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美人 第九十节 花间语蝶

2019-2-7 GodHank 天下美人

黑鹰堡后院,那里长满了各种各样的花和树木。
而西门茜儿正一个人独自坐在后院中的一座亭中默默哭泣。这无疑为美丽的景色增加了几分悲凉的感觉,而福伯则一直站在她的身后。
福伯安慰道:“西门小姐,你就不要再伤心了。”
西门茜儿稍止哭声,道:“福伯,多谢你的关心。”
福伯伸出手为西门茜儿擦掉眼泪,一边安慰道:“你看,你把眼睛都哭红了。”
西门茜儿定定的看着面前这个年龄比自己父亲还大的老人,突然,西门茜儿大哭着扑入这个老人的怀中,而福伯则一脸怜爱的抚着这位西门小姐的头发,边说道:“不要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小姐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听见福伯问自己,西门茜儿才从他的怀里离开,看着天空喃喃道:“我以后要怎么办?我以后要怎么办?”
看着一脸惘然的西门茜儿,福伯建议道:“如果小姐不知道该何去何从,那还是等紫宸公子来了再说吧。”
西门茜儿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也只能如此了。福伯,我有些累了,我想先回房去休息一会。”
福伯道:“那我送你回房吧。”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西门茜儿说完便转身迈步离开了。
福伯看着她纤弱的身影,叹气道:“小姐,你就好好休息,什么事情都不要多想。”
西门茜儿一走,福伯又抬头看着天空,喃喃道:“唉,她的命运真是……”
说着,他忽然引亢高歌:
尘缘如梦
几番起伏总不平
到如今都成烟云
情也成空
宛如挥手袖底风
幽幽一缕香
飘在深深旧梦中
繁华落尽
一身憔悴在风里
回头时无风也无雨
明月小楼
孤独无人诉情衷
人间有我残梦未醒
漫漫长路
起伏不能由我
人海漂泊
尝尽人情淡薄
热情热心
换冷淡冷漠
任多少真情独向寂寞
人随风过
自在花开花又落
不管世间沧桑如何
一城风絮
满腹相思都寂寞
只有桂花香暗飘过
一曲唱罢,忽然从福伯身后响起了一阵轻笑之声。
福伯猛然转身,只见一个白衣白裙,长发披肩的绝美少女正站在自己的身后,少女见到福伯回头看自己,于是微一启动樱唇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呢,原来是一位老人家,不过刚才的声音之中不但中气十足,而且富有情感。只是不知道老人家刚才是为自己还是为别人在感叹?”
福伯问道:“既是为自己,也是为别人。不知道小姐如何称呼?”
“小女子语蝶。”
女子说着竟然向着福伯躬身一礼。
“受不得,受不得。老朽只是一介奴仆,怎可受小姐大礼?!”福伯说着已经上前扶起语蝶,接着又说道:“难怪……难怪大公子会为姑娘悔婚。”
语蝶则一脸惋惜的说道:“唉,对于西门小姐一事,我也觉得相当抱歉,等会我会去跟伟大哥说清楚的。”
福伯却摇头阻止道:“不用了,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就是给姑娘说服宇文公子,如果他的心还在姑娘你那里,也只会令到两人都痛苦罢了。”
语蝶道:“老人家说得有理,不知道老人家和西门小姐是什么关系?”
说话之间,语蝶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仿佛可以刺穿一切的锐利。
福伯先是一惊,然后说道:“可以说什么关系也没有。”
“哦?”
语蝶似乎不大相信。
福伯接着说道:“我只是拿了别人的钱,答应别人帮忙照顾西门小姐一段时间而已。”
语蝶追问道:“别人是何人?”
福伯道:“是一位公子,但是具体的我也不知道。”
语蝶道:“哦?真的?”
福伯却反问道:“小姐你这是何意?”
只见少女四周看了看,见四周没有人,突然出手如风,一下子便捏着福伯的咽喉,恶狠狠的问道:“快说,他在哪里?你们这次来有什么目的?”
“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小姐饶命……饶……”
可是福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因为不能呼吸而晕了过去。
