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美人 第八十一节 花絮传信

2019-2-3 GodHank 天下美人

在黑色之中,有一个身影不断地在一些高大的树木上穿梭。
不错,这个人正是再一次回到山林的紫宸。紫宸之所以在那些高大的树木上穿梭是因为在高处虽然容易被人发现,但是反过来也是最容易发现别人的。
果然,很快紫宸就发现了那个书生打扮的徐正明,紫宸马上钻进树叶从中,心里想道:“呵,看来我的运气还算不错。”
其实紫宸第一次见到这个徐正明就觉得他只是别人的棋子,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他就不会马上离开,既然这件东西那么重要,他背后的人也一定很着急,说不定会在事后马上找徐正明。而见面的地点很可能就在山寨的附近。所以,紫宸才说是出来碰运气的,没想到居然还真碰上了。
百花宫的轻功本就冠绝天下,而紫宸的轻功则出于百花宫却比百花宫的更胜一筹,跟在徐正明后面当然是不会被他发现了。
不过徐正明为人也非常的谨慎,虽然他不知道有人在跟踪他,但竟然还是带紫宸在山林之间转圈。只不过二人的轻功相差太多,无论他做什么,在紫宸面前都是没有用的。
就这样二人在山林里面转了几个圈之后,前面依稀似有灯光闪现,徐正明立刻放慢了脚步。绕过几棵树,终于见到了闪现的灯光,那是挂在前面树上的两盏粉红色的宫灯。灯光称不上明亮,甚至有些幽暗,但在这深夜的树林中却很醒目。
灯下,站着一个长裙坠地面蒙轻纱的女子。
她的面纱和衣服应该是白色,但却被灯光涂上一层迷蒙的粉红。
看不清面目,但她身材修长体态苗条,应该很年轻。
徐正明整了整衣衫,便径直向那女子走了过去。
深夜的荒野丛林,两盏幽暗的粉红色的宫灯,一个白衣蒙面的年轻女子,一切都显得阴森、神秘,处处透着诡异的气氛。
这个神秘的白衣女子就是徐正明背后的人么?她到底是什么人?和徐正明又有什么关系?她和“那件东西”是不是也有关?这个时间这样的地点以这样一种方式进行联络见面,他们之间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紫宸觉得自己这一次的跟踪说不定就会有什么意料之外的收获。
他甚至已经预感到徐正明和这白衣女子见面一定和“那件东西”有关。
阴森的环境、诡异的气氛让紫宸的心中有点异样的感觉,手心竟已有汗水,他能清楚地听到自己心脏跳动所发出的声音。
紫宸在一棵大树的背后默立了片刻,压下心中异样的感觉,然后小心翼翼地又向前掩进了几步。
当他觉得大致可以看清宫灯下的情形而且能听到他们的讲话时,便停下脚步,隐藏好了身形。
紫宸看见徐正明走到那白衣女子的身前,恭敬地施了一礼,沉声道:“属下徐正明参见花絮使者。”
听完这一句话,紫宸心中一跳。
这个“花絮使者”到底是什么人?徐正明居然对这女子如此恭敬,居然还自称“属下”。
这女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而听徐正明称她为“使者”,使者的意思至多也就是个助手、传话的,而非主子,也就是说她的背后还有人。
徐正明对她已是如此毕恭毕敬,那么她背后的人呢?
紫宸觉得整件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在那两盏粉红色的宫灯之下,徐正明即使行完了礼,也依然躬身垂首,表现得十分恭敬。那女子则一直背负着双手,侧身而立,始终没有正眼看他一下。
终于,那女子冷冷地道:“宫主交给你办的事你办得怎么样了?”
她的声音虽然很冷,但是清脆悦耳,十分好听。从声音上可以证实紫宸的最初猜测,即这个女子很年轻,而她这样冰冷的声音显然是故意作出来的。
也许她以为这样可以在自称属下的徐正明面前保持威严。
而她的话还证实了紫宸的另一猜测,那就是这女子的背后真的还有其他的人,至少还有一位宫主。
紫宸心中想道:“到底是谁?我们百花宫宫主?还是销魂宫宫主?”
徐正明一直没有抬头看那女子,那女子说完话,他仍然垂着头,立刻答道:“东西还没有到手,但属下正竭力在办。而且我们在山寨的时候被一个神秘人出手阻扰。河间双煞和老四都已经死于此人之手。 不过现在西门英虽然必死,但我觉得那东西好像并不在他的手上。”
那女子冷冷道:“哦?那你说会在何人之手?”
徐正明回答道:“可能在他女儿手上,也有可能是在他的八拜之交,黑鹰堡堡主宇文无量的手上。”
女子道:“宇文无量?”
