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花间 第一百四十一节 男儿情怀

2019-5-13 GodHank 醉卧花间

冷面阴姬的内力是胜于紫宸,但是无论如何,武功是死的,人才是活的,心灵自然就有助于手巧!
紫宸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招式有破绽?
而事实上这破绽是紫宸故意露出的。
当掌到之时,紫宸竟然反借着冷面阴姬的这一掌之力飘开,而且同时右手手指稍微用力,只听见‘嘶’的一声,紫宸的右手之上已经多了一张人皮面具!
然后又是一声凄厉的惊呼之声。
这一声凄厉无比的惊呼让所有的人都打了个冷颤,同时也让所有人把目光转移到冷面阴姬的身上。
因为所有的人都很好奇冷面阴姬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只见冷面阴姬由单手掩脸变成双手掩面,而且还转过身去,生怕被别人看见她的真实模样。
她冷冷道:“你这是为什么?”
声音不但冰冷,而是还好像是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当然,这句话不是问紫宸的,而是问上官凤仪的。
上官凤仪心肺已经被冷面阴姬的头发所刺穿,他的手虽然还牢牢的握着剑,但是却无力把断情剑抽出。
上光凤仪一边口吐鲜血,一边笑道:“从第一天起……我就想杀你……”
可是他话还没有说完,冷面阴姬头发一甩,上官凤仪又再一次的连人带剑的飞了出去。
冷面阴姬又道:“快!”
这个‘快’字一出口,那些本来一动不动的大汉又冲了过去把那大床抬起,然后一溜烟的走了,而且还走得无影无踪!
紫宸虽然不是女子,但是他的手有时却比女子的手还要温柔。
而现在这一只温柔的手正紧紧地握着上官凤仪的手!
紫宸柔声道:“你觉得怎样?”
上官凤仪道:“你又为何明知故问?”
紫宸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你不会有事的。”
上官凤仪有气无力道:“我也不想,但是我实在是太累了……”
紫宸看着口中不停吐血的上官凤仪,柔声道:“既然你累了,就闭上眼睛休息一会。”
上官凤仪道:“我会的,只是……你可以帮我做最后一件事情么?”
紫宸点了点头,但是没有说话。
上官凤仪看见紫宸点头,他想笑一笑,可是他一笑,血却又吐个不停。
紫宸一边用手擦试着他嘴上的鲜血,一边道:“不用急,你慢慢说。”
上官凤仪本想把手中的断情剑交给紫宸,但是他一用力,竟然连剑都已经拿不住,只听见“叮当”一声,宝剑落地。
但是上官凤仪知道紫宸已经明白他的用意,于是又接着道:“你可以把这剑交给怜……怜星么?”
紫宸却摇了摇头,道:“你真的希望我把这剑交给她么?”
紫宸捡起地上的断情剑,又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把这宝剑交到怜星的手上?”
上官凤仪先是愕然,然后又是微微一笑,道:“不错,我是谁?我为什么要把这剑交给她?”
上官凤仪摇了摇头,接着道:“我不是上官凤仪,你也从来没有见过上官凤仪,这剑我还是送给你吧。”
紫宸摇头道:“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又岂能接受?”
上官凤仪道:“如果你不想要,就把它丢到深谷之中……。”
紫宸叹道:“既然如此,我就收下这宝剑,在下在此谢过兄台相赠的美意了。”
上官凤仪道:“既然你愿意接受这把剑,我希望你能好好待它……人不离剑,剑不离身……”
上官凤仪的话刚说完,便又重归于寂静。
铸剑山庄少庄主上官凤仪闭上了他的眼睛,而且再也不会睁开。
清晨冷冽。
紫宸和聂小雪一前一后的站在一个坟头之前。
那是上官凤仪的坟。
昨晚在这无名的小镇上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但是现在人俱已散去,留下来的就只有这么一堆黄土罢了。
紫宸左手把断情剑插在上官凤仪的坟头之上,右手拿着一壶酒,仰天道:“不论你我以前是友是敌,此时此刻,就让我们共饮此杯!”
说完,紫宸便大大的喝了一口酒,然后把剩下的都倒在断情剑的剑柄之上。
酒是紫宸在那家客店里买的,不能说是好酒,但是它却代表了紫宸对上官凤仪最后的心意。
酒,从断情剑的剑柄慢慢地流过碧绿色的剑身,最后浸入大地。
等到酒已流干,紫宸才把断情剑拔出,然后转身离去。
而聂小雪则一直跟着他,但是却没有说话。
走了几里之后,紫宸终于停了下来,转过身问道:“聂姑娘,你为何跟着在下?”
聂小雪先是脸上一红,但是只是一瞬,便又寒着脸,冷冷道:“因为我现在满腹的疑问,而且我知道只有你可以解开我心中的疑惑。”
紫宸道:“既然聂姑娘心中有所疑问,为何不询问在下?”
聂小雪道:“因为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所以,我想等你心情好些再问。”
紫宸先是一怔,然后一笑,道:“你问吧。”
聂小雪道:“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问你,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紫宸摇头苦笑道:“你指的是哪件事情?”
聂小雪道:“所有的事情!”
紫宸道:“你这样问,我该如何回答?”
聂小雪侧着头想了一会,又道:“好,我就一件一件的问。”
她沉吟了一会,又道:“你到底和坟里面的男子是否认识?”
紫宸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聂小雪又奇怪道:“我就知道,你明明认识他,却在他临死的时候装作不认识?是否为了他手中的宝剑?还有那个叫怜星的女子是谁?她和你们又是什么关系?”

标签: 紫宸传奇 醉卧花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