庆幸万分。如若她死了,北天尊者,只此一个爱女,自然会找你算账了。”
  这几句话,答复得巧妙之极,未说明百里冰是否还活着,听起来若有所指,但想一想,却又是不着边际。
  精明阴森有如沈木风者,也听得满脸困惑之色,缓缓说道:“那是说,北海冰宫中,已有高手到此了。”
  宇文寒涛冷笑一声,道:“彼此对敌,在下似是用不着给你沈木风说明吧!”
  沈木风冷冷说道:“刚才说话那女子声音,分明是发针之人,定然是百里冰了。”
  宇文寒涛淡淡一笑,道:“百里姑娘还活在世上,萧翎自然也不会死了。”
  沈木风突然仰天打个哈哈,道:“北海冰宫中人,绝不只有百里冰一人施用这寒毒冰魄针了。”
  宇文寒涛道:“这寒毒冰魄针,乃是那北海冰宫中独门暗器,北海冰宫中人,会用此物,乃是天经地义,似是用不着向沈大庄主解说了。”
  沈木风道:“那是说只要那灵帏之后,有北海冰宫中人,就可以打出这寒毒冰魄针了,不用百里冰还魂重生。”
  宇文寒涛淡淡一笑,道:“沈大庄主随便想吧!你想说百里冰还活在人间也好,已被你活活烧死也好。但如想从区区口中探得出一点讯息,只怕要枉费一番心机了。”
  沈木风道:“哼!果然是老奸巨猾。”
  宇文寒涛道:“彼此,彼此。”
  沈木风目光转到金花夫人的脸上,低声说道:“你带有几种毒物?”
  金花夫人道:“三种。”
  沈木风道:“好,只要有人拦阻咱们,那就一齐施放出手。”
  目光转到那青衣少年身上,接道:“巫兄也是一样,随身带有多少毒物,听在下招呼,就一齐施放出手。”
  青衣少年抬头望了金花夫人一眼,道:“听说夫人有役使各种毒物之能,但不知手法如何?在下今日倒要一开眼界了。”
  金花夫人举手理一下鬓边长发,笑道:“阁下似乎是不分敌友,不管何人,都想潦拨一下。”
  青衣少年淡淡一笑,道:“那是因为区区也通晓一些役使毒物的手法,不知咱们中原和苗疆役用毒物之术,是否相同。”
  金花夫人道:“嗯!那很容易分辨,日后,咱们找处地方,不妨来一次役用毒物比试,胜负立可分出来。”
  青衣少年道:“好极,好极,在下既然出现于江湖之上,也不希望还有一个役使毒物之人,立足中原。”
  灵堂中的群豪,只听得个个心头震动,想到那百毒相斗的惊奇残酷场面,既想一睹奇景,又觉着一旦身临其境,必将呕出酒饭来。
  沈木风神色严肃地说道:“巫兄,你是沈某人的贵宾,但咱们目下之处境,却是宾主同命,生死与共,希望彼此之间,不要再有意气之争。”
  青衣少年微微一笑,道:“沈大庄主但请放宽心,我们放毒相斗,虽然是已成定局,但距那段时日还早。”
  沈木风道:“以后的事,到时才说,岳小钗既已离开,咱们也不宜久留了。”
  青衣少年四顾了一眼,笑道:“但区区却觉得于此刻此情之下,正是和你沈大庄主讨价还价的好时机。”
  沈木风微微一怔,道:“这番话,是何用意?”
  青衣少年道:“很简单,因为在下心中有几件事,早已想对沈大庄主说明,只是时机不当,说了于事无补,何况,沈大庄主深通先下手为强之道,先点了在下一处奇经,形势迫人,在下才不得不忍气吞声。此刻,强敌环伺,沈大庄又中区区毒针之伤,形势已变,虽然对在下未必有利,但至少是一个平分秋色的局面,在下如不借此机会,说出心中之言,岂不有负大好良机了么?”
