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花间 第六十四节 简单法子

2019-3-30 GodHank 醉卧花间

灰衣道:“谁是你的妻子?”
莫老头大声道:“毒姑,你难道不知道么?装什么糊涂。”
灰衣人冷冷道:“毒姑,不错,这女人倒的确有些手段,只可惜远在几十年前她就已经死了,在下别的都怕,鬼却是是不怕的。”
莫老头大怒道:“她乃是主持此事之人,你竟敢……”
灰衣人截口道:“主持此事之人,正是在下”
他语声虽然平静轻缓,但无论别人说话的声音多么大,他只轻轻一句话,便可将别人语声截断。
莫老头身子一震,但瞬即怒骂道:“放屁,你这畜牲休想骗我,毒姑若是死了,那珠宝上的毒药,神仙一日醉,却又是自哪里来的?”
灰衣人一字字道:“乃是在下手中做出来的。”
莫老头面色惨变,嘶声呼道:“你骗我,你骗我……世上除了我妻子外,再无一人知道这独门秘方……毒姑……,你在哪……”
突然一道风声穿光而来,打在他喉下锁骨左近的“哑穴”之上,莫老头“哪里”两字还未说完,语声突然被哽在喉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这灰衣人隔空打穴手法之狠、准、稳,已非一般武林高手所能想象。
灰衣人道:“非是在下无礼,只是这位毒叟老头声音委实太大,在下怕累坏了他,是以只好请他休息休息。”
如雪冷笑道:“你倒好心的很。”
灰衣人道:“在下既已负起了各位安全之责,自然处处要为各位着想的。”
如雪被他气得快疯了,气极之下,反而纵声大笑起来。
紫宸瞑目沉思已有许久,此刻忽然道:“原来阁下竟是当年万毒药王的高徒。”
他忽然说出这句话来,灰衣人面色如何,虽不可见,但如雪却已不禁吃了一惊,脱口道:“你怎会知道?”
紫宸微微一笑,道:“他既然能够配出和毒姑一样的毒药来,自然只有这一个合理的解析。”
如雪道:“什么?”
紫宸道:“世人大多不知道毒姑乃是当年万毒药王的门下。”
如雪完全被惊得怔住,许久说不出一个字。
紫宸又道:“所以,毒姑配得出来的毒药,我想这位人兄稍加推敲也可以配得出来,因为他们所学都是一样的。说不定他们之间还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如雪突然问道:“可是他为什么要弄那么多吓人地东西?”
紫宸道:“他弄那么多吓人的东西就是要为了把我们引来此处。”
如雪道:“但……但他既要将人诱来此间,却又为何又要作出那些骇人的花样,威吓别人,不许别人进来……”
紫宸微笑道:“这就叫欲擒故纵之计,只因这位人兄,深知武林朋友的毛病,这地方越神秘,越恐怖,那些武林中的知名之士,越是要赶着前来,这地方若是一点也不骇人,来的便必定多是些猫猫狗狗,无名之辈。”
如雪喘了几口气,喃喃道:“不错,不错,一点也不错……唉!为什么总是他能想得起,我就偏偏想不起?”
她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看着身边尤带微笑的紫宸,心中已经迅快的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灰衣人默然良久,方自缓缓道:“我曾听那位司徒姑娘称呼你为紫宸大哥,尊驾大名可是紫宸?嗯……紫宸兄弟你果然是位聪明人,简直聪明得大出在下意料之外。”
紫宸笑道:“如此说来在下想必是未曾猜错了。”
灰衣人道:“不错,在紫宸兄弟这样的人面前,就算在下要撒谎也是没有用的。在下乃是万毒药王最后一名弟子聂万真。”
紫宸却又道:“只是在下还有一事不明。”
灰衣人道:“哦,何事?”
紫宸道:“你这次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灰衣人还没有回答,如雪已经抢着说道:“不是为了钱吗?”
紫宸笑道:“当然不是,如雪,你还记得我们看到过的那几个装满珠宝的棺材?那里的珠宝的价值就已经远远超过他跟我们所要的银子,可是这位人兄毫不吝啬的涂满了致命的毒药,你不觉得奇怪吗?”
如雪愣了一愣,仔细一想,也觉得紫宸所说有理,杀人的法子多的是,为什么要浪费哪些珠宝?
聂万真叹道:“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紫宸兄弟啊。”
紫宸道:“聂兄倒也坦白的很。”
聂万真道:“在紫宸兄弟如此聪明人的前面,在下怎敢虚言,但紫宸兄弟岂不闻,聪明必遭天忌,是以才子夭寿,红颜薄命。”
紫宸微微笑道:“但在下今日却放心的很,聂兄目的未达之前,想必是万万不会要在下的命了,是么?”
聂万真冷冷道:“但在下平生最最不喜欢看见世上还有与在下作对的聪明人,尤其是像紫宸兄弟你这样的聪明人。”
如雪颤声道:“你……你要拿他怎样?”
聂万真微笑着露出了他野兽般的森森白齿,缓缓道:“在下今日纵不能取他性命,至少也得取他一手一足,世上少了紫宸兄弟这般一个劲敌,在下日后睡觉也可安心了。”
如雪骇极失声,紫宸却仍然微微笑道:“聂兄如此忍心?”
聂万真道:“莫非紫宸兄弟还当在下是个慈悲为怀的善人不成?”
紫宸道:“但聂兄今日纵是要取在下身上的一根毫发,只怕也不容易。”
聂万真冷笑道:“在下且来试试。”
他说着已经缓缓站起身子,前行一步。
紫宸突然仰天大笑起来,道:“在下本当聂兄也是个聪明人,哪知聂兄却未见得多么聪明。”
他笑声突顿,目光逼视聂万真:“聂兄当在下真的已被那‘神仙一日醉’所迷么?”
聂万真不由自主,顿住了脚步。
紫宸接道:“方才浓烟一生,在下已立刻闭住了呼吸,那神仙一日醉'纵然霸绝天下,在下却未嗅入一丝。”
聂万真默然半晌,唇间又露出了那森森白齿,道:“这话紫宸兄弟纵能骗得了别人,却未见能骗的了在下,紫宸兄弟若未被‘神仙一日醉’所迷,又怎肯做我聂某的阶下之囚了?”
紫宸道:“聂兄难道连这道理都想不通么?”
他脸上笑容越见开朗,接道:“试想这古墓中秘道千奇百诡,在下纵然寻上三五日,也未见能寻得着聂兄,但在下此刻装作被迷药所醉,却可舒舒服服的被人抬来这里与聂兄相见,天下可还有比这更容易更方便的法子么?”

标签: 紫宸传奇 醉卧花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