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神的代价 第四十二章 罪孽的十字架

2020-6-29 GodHank 终极档案

D的意思,真希当然明白,D是说自己不是无知之人,自然也就不会因为这些传闻而感到恐惧。
真希又一脸古怪的问道:“你不会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吧?”
“信与不信,有与没有,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
这一次D的回答显得有点深奥,真希除了疑惑便是不解,于是,她又继续追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D淡淡回答道:“就算鬼神真的存在,它们也和我们一样,只不过是这个无限宇宙的一个客观存在罢了。”
听完D的解析,真希一脸不服的看着D,喃喃道:“那是因为你没有真正的见到过那些恐怖的事情。”
“真的是这样吗?”D自言自语道。
“难道不是?”真希又再一次的反问道。
此时就连孙欣蕊也附和道:“他以前就知道舒舒服服的坐在房间里,指挥着别人做事,那里有机会接触恐怖的事情?”
D不想和她们争论,因为聪明的人都知道千万不要和女人争论什么,因为你永远没有赢的机会。
他只是淡淡地说道:“我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你们想要听吗?”
孙欣蕊和真希虽然没有说话,却都重重的点了点头。
其实,只要认识D的人,只要他们听见D要讲故事,他们都一定会点头的,因为像他这样不平凡的人,所讲的故事也一定不平凡!
D把背靠在椅背上,闭起双眼,然后慢慢的开口叙述着那一段故事,那一段不平凡的,骇人听闻的故事!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美国旧金山一个天寒地冻的早晨。
FOX拢着身上的衣服,来到了一间白色的小屋前面。
这间小屋的主人是一名叫做玛丽的女教师,但是,事实上这位玛丽其真实的身份也是一名调查员。
不过就在三个月前,这名叫做玛丽的调查员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突然失踪了,不,不对,虽然人们找不到她,但是D和FOX却知道玛丽并不是失踪了,而是死了,而且是被残忍的杀死了。
D之所以知道她不是失踪而是被杀,就是因为这一间已经失去主人的房子。
就在玛丽失踪两个月后,可能是因为玛丽手上有着对组织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所以对于她的失踪,组织内部显得有点过分的紧张。
在他们遍寻不获之后,他们不得不向D和FOX下达了寻找玛丽行踪的命令。
于是D便和FOX来到了玛丽最后的联络地方,这一间白色的小屋。在这里,D偶然的发现这间屋子外面的收信箱里面被别人塞了很多的照片,而且每一张照片的背后都用油性笔写着一个日期。
如果照片后面的日期就是照片被塞进收信箱里面的日期,那么第一张照片就是在玛丽失踪一个月后被放进信箱的。
那时组织的其他为了追踪玛丽行踪的调查员早就已经对这间房子进行了彻底的搜查,所以一个月之后才放进去的照片自然是被忽略掉了,直到D的再一次到来,它们才真正的出现在人们的眼前。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面,这种照片还继续不停的从全国各地邮寄到这收信箱之中。
这样的照片D和FOX都已经不知道收到了多少张了?也许已经有六七十张了吧?而且这种情况似乎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D很快就习惯了,但是FOX却不能,他无法好像D那样做到无所谓。于是D便以“锻炼身心”为理由,要求FOX每天早上都过来,看看是否又有新的照片。
正因为如此,在最近的一个月里的每个天寒地冻的早晨,FOX都会来到这里,这间外表看上去十分平常的普通房子。
可是每当FOX看到那个生锈了的收件箱里放着新邮件的时候,眩晕、憎恨和绝望就会一起向他袭来。因为他很清楚信封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虽然他对这些照片感到恐惧,但是每一次他都毫无选择的把信封拆开,然后把想象中的照片拿在手里,最后,他就手里拿着照片,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每一次的早上都是这样。
因为照片的内容远比他想象的还要令人感到恐惧!
这些照片上的都是一个人的尸体,那名叫做玛丽的调查员的尸体。她的尸体被人用五根银白色的钢钉钉在了一个黑色的十字架上,而且全身赤裸。
她的胸腔和腹部都被别人用利物剖开,所有的内脏都掉了出来,但是并没有掉在地上,而是像一窜烂掉的葡萄一样,挂在了腹腔之下,挡住了她的下体。在后面的照片里面,她的脸已经腐烂了,早已看不出生前的模样。
每一张新收到的照片跟上一次的照片相比,能看得出腐烂得更厉害了。当然,这种变化并不是很大,并不是特别明显。
两张相邻的照片一眼能够看出来的差别很少,只有爬在她尸体上的蛆所在的位置有所不同而已……
“啊……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听到这里,真希再也忍不住大叫了起来,打断了D的回忆。
不但如此,她的双手还仅仅的抱着D的脖子,头深深的埋在了D的怀中!并且全身不停的颤抖!
而D对面坐着的孙欣蕊虽然不像真希那般的失态,不过原本微笑的脸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变了颜色的脸。
良久,孙欣蕊才问道:“他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D淡淡的回答道:“犯人之所以这样做,只是想跟我们说明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他要告诉我们,我们是多么的愚蠢,正因为我们的愚蠢,所以本来一名充满生气的美丽女孩变成了一句充满罪孽的尸体。”
D的语气还是同样的平淡,没有任何的起伏。
孙欣蕊又追问道:“那……那最后事情怎么样了?”
D没有回答,因为他根本不用回答!直到今天为止,凡是D所参与的案件,都有了最好的结果。这也证明了凡是对他做出挑衅的人最后都一定会付出代价!
那个变态的杀人狂自然也不能例外。
“他死了吗?”孙欣蕊问道。
“死了。”
“怎么死的?”
D一边拉开缠在自己身上的真希,一边淡淡的说道:“他是死在沉重的十字架之下。”
虽然不解,但是孙欣蕊也没有再问,而是把话题一转,道:“那些照片还在?”
D回答道:“都在……你想要看吗?”
孙欣蕊连忙用力的摇了摇头,毕竟会喜欢噩梦的人并不会太多,至少孙欣蕊是绝对不会喜欢的!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