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花间 第十三节 真龙盘假花

2019-3-4 GodHank 醉卧花间

金銮殿上。
现在所有的文武百官都把眼睛盯在一个地方,那里跪着一个相当美丽的女子,这名女子双膝跪在地上,头一直低着,身子不停的在颤抖着……
如果每一道目光是一根刺的话,她的身子早就变成一只刺猬了。她的头虽然一直低着,但是她的眼睛却还是不时地往前面偷瞄一眼。
因为她已经跪在大殿之上整整两个时辰了,龙椅上身穿龙袍的天子,既没有叫她起来,也没有说一句话,就连正眼也没有看她一眼,他只是双眼盯着手中的一封信,看了一遍又一遍!在不知道把手中那封信看了多少遍之后,才听见他对下面的女子说道:“你的腿,疼吗?”
女子一听,手虽然不停的揉着自己的双膝,但是口中却说道:“不疼……不疼……”
天子把手中的信揉成一团,用力一扔,那封信便到了那名女子的跟前,然后又听见天子道:“宣姑,你把那封信捡起来,然后看清楚了,那是不是你写的信?”
宣姑一听,马上停下了揉腿的动作,伸手捡起面前的那个纸团,打开一看,然后颤声道:“是……是……确是民妇所写……”
天子听见宣姑承认,于是又问道:“那你知道为什么我要你跪在这里吗?”
宣姑张大嘴巴,却说不出话,过了好一会,才低着头道:“民妇……不知……请皇上明示……”
她说话的声音小到几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够听见。
天子就算真的听不见她在说什么,不过只要一看她现在的表情也就猜到了几分,于是道:“你早就知道那个叫做紫宸的人要劫天牢,为什么你知情不报?你可知道我完全可以把你当成他的同谋,杀了你的头。”
天子说这句话的时候,虽然不是怒喊出来的,但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也没有一丝的笑意。就是文武百官都猜不透他心里想的是什么,那个宣姑就更不用说了。
只见她的额角开始不停的冒汗,口中喃喃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民妇冤枉……民妇冤枉……”
天子一拍案桌,道:“冤枉?饶你?你可知道因为你,天牢被劫了?你知道这让朝廷,让朕有多丢人吗?你让朕丢人,朕就要让你丢脑袋!”
宣姑当时就被吓懵了,急忙呼道:“民妇冤枉啊,民妇已经把这事向官府衙门通报过,可是他们不信,还把民妇关了起来……”
她说着声泪俱下,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可是她的可怜模样却没有丝毫改变朝堂之上所有人的目光!他们看宣姑的眼神一丝变化都没有!甚至更加的厌恶!
天子又说道:“哦?真有此事?”
宣姑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一边拼命的磕头,一边喊道:“此事千真万确,千真万确!”
天子又对着站立一旁的一名官员问道:“郭爱卿,你可知道此事?”
郭忠岳从队列中横跨一步,走了出来,道:“陛下,她确实有向官府密告,可是……”
天子道:“可是什么?”
郭忠岳接着道:“启奏陛下,当时我们派了神捕史刚去调查事情,可是,事到临头,犯妇却又说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史刚以为是她在拿我们官府开玩笑,所以才会把她关起来的。”
接着,郭忠岳又把事情的大致经过说了一遍。
天子听完又问宣姑,道:“宣姑,你为什么向官府举报他,但当面对质的时候却又反口说什么都不知道?”
宣姑哭道:“皇上,我只是一名小妇人,害怕事后他的同党会来找小妇人的麻烦,而且民妇也只是无意中听他说过而已,民妇没有任何的证据啊!”
天子却道:“你还要隐瞒朕吗?如果你没有一定的把握,你会把这事密告官府?现在事情发生了,你以为朕把你带来这里是为了听你说这些的吗?”
宣姑一听,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
她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民妇……不明皇上所指为何?”
天子道:“宣姑,看你也不像是那么笨的人,难道你就真的不知道,朕想听的是什么?既然如此,朕便明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宣姑道:“我是城郊万芳斋的老鸨……”
可是她话还没有说完,天子已经一手拿起手边的墨砚,用力的往宣姑的方向砸了过去!宣姑看着墨砚飞过来,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墨砚已经打在她的肩旁之上,她一吃疼,又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民妇真的……”
可是她这次话也没有说完,天子已经从龙椅上站起身来,怒道:“来人,把这个妇人给朕拉出去五马分尸!”
宣姑一听,整个人都吓软了,连跪都跪不住,整个人趴在地上,只是口中道:“我说……皇上我说……”
天子冷冷道:“快说!”
宣姑深深地吸了口气,道:“民妇本来是京中李大少的姬妾,后来李家家道中落,我便和李大少四处流落,后来我们遇到了一个叫做韩媚的女子,她给了我们一笔钱,让我们在京城开了一家妓院,目的是为了帮她打听各种各样的信息,至于她要这些来干什么的,民妇确实不知道。至于那个紫宸,他说他是韩媚派来救天牢里的曹大人的。”
天子又问道:“那你可知那名叫韩媚的女子是什么人?怎样可以找到她?”
宣姑回答道:“皇上,我真的不知道她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可以找到她,从来都是她定时派人来把信息取走。”
天子又追问道:“那前来之人呢?你知道怎么找到他?”
宣姑又道:“每次前来的人都不一样,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而且每次他们都只是把信息取走,从来不多说话!”
“哦。”
天子只是随便的应了一声,便没有再说话,像是在沉思。
宣姑一见,马上又哀求道:“民妇说的句句是实话啊……皇上……所有的事都与民妇无关……”
天子抬起手打断了她的话,道:“好了,你不要再说了。”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来人啊,把这刁妇给我拉下去打……随便打多少都行……还有,宣姑,以后不要让朕在京城见到你,你可明白?”
“是!是!民妇明白。”她说着已经被两个高大的侍卫押了下去。
看见侍卫把宣姑押了下去,天子突然笑了笑,又道:“各位卿家,你们还有什么事么?”
郭忠岳道:“关于这件事情,以后臣等要怎么处理?请陛下明示。”
天子笑道:“还用朕说吗?下令全国通缉紫宸等人,还有你跟史刚说,如果一个月内他抓不到人的话,他的那个神捕也不要再当下去了。另外再派人给我盯紧万芳斋,不许任何人进出,明白吗?”
“臣明白!”
而就在此时,一个内仕走到天子的身旁,然后附到他的耳边,轻声地说了几句,天子听完,龙颜变色,失声道:“什么!蔷薇公主她……”

标签: 紫宸传奇 醉卧花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