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花间 第七十一节 退步如前

2019-4-2 GodHank 醉卧花间

紫宸见他们不再说话,于是又说道:“夫人,麻烦你帮我把这位莫兄带回客栈安顿,我和聂兄现在就去寻访其他人的下落,一个月后你到风雪山庄自可见到你丈夫的人或者是在下,到时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杨赛风听他这样说,心知紫宸武功高强,而且此情此景,她除了相信紫宸之外也没有任何更好的办法。于是一手接过紫宸手中的莫老头,一手抱着自己的爱女往来时的路离开了。
看见他们远去的身影,紫宸喃喃自语道: “铁泣阳等数十高手平白失踪。而且居然有人能窥及他人不传秘技……这些事其中无一不是含有绝大之隐秘,此刻每件事又都在迷雾之中,绝无半点头绪,却要我在一个月里如何寻得出其中真象。”
若是换了别人,此刻当真是哭也哭不出了,但紫宸叹息半晌,眉字立又开朗,仰天笑道:“如今距离限期还有三十日之多,整整三百六十个时辰,我此刻便已担忧起来,当真要教聂兄见笑了。”
他大笑着挥手前行,走了几步,但见聂万真兀自站着发怔,不禁后退一步,唤道:“聂兄何苦……”
语声未了,心头突有灵光一闪,急忙又后退了几步,目光瞧向聂万真。
两人对望一眼,脸上俱是喜动颜色,再不说话,大步向古墓那边走了过去,如雪又惊又奇,忍不住间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紫宸道:“走路的人既不能上天入地,但脚印偏偏突然中断,除了那些人走到这里又倒退着走回去,还能有什么别的解释?”
如雪恍然大悟道:“不错,他们若是踩着原来的脚印退回,别人自然看不出来……难怪这些脚步踩的这么深,这么零乱,原来每个脚印他们都踩过两次。”
要知踩过两次的脚印,自然要比平时的深,也乱的多了。
聂万真道:“在下此刻只有一事不解,那些人如此做来,为的自是要混乱别人的眼目,但他们究竟要骗谁呢?”
紫宸道:“要骗的人自是你我,在下不解的是铁泣阳怎会连自己妻女都不愿见了,这除非……”
聂万真目光一闪,道:“除非这些人都已受了别人挟持,那人为了要将这数十高手俱都劫走,是以才令他们如此做法,布下疑阵,好让别人疑神疑鬼,再也猜不到他们的下落,但……但……但此人竟能要这数十高手乖乖的听命于他,非但跟着他走,还不惜倒退着走,这岂非太过不可思议。”
紫宸道:“别人还倒罢了,那人能令铁泣阳别绝自己妻女,确是不可思议,除非……除非他能有一种奇异的手段,来迷惑别人的神智。”
聂万真拍掌道:“正是如此,否则他纵有天大的武功,能掌握别人的生死,但这些生性居傲的武林豪杰,也不见得人人都肯听命于他。”
两人一面说话,目光一面在雪地上搜索,眼见已将走回古墓,两人对望一眼,同时停下了脚步。
只见那边雪地左旁,白雪狼藉一遍,再往前面,那零乱的脚印便浅了许多,也整齐了许多。
聂万真道:“那些人必是退到这里,便自道旁上车,车后必缚有一大片枯枝,车马一走,枯枝便将雪地上的车辙痕迹扫了。”
两人骤然间将一件本似不可解释的事解释通了,心胸间俱是舒畅无比,但方过半晌,聂万真又不禁皱眉道:“此人行事如此周密,又能将数十高手迷走,在下实想不出江湖中有谁是如此厉害的角色。”
紫宸沉吟道:“聂兄可知道天下武林中,最擅那迷魂摄心技法的人是谁?”
聂万真想也不想,道:“当然是销魂宫。”
但是紫宸却道:“不对,其实昔年以一套蝴蝶神掌与迷魂慑心大法的蝴蝶夫人比现在的销魂宫更是厉害,传说纵是武林中顶尖高手,遇着这蝴蝶夫人也只有俯首称臣,只是她那蝴蝶掌威力过于惊人,所以,江湖豪杰往往只记得她的蝴蝶神掌,却忘了她的迷魂摄心大法。”
聂万真道:“但……但蝴蝶蝴人已去世多年……”
紫宸沉声道:“说不定她只不过是诈死亦未可知。”
他一边说话,一边自怀中摸出一道铁牌,接道:“聂兄可认得这是什么?”
聂万真眼角一瞥,面色立变,骇然道:“飞花令。”
紫宸道:“不错,这正是当年蝴蝶蝴人的“飞花令”。”
聂万真道:“相公是自何处得来的?”
紫宸道:“古墓入口处那石桌上得来的,先前在下以为此令必是聂兄所有,如今看来,将此令放在石桌上的,很可能就是蝴蝶夫人……或者是她的门人。”
聂万真失色道:“此人一直在那古墓之中,在下竟会全然不知,而在下之一举一动,想来却都不能逃过他的耳目……此人是谁,难道真是那蝴蝶夫人?”
他想到那古墓中竟有个鬼魅般无形无影的敌人在随时窥伺着他,只觉一股寒气,自脚底升起,全身毛孔,都不禁为之悚栗。
紫宸沉声道:“此人是否蝴蝶夫人?蝴蝶蝴人是否真的重现江湖?她将铁泣阳等人俱都带走,究竟又有何诡谋?铁泣阳等人此刻究竟已被她带去哪里?这些疑团在下都必须在一月里查出端倪,不知聂兄可愿助在下一臂之力?”
聂万真接道:“相公心中所疑之事,件件都与在下有关,这些凝团一日不破,在下便一日不能安枕。”
紫宸道:“既是如此,聂兄随我来,好歹先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至于日后你我是友是敌?此刻不妨先放在一边。”
聂万真肃然道:“正是如此。”
两人追踪那枯枝扫过的雪迹,一路上倒也有些蛛丝马迹可寻,聂万真目光四顾,微微叹道:“幸好这满地大雪,看来他们是往西去了。”
紫宸也皱眉道:“这些人若是行走人烟繁多之处,必定惹人注目。”
聂万真道:“他们人多,车马载重,必走不快,你我加急赶路,说不定今日便可赶上他们也未可知。”
但两人追到日暮时分,却仍未发现有可疑的车马,路上只要遇着行人,紫宸便前去打听,只是一路上紫宸却也未打听出什么,有人根本什么也未瞧见,有人固是瞧见车马行过,但若再问他究竟是几辆车?几匹马?车马是何形状?赶车的人是何模样?那人便也瞠目不知所答了。
日落时天上又飘下雪花,一行人在一家店歇下,如雪药力已竭,自然免不了要向紫宸撒娇和问东问西了……

标签: 紫宸传奇 醉卧花间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紫宸居