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花间 第六十五节 再生奇变

2019-3-30 GodHank 醉卧花间

聂万真脸色已微微变了,但口中仍然冷笑道:“紫宸兄弟说词当真不错,但在下……”
紫宸截口道:“但聂兄怎样?”
一句话未曾说完,紫宸身子已突然站起。
聂万真早已有如死灰般的面色,此刻变的更是可怖,喉间“咯”的一响,脚下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
紫宸目中光芒闪动,逼视在他脸上,缓缓道:“今日在下能与聂兄在这里一决生死,倒也大佳,你我无论是谁战死在这里,都可不必再寻坟墓埋葬了。”
聂万真闭口不语,冰冷的目光,也凝注着紫宸。两人目光相对,谁也不曾眨一眨眼睛,紫宸目中的光芒更是无比的冷静,无比的坚定!
如雪脸上再也忍不住露出狂喜之色,道:“紫宸大哥,你还是让他三招吧,否则他怎敢和你动手。”
紫宸微微笑道:“若是让三招岂非等于不让一般。”
如雪笑道:“那么……你就让十招。”
紫宸道:“这才像话,在下就让聂兄十招,请!”
聂万真脸上忽青忽白,显然他必需努力克制,才忍得住紫宸与如雪两人这一搭一挡的激将之计。
如雪笑道:“怎么?紫宸大哥让你十招,你还不敢动手?”
聂万真突然一个翻身,倒掠而出,大厅石门“咯”的一声轻响,他身子便已消失在门外。
如雪叹息:“不好,让他逃了。”
紫宸微笑道:“逃了最好……”
突然翻身跌倒。
如雪大骇道:“你……你怎样了?”
紫宸苦笑道:“那神仙一日醉是何等厉害,我怎能不被迷倒?方才只不过是以体力残存的最后一丝气力,拼命站起,将他骇走而已。”
如雪怔了半晌,额上又已泌出冷汗,颤声道:“方好他幸好未曾被激,否则……否则……”
紫宸叹道:“但我却早已知道聂万真这样的人,是万万不会中别人的激将之计的。”
可是他话声未了,突听一阵大笑之声自石门后传来,笑声之中,石门又启,聂万真一步跨了进来。
如雪面色惨变,只听聂万真大笑道:“紫宸兄弟果然聪明,但智者千虑,终有一失,紫宸兄弟干算万算,却未算出这石室之中的一举一动,室外都可看得清清楚楚的。”
他笑声顿处,厉声道:“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话说?”
紫宸长长叹息一声,闭目不语。
聂万真一步步走了过来,狞笑道:“与紫宸兄弟这样的人为敌,当真是令人担心的很,在下不得不先取紫宸兄弟一条手臂,来安安心了。”
说到最后一句,他已走到紫宸面前,狞笑着伸出手掌……
如雪又不禁嘶声惊呼出来。
那知他呼声未了,奇迹又现,就在聂万真方自伸出手臂的这一刹那之间,紫宸手掌突地一翻,已扣住了聂万真的穴道。
这变化更是大出别人意料之外,如雪在片刻之间连续极惊极喜几种情绪,更是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紫宸缓缓站起身来,右手扣住聂万真腕脉间大穴,左手拍了拍衣衫的尘土、微微笑道:“这一着聂兄未曾想到吧?”
聂万真额角之上,汗珠一粒粒涌现。
如雪这才定过神来,又惊又喜,忍不住娇笑着道:“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紫宸道:“其实在下并未被迷的,这点聂兄此刻想已清楚的很。”
如雪道:“你既未被迷,方才又为何……”
紫宸笑道:“方才我与聂兄动手,实无把握,而且纵能战胜聂兄,也未必能将聂兄擒住,但经过在下此翻做作之后,聂兄必将已对我毫无防范之心,我出其不意,骤然动手,聂兄自然是躲不开的。”
如雪喜动颜色,笑道:“你……你呀,方才不但骗了他,也真将我吓了一跳,少时……我少不得……”
可是她却没有说下去,而是红着脸低头而笑。
聂万真呆了半晌,方自仰大长叹息一声,道:“我聂万真今日能栽在紫宸你这样的角色手上,也算不冤,你要我怎样,此刻只管说吧。”
紫宸笑道:“如此就相烦聂兄先将在下等带出此室,再将今日中计被擒的一些江湖朋友放出,在下必定感激不尽。”
聂万真深深吸了口气,道:“好!随我来。”
紫宸背负如雪,手擒聂万真,出了石室,转过几折,来到另一石室门前,如雪全身无力,但双手勾住紫宸的脖子,而且勾的很紧,此刻大声问道:“这里面关的是些什么人?”
聂万真目中似有诡异之笑意一闪,缓缓道:“方千里,李挺,易如风以及张万里,共计四人之多。”
如雪怔了一怔,道:“是这四人么……”
聂万真道:“不错,可要放他?”
紫宸却道:“等等……他四人是否也被神仙一日醉所迷?”
聂万真冷笑道:“神仙一日醉虽非什么灵丹妙药,但就凭方千里,张万里这几块材料,还配不上来被此药所醉。”
紫宸皱眉沉思:如果把他们放出来,他们非但不感激,还找如雪拼命,那如何是好?
聂万真目光冷冷的看着紫宸,道:“放不放全凭紫宸兄弟作主……”
紫宸喃喃道:“放?……不放?……”
聂万真目光仍是看着紫宸,冷冷道:“到底放不放?”
紫宸长长叹了口气,道:“石门如何开启?”
聂万真道:“石门暗扣机关,那一点石珠便是枢钮,将之左转三次,右转一次,然后向上推动,石门自开。”
紫宸微微颔首,不再说话,脚步却已向前移动。
如雪自然明白紫宸为何如此,俯下头,在紫宸耳背重重亲了两下,媚笑道:“紫宸大哥,你真好……”
聂万真却又冷冷笑道:“我只当紫宸兄弟是大仁大义,救苦救难的英雄豪杰,哪知……嘿嘿,哈哈。”
他仰首向上,不住冷笑,好一会又接着道:“常言道:英雄难过美人关,英雄为了美人,自然要将一些老朋友俱都放到一边,这又怎怪得了紫宸兄弟?”
居然自言自语的冷嘲热讽起来。
紫宸充耳不闻,只作没有听见,只见紫宸拖着聂万真,转了一个弯,突然在暗处停下脚步,沉声道:“这古墓中的秘密,聂兄怎能知道的?”
聂万真道:“我师傅万毒药王你知道,先父是谁,你可知道?”
紫宸道:“答非所问,该打。”

标签: 紫宸传奇 醉卧花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