少女看着晕了过去的福伯,眼睛转了一圈,把福伯扛着肩膀上,一跃已消失在后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福伯被一盘冷水泼醒。
福伯一边咳嗽,一边睁大眼睛看了一下四周,看样子这是一间小木屋,然后他又看到了语蝶,他忍不住问道:“语蝶姑娘,你这是何意?”
语蝶却反问道:“你说呢?”
福伯道:“姑娘到底是何人?混到黑鹰堡有什么所图?”
少女也是一愣,没想到这个老人家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敢这样跟自己说话,冷冷道:“我不是说了我叫语蝶吗?至于我有什么目的,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就是我告诉了你,你觉得你可以活着离开这里吗?”
福伯一听,慌张的问道:“语蝶小姐,难道你要杀我?”
语蝶笑了笑,道:“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福伯道:“表现?”
语蝶眯着眼睛看着他说道:“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若本姑娘听出半句假话,我马上就杀了你。”
福伯想了想,叹气道:“姑娘你问吧。”
语蝶问道:“我问你,把西门小姐交给你的人是谁?他现在又在那?”
“这个……”
福伯还在犹豫,一把短剑已经抵着了他的咽喉。
福伯马上说道:“我说,我说,是一位叫大牛的公子。”
语蝶继续问道:“他现在在哪?”
福伯非常紧张的看着语蝶,结巴道:“我真的……不知道,语蝶小姐,你要相信我。”
看见福伯如此紧张害怕,语蝶笑了笑,说道:“好!我就暂时相信你。我再问你,西门小姐身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福伯问道:“特别的东西?例如?”
语蝶道:“例如一把剑,一把白色的剑。”
福伯侧头想了想,好一会才说道:“好像有。”
“好像?”
语蝶又把手中的短剑抵前了半分。
福伯喊道:“有!有!”
语蝶慢慢的收回短剑,一脸奇怪的表情看着福伯,看得福伯直冒冷汗。
福伯小心地问道:“你问完了吗?我可以走了吧?”
语蝶并没有回答,还是定定地看着福伯。
其实,这位语蝶就是紫宸在树林里看见的那一位语蝶,她之所以在黑鹰堡,就是为了查找‘那件东西’,她先是以美色去诱惑两位宇文公子,然后再找机会去套问他们‘那件东西’的下落。
但是事情却不像她原来想的那样,两位公子对那件东西好像并不知道似的,根本就问不出个所以然。
她甚至开始怀疑东西根本不在黑鹰堡,今天碰巧遇上福伯带着西门茜儿来到,所以,她就想‘那件东西’是不是在西门茜儿那里?她本来也想过抓走西门茜儿,但是却又怕东西不在她那里。
因为西门茜儿的失踪必然会引起宇文无量的注意,自己再想拿到那件东西就很难了,而且她一直看不透宇文无量的为人,所以才会把这位福伯抓来拷问,先看看结果。
不过事实上这样也表露出语蝶的江湖阅历确实不多,她竟然认为福伯这个下人的失踪就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不过语蝶也没想到东西果然就在西门茜儿手上。
那么事情就简单了,她现在只要把西门茜儿也抓来,问她东西在哪就好了,可是问题出现了,就是怎么处理这位福伯?放了他,怕他回去坏自己大事,杀了他自己又于心不忍。
福伯看见语蝶看着自己在那里沉思,目光闪烁不定,心中已经想到几分,于是马上说道:“今天我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都没有看见,请小姐饶命。”
心思被别人看穿,语蝶也是一愣,然后从怀里取了一颗不知道是什么的药丸出来硬塞到福伯的嘴里,看见福伯把药丸吞下,才冷冷的说道:“你刚才吃的是三日催魂丹,如果没有我的解药,三天后你就会全身溃烂而死。”
福伯一听,马上求饶道:“小姐饶命,小姐饶命!”
语蝶冷哼了一声,道:“你现在就回去,只要你什么都不说,三天后我自会给你解药。”
“我一定不说,一定不说。”
福伯说着已经连滚带爬的跑了。
见着他此般模样,语蝶又是一笑,心中十分得意。

标签: 紫宸传奇 天下美人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