  沈木风强忍下心头火气,道:“好!你有什么条件,尽管逐一说明,沈木风还自信有容人之量。”
  青衣少年道:“第一件事是,在下和沈大庄主是平行论交,彼此之间,身份相等。”
  沈木风点点头。道:“这个么,在下一直未把巫兄看作沈某人的属下。”
  青衣少年道:“第二件,我助你对付萧翎和天下英雄,并非是钦慕你沈大庄主英雄,全是为了那岳小钗,只要岳小钗再度现身,你沈大庄主必得以全力助我生擒于她……”
  语声一顿,接道:“在下再说明一些,是生擒岳小钗,不许她受到任何伤害,那可能使你百花山庄的高手,有些死伤。”
  沈木风道:“那是自然,巫兄助我,在下自当以生擒岳小钗以酬巫兄。”
  一代袅雄的沈木风,在形势逼人之下,不得不屈服在那青衣少年的迫逼之下。
  青衣少年微微一笑,道:“在下适才说过,还有一人,也可能和在下争夺岳小钗,沈大庄主还记得么?”
  沈木风道:“记得,不知那人是谁?”
  青衣少年道:“你,沈大庄主。”
  沈木风先是一怔,继而一拂颚下长髯,哈哈大笑,道:“老夫这把年纪,怎的还有此心?”
  青衣少年道:“别人也许瞧不出来,但在下却不易为人欺瞒。”
  沈木风摇摇头,道:“你要如何才肯相信?”
  青衣少年道:“我只要揭穿你内心之秘,使你知晓在下已有准备,你如有此念头,那就早日打消,无此念头,那是最好不过了。”
  沈木风脸上稍现怒容,道:“区区一生中,从未受人如此摆布过,巫兄不可一再为之。”
  青衣少年哈哈一笑,道:“现在咱们可以走了,在下开道。”
  转过身子,大步直向灵堂外面行去。
  沈木风回顾了宇文寒涛一眼,道:“在下想告别了,不知宇文兄意下如何?”
  宇文寒涛淡淡说道:“看看你们的运气了。”
  沈木风双眉一耸,却未再多言,随在那青衣少年身后向外行去。
  宇文寒涛望了那站在灵堂门口,手执竹杖的黄衣老人一眼,站立在原地不动。
  那青衣少年把毒物当作暗器施用一事,已瞧的群豪个个心中惊畏,看他当先开道而来,大都闪避开去,只有那黄衣老者,仍然站在门口不动。
  沈木风和金花夫人也随在青衣少年身后,行到了出口处。
  那青衣少年冷冷说道:“老丈高寿?”
  黄衣老人竹杖支地,站在那里纹风不动,有如石雕泥塑一般、望也不望那青衣少年一眼。
  青衣少年冷笑一声,右手一缩由袖中抓出了一条三寸长紫色的蜈蚣,右手一抬,投向那黄衣老者的脸上。
  宇文寒涛虽然料到这黄衣老者,可能是萧翎改扮,但想到那蜈蚣的恶毒,也不禁有些震动,看他如此沉着,更是为他担心。
  只见那黄衣老者左手一抬,竟然把那投过来的紫色蜈蚣接在手中,反手一挥,投向了沈木风。
  沈木风虽然武功高强,但他不敢和那黄衣老者一般伸手去接,大袖一挥,潜力涌出,击落了投向身上的蜈蚣。
  青衣少年道:“失敬,失敬,想不到阁下竟也是役使毒物的高手。”
  右手一伸,扣向那黄衣人握着竹杖的右腕。
  这一招去势甚快,但那黄衣老者,却有着近乎木然的镇静,直待那青衣少年右手五指,将要搭上右腕脉穴,右手才突然向下一滑,沉落半尺,竹杖一推,击向那青衣少年肘间关节。
  应变手法平淡中,蕴含奇奥,发难于猝然咫尺之间,那青衣少年闪避不及,被那黄衣老者推出的杖势,击在右臂之上。
  竹杖上蓄力强大,青衣少年中杖后,顿觉左臂一麻,急急向后跃退三步。
  那黄衣老者也不追赶,仍然站在原地不动。
  青衣少年疾退三步之后,一条右臂,软软地垂了下来。
  显然,他一条右臂,受伤不轻。
  青衣少年回顾沈木风一眼,肃立不动,显然,正自暗中运气解穴。
  沈木风冷肃的脸上,闪掠过一抹惊愕之色,缓步行到门口处,冷冷地望了那黄衣老者一眼,缓缓说道:“阁下贵姓?”
