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神的代价 第十七章 潘多拉的盒子

2020-6-4 GodHank 终极档案

小男孩虽然明白D话中的意思,但是,他并没有把那条项链交给D,而是把手中的D塞给他的糖果全部扔掉,然后用两只小手紧紧地握着那条项链,双眼紧紧地盯着D,似乎在害怕D会突然把它抢走似的!
D叹了口气,一边把小男孩撒在地上的糖果捡了起来,拆开包装纸,放进口中,一边对小男孩说道:“这是我第一次照顾小孩……”他顿了顿,又道:“这似乎非常的棘手。”
可是D话音刚落,那小男孩又突然冲出了厕所,跑进了大厅,然后从大厅里面传来了翻找东西的声响。
D慢慢的走到大厅,只见那名小男孩在大厅的四处不停的翻找着,很多糖果和文件都被他扔到了地上。
D看着他,五分钟之后,D终于知道了那小男孩的目的,因为D看见小男孩爬上了自己的书桌,点着脚去拿放在书架顶上的一包薯片!
这东西之所以放得那么高,是因为D不喜欢吃。可是小男孩似乎只对这东西感兴趣!
当小男孩拿到这薯片之后,他又迅速的从书桌上跳了下来,跑到大厅的一角,蹲下身子,迫不及待的把包装袋撕开,然后用手一把一把的把薯片往嘴巴里塞!
看到这样让人震惊的吃相,D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走到他的身边,蹲了下来,用手为小男孩拭去嘴角的食物碎屑。
在这个过程当中,小男孩停住了手上的动作,眼睛定定的看着D的脸,而D则以同样的目光回望着小男孩。
也不知道在互相注视当中过了多长的时间,小男孩首先收回了目光,然后慢慢的把脖子上的那条项链解了下来,并交到了D的手上!
D接过项链,看了看,然后用非常纯熟的手法把项链的坠子打开,从里面取了一块小型的晶片出来,D知道,这才是FOX真正要给自己的礼物!
事实上,除了这一件礼物之外,还有另外一件正在路上的礼物。
亚洲生物传染病研究中心。
真希正在那个休息室里非常高兴的抱着一个奔尼兔布娃娃,那是最近日本最受女孩子欢迎的玩具。
当然,真希之所以如此的高兴,除了这个原因之外,更重要的是,这个布娃娃是他的父亲二阶堂送给她的礼物。
当真希用手点了点奔尼兔鼻子的时候,从奔尼兔里面便传出来一个机械的声音:“真希,欢迎回家,你今天过得还好吗?”
这是一个内置的录音系统,虽然简单,不过却可以轻易的俘虏女孩子的心。
可是,这句话却让真希本来的笑意一扫而尽,再也难以找到一丝!因为这是一句是她以前经常听到,习以为常的一句话,可是,现在,她现在再也听不到了。
人就是如此,当拥有的时候,就会习以为常,不加珍惜,等到永远失去之后,才会追悔莫及!
真希一边想着,一边从自己的钱包里面拿了一张美丽女人的照片出来,喃喃自语道:“妈妈……”
语调之中充满了对相片中女子的悲伤与思念。
幸好就在此时,一阵开门声把真希的思绪从过去重新拉回到了现实当中!
那是她的父亲,二阶堂博士,他回来了,而且手上还拿着一个纸皮袋子。
二阶堂博士看见自己的女孩一脸的伤感的看着那个布娃娃,奇怪道:“真希,你怎么了?”
真希连忙把照片放回钱包,塞到书包里面,然后回答道:“没事。”
二阶堂看着女儿的动作,叹了口气,然后神情又突然变得非常的严肃,道:“真希,我想你帮我一个忙。”
真希看见自己的父亲突然严肃了起来,也一脸认真地说道:“什么事情?”
二阶堂打开袋子,从里面拿了一个相当奇怪的蓝色的长方体盒子出来,交到真希的手上,然后指着盒子的盖,说道:“真希,你可以帮我把这东西交给那个人吗?地址我都已经写在上面了。”
说完,二阶堂又把一块小型的晶片交到了真希的手上。
可是真希根本就没有在盒子的上面看到任何的文字,她似乎感觉到了父亲的背后好像隐瞒了什么十分重要的东西一般,于是问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二阶堂从真希的书包里面拿了一本记事本出来,然后打开最后一页,说道:“那个人就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顿了顿,又对着真希勉强一笑,道:“你的功课做得相当不错。”
真希也笑道:“那当然了。”
二阶堂一边把记事本翻到后面全新的一页,一边说道:“这里是新的功课。”
二阶堂一边说,一边在这空白的纸上画了几个相切的圆和直线,在图案的下面则是一道高中平面几何求线段比例的问题。
真希看了看,然后笑道:“还有吗?我早知道是这样的了。越难越有挑战性,对吗?”
看着女儿的笑脸,二阶堂只是定定的看着她,久久没有说话。真希心中奇怪,他觉得自己的父亲今天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她奇怪的问道:“父亲,你怎么了?”
听见女儿的疑问,二阶堂才勉强一笑,道:“好了,去吧。”
说完,二阶堂便为女儿收拾好所有的东西,要她离开这里。虽然真希心中出现了无数的疑问,但是她也知道,她的父亲不会回答她的这些问题,所以虽然心中担忧,也只是奇怪的看了二阶堂一眼,便一个人默默地走出了这间休息室。
当真希离开以后,二阶堂便拿起休息室旁边的电话机,拨通号码,说道:“久能博士,你还在吗?”
“是的,我还在。”
那是久能的声音。
二阶堂又接着说道:“久能博士,今天晚上你可以留下吗?我有点事情想和你单独谈一谈,可以吗?”
话筒的另一边回答道:“没有问题,是什么事情?”
二阶堂说道:“你到时候来L-4来找我吧。”
L-4就是那个生物感染防御大楼的四楼!
“我明白了。”
听到久能的回答,二阶堂便挂断了电话!
…………
而当二阶堂挂断电话之后,而此时正坐在自己办公室的久能又迅速的从衣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号码,然后冷冷的说道:“我要找维斯克!”
现在她说话的语调和声音跟刚才和二阶堂通话时的完全不同!
刚才和二阶堂说话的时候,她的声音是那么的柔美和具有吸引异性的磁性,但是现在,却冰冷的让人感到恐惧! 
那根本就不带有任何的感情在里面,就像是地狱中的亡魂所发出的声音一样,哪怕只是一丝你也不可能找得到!
如果你不是亲眼所见,就算是做梦,你也不可能想到,那会是出自同一张嘴巴,来自同一个人的声音!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