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难以忘怀

2023-1-17 GodHank 再世缘之最美夫郎

当青竹他们收拾完毕之后回到房间,却看见慕容止一个人坐在灯光之下,看着手里的一个东西呆呆出神。 那是一个……香囊? 青竹好奇的问道:“公子,夜已深,明天还要早起,你为何还不去休息?” 慕容止却不答反问道:“青竹,我们家的府藏里是不是还有一些龙涎香?” 龙涎香虽然是最顶级的香料,也是御贡香。 但是,慕家作为一个大的商户,府藏中还是有着少量的龙涎香的。 但对于慕容止的这个问题,青竹却还是感到有些惊讶的。 因为青竹知道,慕容止从来都不用这些香料的。 毕竟,他身上的异香就不是那些香料可以比拟的。 ...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15)

第二章 身有异香

2023-1-17 GodHank 再世缘之最美夫郎

慕容止,并不是复姓慕容,而是姓慕,名容止。 但其实,他本来并不叫这个名字。 传说,他出生的那一天,天降七彩祥云,百鸟齐鸣,一派祥和吉兆,所有附近的百姓均深异之。 但是,就在慕容止满月的当天,有一位得道高僧路过,却说他是天上美神因犯事而被罚下凡历劫。 高僧还说,他容貌绝伦,长大之后必定会招“群狼分食”,难得善终,而且一生恐怕也会过得十分的凄惨。 而所谓的‘狼’,若再联系上绝美的容貌,自然很容易便会让人轻易的联想到‘娘’。 也就是女人。 这自然也是很好理解的。 所以,这可是把慕容止的父母给吓坏了。 ...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11)

第一章 郎艳独绝

2023-1-17 GodHank 再世缘之最美夫郎

夜凉如水,夜雨如冰。 屋顶滴滴答答的水声惊醒了秀塌上的人。 那是一名男子。 今晚,由于夜雨的缘故,有些冷,但男子身上的衣衫却已经湿透了。 当然不是因为屋顶漏水,而是因为他又做噩梦了。 这已经是他连续三天做噩梦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 自从三天前,他的祖母告诉他,要把他许配给鲁国公的嫡女开始,他便每一晚都会做噩梦。 每一晚,都要在噩梦中惊醒好几次。 他只是一名商户之子,在这个以女子为尊的西梁女国,地位并不高,能够嫁入国公府,在所有外人看来,都是他高攀了。 但是,只有他自己清楚的知...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13)

第十八章 心绪浮动

2023-1-17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养生殿,本来是君王们在累了的时候稍作休息的地方,只是历代君王在‘休息’之时多会做一些荒唐之事,所以很多时候,养生殿并不是养生的地方。 凰羽兮忿忿离开藏冬宫之后便来到了养生殿。 在这里,凰羽兮召来舞伶、歌伎献艺以愉凤颜,这还不够,她又传唤了目前最受宠的几名侍君美人在一旁伺候着。 张侧君柔若无骨的依偎在凤座的扶手旁,乞望着凤颜的一笑:“陛下,请吃奴家特地为您剥的葡萄。” 凰羽兮享受着美人恩,吃过水果,顺道伸手轻轻捏着张侧君的下巴,确实是五官精致,美目含春,悦目赏心。 她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又把目光转向另一侧,看端坐左侧的赵招容。 ...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7)

第十七章 神出鬼没

2023-1-17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苏子安很是好奇,为何这女帝总是如此的神出鬼没? 她这样做是为了故意吓唬自己呢?还是她本来就有什么不得为外人道之的特殊癖好? “陛……陛下。” 凰羽兮并不介意他因惊惶的失礼,反而趁机去端详面前的男子。 她的心中觉得很是奇怪,这种普通的相貌为什么会令她日渐感到深刻呢? 昨夜,她是在张侧君那里过的夜,当她搂着柔媚入骨的美丽侍君,领受着他比往日更加卖力的伺候使媚,她竟然满脑子想的却是一张平凡的面容。 刚才当她看见自己三妹离开时的那种谈笑风生,无比愉悦的面容时,她便不得不承认,这个苏子安身上确实有着一股让人想要亲近的奇异魅力。 ...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13)