  黄衣老者两道闪电一般的寒芒,移注在沈木风脸上,打量了沈木风一阵,却是一语不发。
  沈木风冷笑一声,道:“阁下似是很少在江湖之上走动?”
  黄衣老者道:“不错。”
  他似是生恐多说一个字,用最简洁的字句回答。
  沈木风微微一笑,道:“阁下既然很少在江湖之上走动,和我沈某人自然也谈不上恩怨二字了,不知何故要拦阻在下的去路。”
  黄衣老者道:“听说你为恶很多,今日一见,果然不错。”
  他说话的声音很怪,似是用弓弦一个字一个字地弹了出来。
  沈木风一皱眉头,道:“阁下之意,是要打抱不平了。”
  黄衣老者冷哼一声,也不答话。
  沈木风冷笑一声,道:“阁下姓名,可否见告?”
  黄衣老者冷然说道:“不必了。”
  沈木风右手一抬,突然攻出一掌,拍了过去。
  黄衣老者也不闪避,左手一抬,硬接一掌。
  但闻砰然一声大震,双掌接实。
  沈木风身躯晃动,那黄衣老者却被震得向后退了两步。
  这一招硬打硬拼,双方都用的内力硬拼。
  沈木风冷笑一声,道:“无怪阁下狂傲如斯,果是有些手法,再接我沈某一掌试试。”
  喝声中,右手一抬,又是一掌劈了过去。
  掌势中带起了一股疾厉的暗劲,掌势未到暗劲已到,整个灵壁,忽忽摇动。
  那黄衣老者亦是不甘示弱,左手一抬,又硬接了一掌。
  这一次,那黄衣老者,有了准备,只被震得退了一步。
  但如沈木风发出的掌势而言,这一掌似是强过了上一掌甚多。
  沈木风一皱眉头,又劈出一掌。
  黄衣老者似已知晓厉害,不敢再用左手去接,松开了竹杖,用右手接下一击。
  沈木风连攻三掌,那黄衣老者也硬接三掌,只看得在场中人个个为之一呆,心中暗道:这人不知是何许人物,竟然能够硬接沈木风三掌猛攻。
  沈木风攻出三掌之后,未再抢攻,急急收掌而退,冷冷道:“阁下居然能硬接沈某人三掌,足见高明……”
  那黄衣老者,似是根本未再听沈木风说些什么,冷冷接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小心了。”
  竹杖挥动,劈出三杖。
  沈木风连封带躲,才把三杖快攻避开,双目中神光凝注在黄衣老者身上,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是萧翎,你没有死,是么?”