徐正明道:“不错,正是此人,此人表面是个商人,但是结交很广且杂,我想他应该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属下已经……”
女子又道:“你已经叫你的下属,有温侯银枪之称的温善攻前去黑鹰堡,是不是?”
徐正明惊慌道:“正……是。”
徐正明的额头已开始冒汗。
他没有想到这位“花絮使者”竟然对自己的行动如此了如指掌,他叫温善攻去黑鹰堡只是来这里之前的事情而已。
而听到温善攻这个名字的时候紫宸的心中更是吃惊,因为温善攻号称一杆银枪天下无敌,他怎么会是徐正明的下属?
而事实上,徐正明对眼前的花絮使者及其背后的人一向敬畏有加,因为他自负才智过人,可在她们面前,他通常像个笨蛋一样,猜不透对方的心思,摸不清对方的意图,而他的动作和想法却无不在对方的掌握之中。这种巨大的反差给他的心里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使他每次在面对她们的时候都十分紧张。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他虽然听命于她们,但他对其了解并不是很多,她们现在对他来说,不仅庞大可怕,而且神秘。
人们往往对越是无法确切了解的东西越是敬畏。
徐正明的话引来了那女子的一声冷笑:“你的算盘打得不错。”
徐正明道:“这个……”
看到这里紫宸已经明白徐正明和她们有点貌合神离,他虽自称属下,可是紫宸还是看得出他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野心。
女子又道:“宇文无量是何等人物,你自己都说他不简单,你难道想自己在他的手里拿到那样东西?你该不会是想像对付西门英那样来对付他吧?再说,就算东西在他的手上,而且他就把东西藏在黑鹰堡,只怕你掘地三尺也未必找得到。”
蒙面女子说话的语气充满了讥讽。
她的声音还是那么冰冷僵硬,甚至老气横秋。说一句两句还罢了,话一多就听出她语言断续顿挫之间不经意流露出的年轻人特有的轻松和顽劣。
大概她觉得徐正明被自己训得如此服帖惶恐很有趣。
徐正明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没有作声。
女子道:“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么?”
忽然,那女子转过身面对着徐正明。
紫宸终于可以看到她的正面了,可惜光线太暗而她又蒙着面纱,看不清面孔,但他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对方身上所透出的美丽和青春的气息。
这种气息不管是幽暗的灯光还是昏暗的夜色都无法阻挡掩蔽。
徐正明惶恐地再一次行礼,连忙道:“属下不敢,属下愚笨,请使者吩咐。”
“花絮使者”哼了一声:“你太抬举我了,我哪里有本事命令徐大人,我来不过是传达宫主的口令。”
紫宸心中想道:“大人?难道这个徐正明是当官的?”
少女说完,她声音一正,肃然道:“宫主有令。”
徐正明连忙再度躬身,表示恭听。
那女子道:“宫主要你立即召回温善攻,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必须要快,而且你千万不要让黑鹰堡的人对此事有所察觉,其余的事情宫主自有安排。”
“这个……”徐正明惊疑不定。
那女子冷冷地道:“怎么?你是不相信我,还是想抗命不遵?”
徐正明道:“不敢,属下马上去,马上去。”
女子道:“还有关于那个神秘人,你们一点都不知道吗?”
徐正明回答道:“据他自己所说,他是附近望月村的村民。”
女子又道:“哦?那你就去吧,有什么事情宫主会随时叫人通知你的。”
徐正明再次向那女子行了一礼,退了几步,然后转身飞奔而去。
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了,西门英的事情虽是徐正明一手策划的,但现在看起来他似乎也就是个小喽罗,替人办事的。这些似乎并不重要,至少目前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计划发生了变化,看来黑鹰堡暂时还不会有事。
想到这里,紫宸开始轻轻移动脚步,往原路退去。
因为紫宸忽然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可能已经被那名少女发现。而且这件事本与他无关,再说就是与他有关,最好的线索不是眼前的少女而是宇文无量。虽然紫宸很想从少女口中得知那样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他也很清楚那女子的武功应该很不错,自己不一定能够擒得住她。而且最重要的还是,紫宸居然还隐隐感到这附近还有其他的人!
可他刚动了两步,忽听那女子一声轻笑:“我让他走,可没让你走啊。”
紫宸先是一呆,马上便意识到自己果然被发现了,本来紫宸可以施展轻功或者干脆和这名少女打上一架,不过他心中突然灵机一动,改变了主意,竟然拔腿就跑,忽觉白影一闪,他闻到了一股很好闻的香气。
随着一声娇咤:“过去吧。”紫宸只觉得肩膀一紧,跟着就腾云驾雾似地飞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标签: 紫宸传奇 天下美人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