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的不解之谜 第三十章 法老的诅咒

2021-2-22 GodHank 其他小说

  "谁要是干扰法老的安宁,死亡就会飞到他的头上。"

  这是刻在法老吐坦哈蒙墓上的一句诅咒。

  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年轻的法老吐坦哈蒙统治埃及9年。公元前1350年,他18岁的时候,神秘地死去,历史学家怀疑是他的政敌谋杀了他。

  吐坦哈蒙的陵墓在地下沉睡了几千年,1922年11月26日下午被重新打开。主持发掘工作的是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他的工程资助人是卡纳冯勋爵。卡特1891年就来到埃及,发誓要找到隐藏在地下的法老的陵墓。1922年,他从英国带回一只金丝雀。他的工头看到后大叫:"这是黄金之鸟啊!它将带领我们到达陵墓!"

  这或许真的灵验了。11月4日,工人们终于发现了凿在岩石上的石阶,通向一道未曾开启的墓门,墓门上写着吐坦哈蒙的名字。

  就在那个晚上,卡特的仆人恐惧地向他报告:金丝雀被蛇吃了,他举着黄色的羽毛向卡特叫:"是法老的蛇吃了它!因为它带你到了陵墓!请千万别打开它!"卡特非但没有听,反而辞退了这名仆人。他立即给英国的卡纳冯勋爵拍去电报,勋爵26日到达。卡特在墓门上开了一个洞,举着蜡烛率先进入,卡纳冯勋爵紧随在后,他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墓室保存完好,有大量的黄金珍宝,其中包括一个石棺,里面嵌套着三个黄金棺材,吐坦哈蒙的木乃伊在就最里面,内棺由纯金祖成,上面写着年轻法老的名言--"我看见了昨天;我知道明天。"躺在棺内的吐坦哈蒙带着一副很大的金面具。这副面具和他本人的相貌几乎一模一样。X光检查只发现面具上一块伤疤和法老本人脸上的伤疤,厚度稍微有点不同。这位年轻的法老看上去既悲伤又静穆。胸前陈放着由念珠和花形雕刻串成的领饰,矢车菊、百合、荷花等色彩虽已剥落,但仍依稀可见。专家们认为这个领饰是法老的年轻王后,在盖棺之前献上的。

  法老的木乃伊由薄薄的布裹缠着,浑身布满了项圈、护身符、戒指、金银手镯以及各种宝石。其中还有两把短剑,一把是金的,另一把是金柄铁刃的。后一把极为罕见,因为埃及人那时候刚刚知道使用铁。对所有参加开掘的人员来说,这无疑是一个节日,谁也没有被诅咒的迹象。

  但是几个月之后,悲剧开始。卡纳冯勋爵得了病,被送回开罗,很快他就死了,死因据说是一只毒蚊子的叮咬,其部位正是吐坦哈蒙脸上那块伤疤的位置。

  卡纳冯归天的时候,他的儿子歇息在隔壁房间里,他回忆说:"开罗全城的灯火一下子全熄灭了,我们不停地祷告。"

  死亡事件接踵而来。卡纳冯的一位密友乔治古尔德听说勋爵的凶讯后便立即赶到埃及。他也去法老的陵墓走了一圈。第二天,他发起高烧,12小时后便死去了。曾给法老木乃伊做过X光透视的放射学专家感到自己筋疲力尽。他回到英国之后不久便去世了。

  在探险队中为卡纳冯做秘书的理查德贝瑟尔死在自己卧室中的床上,显然是由于心脏病突然发作。英国工业家乔尔伍尔是法老陵墓的第一批参观者之一,不久他发起无名高热,很快就死去了。到1930年,最初参加发掘的探险队员只有两人活在世上。

  半个世纪后法老的诅咒依然可以穿越时空,取人性命。1970年,探险队最后的幸存者接受电视采访时谈及这个诅咒时说"我从来不相信这个神话",结果在从电视台回家的路上遭遇车祸,几乎丧命;而这已经是他谈及诅咒后第三次付出代价了,前两次他的妻子暴病身亡、儿子残废;这次他再也不敢不信了。此外,1972年之后的几次吐坦哈蒙黄金面具展览的组织者及相关的人员都丧命的丧命、遭灾的遭灾。

  但也有人自始至终不相信这一切,最主要的开掘人霍华德卡特始终很平安,此时时不得不出面辟谣了。他说,所谓吐坦卡蒙复仇等"荒谬的报道"不过是一种文字游戏,这种危险是根本就不存在的。他强调指出,科学家已经证明墓中并不存在病菌,墓内做的感染测试的结果,也证明以上的报道是很不责任和荒唐的。为了纠正视听,德国埃及学家乔治·斯丹道尔夫教授在1933年,就法老的诅咒问题发表了一篇文章,不厌其烦地探究了报纸消息和其它类似报道的消息来源。他在列举大量事实以后做出明确的结论:"法老的诅咒"是根本不存在的。古代的铭文中也没有类似的东西。

  卡特后来又就这个问题发表了一访篇文章,写道:"就现代的埃及人来说,他们的宗教传统中根本不容许这种诅咒之类存在。相反,埃及人却很虔诚地希望,我们对死去的人表示善良的祝愿"。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