  黄衣老者冷笑一声,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竹杖一起,横里扫出一招。
  沈木风也不闪避,左手一推,便向竹杖之上迎去。
  这等打法,不但大出了在场群豪的意料之外,就是那黄衣老者,也不禁为之一呆。
  但闻砰然一声脆响,竹杖正击在沈木风的手腕之上。
  只见竹屑横飞,那黄衣老者手中的竹杖,突然破裂去一节。
  厅中观战群豪相顾失色,暗道:这沈木风的武功,已练到了体若精钢,那一杖明明击在了手腕上,不但不见他痛苦之色,反而把竹杖震断了一截。
  但见那黄衣老者,却毫无惊骇之状,右腕一挫收回竹杖,当心点去。
  竟然把竹杖当作长枪施用。
  沈木风左手推出,啪的一声,又把竹杖震开,人却欺身而上。
  这一下,群豪听得明白,分明是竹杖和钢铁相击之声,心中更是骇然。
  原来,场中群豪,听到起初一声,认为是听错了,这一次特别留心那声音,分明是竹杖击在钢铁上的声音。
  需知一个人练功夫,练得身上被击时能发出回音,也如钢铁一般,实是罕见的事了。
  宇文寒涛似是已看出群豪心中之疑,高声说道:“沈大庄主左右双腕各带一个纯钢袖圈。”
  这一点破,观战群豪,恍然大悟,惊愕之色,登时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阵轻叹。
  原来,武林之中,有很多不常用兵刃之人,常用精钢打成袖圈,带在腕上,其形如镯,不过,要比镯子广大,以备不时之需。
  沈木风武功高强,群豪一时间被他震住,想不到带袖圈的事。
  直待宇文寒涛出言点明,群豪才恍然大悟。
  抬头看去,只见沈木风人已欺进那黄衣老者身侧,右手一沉,劈了下去。
  那黄衣老者手中竹杖,已然吃那沈木风左掌挡开,欺近身侧,别说竹杖一时间无法收回,就是有法收回,这等近身相搏,那竹杖过长,也无法施展。
  只见那黄衣老者右手一抬,突然向上迎去。
  沈木风冷哼一声,欺近身侧的身子,突然间暴退三尺。
  凝目望去,只见那黄衣老者已然弃去了手中竹杖,右手却握着一把锋利的短剑。
  沈木风脸色严肃,冷冷说道:“果然是你,萧翎……”
  那黄衣老者冷然一笑,仍不作正面答复。
  这等一直不肯接口的法子,使得狡猾多智的沈木风也搞得大为不安,略一沉吟,接道:“那萧翎乃是英雄人物,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如是不敢开口承认,定非萧翎了。”
  只见那黄衣老者右手执剑,双目微闭,脸上是一片诚敬神情,对沈木风的呼喝叫嚣,充耳不闻。
  这等神情,一般人瞧不出有何特殊之处,但以沈木风的武功,却瞧出了情势大为不对,那黄衣老者的神情,正是运用上乘剑道的起手姿态,不禁大为骇然,沉声喝道:“咱们走!”
  走字出口,入已飞跃而起,右手挥处,顶篷破裂,人随着穿出帐篷,有如巨鸟凌空而去。
  金花夫人紧随沈木风身后,飞跃而起,穿出屋顶而去。
  那青衣少年正运气调息,却不料沈木风破顶而起,警觉不对,顾不得再运气疗伤,急急一提气,纵身而起。
  只听黄衣老者喝道:“你留下。”
  喝声中黄衣飘飞,人已凌空而起。
  两条人影,同时以电闪雷奔的迅度,向篷顶抢去。
  那黄衣老者身法,抢先了一步,挥掌劈下。
  但闻砰然一声,两人悬空硬拼了一掌。
  那青衣少年在那黄衣老者居高临下的强猛掌力压制之下,身不由己地跌落实地,震扬起一片沙土。
  那黄衣老者,却用八步登空的身法,斜出一丈多远,才落着实地。
  宇文寒涛疾快地奔行过来,扬手一指,点了那青衣少年的穴道。
  这时,沈木风随行四人,除走了一个金花夫人之外,蓝玉棠重伤之后,生死不明,这青衣少年,伤在那黄衣老者的掌下,又被宇文寒涛点了穴道,余下的只有那手执铜钹,身着红色袈裟的和尚。
  无为道长长剑出鞘,拦住了那红衣和尚的去路,道:“大师是束手就缚呢?还是要拼命一战?”
