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花间 第五十三节 佛爷怒赤膊

2019-3-24 GodHank 醉卧花间

他说的可真是客气,众人却仍不禁耸然动容,谁也未瞧出,这年纪轻轻,文文弱弱的美男子,竟然身怀“踏雪无痕”的绝顶轻功,众人既是惊佩,又是怀疑,怀疑这美男子怎么会练成这等功夫,又怀疑他的身份来路,但此刻可没有一个敢问出口来。
笑弥勒哈哈笑道:“真人不露相,相公端的有本事。”笑声一顿又道:“四面俱无他人足痕,亦无搏斗之象,李霸显见也是被暗器所伤,这次咱们可要瞧瞧,这暗器究竟是什么?”
他扶起李霸尸身,但见他尸身亦已黑肿,撕开他衣襟,肩下也有个伤口,黑血源源在流……
但伤口还是瞧不见有任何暗器。
众人再次面面相觑,人人咬紧了牙关,虽不闻牙齿打战之声,但心房“怦,怦”的跳动,却听得清清楚楚,莫老头颤声道:“那……那暗器莫非真不是人间所有?……否则又怎会不见?……”
要知尸身无翻动之痕,四下亦无他人足印,李霸前胸所中的暗器,便绝不可能是被别人取去的,反过来说,李霸前胸中了暗器,便扑面跌倒,无论是谁,也无法丝毫不留痕迹,便将暗器取回。
众人反来复去,左思右想,怎么也想不出这其中道理,但觉身上寒气,越来越重,彭立人颤声道:“这莫非是种无形剑气?……”
笑弥勒冷笑道:“你是在做梦么?”
彭立人似乎还想分辩,但转目一望,却又吓得再也不敢开口,但见笑弥勒满面俱是杀气,目中光芒闪动,似是一只已被人激怒的猛兽一般,突然反手扯下了身上穿着的那件宽大僧袍,精赤着上身,雪花飘落在他身上,他非但毫无畏寒之意,身上反而冒出阵阵蒸腾热气。
众人俱都瞧得膛目结舌,只见他竟将那僧袍撕成一条条三、四寸宽的布带,缠住自己手臂,大腿、胸腹之上,将这些地方颤动的肥肉,都紧紧缠了起来,雪花化做汗水流下,浸湿了布带,笑弥勒长身而起,抬臂,伸了伸腿,试出举动间果然已比先前更灵便,目光方才往众人身上一扫,厉声道:“要保命的快回去,要去的便得准备着不要命了。”
彭立人道:“去……去哪里?”
笑弥勒放声狂笑道:“除了那鬼窟,还有那里?”
他说着抓起一团冰雪,塞入嘴里,嚼得“格格”直响,振声大喝道:“捣烂那鬼窟,有胆的跟着洒家走。”
喝声之中,当先飞奔而出。
胜涝、孙通、莫老头、王二麻子、温善攻、萧云,俱是满腔热血沸腾,哪里还计较安危生死,想也不想,跟着他一拥而去。
彭立人抬头只见紫宸还站在那里,垂首强笑道:“相公请,在下与李霸交情不错,总不能瞧着他暴尸荒郊……唉,在下埋了他尸身,立刻就赶去。”
紫宸微微一笑,等彭立人再抬起头,他的身形已只剩下一点黑影,彭立人见他去远,暗中松了口气,再也不瞧李霸尸身一眼,回身向客栈狂奔而回。
紫宸晃眼间便已追着胜涝等人,但并未越过他们,只是远远跟在后面,这时他已是最后一人,若是再有冷箭射来,自然往他身上招呼,紫宸面带微笑,非但毫不在意,反似在欢迎那“死神”再次出现,他也好瞧瞧那死神长弓里射出的鬼箭究竟有多么神奇,哪知道一路上偏偏平安无事,眼看出城既远,想必就已快到那“鬼窟”所在之地,紫宸方自失望地叹息一声,突听前面笑弥勒厉喝一声,莫老头一声惊呼,人声一阵骚乱,接着便是笑弥勒的怒骂之声,道:“有种的就过来与洒家一拼高下,装神弄鬼,藏头露尾的都是畜牲。”
紫宸微一皱眉,脚步加紧,箭似的赶上前去,只见众人身形都已停顿,笑弥勒满面神光,手里紧抓着一块白布,正在破口大骂,但四下既无人影,亦无回应,紫宸轻声问道:“什么事?”
笑弥勒道:“你瞧这个。”
他说着将手中白布抛了过来,紫宸伸手接过,就着雪地微光,只见白布上写着几个鲜红的血字:“奉劝各位,及早回头,再往前走,追悔莫及。”
紫宸道:“这是哪里来的?”
笑弥勒厉声道:“这方才洒家正在前奔……”
原来,笑弥勒方才当先而行,但见前面雪地一片空旷,那空旷的雪地里突然扬起一大片冰雪泥沙,狂卷着扑向他的面门,笑弥勒眼前一花,但觉这片冰雪中,竟似乎还夹带着条白忽忽的人影,一头撞了过来,却又“呼”地自笑弥勒头顶上飞了过去,却将这布条留在笑弥勒手里。
紫宸听了,不禁皱眉道:“此人去了哪里?各位为何未追?”
笑弥勒怒道:“那影子说他是人,委实又有些不像人,只有三尺长短,像是个狐狸,以洒家目力,在他未弄鬼前也未瞧出他伏在雪地里,等到洒家能张天眼睛,四下去看时,却又不见了。”
紫宸心念一动,暗道:“这手段岂非与当年人称一代魔君萧远谋的‘五色护身’有些相似,听他们说,这人影却又不像是他,那到底会是谁人?他为什么会来淌这趟浑水。”
只听笑弥勒道:“相公莫要想了,无论这花样是怎么弄的,都还骇不倒洒家,只要相公肯与洒家开路,要莫兄与胜……胜什么?”
胜涝笑道:“胜涝。”
笑弥勒道:“对了,胜涝与莫老头断后,咱们就往前闯。”
紫宸微一沉吟,道:“闯。”
胜涝道:“好。”
众人齐声喝道“闯,闯!”
喝声虽响,有的声音里却已有些颤抖。
只是此时此刻,已是有进无退之局面,硬着头皮,也要往前闯,当下众人又复前奔,但是脚步都已放缓许多,远较方才谨慎。只见远远山影已现,膝胧的山影中,似乎笼罩着一层森森鬼气,群豪人人俱是惴惴自危,不知在这“魔窟”中究要发现些什么,他们本虽是为了算定那墓穴中必有珍宝,是以齐来,而此刻每个人心中却已都不再有贪得之念,紫宸暗叹忖道:“幸而如雪此番并未跟来,否则……”
就在此时,突然听前面暗影中传来一声脆笑,道:“各位此刻才来么?”

标签: 紫宸传奇 醉卧花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