第十六章 洗手作羹

2023-1-17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凰羽焉却很是惊讶。 她知道在大金凰朝,很多男子会做菜,但是也有不少的男子是不会做菜的。尤其是那些豪门的世家公子。 他们十指不沾阳春水,连菜刀都拿不稳,那里会做什么菜? 但是奇怪的是,那些人明明不会做菜,却偏偏喜欢故意躲在厨房里,然后再将菜端出来,硬说:“菜烧得不好,请原谅。” 让别人以为菜就是他烧的,因为他们其实也知道,会做菜不但是作为人夫的光荣,也是他们妻主的光荣。 凰羽焉总觉得这种男子很可笑,总想问问他们:“你既然觉得不会做菜很丢人,以前为何不学学呢?” 就如昨天晚上,她的一位侍君为了讨她欢心,用女帝御赐的鲈鱼给她烧了...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10)

第十五章 心中有怨

2023-1-17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有风吹过,木叶微响。 凰羽兮看着面前的苏子安,看了很久很久,虽然面容平凡,但是她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平凡的男子又是如此的不平凡。 他的聪慧确实比她后宫那些男子的小手段,小聪明要高明得多。 只是三言两语,便把她给套住了。 她忽然笑了:“你很聪明,你把朕给困住了,为了‘明君’之名,朕说什么也动不得你。” 苏子安也笑了:“如此说来,子安并未看错。” 凰羽兮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今天暂且饶过你的不逊,下次别再犯了,明白吗?” 苏子安低头:“子安谨记于心。” 凰羽兮环视了彻底变了个样的藏冬宫一周,她决定还是去...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6)

第十四章 君无戏言

2023-1-17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凰羽兮看到桌上的琴,她道:“弹一首‘太平调’给朕欣赏如何?” 这不是问句,而是命令,只是客气一些。 苏子安轻道:“请容子安献丑。” 其实哪有他不“献丑”的余地呢? 他心下却只能淡然一笑。 太平调曲在铮铮流律中逸出琴弦,平凡的琴因弹琴人的艺高而有绝俗之音,铮铮地流在夏日午后的藏冬宫,清脆抑扬地奏出升平乐曲,庆着太平世间的欢畅……终至最后一抹音色,皆令人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出乎凰羽兮自己所料,她竟拍了手,为这样卓越的琴艺心动不已,这是以往从未有过的事情。 “相当好。” 她从来没有如此赞扬过一个人的琴艺,...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7)

第十三章 温润出尘

2023-1-17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苏子安的手指修长而有力,在凰羽焉看来确实是很适合拿剑的,可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剑柄,有一名宫侍却匆匆跑了进来,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王爷,陛下有请,让你赶紧过去。” 凰羽焉脸上略显失望之色:“看来想要一观公子剑舞,还得等下一次了。” 苏子安收回手,笑道:“无妨,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凰羽焉道:“一言为定。” 说完便和那名宫侍一起离开了。 当凰羽焉来到两仪殿时,她果然看见自己的皇姐凰羽兮在等着她了。 只是她的脸色看上去不是很好。 凰羽焉道:“皇姐你找我何事?” 凰羽兮却不答反问:“皇妹你去找...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7)

第十二章 与君品剑

2023-1-17 GodHank 女尊国的奇男子

在凰羽焉看来,苏子安就像是一个永远都发掘不完的宝藏。和他相处的时间越长,你便会发现得越多。 苏子安道:“会一些。” 凰羽焉兴奋道:“可否舞来一观?” 苏子安摇头:“此处无剑。” 为了女帝陛下的安全,宫里的其他人又岂敢私藏兵器? 凰羽焉虽是皇女,亦是武人。 剑,对于武人而言,往往都有些特殊的意义。 尤其是久经沙场的战将,对好的剑,好的马,更是有一种特别的偏爱。 因为一柄好剑,一匹好马,不但可以助你在沙场上杀敌,有时候还会救你一命。 所以,说起剑,凰羽焉似乎特别的兴奋。 她看着苏...

阅读全文>>

评论(0) 浏览(9)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