  红衣和尚目光转动,只见正光大师手执戒刀站在一侧,心知破围而出的希望百无其一,当下旋转飞钹,自劈咽喉,头断血喷,尸体栽倒。
  无为道长看他连震飞钹,似要出手,却不料他回钹自绝,一时间救援不及。
  正光大师弃去手中戒刀,接住那飞落的人头,揭开他脸上人皮面具,黯然一叹,道:“果是老衲同门师兄弟。”
  无为道长轻轻叹息一声,道:“本门之中,也有叛逆之徒,人死不能复生,大师善葬他的尸体,也算尽了同门之谊。”
  正光宣了一声佛号,抱起那红衣和尚的尸体,向外行去。
  那黄衣者者,望着正光大师的背影,轻轻叹息一声,突然转身向灵帏后面行去。
  孙不邪,无为道长等,心中虽然都觉着这黄衣老者,可能是萧翎假扮,但又不能完全确定,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
  只见宇文寒涛快步而行,越过黄衣老者,道:“在下带路。”
  黄衣老者道:“有劳了。”
  宇文寒涛带着那黄衣老者,行入了一间静室之中,抱拳一礼,道:“萧大侠。”
  黄衣老者微微一笑,除去脸上的易容之后,恢复本来面目,正是逃出火劫的萧翎。
  但闻步履声响,孙不邪、无为道长、百里冰等鱼贯而入。
  孙不邪伸手抓住萧翎一只手,道:“萧兄弟,果然是你。”
  萧翎一欠身,道:“老哥哥好。”
  孙不邪哈哈一笑,道:“看到兄弟你完好无恙,老哥哥还有什么不好呢?”
  这几句话,听来平淡无奇,但平淡之中,却包含了无限的关怀情义。
  萧翎道:“多谢老哥哥了。”
  无为道长接道:“萧大侠托邓二侠和敝师弟交贫道的两本书,贫道已然收到,妥为保管,立时可以奉还萧大侠。”
  萧翎道:“道长没有瞧过么?”
  无为道长道:“贫道只看了书名,未阅内容。”
  萧翎点点头,道:“道长为何不看呢?”
  无为道长道:“贫道老迈了,那是应该留给年轻人的,何况,此时敌我相对,处境险恶,贫道也无暇阅读。”
  萧翎点点头,道:“道长胸怀宽大,用心深远,晚辈敬服得很。”
  百里冰突然向前两步,道:“大哥,我错了。”
  萧翎微微一笑,道:“什么事?”
  百里冰道:“大哥交代我不许说出你脱险的事,但我却未得大哥同意说了出来。”
  萧翎道:“不要紧,我知道你有苦衷,其实你不说,也无法瞒过宇文先生。”
  宇文寒涛道:“萧大侠过奖了。”
  孙不邪道:“这事不能怪百里姑娘,都是老叫化迫她说出。”
  萧翎道:“小弟没有怪她啊!”
  孙不邪笑道:“我知道,你一定会给老哥哥的面子。”
  百里冰长长叹息一声,道:“大哥,你在灵堂之中,都已经听到了么?”
  萧翎道:“听到什么?”
  百里冰道:“岳姊姊走啦!”
  萧翎微微一呆,道:“真的走啦?”
  百里冰道:“岳姊姊和我谈了很多,我坚持她不能离开,但她却留书不辞而别。”
  萧翎脸上红光一闪,淡淡笑道:“不要紧,岳姊姊一向来去自由,咱们怎能留她。”
  宇文寒涛双目闪动,回顾了一眼道:“孙兄、道长、百里姑娘,在下有一事相求。”
  他一口气呼叫出三人,三人也同时愕然说道:“什么事?”
  宇文寒涛道:“在下有一桩急要之事,想和萧大侠单独谈谈,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孙不邪道:“武功上,老叫化佩服我萧兄弟,用智上,老叫化敬服你宇文先生,你尽管请便吧!”
  宇文寒涛一欠身,道:“萧大侠,这边请。”
  萧翎举步随在宇文寒涛身后,又行入另一静室之中,道:“宇文先生有何见教?”
  宇文寒涛道:“吐出那口涌在胸口的血,强忍住,要逼岔你的真气。”
  萧翎双目中神光如电,盯在宇文寒涛的脸上,瞧了一阵,突然闭上双目,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叹道:“宇文先生,果然厉害,已瞧出在下受了伤!”
  宇文寒涛点点头,说道:“你伤得不重,这口血大部是为了岳姑娘……”
  萧翎一皱眉,接道:“宇文兄怎能如此肯定?”
  宇文寒涛微微一笑,道:“萧大侠,承你看得起我宇文寒涛,引为知己,在下自当是尽我之能,回报知遇,岳姑娘和萧大侠之间,虽属私事,但在下亦不得不插言数语了。”
  萧翎被他一言道破胸中之秘,只好长叹一声,道:“宇文兄有何见教?”
  宇文寒涛道:“蓝玉棠、玉箫郎君等,都可列为一流人物,可是无美女相伴,这其间就有着值得研讨的原因了。”
  萧翎道:“什么原因?”
  宇文寒涛道:“不能单方的责怪蓝玉棠和玉箫郎君等人了。”
  萧翎道:“岳姑娘言行端正,从无轻佻,玉箫郎君和她有过一段相处时光,为她倾倒,还有可说,那蓝玉棠和五毒门的巫公子,根本和我岳姊姊从无往来,他们自作多情,难道也要怪在我那岳姊姊的头上么?”
  宇文寒涛沉吟了一阵,道:“萧大侠觉着那岳姑娘是否和别人有些不同呢?”
  萧翎道:“在下倒是感觉不出。”
  宇文寒涛道:“你仔细地想想看,每见她一次之后,是否就加深了一次印象,那印象愈来愈深,有如刻在心上的痕迹,抹之不掉,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萧翎长长吁一口气,道:“就在下而言,昔年我并无此感。”
  宇文寒涛道:“那时你年纪小,不解风情,岳小钗纵有倾城之媚,你也感觉不出,再度重逢,你已经长大了,感觉自然不同。”
  萧翎轻轻叹息一声,道:“也许你说的不错,不过,我总觉着魔由心生,怪不得他人。”
  宇文寒涛道:“在下稍涉相人之术,岳小钗那特殊之像,谓之内媚,千百年中,却也难得一见的奇相。”
  萧翎眨动了一下星目,道:“那不是她的错了。”
  宇文寒涛道:“岳姑娘没有错,蓝玉棠、玉箫郎君等也没有错,错的是上天造就她这么一副媚人的奇相,使她行踪所至,必有人心猿意马,情难自禁。”
  萧翎道:“古人云红颜祸水,想必如此了。”
  宇文寒涛沉吟了一阵,道:“也可以这么说,但却是还难尽言其中奥秘,那巫公子说的不错,连那沈木风也已为岳小钗媚力所惑。”
  萧翎神情激动,脸色忽白忽红,显然,他内心中,正有着强烈的冲突。
  良久之后,才听他长叹一声,道:“宇文先生,如若情形如此,咱们应该如何处置我岳姊姊。”
  宇文寒涛道:“让她少见人,自成一个天地,年华如水,青春易逝,一旦红颜老去,那天赋的惑人魅力,自然会随着年华消失。”
  萧翎道:“她如是不肯常居无人之地,难道要把她关起来不成。”
  宇文寒涛道:“还有一法,那就是替她作一个人皮面具,掩去她的天赋媚力。”
  萧翎道:“这法子倒行得通。”
  宇文寒涛沉思了一下,道:“咱们谈了这一阵话,萧大侠的气血,大约已经平静了下来,现在,你可以坐息一阵了。”
  萧翎亦知及时坐息一阵,调匀真气,才不致使体能受损,当下说道:“多谢宇文兄了。”
  宇文寒涛道:“还有几桩事,待你坐息醒来之后,咱们再谈不迟,在下先去了。”缓步出室而去。
  萧翎目睹宇文寒涛的背影消失之后,才盘膝坐好,运气调息。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